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十章 单表你们自己留着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章 单表你们自己留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话一说,阵中一下霹雳大作,雷电交加,硬生生在虫海之中,怒劈出一条路来。

这条通路一现,一切质疑都被证明,朱颜天如遭雷击,踉跄连退六七步,无可置信地摇着头。

“不……不不不……不可能!怎么会……有这种方法?”

无视他的震惊,温去病二话不说,直接冲出去,用普通人的快跑度,一下通过四十多米的距离,没受虫子侵扰,也没受阵图的阻挡。

普通人度能做到的事,自然更难不倒武者,温去病才刚跑过,眼前一花,夜莺先一步抢至,拓跋金也随之出现,连那名金袍中年人都赶了过来。

但两人才刚通过,那道裂缝就合拢起来,他们不约而同地望向似乎八、九米高,实则不知多少的虫海,心中怵。

温去病看也不看他们,迳自往前走。江山社稷图这阻碍一过,最终的考验就在眼前。

早先,温去病对于这个考验,还没很放在心上,无神铺征选人才的一个考验,伤人性命的可能不高,难度有限,玩玩即可,但踏入这个地下空间后,想法已变。

江山社稷图,这不是无神铺造得出来的迷阵,此地只会是百族大战,甚至更久远之前的遗迹,在这上古第一后天迷阵之后,到底封藏了什么?

更重要的是,听拓跋金的语气,之前有几拨人通过江山社稷图,用的是正统数算之法,其中肯定有九龙寨、鲲鹏学宫这两派。他们通过了社稷图,却没能解开后头的那道锁?

那道锁,恐怕是乎自己想像的东西,而藏在那道锁后头的,更不晓得是什么惊天之物……

有这样的东西存在,自己居然一直不知?碎星团从头至尾,都不晓得这个情报,幸亏今天撞在自己手里,否则……

脑里闪着许多念头,但当看清楚黑暗尽头的那个东西,温去病当场愣住,有些不敢置信地揉揉眼睛,左看看,右摸摸,直到一切确定,这才暴怒开骂。.。

“什么玩意儿?这……这不是耍人吗?”

存在于众人眼前的,是一面石壁,朴实无华,石壁的中间则有一道闸门,门上有一个需要双手同握才能转动的圆闸,圆闸的正上方,还有一个小框,除此之外,再无***。

小框黑黝黝的,当温去病用手拂过,上头出现一排数字:22o6,11,o5,最后一个位数,缓慢地变动,正在倒数。

“两千两百零六天,十一小时另五……现在是四分。”温去病回看两人,“你们喊我来打开一道时到自开的计时锁?老老实实等上七年不就好了?”

拓跋金叹道:“若是能等,何必劳烦先生?就是想早日开启,这才做出种种尝试……”

温去病打断话,道:“九龙寨、鲲鹏学宫的人,放弃时是怎么说的?”

拓跋金一顿,没想到此人连这也能料中,道:“他们都说,这道元气锁,看似简单,实则绑定周遭地脉元气,非人力所能为,实不知当初怎么做到……想要开锁,除非等时间到自开,再不然……”

“再不然,除非有办法把方圆五百里的山川地脉,毁得干干净净?”

“先生高明1

“……这根本不是开锁1温去病懊恼,蹲在地上抓头,“你们需要的,根本不是循规蹈矩的玩家,是要找个会翻棋盘、翻桌的。”

“……他们也这么说。”拓跋金一下苦笑,小心意么说,先生不能了?”

温去病猛地抬头,没好气地道:“谁和你说我不行?”

“……什么?”

拓跋金大惊失色,原本已不抱任何指望,不过死马活马医,哪知却得了这么个***?

大地上技术力最强的鲲鹏学宫、九龙寨,相继受挫认败的无解难关,他居然说可以?

这个大胡子……到底是什么人?凭什么……他说可以?

“先生,敢问尊姓大名?”

先前拓跋金问过一回,温去病嗤之以鼻地打掉,拓跋金明白来此地的人都有些故事,对方不愿说,便也不再问,但此时,已经不能不问,不光是他,附近旁观的所有无神铺要人,都想知道……这究竟是哪里跑出来的怪物?

“……雷峰云舟今何在?夕雪残阳几度休?且抛九院千秋事,踏雨歌行问无忧……”

温去病负手背后,一声长吟,整个形象为之一变,仿佛那个沧桑的大胡子男,一下变成儒雅文青,连衣服都好像换了一套。[。

拓跋金一头雾水,更不知眼前人为何忽然念起诗来,愣了一下,就被温去病一掌拍在肩上。

“把这诗拿去鲲鹏学宫问问,你就会知道你想知的***。”

“先生原来艺出鲲鹏学宫?”拓跋金失声叫出,顿了一顿后,复又皱眉,“但鲲鹏学宫的男***,似乎……”

“言尽于此1

温去病朝壁上闸门看了一眼,道:“这道锁,我能解,但今天是解不了的,你们如果想开,且等上……七天,七天之后,我连带外头那个阵图,一个时辰内闯阵带开锁,说到做到。”

有了通过江山社稷图的例子在眼前,这话令人不得不信,即使有所质疑,也不好当面提出。

“先生……”

夜莺张口欲言,温去病表情忽然变得紧张,回望身后的虫海,“还有十五秒,你们……靠,提前了1

几声闷雷炸响,将虫海硬生生劈出几道裂痕,温去病拔足飞奔,逃命似的朝裂缝冲去,其余三人紧追在后,转眼便通过密密麻麻的虫海,看到还愣在那里呆的朱颜天两人。

夜莺、金袍中年人想上去安慰两句,说些场面话,但跑出虫海的温去病,脚下不停,一路直直冲上台阶,看那连滚带爬的架势,是打算不回头地冲出地窟。

这与其说是无礼的举措,不如说,像是老鼠要逃离快沉的船,***人最初不解,但遭打击后浑浑噩噩的朱颜天,忽然瞪着不住闪现雷光,出巨大声响的江山社稷图,颤声道:“这、这阵……要崩解了1

崩解?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望向阵中,那片黑压压的恐怖虫海,乍看是一百六十平方米的面积内,堆叠了七八米高,但江山社稷图有空间微缩之下,实际占的体积,可能是十数倍,甚至数十倍之多。

阵图崩解,会释放出相当惊人的冲击波,迷阵类的可能没有那么强,但大阵崩解后,这许多的虫子……怎么办?

普通蝎子、蜈蚣、火蚁之类的,或许承受不住阵解冲击,但里头还有大量增殖的尸甲虫,这邪物刀***不入,水火不伤,可没有那么容易消灭,一下被释放出来,成千上万的尸甲虫袭向飞云绿洲,那个场面……

“开、开什么玩笑?”

引领温去病进来,必须要扛负责任的拓跋金,对着温去病的背影叫道:“先生,这是什么状况?什么状况啊?”

“我说过,七天之后,连这阵带后头那个锁,一个时辰内通关,现在把这阵搞垮,后头就能一个时辰内开锁了。”

温去病不回头,狂奔喊道:“记得啊,金币要给我,单表你们自己留着,一早就说好的。”

踩着台阶,温去病一口气冲出地窟,只有喊出的话,还在地窟内回响,让被留在底下的人全都愣祝

“……单表……”

夜莺惊道:“他说的……是赔偿请款单?”

金袍中年人、拓跋金恍然大悟,但一颗心却笔直沉了下去,当完全明白之后,脑里唯一回响的声音,就是一片“***”、“***”、“***”的呓语。

下一刻,一阵轰然之声,仿佛天地破裂,比视觉可见还要多出数十倍的虫海,在冲击风暴、雷电狂笞中,倾泄出来。

温去病前脚刚踏上地平线,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整个飞云绿洲大震动,一道道强光,从绿洲各处飙射天空,每一道光柱底下,都是一名地阶强人被惊动,奋起全力,朝这个方向赶来。

地窟中的状况,无神铺内有头有脸的干部,全部实况监看,内里生灾变,所有人都知道,整个飞云绿洲之内,凡是高阶以上的武者,无论手边有什么事,全数放下,赶来这边***大祸。

温去病摸着下巴,看着身边一道道强光、飙风,擦身而过,飙入地下,穆÷≌鹣欤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