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章 目空一切的开锁比赛(周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说到暗市场中的委托任务,普通人会立刻想到的,就是盗贼、***的工作,如果范围广一些,佣兵也是其中一员,接受委托去攻打某个据点,或是猎杀某种凶兽,甚至集体寻找失物,或完成一些匪夷所思的工作,都所在多有。

但操控着暗市场的那些组织,并不只是单纯地发放、仲介工作,有时为了招揽人才,他们也用一些手法,反向考验与吸收目标人物。

提出一些高难度的悬赏,或是举办比赛,这些都是惯用的手法,不过只见于一些大都市,因为若没有足够的资金与利益,这些吸引眼球的招揽广告,肯定赚不回本来。

飞云绿洲当然是个大地方,这里全盛时期每日所流动的金额,力夏达港未必能与之抗衡,市场中也时常办一些比赛,只要赢得名次,就会受到关注,成为各方招揽的抢手人物。

温去病没打算藉此求职,却对奖金很有兴趣,香雪毫无商业天分可言,如果不偷不抢不骗,四个小时内所能赚到的极限,决不会有比赛的奖金高。

只是,一堆比赛里头,适合自己的必须慎选,虽然武打擂台之类的,奖金额度高,场外还有下注,看准了能稳捞一票,但自己这身体,能不沾打斗的边,就尽量闪远,想发财最好还是靠别的路子。

几番挑选之后,温去病看中了开锁比赛这个项目,布告上写得也明白,只要到指定地点,完成几项指定的难题,就有奖金奉上,还不需报名费用。

“……不用交费,也就不是那种靠骗手续费、报名费来诈财的比赛,可以试试看。”

确认了目标之后,温去病就朝着指定地点前去,为了安全起见,与龙云儿等人分开后,自己的样貌便已换过,变成一个毛发浓密的大胡子,虽然瘦弱的身体,配上一脸大胡子与浓眉,看起来非常不协调,不过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不急不徐地来到指定地点,那是一个遮阳棚底下的摊子,模样颇为简陋,一个白布包头,穿着白袍的老者,坐在一张藤椅上,手里拿着一杆烟,慢条斯理地抽着,旁边摆着四个箩筐,每个箩筐里都扔着一堆的锁。

摊子前面,清出了一片空地,十多个人正拿着不同的锁,各施其法,试图把锁打开,温去病瞥了一眼,已大概认出四个箩筐里的锁,难度各自不同,一个高过一个,正好是能力的考验。

温去病走到白袍老人身旁,见他左边的茶几上,摆了本簿子,上头写满了签名,正要顺手填上自己的假名,老人忽然开口。

“大胡子,你会开锁?”

“呵,老头子,你会吃饭?”

从容自若的回答,让白袍老人一乐,横伸菸斗,阻住温去病要签名的手。

“开得了锁,再来签名,省得浪费了簿子。”

“四个不同等级的锁,就是比赛?那奖品是什么?过关斩将,总有每一关的奖励吧?”

温去病笑问着,老人好整以暇地指着桌上的四个锡盘,第一个里头摆着糖果,第二个摆着十个铜子,第三个、第四个则分别摆着一块与十块银子。

从第一关过到最后,最多的奖励,不过十块碎银锭,些许小钱却未浇熄温热ぃ吹谷盟匾淦鸫忧啊?p> “……最差劲还有颗糖果可吃,又不用交费,飞云绿洲还真是个和善的好地方。”

“是吗?”

白袍老人微笑说着,一个拿着铁丝,对手上锁头鼓捣半天,却没能开启的人,满面羞惭,想把锁与铁丝交还,老人看也不看,直接飞起一脚,将他踹出去,直飞出七八米,落地时滚了几滚,口吐鲜血,却不赶往这多看一眼,急急忙忙跑了。

“呸,没用的东西,浪费老子时间,断几根骨头算便宜了。”

老人骂着,又一个受试者拿着手中锁来交,那是第二个箩筐中取出的锁,可以领取十个铜子,但他交锁时,忽然出手如闪电,一把抓住隔壁盘中的十块银锭,飞身就跑。

……擅长开锁的,通常都是贼!

……贼偷东西,不一定要开锁!

那名盗贼的身手不错,一下便冲出棚子,夺路狂奔,但才刚跑出棚子的范围,眼角骤瞥刀光,身上莫名一轻,跟着,他发现自己抓着银锭的手臂掉了,断臂之痛,让他撕心裂肺地叫喊出来。

棚子底下,一个肤色黝黑的汉子,手执弯刀,无声无息地出现,将掉落的手捡拾起来,掰开指头,把银锭重新放回盘上,向老人鞠躬后,又重新退回暗影里,气息完全隐匿。

白袍老人淡然抽着烟,仿佛这些刀光剑影未曾发生,看着温去病,“当贼首重眼力,就为了十个银子,把手给留在这了,值得吗?人真是不能没有骨气啊,大胡子你说是不是?”

“也是,不过我对糖没兴趣……”

温去病不答,直接从第三个箩筐里取了把黄铜大锁,瞄了一眼,笑道:“老人家,你们的锁锈住了埃”

“哦?是吗?有谁说锈掉的锁就不能开吗?”

“倒也是,没人说不能。”

温去病向周围瞥了一眼,从棚子支柱上悬挂的羽毛环饰物中,拆下了一根羽毛,折了一折。

“很多人都以为开锁要铁丝、铜丝,其实如果要求韧性的话,这东西也行,甚至还更好用一点。”

温去病说着,羽毛柄再锁中一搅,感觉内中***的震动,巧劲一撬,随手就把大锁解开,抛入箩筐中,前后不足三秒,跟着又从第四个箩筐中,取出一把颇具份量,有三个锁孔的大锁。

“有点意思了……同心锁……”

三个锁孔,需要同一钥匙依次打开,但温去病晓得,若单纯只有钥匙,开启次序不对,那么开启后一个的时候,就会把前一个开启的锁,重新锁上,回到原点。

“虽然精巧,不过……有些过时埃”温壤:“堂堂无神铺,考验的最后一关,只有这么简单吗?”

老人道:“这不过是绿洲中的一个小铺子,不能代表谁,但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么,尊贵的客人,请你就用手上的这根工具,把同心锁打开。”

“这根?同心锁没有正确钥匙,要用工具强开的话,起码也要有个三支,只给我一支是要怎么开啊?我刚刚说错话了,现在道歉,能再给我个机会吗?”

温去病说着道歉,脸上没有一点歉意,老人也一脸木然。

“不行吗?那起码让我换一支吧?这支已经折到了,不能让我用一支坏掉的工具吧?”

温去病往羽毛环走去,但才迈出一步,棚子四角都有气息传出,四名又黑又壮的弯刀汉子,持刀逼近过来,杀气腾腾,粗略判断,起码有个中阶修为,但他们身上的气息,让温去病隐约觉得不妥,这个判断未必准确。

“看来是没得商量了,好吧,无神铺果然对偷儿不友善……”

温去病回到锁前,将已经折损的羽毛,插入中央的锁孔,看着左右空出的锁孔,尴尬第一笑。

白袍老人道:“无神铺对没本事的人不友善,却一向欢迎有本事的人,为了给你印证才能的机会,现在我从一数到十,你如果在那之前打不开,他们四个就会砍下你的人头。”

“喂,不带这么玩的,我可以不要钱了,就拿个糖走人吗?”

“十……”

老人一数数,温去病急忙动作,但才将锁一撬,三个锁孔同发声响,不但羽毛被铡断,旁边两个锁孔也闭死,断了操作的门路。

“大胡子,下辈子到飞云绿洲来,记得谦虚一点,能在十秒内打开这锁的,只有当年的白菊郎君、迅雷神盗,除非你有他们那样的技艺,否则,还轮不到你目空一切。”

温去病哭丧着脸,“我不过就想吸引下眼球,认错了还不行吗?”

“六……”

“喂!老家伙,你用跳的?”

“五……”

数秒过一半,温去病脸上笑意消失,扬起一掌,拍在同心锁上,同时,另一掌按在锁上,静心感觉碰撞瞬间,内中***几不可查的细微震动。

由乙太尸蛊建构的肉体,非同于凡俗血肉的身躯,在感应力上有着远超常人的能耐,这就是自信的本钱。

“四……”

……世人迄今仍然不知,碎星团的本质是***集团,四大武神的本质,根本就与表现出的形象不同,包括大名鼎鼎的迅雷神盗。

……老尚那个家伙,顶着神盗的头衔,却对做为神盗基础的机关学,没有一点了解,对陷阱的应付方略,向来是强行突破,横冲直撞。

……教会他开锁,帮他恶补各类机关学识,一手把他推捧上神盗位置的,一直都是自己,最早的时候,他每次行窃都还得把自己给拎着去……

“三……”

温去病重手连拍两记,紧闭的同心锁应声弹开,瞪大双眼的白袍老人,甚至讶异到忘了喊出二,呆呆看着温去病把同心锁扔回箩筐里,脸上笑得一派从容。

“老头子,刚刚你说什么来着?谁目空一切?”

PS:碎星目前有上架,法拚。仍是老,集中在周一投包,碎星可以有更多率上榜,更多人看到,大家支持。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