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章 谁给你们这帮弱者站着和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大火在村子里延烧,这个苍凉山脚的孤村,曾在兽族的侵袭危机下,稳稳度过了十年,如今却在大火中成灰,里头的人……虽然有幸存者,但绝大多数都没能逃出来。

火光之中,一个娇小的女孩身影,视周遭烈火如无物,缓缓走出来,满脸的煤灰,有些狼狈,眼中却闪着兴奋之情,像是许久的饥渴一下获得满足,近乎雀跃地跳出来。

前方不远,温去病站在那里,脸带微笑,拿着一条干净的湿毛巾,等着女孩过来,蹲下为她擦拭脸上焦痕。

“哎,这事怎么让你来?龙丫头呢?”香雪不动,任着温去病擦脸,听后者道:“跑出去的人半天没回来,有点古怪,我让她出去探探状况了。”

这是合理解释,但香雪知道,龙云儿是被温去病以这理由调走,不留在村里,面对如今发生的一切,而在温去病的笑容底下,香雪则看到一股强烈的不认同感。

“你不满意?”

“说不上,只是觉得做与不做都没差,杀了他们,又能改变什么?这地方还是一样,仍然会有不同的人,做与他们一样的事。”

“既然做与不做都没差,那我做了,又有什么关系?”香雪笑道:“不能改变什么,就什么都不用做了吗?还是会继续有人来,做和他们一样的事,又怎样?我饭还不是天天要吃,也没因为总是做一样的事,我就不吃饭了埃”

温去病微笑了笑,他本就没想过能在这话题占到上风,而且照这样看来,她比自己想得还透彻。

“当初的那件事,你替我顶包,事后我想很久,不断地反省自己的错误,想了好几年的时间,直到最后我才发现……我没有错!一点错也没有1

香雪拍拍衣衫,站起来,道:“阿山,我不想像你一样,整天想什么能不能做、该不该做,把简单的事情弄到复杂。刚才那些东西问我这么做的理由,我就一句……谁给你们这帮弱者站着和我说话的权利了?去死1

“那……”温去病耸肩道:“你痛快吗?”

“痛快!当然痛快,不用想什么正不正义,不用管什么手段正不正当、有没有意义、能不能改变什么……***娘,我就是来杀爽的,不是来拯救苍生的,谁的嘴脸让我恶心,我就干掉谁,杀完之后拍拍***走人,管他身后是***,还是遍地啼哭1

香雪道:“我曾经相信,当人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人比起妖、魔、兽,有些独特的灵魂光辉,非常珍贵,所以我一度很羡慕你们,但这群东西,不喜欢讲人性,就喜欢说什么生物本能、***为尊……好啊,喜欢拿力量来说事,我们就来个弱肉强食。”

“……他们哪来的立场,和你玩弱肉强食?这根本是一场不平等的生存游戏。”

“说得好!就是不平等,一点平等也没有,而我就想问问,这些比谁都弱的东西,却比谁都爱讲弱肉强食,看别人有点善意,就在那里狂开嘲讽,什么圣女狗、圣女心的,压根就没去想自己该站哪边,没想要不是这些圣女,一直替他们争取生存空间,他们死得比谁都快……”

香雪手一扬,毛巾莫名其妙地起火,火头方起,整个毛巾逐寸分解,犹如化入梦中。

“我最看不下的,就是这副嘴脸,弱者就该露着肚皮,躺在地上求饶,明明没那实力,还在那里使泼撒野……让龙丫头去处理,是我给他们最后的生存机会,他们既然不把握,硬要把圣母弄走,就看看死神来了,他们是什么收场1

温去病静静地听着,没说什么,理解在这份愤怒的背后,是她这个曾经的半妖,对人、妖之间的认同抉择问题。

原本的坚持有多执着、强烈,崩坏之后的憎恨就有多恐怖,这是没有人能为她解开的心结……

“那么……发泄完了,就上路吧。”

“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刚刚我灵感提升,有所感应。”香雪道:“龙家丫头恐怕遇到点麻烦了。”

“哦?”温去病皱眉:“怎么我还比较关心,你为啥忽然灵感增强了?”

在术士这边,灵力忽然攀升,通常是吞噬***灵体、灵能的结果,整个村子一口气死了几十号人,却没多少血怨之气,那些死灵、冤魂哪去了?

但说到底,这是一个追究起来毫无意义的问题,温去病与香雪离开,顺着龙云儿的遗留气息去找,很快就在附近,找到了龙云儿和司徒小书。

两人的状况并不好,司徒小书唇边有血,靠在龙云儿肩上,已然意识昏迷,龙云儿背着她,正在和人交手,对方有七个人,其中有两个高阶,还有五个中阶,将她们围在中心,龙云儿且战且逃,又要顾着司徒小书,相当吃力。

如果单纯只是战斗和保护人,压力还不会那么大,但那五名中阶练有奇术,踏黄土沙地如同踏水,高速位移之余,还不时潜入地下,骤隐骤现,出没不定,一个人在前方出现,就有两个人在后方、侧面偷袭,还有两个潜行游移,以备接应,组成杀阵。

龙云儿的金刚身,无惧万刃,境界还高过这五人,本有大把本钱以静制动,但多扛一个人在背后,就成负累,更别说还有两名高阶,虎视眈眈,整个陷入了苦战。

“……真没用,这么点小阵仗,就慌了手脚,腹背受敌又怎样?不会声东击西,反客为主吗?”

香雪摇头道:“换了我在里头,连中阶力量都不必,二十六秒内我就杀了那五只鼹鼠血脉的杂碎,这丫头……真是白白浪费那身高阶力量了。”

温去病哂道:“是啊,首六秒,你就把背后的人扔出去声东击西,乙太尸蛊加幻术,二十秒后,身边就没活人了……啧,你怎么不直接说,你连一步也不用移?”

“反正我就觉得,靠力量战斗很蠢。”香雪摇头道:“现在怎样?要我下去帮你的小奴隶解围吗?”

“免了,我不想给你机会耻笑她一辈子,其实你明明就很喜欢她的……”温去病道:“我自己来吧,有些东西该实测一下了,这次的作品到底灵不灵,不测一下,总是心里不安。”

“就是你研究金刚法身,又从九阴玉简里找半天灵感,最后搞出来的那个东西?”

香雪看了一眼温去病始终带着的铁箱,“不是说还差最后一道工序,要到狼王庙,借天地神灵之气,才能发动的吗?现在能干啥?”

“最后工序确实还没完成,但事情有变,苍凉山出现了不该出现的生物,安全起见,我想提前试试。”

“凭什么试?你可不是那个人,随便无中生有的……”

“所以昨晚我炼化了部份无量周天宝塔的材料。”

一句话,让香雪的表情成一团,眼中满满写着“你这败家货”的不认同,但也没立场说些什么,就袖手站在一旁,看温去病拎着铁箱,就往底下战场走去。

“住手!别打了。”

温去病的声音入耳,龙云儿又惊又喜,既喜他过来接应,又惊于他为何直接下场?

不过,上一次当,学一次乖,之前差点伤在武战豪手里,这回听见自家人喊住手,她再没有傻傻停手,而是严加戒备,果然敌人没有停手,她拆了两招,还了一拳。

“住手,都是自家人,误会一场,千万别伤了和气。”

温去病无视刀光剑影,大笑着走过来,“几位都是无神铺的高手吧?幸会幸会,我与贵派也常有生意往来的,飞云绿洲常进我的货,几位且给个面,先别动手好吗?”

一语喊破对方的来历,这份眼力与判断,就不是龙云儿能及,光只这样,只是让对方一惊,还不至于有顾忌而停手,但温去病一副自己找死的样子,直直走向杀阵中,这就让对方暂停下手,让他过去,重新将他也包围在内。

“你这***!谁让你得罪大客户的?”

一近身,温去病就敲了龙云儿脑袋一记,“无神铺掌握飞云绿洲,是帝国最大的拍卖组织,掌控各地的暗市场,虽然列名九外道,却是我们的财神,能随便得罪吗?”

龙云儿知道这是趁机在告诉自己敌人资料,却忍不住道:“可……他们要杀我埃”

“客户都是对的,要杀你,就乖乖给他们杀啊,这么容易就会死的话,直接去死好了。”

温去病说着,一手开了箱子,在开箱的瞬间,敌人全都精神紧绷,那五名鼹鼠血脉的地行战士,甚至重新抢攻,被龙云儿挡祝

“别紧张,别紧张,商品而已,不是武器,先亮出来,表明诚意,需要的话,我还可以手放头顶的。”

温去病从箱中取出里头唯一的那件东西,赫然是一件风衣,但边角破烂,下还有多处割裂,披上身后,不但倍见沧桑,被风一吹,像是飘起了好几条尾巴。

“不好意思啊,有点凉,先把商品穿上身了再说话。”

贼笑嘻嘻,温去病夹缠不清的说话,让那两名高阶武者心生不耐,正要下令动手,却忽然听见温去病的问话。

“诸君,可否答我?何谓咒武?”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