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一章 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长途跋涉,深入兽族领地,还穿行了兽族的空间密道,对温去并司马冰心来说,这次的潜入可说是值回票价,光是此行所见所闻,就有很大的情报意义,而安德烈终于将委托的任务坦然相告,也让两人不用再东想西猜。??`

结束一番商议后,时间已晚,安德烈为贵宾安排住宿,司马冰心张口欲言,却被温去病抢先一把拍在肩上,笑道:“夫人,虽然这一路上我们有点小纷争,但应该不会提出什么怪要求来为难王子,比如说,要求分房住什么的吧?”

内心想法被一语道破,司马冰心恼得真想一脚踩下去,不得不维持着笑脸,接受狼族王子的安排,还让温去病一路牵着手,搂着从没被男人搂过的纤腰,好像甜蜜无限似的,住进特别为两人准备的地下客房。

“这是什么鬼贵宾房啊?”

一进房间,司马冰心就忍不住道:“我司马……我是说我娘家的地牢,都比这干净气派,这还是王子府咧,怎么那么糟糕?”

温去病随手在房中设好隔绝封禁,道:“兽族的情况是这样,不过应该没说错,这里以前恐怕真是地牢。”

“地牢?”司马冰心冷笑道:“他们招待客人,都是住地牢的?真是好讲究礼仪埃”

“也不用说得人族就多有文明一样。”温去病笑道:“兽人如果被人类擒了,吃住的待遇也不会好到哪去,大家相互互相而已。”

司马冰心插腰怒道:“我就说你这人立场奇怪,你到底是不是人啊?我在说兽人,你就应该与我立场一致,怎么说来说去,都在替兽人说话?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对不起祖宗吗?”

“喔!原来我祖宗也是只问立场,不讲道理的吗?”温去病耸肩道:“那就对不起他们好了,我不在乎。”

“你1

司马冰心气到想随手拿个东西去扔,但环顾周围,整间地下土房,除了一张土床,床上有些干草之外,就连桌凳也没有,难道让自己抓满手干草扔出去?

温去病看出少女的窘境,忍笑道:“比起丢什么东西,你我夫妻是不是该商量一下,今晚睡觉位置的问题?这里好像只有一张床……”

话没说完,小***已经气呼呼地抢道:“想都别想,床是我睡的,你睡地上1

温去病朝地上看一眼,再看看土床,除了有铺点干草,两者之间看不出有什么分别,当即爆笑,“行,如果小娘子觉得床上比较干净,我睡地上又有甚么关系?哈哈哈哈~~”司马冰心气到想冲过去踹人,温去病却忽然止住笑,道:“觉醒的血脉是什么?”

“哼1司马冰心冷笑道:“有人会告诉你这个吗?”

血脉觉醒,事关武者的力量本源,许多武者固然从不隐瞒,也瞒不住,一出手就显现出来,但也有许多武者,基于各种理由,将此深埋作为隐藏的秘密,甚至从未在人前使用过。`

司马冰心出身平阳司马,司徒小书具有耀宇朱门的血脉,两人的血脉应该都是狼、鹰之类,但两女几乎从不曾在人前用过血脉力量,星榜资料上对此也是打问号。

像这种情形,如果不是血脉力量有见不得人的大缺陷,就是藏起来作秘密杀器,而后者的情形,瞬间爆,力量升个一级或是一阶都大有可能。

“我不太想干涉别人的**,但从早先观察到的部分看来,血脉之力不是的强项,反倒可能是的隐忧,那股寒劲异乎寻常,对外可以伤敌,对内一不小心也足堪致命。”

早先共处箱中,冰山小美人身上散出的寒劲,异常霸道,温去病察觉到异常,更联想到很多东西。`

“司马家和玉虚真宗,一直不对盘,扶他老令公为什么会砸重金,甚至不惜丢下面子,用上门求恳的方式,宁愿闹得帝国人尽皆知,也要送入玉虚门墙,这点我当初一直不理解。”

温去病道:“就算真要替司马家开辟新路,这计画也不该只有一个人,一个人就算能练出东西,也起不了浪,更何况,如果这计画只能一个人,那怎么都不该是,司马世家中,论资质潜力,绝不是最优秀的那个。”

当时,此事闹得全大地沸沸扬扬,西北素来是金刚寺的地盘,司乱馀上拔洌径际墙ヌǖ慕鸶账拢蚴且馄嗤ǖ姆獾睹耍劣谟裥檎孀冢韭砑乙恢本醯谜庑┑朗棵菜魄甯撸涫党渎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