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八章 一弦动人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八章 一弦动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最初的一瞬间,司马冰心有种遭到背叛的痛与怒,因为自己正打算,不管什么保密不保密,放任……甚至护送这男人和狼王妃平安离去,结果好心没好报,他居然对自己动手?

电光来得太快,自己才刚想要闪躲,电光已经贴着耳稍,擦着打了过去,而自己尚未判断这一下会否误击,后方竟传出一下愤怒的闷哼。。wщw.更新好快。

……谁在自己后头?

……无声无息,自己全无察觉?

……狼族天赋,“蹑形无踪”战技?

司马家始祖流有狼血,千百年来更与狼族‘交’战无数,对彼此的强力杀技,相互都再清楚不过,飙狼族这传自血脉天赋的战技,行进无声,越是高速,越是连形影、气息都消去,着实难防,不知多少司马家先祖丧命在这套战技下,司马冰心听着长辈的惨烈经验,早就得到教育。

怒哼声中,劲风响起,那道错身而过的电光,已被偷袭者打灭,但攻击未有中断,扬起的另一爪,直拍后脑而下,躲避已不及,司马冰心一回身,一掌拍出,就迎向袭面而来的一爪。

回身一瞬,映入眼中的,是一个极为威猛的狼人,岁数不大,皮‘毛’光亮,身上有多处伤疤,双目中却燃着火一般的战意,那股旺盛的战斗**,炽烈到近乎癫狂,意志贯彻到**,打出的一爪,爆发之后,成为一股狂暴之力。

猛飙的一爪,轰向白皙柔嫩的‘玉’掌,爪巨掌小,仿佛一捏就会粉碎,但在爪上巨力倾泻一瞬,雪白‘玉’掌像是张开一层厚实的软垫,又像打了一个不见底的大‘洞’,巨力迅速被拆解、化散,力能开山的一爪,化归为无。

一击未奏功,狼眼中的战意更盛,嘴角更发出一声极其兴奋的呓语。

“……双极轮?‘玉’虚真宗?是……星榜的司马冰心?”

敌人的判断,让司马冰心暗自一惊,虽说双方‘交’战日久,司马家的武技,兽人都看得熟了,但会知道司马家以外的人族事务,叫得出双极轮这个名词的兽人,真是少之又少,绝对是同族中的异类,更不用说从中得到线索,叫出自己的名字,这……这种异类,万中无一。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好!这是伟大兽神赐我的礼物,天助我1

狼人‘露’出的狞笑,与伊万可夫如出一辙,目中战意更被一层贪婪所覆盖,“走运了,我要做我的‘女’奴!为我生下孩子1

粗蛮而富含**的嚎叫,司马冰心一阵恶寒,却不敢大意,因为掌上所承受的力量,重到手臂麻,‘胸’口剧痛,恐怕已经是高阶巅峰、半步地阶级数,无论这兽人是怎么脑子有病,力量是实打实的强大。

忽然,一个名字闪过脑海,司马冰心错愕惊呼:“托尔斯基?”

一声唤名,没有得到回答,却似乎唤起了对方的凶‘性’,狼目中厉芒闪动,与少‘女’‘玉’掌相抵的一爪,忽然爆发出新的力量。

“‘女’人!看我破的鬼轮1

怒涌的大力,如同崩山重压,在无可避让之下,正面轰砸在看似深不可测的‘玉’掌上。

刹那的接触,司马冰心的震骇非同小可,不是因为对方的强大,而是居然在这蛮荒之地,遭遇到自己的克星。

双极轮长于卸劲、化力,但腾挪卸化,都需要空间,双方空间越小,越没有回旋余地,无从卸起,只能硬碰硬,如果是绝顶高手,可以纯凭内劲吞吐来变劲,但这却不是司马冰心所能够。

托尔斯基一上来,就看准这个破绽,掌爪‘交’接后,更巧用擒拿手之类的技法,让自己不能‘抽’掌,更为了得的是,他没有‘抽’臂回手,在全无蓄势之下,纯凭内劲鼓催,悍然轰发第二重攻击。

这不是单纯的蛮力,而是以由外而内的内家劲,九成五的兽族,都做不到这一点,即使在‘玉’虚真宗,能做到这点的,都是即将踏足地阶的半步强人,从最根本处,将自己败得抬不了头。

假若没有前一晚的内伤,没有刚才的一番虚耗,自己还可以勉力支撑,凭着对双极轮的熟练,多拖些时间,现在却没有可能……

怒涌压下的大力,司马冰心竭力想要腾挪卸劲,却卸无可卸,化无可化,硬生生承受巨力,内伤牵动,呛喷出血,内息一失守,掌力更难支撑,整条臂骨剧痛难当,随时都会碎裂。

败势已成,司马冰心痛到眼前发黑,心内除了恐惧,更多的全是惊骇。

……兽族中,竟存在如此人物?即使本‘门’将晋地阶的大师兄在此,也未必能够稳胜于他。

……托尔斯基近几年里,名头响彻西北,屡屡掀起事端,让人族、兽族惊惧忌惮,果有惊人业艺!

……真是……太小看兽人了!若让这兽人领兵,杀到云岗关,爷爷、爹爹,他们挡得住吗?

即使今天必败,自己清白之躯,也不能落在兽人手上,败坏司马家的名声,更进一步来说,身为司马家子孙,绝不能让这危险兽人有机会到云岗关去,威胁到自己的亲人……

司马冰心生出同归于尽的念头,但掌力已经被全面压制,唯一的机会,就是‘激’发血脉力量,行险拼命。

自己已然伤重,但若拚着‘性’命不要,发动血脉之力,再赌上手中琵琶,仍有希望拉着强敌下地狱,可关键的问题在……自己被敌爪整个压住,竭力运转‘阴’阳双极苦撑,再无余力,若分心去发动血脉力量,还没动起来,就会被敌劲势如破竹地粉碎。

……如果,这时候能来个什么人,分散敌人注意力就好了……

司马冰心侧目一瞥,希望那个男人能够给点帮助,却看他不知从哪取出了一件破烂风衣,‘乱’七八糟地往身上罩,不晓得在干什么……这种时候,穿衣服有意义吗?还不如抓紧时间逃命……

心头又气又苦,司马冰心脑中‘混’‘乱’,冒出的一个念头,就是兽人的爆发异能,有时间***,短则数分钟,最长也不过十多分钟,如果自己能在这股暴力下,支撑到他异能结束,或许……毕竟,道‘门’***气息悠长,最利久战……

这个念头闪过,司马冰心犹如溺者看见浮木,眼中乍现一丝希望,这个变化落在狼人眼中,他目绽凶芒,再次发出了魔魅一般的邪笑。

“……凭什么认为,这是爆发之后的力量?凭什么认为,值得让我用上爆发?”

……什么?

……他……没有用上爆发,这只是他原本的力量?

司马冰心双目圆睁,不敢置信地瞪着托尔斯基,更听见那仿佛噩梦般的呓语声响起。

“想见识本王爆发后的力量吗?那就用的**,好好承受吧1

邪笑声中,掌上所承受的力道骤然一轻,但心头的恐怖感却剧增,仿佛面对大海啸将来之前的急退‘潮’,跟着,一股海‘潮’怒啸将至的前袭压力,震得司马冰心半身经脉爆撑‘欲’裂,耳、口、鼻中一起渗出鲜血,溃败只在一瞬。

关键的刹那,一只手旁若无人地横伸过来,无视攻守双方的比拚,落在司马冰心抱着的琵琶上。

这只手,连同整只手臂,被一层像麻布袋似的东西罩住,司马冰心顺着手臂往后看,发现那是一个套在麻布袋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布袋表面还有一堆杂‘乱’丝须,看起来仿佛稻草人模样的怪人。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怪物?

外形陌生,但那双眼睛……司马冰心认出了来人身分,又急又恼。

……***!你又不能打的,为什么不跑?你……你来干什么啊?总不会……

看我要死了,所以来抢我琵琶?太没良心了!

复杂的情感,在少‘女’眼中缤彩呈现,更令温去病哑然失笑,看来为了洗刷自己捡宝贼的嫌疑,不得不卖力了……

手,落在琵琶上,扣搭水……

这在司马冰心眼中,本是全无意义的动作,因为碧‘玉’琵琶是神物,水更是难动,想要拉弹,除非……

蓦地,一股疯狂飙转的大力,在掌间酝酿,传至指上,四顺势弯曲,被拉伸开来。

……地阶级数的出力!

司马冰心的眼睛瞪得老大,脑中犹自浑噩,不明白那个男人如何能做到?居然发动等同地阶的力量,拉开了四龙水,而且,似乎还不只如此。

搭上琵琶弦的手指,不光是以同地阶出力,拉开四,更在瞬间把握住四特‘性’,拨转轴,将更强的力量,透过神物蕴藉、提升。

危险的气息,让狼族王子也为之心悸,整个过程其实只有短短一两秒,温去病出手拉,看到托尔斯基惊怒、疑问的目光朝己看来,跟着,他爆发鼓催的力量,如决堤洪水般倾泻出来……却晚了一步。

温去病微笑,先一步放指弹出,被拉紧的琵琶弦,像是一张拉满的弓,刹时,四龙咆哮,一道比早先五雷刀还要猛得多的真空之刃,切裂大气,狠狠弹斩在托尔斯基的身上。

兽人**强韧,托尔斯基早已无惧刀剑,但这一斩弹上身,就如摧枯拉朽,不受阻挡,可抵千刀的坚实**,轻易被撕拉出一道长长口子,鲜血飞洒。

两股失控的巨力,内外‘交’攻,托尔斯基痛吼声中,整个被打飞出去,身影横飞过天际……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