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六章 九龙寨的天才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章 九龙寨的天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白袍老人怔怔愣在当场,外人很难了解,像九外道这样的组织,对各种专业人才是如何求贤若渴。

像七家八门那样的大势力,***源流完整,称雄一方,底下各种武者不缺,也笃信只要拳头大,什么事都好办,反倒是九外道这样的偏门组织,为了在夹缝中求发展,除了正面武力,也分外重视各种专业人才。

同心锁,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很多高明的锁匠都能开,可加上“不用工具”、“十秒之内”这两个限定,还能开启的人就如凤毛麟角,之前在江湖记录上,有类似手腕的两个人,白菊郎君、迅雷神盗,俱已殒落,在那之后,已很久没出现这水平的人物了。

“老夫拓拔金。”白袍老人收起早先的威吓面孔,态度尊重,“先生是有本事的人,不知由何处来?”

“……反正不会是从西边来。”

温去病没正面回答,只表示自己与兽族无关,在飞云绿洲活动的,大多都是亡命徒,谁没背负一段过去?谁会老实交代来历?

“我过了四关,照规矩,我可以取走这十锭银子吧?”

“……以先生之才,区区小数,何入尊眼?”拓拔金挥挥手,一名刀卫捧着银盘,上头盛放十锭金子,恭恭敬敬送到温去病面前。

“这是无神铺的一点心意,欢迎先生到飞云绿洲来,还请笑纳。”拓拔金笑道:“先生的技艺,老夫叹为观止,不晓得先生有没有兴趣再试身手,挑战点更高难度的小玩意儿。”

在自身领域成就卓越的人物,遇到针对本身专业的考验,都如老饕见美食,心痒难耐,往往不顾利益,都要一试,温去病很清楚这个通则,只是笑了笑。

“您老认错人啦。”

“呃……认错?”

“在下虽然对开锁有点研究,却不是盗贼,钱财来得光明正大。”温去病搓搓手,摆出一副穷酸样,“比起挑战自身专业,在下更对实质的东西有兴趣,不知……”

拓拔金会意,大笑道:“旁的没有,来到飞云绿洲,钱还是问题吗?先生尽管放心,只要能解开接下来那道锁,无神铺必有重酬。”

温去病笑道:“哦,这次如果十秒内解不开,不用被砍头吧?其实我胆子很小的。”

“哈哈哈,人才素来都是被捧在手掌心上的,从现在起,谁想要砍先生的头,我们立刻斩他成十七八块。”

四名刀卫当先开道,拓拔金老人在旁作陪,温去病被奉为上宾,朝绿洲的内圈走去,一路上的商家、店主,看见拓拔金,纷纷弯腰施礼,显然老人身分尊贵,在绿洲中地位不凡。

温去病有这样的感觉,尤其自己无法看透老人的修为境界,他的气息很普通,像是一个低阶的普通武者,不过,很多高手都会用道具,掩藏自身气息,而自己可以肯定,老人身上这样的道具不只一个。

除此之外,九外道中有许多舍弃肉身修为,专攻元神活动的高人,这类人物也无法简单用能量波动来判断战力……

拓拔金引领温去病前行,经过许多的帐篷、棚子,虽然没有特别探头窥看,温去病仍注意到些许异常,讶然道:“老先生,我有没有看错?我刚刚好像看到了……”

“呵呵,这里是西北,往西不远过月煌滩,就是兽族属地,在这里看见兽人,有什么好奇怪吗?”

“不是说要爆发战争,兽人要打我们吗?”

“就算开打了,那些兽人也一样要吃要喝,要买东西埃”拓跋金道:“听先生的口音,是从帝北傲龙郡来的吧?难怪对本地不熟,你且放心,就算战事开打,别的地方都打烂,这里也安稳如山。”

“您老的耳朵真厉害,这都听了出来,不过,我不太明白,为啥这里就安全呢?都说云岗关有天南武凤镇守,关内高枕无忧,飞云绿洲可在关外埃”

“保境安民,纯靠武力未必管用,更何况那只武凤纵然威震天南,但……”

拓跋金顿了顿,道:“总之,待久了,老弟你就明白啦,要铲平这里,那些兽人第一个舍不得1

“理解,理解。”

温去病唯唯诺诺,尽量让自己看来不太通晓俗务,像那种只专心在专业领域,不闻窗外事的人物,更操着一口流利的帝北腔,与自己本来形象南辕北辙。

拓跋金的话,其实再容易理解也不过,飞云绿洲的前身,就是与兽人互市的榷场,地利之便,有兽人出现在这里,本没有什么好奇怪。

然而,原来想藉此机会评估无神铺每天的交易量,但各处店铺里出入的兽人如此之多,有狼、有豹、有狮,这边与兽族的贸易依赖度,显然远较自己预期得为高,这已经超出了飞云绿洲应有的演进速度……

除此之外,拓跋金所打住的话,也非常奇怪,从话意推判,武苍霓似乎有了什么状况……这很诡异,云岗关由她一力镇守,统辖兵权,无论在军中、在民间,苍峰侠侣的地位无可动摇,天大的事,她都可一言而决,这样的她……能有什么事?

一面寻思,温去病跟着拓跋金,来到一处地穴前。

“先生,请。”

“居然还要下到地底,这还真是个坑啊1

温去病随口说笑,毫不犹豫地跟着下去,走了一段路,深入地下二十多米,进入一个地下空间,内中既无灯,也无火把,黑黝黝的,什么也看不见,但肌肤不住发生的紧绷感受,温去病肯定自己正被窥探着,源头……不只一个。

自己是专搞这些设备的行家,所以分辨得出来,透过那些监控法阵,正在窥看自己的,起码来自十几方,如果排除掉实况转播到远处的可能,估计飞云绿洲内,无神铺有头有脸的人物全到齐了。

这显然又是一个误算,自己所扮演的脚色,露了一手开锁的绝活,聪明人会因此联想到机关师的可能,存有期待,如果顺利,自己可以捞到一笔可观的酬劳,还有情报。

但,也仅只如此,机关师不是无敌高手,也没有身怀重宝,为何一个开锁的测试,会把无神铺的重要人物全部引来?这是为了什么?

对方是九外道,如果说他们偷来了什么东西,却无能开启,假借寻人征才为名,骗人帮忙开启藏物,这可能性绝对是有的,不过,现在即使想要回头,也太迟了。

正考虑着这些问题,后方脚步声响,又一批人到来,这队人马不但拿着火把,还为数众多,浩浩荡荡几十人,基本都是飞云绿洲的本地人,但里头有两名身穿文士服的青年,被周围人簇拥着,显然身分不凡。

这队人马下来,看见底下已经有人,脸现怒容,为首者就要过来斥骂,但看见拓跋金,愣了一愣,拱手请老人到一旁说话,双方几句交谈,拓跋金的脸色越来越凝重,温去病也大致猜到状况。

自己……似乎是来得不巧,那两个青年该是无神铺的贵客,来这里要做些什么,无神铺对此非常重视,重要人物全到,观看进行,拓跋金却似乎不知此事,带着自己来此,倒让自己白吃惊了一常

半晌,拓跋金灰溜溜地过来,道:“先生,我们……”

温去病摇摇手,“不妨事,九龙寨的精英到此,哪还有我出来晃的份,能让我有幸旁观,就已经是天***幸了。”

那两名青年,穿的虽然是普通文士服,可胸前却有九龙纹章,腕上还戴着串珠,正是九龙寨的门人。

九龙寨,九外道之一,最早的起创成员是一群机关土木人员,因为喜好机关、数算而走在一起,开帮创派,百族大战时,他们只接有兴趣的委托,不问立场与背景,也替妖族、魔族干了不少活,战后被清算,打入九外道之一。

虽然处境尴尬,这些人的专业能力委实不同凡响,除了八门之一的鲲鹏学宫,没人能在数算技术上与他们较量,不管是正邪哪方势力,对他们都尊敬客气,奉之为宾。

来的人虽然年轻,可没人敢小看,众所周知,九龙寨常出天才,里头出现年轻天才的机会,比***武道门派高很多,这两名青年被大票人马簇拥,显然就是这样的人物,事实上,温去病还认得其中的一个。

星榜八十四,玄衣羽士朱颜天。

九龙寨的本代精英,星榜名次不靠前,却是机关、阵图的能手,未来的大师,名头响亮,行走江湖时,连一些地阶人物都对他客客气气,早在温去病留意的名册中。

……不过,这位天之骄子,也是个眼高于顶的人物……这通常也意味着麻烦。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