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八章 依律而行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八章 依律而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事情就这么解决了?就这么……就能解决了?”

自始至终,旁观整件事情发生的司徒小书,确实有着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一件情理两相难的棘手问题,也不是什么大学者、大思想家到来,就一群莽军汉,三下两下,快刀斩乱麻,就把事情办妥了,这些村民嘴里虽然骂骂咧咧,没一个服气,却也没人跳出来反抗,一桩难题……就这么解决了。

意外的结局,把司徒小书震得不轻,但与其说被打脸,她更觉得自己好像从中领悟了什么。

有这种感觉的不只她一个,***的各路武者,都对这意外发展若有所思,哪怕是武战豪这样的杰出人物,都好像从中得到什么启发,皱着眉头,苦苦思索。

龙云儿喃喃道:“就这么便解决了……为什么我们处理不了的事,实际解决就这么简单?关键处到底是……”

“力量!关键点是力量。”司徒小书喃喃道:“他们代表着力量,所以压得住本地人,,,好像有哪里不对……”

“没什么不对,确实是单线条脑子会给出的***。”

温去病冷不防地冒出来,笑道:“但既然那么简单,拳头大就能解决问题,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只要拎着刀出去,不合你侠道的就通通砍死,瞧不顺眼的也砍死,碰到打不过、砍不死的,就躲起来苦练,练到力量比他强了,就出来砍死他,再砍死他全家,一路砍下去,不就什么都解决了?”

“砍人全家这种话,从温家主你口中说出,倒是有别样的说服力……”

司徒小书淡然一句,心里其实也七上八下,觉得温去病的话没错,那么,是自己的领悟错了?

“……是法1

龙云儿若有所悟,低声道:“力量压制是关键,但单纯的暴力并不足够,要用法律将武力制度化、正当化,纯粹的暴力,会招来暴力报复,只有经过律法的武装,让力量拥有正当性,不用真正发挥,也能不战而屈人……”

司徒小书闻言,细细想一回,觉得好像还真是这样。

这些生存在穷山恶水的村民,粗鄙无文,蛮横却狡猾,和他们讲道理,他们只会讲生存、讲无奈;如果和他们讲暴力,他们便会反过来讲道理,讲正义,弄到人手足无措,不晓得怎么办才好。

如果自己真的蛮不讲理,挥刀就杀,纯粹干掉所有看不顺眼的东西,快意是快意了,却与侠道没什么关系,这个世界也不会因此而变好,往后遇到相同案例,自己仍只能见不爽就杀,直到自己杀光所有人,或是被人所杀……事情一点进展也没有。

但这些官兵的所为,却暗藏了一个可能性,他们不是单纯***,摆出了如果不听令,就快刀斩乱麻的魄力,而这份武力,却依律法规条而行,不是失控的暴力,村民们不能闹,也无话可说,即使仍有不服,眼前只能听命而行。

“……什么事情,都要讲个天时地利人和,依理而解,逐条分治,一群外地人,仗着有点武力,不知风土、不晓人文,跑到人家地头上就一通蛮干,哪知什么是非曲直?算什么行侠?”

温肉些官兵是本地人,与这些村民彼此知根底,讲的话够说服力,亮武力也吓得到人,你们先天上存在的那些问题,在他们这边全都不是问题,即使说着类似的话,他们有效,你们却没用……一样的理,换批人来执行,结果就不同,你们说呢?”

龙云儿不住点头,司徒小书心里翻起波澜,却没有诉诸于口,反倒是旁边众多江湖武人听到这,纷纷露出厌烦的表情。

“还以为要说什么,结果全是屁话。”

“爷到这里,是来猎宝求爽,不是来听说教的1

“枯燥得要死,烦死了,走了走了。”

一连串嫌烦、嫌无趣的声音,在场的江湖武人、世家***,纷纷离去,转眼就只剩下温去病等寥寥数人。

司徒小书看着那些人,又看看温去病,忽然拱手道:“温家主一席指点,小书茅塞顿开,过往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这个道歉,分量非凡,让温去病都有些意外,但更没料到的是,那些江湖武人没有全***,一个声音从温去病后方响起。

“温姓的家主,难道……是岭南老字号温家,温去病?”

从后头冒出来的人,赫然是武战豪,他表情错愕,却不失礼数,一出来就先向温去病拱手为礼。

“久闻温家主大名,原本我还以为……”武战豪语带保留,但谁也知道不会是好话,毕竟流传在外的温去病名号,不是活剥皮就是挨千刀,只闻名不见面的印象,可想而知。

这一趟前来西北,温去病一行人本是隐藏身分,改扮伪装,连龙云儿都特别染了一头黑发,可平阳城外与司徒小书一撞,隐藏身分之事就成泡影……

“……却想不到,是这等见识卓越,分析入理的人物,闻君一席话,我领悟颇多,要向温家主道谢。”

武战豪朝人们离开的方向看一眼,道:“这些蠢材,整天想着变强,却不知道如果只是盯着修练,鼠目寸光,不去多看人情世事,不去体悟世界本质,修练之路根本走不远……”

司徒小书闻言醒悟,自己竟然忘了这一节,过去爷爷、父亲鼓励自己多历练,培养见识,不只是为了日后接掌封刀盟,也是为了武者之路。

走掉的那些人,想着要当强者,但遇到点事情就只嫌麻烦、觉得被教训,这样的心性,将来的修练之路,怎么也走不远,这辈子……是无望地阶了。

而能够点出这些的温去病,如果不是因为身体障碍,不能***,应该会有大成就,地阶绝对不是问题……

龙云儿也想到了这节,带着振奋地望向温去病,道:“家主,你一晚沉默,现在过来,就是为了教导我们这些,让我们从中学习成长的吗?”

听得出龙云儿是想给自己在众人面前长脸,温去病苦笑道:“我说不是,你信吗?”

其实,事情能这样收场,大出自己意料之外,毕竟,自己不是思想家,也不是立志救世之人,昨晚的基本布置,本来是想把这个村子一口气轰掉的,如今,那些官兵倒成了村民的救星,他们把人带走,自己也就不用动手了。

“温家主……”

武战豪道:“你真知灼见,想法不同,果然闻名不如见面,江湖流言,多不可信,希望后头多有交际机会,请了。”

以武家少爷,星榜十三名的身分,对温去病说出这样的话,可以说是非常赏识,非常抬举的行为,但最多也就到此为止,武战豪不能说得太多,毕竟,对方就是一个奴隶商人,自己折节下交,以失身分,如果表现得太亲厚,传扬出去,家族中长辈必会见责。

武战豪的这份表态,温去病不置可否,神都武家实力强横,里头的人多半作风强势、霸道,与他们敌对固然麻烦,但往来得多了,成为友方,又常被他们不自觉地占了便宜,也不是理想的结交对象,还是保持距离为妙。

“……想不到,连武家都对你另眼相看。”司徒小书看着温去病,谆谆告诫道:“温家近日展露头角,益发被各世家大派注意,我希望,温家主今后好自为之,善用你手上的这份力量,别要行差踏错,做出误人误己的事。”

温去病笑笑不说话,哪怕对司徒小书的这个建议嗤之以鼻,他也仍旧感受得到,少女一片殷殷期盼的善意,自己不是疯狗,倒也不必见谁都开嘲讽。

“……对了,既然有本地官兵,刚好找他们问一下。”

温去病记起要了解状况,自己一路上还没琢磨出来,军部要自己送东西去的那个月煌城,到底是什么状况?

自己记忆中,那片荒凉地方,没有城寨,也压根不可能盖得起城寨,所谓月煌城,自己真心想不到是怎么盖起来?又怎么可能盖在那里?

月煌滩位置偏僻,等若在兽族的家门口,人迹罕至,之前一路上打听消息,本地民众对于那边的状况,都是一问两瞪眼,普通商户、百姓只要不是存心想死,根本不可能跑去那边,相关情报也探查不出。

如今,意外遇上本地官兵,倒是一个机缘,可以打探一下月煌关的具体情报。

温去病带着龙云儿一起去找人,回到村子时,看到司马路平领着底下的士兵,催促村民随行离开,或许因为担心兽族随时出现,他们催得很急,几乎不给收拾家当的时间。

忽然,一个士兵来到司马路平耳边,像是报告了什么发现,司马路平脸色大变,温去病一看就知坏事,说不定,是自己昨晚伏下的那些后手被发现,引起误会,他们以为有人设伏,落入圈套,生出不必要的警戒。

温去病扬扬眉,想要解释,举手道:“道友……不,军爷请留步,我有话说。”

连温去病自己也没想到,这句话一出,像是点燃了***引线,司马路平大喝一声,“动手1

这一声喝出,旁边的官兵纷纷出手,长刀斩出,把旁边的村民一一砍杀,尸横就地,让温去病等人几乎看掉了下巴,弄不清什么状况。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