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七章 上古第一迷阵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章 上古第一迷阵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人是什么东西?这里为什么会有闲杂人等的?”

朱颜天是急急忙忙赶来飞云绿洲的,才刚抵达,连杯水都没来得及喝,就直接来到地下密窟,此行身负师门密令,也事关自己能否更上层楼,得到师门、家族认可的关键,重要性不言而喻。≥

哪知,到了地窟,这边居然有闲杂人等在场,特别是一个流浪汉般的大胡子,看来格外碍眼,无神铺就算想偷技术,好歹也找些精英来,弄个这种闲杂人等,简直是对自己的侮辱。

拓跋金回看温去病,表情歉然,还未开口,温去病就先道:“九龙寨的大师到此,我只求有一角位置,旁观旁听,只要能学上一点,就够我这辈子受用不尽,拜托拜托。”

“这……”

拓跋金回看朱颜天,后者傲然抬头,不屑目光交接,但他身旁的那名白衣青年,抢上来低语几句,朱颜天挥了挥手,白衣青年踱步而来,朝拓跋金、温去病拱拱手。

“两位,在下商君书,我师兄有些心急,也是为了工作,请别介意。”

态度谦和,商君书非常客气,“我们急着解阵,两位请自便,如果要旁看,只要别出声就好,谢谢。”

说完,商君书连连拱手,简单的言行,已让温去病看出很多东西。≠≥≈≈≥≤

……朱颜天身出名门,无论在朱家或是在九龙寨,都被捧在手上,而商君书这人……没有世家背景,学习过程不难想像,态度自然也亲人和善,不过,看这架势……

……如果无神铺请九龙铺派人过来,是来解决难题,怎么来者不是同等级的寨中要人?朱颜天虽然是年轻一辈的瞩目精英,论学养、技术手段,都还无法与那些大师相比,九龙寨为何派这两人来担大任?

情况古怪,温热し炊还雌鹄矗毕录绦懊皇侣啡耍溲叟怨邸?script>CNZZ_SLOT_RENDER("62154");

商君书一番话说完后,拱手想要告辞,但看了看这个大胡子,还是有些放不下心,客气问道:“先生,请问如何称呼?”

温去病笑道:“这时候来飞云绿洲的,谁没有些隐衷?老兄也不用这么问吧?”

商君书脸上一红,道:“先生说得是,在下孟浪了。”

“还在那边和不相干的人说什么?快回来帮手1

朱颜天在那边不耐烦,商君书匆忙回去,拓跋金看了温去病一眼,饶有深意道:“先生原来是个有故事的人。”

“……只要肯花时间写日记,每个人都很有故事。”

温去病不咸不淡地应答着,目光往黑暗深处看去,试图看出一些端倪来。

领着九龙寨两名精英进来的一名金袍中年人,朗声道:“好!两位请。”

金袍中年人手一挥,黑暗之中有光亮起,非灯非火,却是一座四十米长、宽的大型法阵,东、南、西、北,四角各自光,往中央汇聚,沿途闪现无数密密麻麻的光纹,在数秒之内,整座法阵动,碧绿光纹交织,凝为实体。

一根根、一块块,仿佛积木般的物件,此起彼落,组成一片木、石建构的山河,数十米空间仿佛一下被拉长,化为山峦河川,随着内中木石位置错移,变动不休,犹如天衍造物,大千演化。

温去病的口微微张开,冷静的态度一下松动,对着眼前所见,短暂呆。

“这是……”

温去病声音里有掩不住的惊愕,“早在上古就断绝传承的江山社稷图?”

……实在想不到,飞云绿洲底下,居然藏着这种***东西!无神铺从哪里弄来这夸张玩意儿的?最该死的是,自己居然一无所知?

……这可不是花钱就能买到的东西!十有**,是百族大战的遗产,九龙寨里的那班老怪物如果看到,肯定会疯狂尖叫!

“好眼力!居然认得这几不存于记载中的古物,先生见识果然渊博。┿.”

拓跋金又看了温去病两眼,想不到这个大胡子,居然有此眼力,“此阵蕴天地造化,穷机关土木之变,能困、能锁,可杀、可伏,是上古先天十绝阵的演化,曾一举困杀十万兵甲……”

“老头子你真厉害,话只捡一边说的。”温去病笑道:“这阵是上古青木妖圣,推演十绝阵所生,曾经困杀十万天兵神将……虽然这些都是神话故事,不过从哪方面看,这东西对人族都不友好埃”

“时过境迁,现在世上无妖亦无魔,哪还有什么忌讳?”拓跋金道:“此残阵是我们意外挖掘现,一经触,罕有人能通过……”

温去病摸着下巴,“所以,本来你是要我过到对面去开锁?”

“是,只要先生通过江山社稷图,到对面打开那个上锁的柜子,就能得到五十金币……”

“去!如果真是完整的江山社稷图,我给你五十金币,你去过给我看看!但既然只是残阵,这价钱勉强啦,就是要花上一年半载计算……”

温去病又看了一眼阵图,木石山峦,起伏不定,阵法变幻之繁复,似乎还在自己预期之上。≥.╈c╈om

江山社稷图是后天创制的阵势,不比先天大道,难以推估,这个时代的数学比起上古进步不知多少,这仅是迷阵、困阵,只要肯花时间去计算,安全的通路并不难找。

“先生要一年半载?”

“我才一个人,一年半载算快了!哪怕这只是一角残阵,变化剩不到原本的百分之一,但要排出安全路径,也牵涉到过亿条计算,其中只要错一个数字,就前功尽弃?”

“确实如此,以往能通过这阵的,全都是百人以上的精英团队,计算数十日,才找出解答。”

拓跋金喃喃说道,声音中有着明显的遗憾与焦急,温去病留意到了这点,看来……无神铺不满意于这样的度。

但,想要比这更快,不是单纯加多人手和工具就行的,人多嘴杂手也杂,一出错就前功尽弃……除非,九龙寨肯拿出他们镇宗的神器,但那是不可能的。

朱颜天站在阵图外,来回走动,手中掐算,嘴里念念有词,不住盘计,商君书则是站在原处,闭着眼睛,似在感受着什么。

半晌,朱颜天取出十多根算筹,挥手射在地上,组成一个小阵,阵中奇光流转,是九龙寨独门开的算阵,每一道奇光流转,都是一道辅助计算完成。

这套技术,九龙寨视若拱璧,江湖上未有流传,外人也看不懂,温去病却是例外,但看了几眼后,他心中暗忖,几年时间,九龙寨的技术又有提升,这算阵被修正多处,几乎比得上自己用的旧版炼成阵了。

“起1

朱颜天开启算阵,连打几个法印后,从怀中取出一个木匣,双掌一拍,木匣迸破,一个五角、五色所组成的金轮,形似船舵,浮空飘起,迅飙转,劲风刮过轮上的空孔,出或尖锐,或低沉的声音,无数光纹、浮字,从中甩泄出来,将周围的黑暗驱散,亮如白昼。

温去病瞳孔一缩,手都不自觉地紧握,那群老怪物这回果然下了本。

九龙寨镇寨神器。归零轮钥!

一切的算术,起自于零,无穷大的反面是无穷小,所有大与孝正与负,加减乘除的中间点,仍是零,以零为钥,通向每一个算式最终的结果,九龙寨的术数之宝,归零轮钥。

这件神器,关系到九龙寨的存续,不能轻易离寨,但世家大派自有秘法,打造宝兵,承接由神器分出的一丝灵气真意,在短时间内,拥有近似,甚至等同神器的能力,就如朱颜天手里的这一件。

仿神器动,结合底下的算阵,无数光符幻化成数字海,朱颜天神情肃穆,汇整演算资料,进入一种神出物外的状态。

演算中,商君书跨前数步,进入算阵的范围,一踏进去,身上陡然生出一股清新气息,脚下所踏的石地,赫然生出一堆青草,迅往旁边蔓延,源自血脉的力量,苏醒动。

这股力量,虽只是中阶,可当气息蔓延开来,却与江山社稷图生呼应,社稷图中的木石山河,覆盖上一层氤氲色彩,起落变动的度慢了下来。

温去病看懂了九龙寨这一双精英门徒的搭配,喃喃道:“居然是真木血脉,人族之中有这妖血流传的,亿万中无一,难怪……九龙寨拿这来当底牌。”

真木之血,属于妖族精怪,在人族中极其罕见,有这血脉在身的,虽然战力没有什么加成,却往往擅长机关之学,更重要的是,江山社稷图由青木妖圣所造,真木血脉的气息,大大有助于控制社稷图,只要把阵图演法的度降慢,演算就能少上八倍十倍,甚至百倍。

两人一番尝试后,收功停歇,朱颜天点点头,道:“有我师弟配合,三日之内,可以找到出阵入阵的路。”

淡然说话,语气中有着掩不住的骄傲,之前九龙寨整团大师级人马,要花百日以上才能算出的解答,被自己压到三日内,这是何等成就?从今后,寨内这一世代再无人能与自己相比,晋级大师就在眼前。

但这个梦想,却被一声叹息给打断。

“唉……还以为九龙寨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原来……不过如此。”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