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章 大义所趋,常在我心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章 大义所趋,常在我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抵达兽族领地的初体验,因为伊万可夫的拦截,平添了一番凶险,虽然有惊无险,但温去病已从中看到了一些讯息,晓得自己落在怎样的一个处境里。

当兽人们进入王子府,把货物卸下,温去病与司马冰心出来,他马上打开黑幕封禁,与这个战友简单交谈。

“我们的情况不妙,知道吗?”

“当然知道,你刚才轻薄我,这笔帐我跟你没完,还有,你为什么会使双极轮?使的还不地道,似是而非,你从哪偷学的?”

“谁跟说这个啊?睁点眼看看自己在的地方可以吗?夫人1

哪怕在封禁之中,温去病还是刻意加重末尾两字,点醒对方身在敌境,“雇用我们的那一位,是狼族第二王子安德烈……”

“我知道1司马冰心闪过兴奋之情,“飙狼族第二王子,可不是普通人物呢,如果我们……”

“如果个头啊,这家伙搞不好快完蛋了。”温去病正色道:“兽族很重尊严和面子,为了捍卫脸面,抽刀子杀人全家是常有的事,他身为王子,他哥底下的席战将却敢这样来挑事,而他没有马上把人砍了,觉得这是什么状况?”

司马冰心生长在西北,对兽族的状况,所知远较内地人族为多,一想这边的习俗,登时惊觉不妙,“不好,兽族不懂分寸,不晓得什么叫见好便收,那个伊万可夫尝了甜头,很快就会有后续动作,下一回上门,会闹得更厉害,这王子撑得住吗……等等,他撑不撑得住,关我们什么事?”

“他死的时候,拖不拖我们下水,就很关我们有事。”

温去病简单说完,挥手撤了封禁,迎向往这边走来的安德烈王子,手更老实不客气地往旁一搂,把整个身体僵硬似木的司马冰心拦腰搂过,一起走向前。

这种时候,两夫妻的身分实在好用,换了是普通的助手或***,这么频繁地开启封禁说悄悄话,定然引起怀疑,可换了夫妻身分,开封禁说完话后,配合一些亲昵的搂腰动作,很容易就能混过去,对方识趣一点的,甚至连问都不多问。

安德烈……无疑是个很识趣的狼人,他就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表示了招呼不周的歉意,来请两位贵宾去详谈。

对方识趣,温去病两人当然也不会拒绝,就这么男方勾勾搭搭,女方彻底僵化,差点给打横抱起地去到安德烈的会客室……密室。

不得不说,兽族与人族,不但是两个不同的种族,彼此文明进步的程度也差很多,人类已经展到国家规模,兽族这里完全都还是部落的层次。

飙狼族二王子,听起来无比显赫的身分,所谓的王子府,也不过就是个农舍般的四合院,中央广场处,还扎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大帐篷,灰仆仆的,也没甚么彩绘装饰,甚是土气。

据说,飙狼族王所住的“王宫”,不过是面积大过这边数倍,但基本的建筑架构与装饰,并没有什么差别,兽族的状况可见一斑。

“两位,时间紧急,我们开门见山吧。”

安德烈的会客密室,就是在四合院中的那个大帐棚,帐中还有帐,布幕内用兽血画着封禁符文,多层隔绝,虽然在温去病眼中差强人意,却已是这里能拿出来的最好安保了。

“我是飙狼族二王子安德烈,贤夫妇可能听过我的名字,这次我请两位来,替我开一个阵、解一道锁……”

“等等1

温去病环顾了一下在场的多名飙狼近卫,道:“我喜欢开门见山,但既然时间紧急,我希望这所谓的开门见山,是王子殿下的坦诚以告,不是灌了一堆水的,否则还不如不说。”

安德烈不悦道:“先生是在质疑本王的诚意?先生来历成谜,本王可没有问及先生的背景。”

“那当然,因为今天是你请我办事,不是我找你做工。`”

温去病无惧周围兽人怒瞪的压力,侃侃道:“解锁开阵这些工作,需要很详细的数据,数据的集要靠详细调查,如果时间紧急的话,一切从权,详细无从谈起,所以王子你给的每一分信息,都非常重要,如果话不说清楚,让我夫妻一知半解地去开工,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是你自己的损失。”

被这么一说,安德烈的眼神转为凝重,思索片刻后,道:“既是如此,本王也就不隐瞒了,这次雇用两位,是为了人、狼两族和平,要请两位闯阵,盗出一件东西。”

“盗东西?”

“两族和平?”

温去并司马冰心分别叫了一声,各自对不同的部分被引起兴趣。

安德烈点头道:“两位可能知道,当前飙狼族由我王兄执政,我父王年老多病,族中大权旁落,都落到我王兄手上,他雄心万丈,急着从人族手上掠取资源,这些年来不断制造冲突,现在更广邀各兽族,预备联合进军,攻破你们的云岗关,缔造兽族盛世……我相信,这对你们来说,不是好事。”

温去病耸耸肩,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司马冰心却戒慎忧惧地摇了摇头,死都不相信,世上会有兽人还希望两族和平,这肯定是包裹着糖衣的毒药。

“人类与兽族的和平来之不易,我希望这样的日子能持续,父王他其实也是这么想的,早年他与王兄常为此争吵,后来他病倒下,王兄大权独揽,事情才从此失控,而最近一次会面,父王他告诉我……”

安德烈握着拳头,重重捶了地面一记,“父王的急病,其实全是王兄他做的手脚,是他阴谋毒害父王,藉此***上位,实行野心的1

温去病扬扬眉,先看了看司马冰心,又看看安德烈,觉得自己的处境真是搞笑,才刚遇上姑嫂情仇,马上又卷入兽族的宫廷斗争,合着自己最近与家庭纠纷特别有缘就是了……

像这种宫廷争权,没有半分仁心道义可讲,牵涉在其中的人物,根本就没有好人,所以哪怕二王子说得义愤填膺,在自己看来,可信度也不过半成,但从立场来说,这并不妨碍自己行动。

“好!王子大仁大义,是真男儿1

温去病慷慨激昂,竖起大拇指,“我生平见过不少兽人,基本都是肤浅无识之辈,哪有王子殿下的胸襟?姓贾的生平不服人,更不服兽人,却不能不佩服二王子你这样的大英雄,有酒没有?贾某真想与王子殿下立刻干一杯。”

司马冰心半张着口,呆呆看着温去病的激动,还真是看不太出来,这家伙一副奸狡黑心的样子,居然在这种事情上,那么容易就激动轻信了?实在人不可貌相,男人都是有梦想的……

温去病看看左右,现那些兽人近卫也目瞪口呆,好像没有谁想去替自己拿酒的样子,连安德烈都一脸尴尬,当即打个哈哈。

“没事,有心最重要,酒什么的都是陪衬,王子殿下可以继续说,需要我们夫妻干什么?为了***和平,我夫妇抛头洒血,万死不辞。”

“想、想不到贾先生如此侠肝义胆……”

“桀桀杰,王子言重了,记得钱要先付埃”

“啊?”

安德烈露出像一脚踩了钉子般的表情,愣了一下,才把话接下去道:“我王兄武力强绝,又有国师背后支持,还与各族兽王交好,广邀他们助拳,想要正面袭杀他,我们基本是没有机会的。”

“呃,我以为我们是要偷东西,怎么还要扮***的吗?”

温去病露出畏惧表情,安德烈哈哈一笑,道:“贾先生误会了,你大概不知,我兽族为了避免世代交替时,杀伐太多,所以各族都有一件传承之物,来确保王权传承,如果传承之物失落,则王权不保。”

“所以,王子殿下要我们饶传承物?”

“正确说,是取回,飙狼族当前仍是我父王在位,关乎传承的狼王印,在他被暗算倒下后,为我王兄所得,由国师封印,藏于狼王庙中。”

安德烈道:“只要取回狼王印,就能透过王印,号令所有飙狼族,剥夺我王兄的地位与称号,国师也必须两不相帮,届时我王兄个人武力再高,也难以回天。”

“狼王庙?”

温去病扬了扬眉,一下往前靠近,握住安德烈的手掌,像是见到大恩人一样,感钕履惴判模业仁乃牢愣崛±峭跤。と诵蟆唬耸拗涞暮推健!?p> “贾、贾先生还真是容易激动埃”安德烈擦了擦额头的汗,道:“一切需得尽快,待我王兄这两天领兵出征,后方空虚,就是我们动手的良机,但这些必须在一名兽王到来前解决。”

“咦?”温去病皱眉道:“贵族的事物,怎么和***兽王有关?”

“因为那一位不是普通的兽王,不但是西南各兽族的盟主,更是一名疯王,现今各兽族无不承受他的压力。”

安德烈道:“狮族之主遮日那,他是出了名的残忍好杀,性喜食人,王兄一直想与他相争,若他到来,局面恐怕生变,我们务必要在那之前,取回王樱”

p.s

《碎星物语》猴年春节读后感大赛开始啦!!!

:读后感三百字,直接贴在。

除夕晚上,作者自出前三名,凡是得名次的,可以在以下三品中其一:来自台的年明信片,碎星名一本,支付包一百元。

希望大家加!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