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九章 活命?去死!(周一求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支意外到来的官兵,一下又带来了新的意外,事先没有人想过,以至于当官兵们骤然拔出刀来,乱挥砍下,那些骂骂咧咧的村民,压根没想到要逃要跑,就这么瞪大双眼,被砍杀倒地。

村民们没想到,***外人也没反应过来,对这意外如在梦中,觉得不真实,只有温去病,一下把握到状况。

……官兵们事情办得好好的,纵然些许意外,发现村子有埋伏,他们合理的反应该是什么?

……事情有变,正常的第一反应,该是确保自身安全,抢着完成任务后离去,也就是尽速保护全体村民、狼孩们离开此地。

……那为何他们一发现状况有变,立刻动手杀人?

……他们打一开始,就受命来这里杀人的?

温去病脑中画面闪现,司马路平等人现身后的一言一行,全都在脑中跑过一回,登时发现许多问题。

砍杀老百姓的官兵,六年前很多,杀良冒功的事,令旧帝国的军人素来为民诟病,但为何只杀人,却把那些狼孩护在队伍中心?

……这支官兵,不只是来这里屠村,他们所受的命令,其实是救狼,并且杀人?

……帝***中,哪方势力会下这种命令?

这些问题虽然复杂,温去病却没打算付诸行动,对方来历成谜,行动可疑,可说到底,与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不需要自己跳出去,更何况……肯定会有别人先动手。

“住手!你们干什么?”

司徒小书率先发难,一抽刀,直接袭向司马路平,旁边***的世家***、江湖武人,也如梦初醒,纷纷动手,战斗随即爆发。

“不相干的!全部让开1

司马路平一啸,贯劲而发,声音又高又尖,大漠青狼血脉发动,一式“天狼啸月嚎”,声波气浪,瞬间横扫出去。

七大世家中,司马家族继承古老狼血,族人好音律、善使爪,“天狼爪”、“天狼啸”是血脉苏醒后,无师亦通的两大天赋绝学,司马路平这一啸,识货的都知道是司马家血脉,假都假不来。

声波震耳、袭心,修为不足的,首先就心中一怯,手上实力随战意先减三分,大受影响,而普通村民没有内力护脉,近距离被这一啸,直接就七孔流血,碎脑而亡。

司徒小书顶着天狼啸的冲击,直线冲上,一刀斩出,司马路平骑在骆驼上,横过配刀,连着刀鞘挥出,挡下司徒小书的一记斩击,两边刀劲一碰,竟是平分秋色,同为高阶,司徒小书更从这一击之中,查觉到令她讶异的讯息。

“第***潜力?”

双刀对撞,虽然都是第五级力量,可对方的一刀大见余力,推算回去,可能已经初窥第***力量了。

而这个惊愕,更由司徒小书的口中,传给在场所有人,眼下在此数十名武者中,练上这力量的,也就仅武战豪、司徒小书两名星榜高手而已。

拥有如此实力,只要不是在招法上练得太差,基本都是一个家族的中坚力量,怎么会落魄到领着十多骑,跑偏远乡村来?

“……封刀盟的小公主,果然不凡。”

司马路平咳嗽一声,似乎在刚刚那一拚中,受了创伤,眼见所有狼童都已被扶上骆驼,他呼哨一声,十多骑猛朝村外飙去。

***人被那一句“第***潜力”给吓住,不敢贸然上前,只有司徒小书无惧于此,眼见十多骑飞快离开,司马路平停在队伍后头,状似掩护,不由得怒极跃起。

“杀人凶手!话不说清楚,别想走1

有了心理准备,这次的一刀,司徒小书直接想发三王斩,但司马路平似乎早料到,抢先一步催驼奔起,如踏飞烟,一下飙出刀气范围,露了一手精湛骑术。

眼看就要飙离,一道鬼魅般的身影,白日之下,骤隐骤现,却是疾逾奔马,瞬息间赶上骆驼,飞身跃起。

虎录七神绝.蹑影形绝!

“下来1

武战豪一掌推出,紫电横溢,威猛霸绝的紫度神掌,拍印向骆驼上的司马路平。

司马路平不认得武战豪,可一见他出手的架式,就知此人之强,而且还佻准自己身在骆驼上,躲避不灵的时候击来,此刻欲避无从,唯有反击。

心念一动,司马路平手握在刀柄,长刀横于腰后,看似非常不顺手的姿势,却在横刀的一瞬,全身斗志、杀意尽敛,整个人仿佛化身一尊石像,处于一种极度的“静”中,连呼吸也停祝

这份“静”,由他身上往外延伸,渗入周边空间,感知着范围内的一切,正击出紫度神掌的武战豪,在气机牵扯之下,觉得自己的一掌,仿佛被人彻底洞悉,气劲强处、弱处、速度、后续变化,在对方眼中毫无奥秘可言,一掌的威力还未彻底透发,已然破绽大露。

近乎空禅,似乎张开了某种领域,略具天阶特征,这样神妙的武技,武战豪当然认得,就连司徒小书都心头大震,难以置信。

“静”的状态,在刀锋出鞘的一瞬被打破,由静转动的刹那,犹如由死向生的变化,释放出来的刀芒,灿烂夺目,让人难以直视。

乾坤刀.日月居合!

封刀盟扬威于百族大战,斩灭无数妖魔的一刀,刀光逼人,与紫电对撞,斩中紫度神掌内,那几不存在的破绽,令电劲崩解,掌势溃散。

身影交错间,一道血线飘扬,武战豪掌心被斩出一道血痕,司马路平赶着骆驼,直线奔出,却在奔出数米后,骆驼一声哀鸣,跪跌地上,倒卧毙命,司马路平则一下踉跄,险些栽倒,却急提一口真气,高速奔出。

谁都看了出来,紫度神掌虽然被破,但第***的紫雷劲,刚猛无俦,司马路平仍伤在这一掌之下,连坐骑都没能保住,此时,他的部属回奔,一把将急冲中的他拉上驼背,狂驰而去。

“休走1

“留下1

武战豪、司徒小书,两大星榜高手如箭离弦,飞冲而出,追赶骑影。

双方穷追的理由,各自不同,武战豪隐约觉得,对方***紫度神掌的一刀,似不只传说中乾坤刀的神妙,更好似对七神绝有事先了解,这份了解何来?得弄个清楚,说不定,就合自己此行西北的原意。

司徒小书更不得不追,封神战后,乾坤刀虽然没成禁忌,却也被严格列管,未经审核许可,不得传授、修练,封刀盟上上下下那么多人,练有乾坤刀的自己全认得,这个西北军汉从何处学来?不问明白怎能干休?

两人追出,身后***的同伴、追随者也不怠慢,纷纷跟着追了出去,刚刚还喧闹不已的村口,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一地的死尸和鲜血。

龙云儿没有追赶,善尽护卫的职责,陪在温去病身旁,口唇微颤,低声道:“哥哥,刚刚……刚刚那人使的,是不是……”

“是,就是你感觉到的那个,封刀盟的乾坤刀。”

温去病使了个眼色,重点只在话的前半截,虽然刚才使的东西是乾坤刀不错,却不是龙云儿所感应到的东西。

……寰宇万咒武卷!

所修出于同源,龙云儿的感应比什么都清晰,第一时间发现,对方的乾坤刀诀不是封刀盟版本,更接近于碎星团内私传的原版,寰宇万咒武卷。

换句话说,司马路平本人……或是藏在他背后的某人,就是碎星者……而温去病已经肯定了这个猜测。

“伤脑筋啊,一点印象也没有呢,虽然我是专门做这行的,这几年把碎星者名单当睡前读物在看,梦里都会背,但我确实不记得这个名字……脸也很陌生。”

迂回着说话,温去病表达了自己的困惑,龙云儿也同感不解,“那……香雪呢?哥哥你认不得,或许香雪她……”

说着这话,龙云儿忽然发现,香雪又不知去了哪里,打昨夜至今,都没有现身出来过。

“她碍…”

温去病抓抓脑袋,“暂时别管她了,放了一晚,现在大概进入野兽无人管的状态了。”

村口的一场杀戮,造成不少枉死者,但由于官兵走得快,有些中刀的村民侥幸未死,其中一个,拖了口气,努力挣扎进门,正想要唤家人来关门,门就被一只小手给关上。

“不用谢我,欢迎参加学习研讨,这次没人干扰,我们可以好好开启胸膛……你的,看看深层心理……还是你的,嘻1

带着笑意的童稚语调,美如天仙的容颜,不知为何,竟让人生出一种恐怖感,这个村民打了寒颤,在屋子角落,看到自己的老婆孩子,蜷缩着身体,眼中流露着极度的惊恐,仿佛随时都会崩溃尖叫。

“圣母狗神马的,最讨厌了!不但自命清高,自己不吃还不让别人吃,总来坏人好事,装好人,简直可恶透顶,我和你一样讨厌她们,所以请放心,这次她们绝不会出现1

小女孩微笑道:“所以,等一下打开胸膛的时候,千万别召唤她们,如果她们被召唤来了……我会很情绪失控。”

“我……我们……我们做的都是……”

“我懂~~都是生活所逼嘛,因为穷,因为无奈,你们只能这样活,不懂你们辛苦的人,没资格责备你们,人为了生存,做什么都应该被原谅碍…这话我当初就听你们说过啦1

小女孩的笑容渐浓。

“所以……现在你们一家四口,有两个人可以活着走出这门口,名额由你们自己决定……开始之前请牢记,人为了生存,作什么都是可以被原谅的唷,啾咪1

p.s又是一,目前是靠包增加能度,一投包,可以碎星上榜更久一,感大家用包来支持打榜。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