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四章 自以为是的圣母狗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四章 自以为是的圣母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重重的一巴掌,既把司徒小书打懵,却也打醒过来,很多念头,一下都流入脑海。

最先想到的,是刚才那一瞬的奇妙感觉,对方的卸劲手法,形似双极轮,却有本质上的不同,似是而非,是自己上当了。

跟着,便意识到要命,代表封刀盟的自己,挥刀斩杀普通村民,这一刀别说斩下去,就算只是作势要斩,传扬出去,那也不是小事,封刀盟的英名清誉,可能就毁在自己一人手上。

想到这一点,司徒小书惊出一身冷汗,望向温去病的眼神也带着感谢,如果没有他制止,自己这回就惨了。

然而,另一股不甘的怨与怒,却在胸中发酵,难道……一切就这么算了?就为了维护封刀盟的名誉,为了所谓的立场,自己就什么也不能做?这样一来,自己与那些畏惧权势、畏惧受伤,而不敢为所当为的人们,有什么不同?

“少自以为是,边境地方的民情,不是你这种在大城市长大,从没打过仗的人能懂。”

温去病负手在后,一派潇洒,“这地方物资不足、劳动力缺乏,一直都有偷抢兽人部落,弄来兽童当奴隶的习俗……”

说着,温去病朝面黄肌瘦的村民看了一眼,无奈耸肩,“好吧,那是新帝国成立前的风俗,帝国成立后,为了避免制造冲突,被禁止了,但……类似的买卖应该还存在吧,这些家伙也不像有能力跑那么远去打家劫舍,应该是有人卖的吧。”

“……有人卖……”司徒小书咀嚼这三字,忽然狠狠盯着温去病,后者毫不在乎,哂道:“现在想当我是诸恶之源了吗?请别忘记,这里是西北,就算我买卖人口、走私漏税,还涉足***,生意也做不到这里来碍…”

“即使这样,你……”

“即使怎样都是你错啦!莫名其妙跑个你不熟的地方来,杀些兽人就以为是行侠,残忍好杀,此过一也;兽人明明是你杀的,没人逼你,结果来这里看了两眼,你就发飙,要斩乡亲,是非不分,此过二也。”

温去病道:“还有不查民情,自以为是,巴拉巴拉,随随便便都能数你十几条大罪,你居然还有理了!真是不知悔改!老实承认吧,你的侠道,根本不值一文1

司徒小书张口欲辩,却无言以对,反倒是旁边本来被吓住的人们,这时都回过神来,无论是本地村民,还是***武人,心思都活了过来,开始劝解与指责。

“其实我们原本就是杀兽人,兽童虽小,也是兽人,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值得纠结的?”

“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杀!还必须要杀得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就算要杀,也不用专挑小的杀吧?更何况,还挖眼残筋什么的,是不是太残忍了点?”

“你这就迂腐了,横竖都是要杀的,死之前利用一下,为人族服务,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可的?此乃人族大义,小节就不拘了。”

“那我们现在进洞去,把那些狼孩都杀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落在司徒小书的耳里,就像一道道耳光扇在脸上。

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却又无从辩驳,周围这些人的言论,乍听起来都有点道理,如果自己不是经历这些,不是正身处在这,其中部分道理,也会从自己口中说出,像“对敌仁慈就是对己残忍”、“人族大义,小节不拘”,这些道理,自己也认同。

那……难道他们都没错,真是自己……错了?

司徒小书颓然跪地,脑里反覆回响的,就是温去病的那一句话,自己的正义、侠道,在现实面前,软弱得不值一文,自己甚至分辨不清,到底怎样做才是对的?

围聚在这里的武者们,迅速散去,走得很急,有点抢着脱身的意味,他们表面慷慨激昂,大部分内心也有疑惑,想要尽快离开,就只有温去病能言善道,和村民攀谈起来,如鱼得水,很快打成一片。

“乡亲,乡亲啊,以后买卖人口,就别用这种坑爹货了,在下岭南老温,家里就是干这个的,这是我名片,以后大家需要,传句话给我,不但货源充足,价格低廉,每日首五十个下订的,还有八折优待喔1

“你、你真是大好人啊!请问,有新娘子卖吗?”

“当然有!我温家业界良心的商誉,不是吹出来的,无论豆蔻少女,半老徐娘,人妖异族,应有尽有,活人全价,死尸四折,棺材奉送,不另收费。”

“哇,这么好?你简直就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大恩人啊,大伙儿,快点跪拜恩人啊1

“千万别这么说,我只是作了我能做、应作的一点事而已,算不上什么,乡亲们千万别夸我。”

“温老板,你真帅,南方人都像你这么英俊的吗?”

“哇喀喀喀,别把事实说出来,我会脸红的。”

紧绷的气氛,瞬间变得和缓,只是,看那个奴隶贩子像个万人迷一样,被村民们包围,自己却在这里出糗,司徒小书真心觉得,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呸1

一个村民,吐了一口唾沫,落在司徒小书肩上,“还以为来了什么大侠,是真心诚意来帮咱们的,结果却是一只圣母狗,还帮着那些***说话,你到底是不是人?”

“你别太过份1

封刀盟的一名好手,见自家小姐受辱,发怒上前一步,却被司徒小书挥手给阻止,既然决心要避免冲突,就没理由在这时候发什么脾气,司徒小书朝血淋淋的岩洞看一眼,率着封刀盟众人离开。

“圣母狗!滚远远的,别再来了1

“人类的叛徒!你与***是一伙的1

“呸1

转身离去时,还有村民在后头吐唾沫,扔石块,却被温去病伸手给阻止。

“那女娃娃年纪轻,不懂事,各位乡亲给我老温一个面子,别与她一般见识,好吗?”

“温老板是好人,看在你面上,今天就算了,要不然……”

这些话间断传来,司徒小书觉得很刺耳,但没有立场去反驳什么。

为什么……人们不都是喜欢好人,厌恶坏人的吗?温去病贩卖人口,***忠良,可是村人却喜欢他,还和他一下子亲热起来,自己却被唾弃了,难道自己才是坏的那个?所谓的行侠,都只是自以为是?到底……什么是好,什么又是坏?

当龙云儿从岩洞中走出,所见到的景象,就是司徒小书像刚打了一场大败仗,武功被废掉一样,垂着头离开,而温去病则被一堆村民簇拥着,双方的对比,无比鲜明。

“温老板,你才是真正的好人啊,了解我们的苦处,那个圣母狗跟你完全不能比,更还别说以前那个什么……什么武神的肌**子,叫……山啥的。”

“山陆陵?”

本来无心靠近,却被听见的这话引来,龙云儿补了一声,就听那个村民用力点头,“对啦,就是山陆陵,一个自以为是的***肌**子,自己发疯,还灭了整村人,听说连他自己的手下都被杀了好多……真是疯子狗……”

龙云儿惊愕望向温去病,后者扬扬眉,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继续与村人闲扯,直至人潮散去,他才对龙云儿笑了笑。

“英雄初体验,感觉如何?”

“他们说的……怎么回事?”龙云儿已经顾不上别的事,满心焦急,就想把刚刚听到的话弄清楚,“哥哥你真的……”

“别逮着男人就乱叫哥哥啊,都不知你喊的是哪一位咧,我是体察民情的高人气商贩,岭南老温。”

温去病哂道:“至于你想问的那个,几年前在附近区域,因为***,灭了整村人,还灭掉自己一队手下的肌**子,我压根不晓得那是谁,也请别再对我提起。”

“怎、怎么可能?”

龙云儿难以置信,但从话里听来,有些线索若隐若现,“哥哥你……你以前也遇过同样的事?那次你杀光了整村的人?那为何你这回……不,不可能,你其实一向冷静,这不是你会做的事,更别说……还杀掉自己的手下,这不是你1

“说得好像你多了解他一样……”

温去病冷笑,眼中却闪过一丝只有龙云儿能读出的赞许,跟着,他耸耸肩,挥手道:“总之,这事之后,那根肌**子背了处分,被派去当诱饵,领着一万多妖兽狂跑,差点连屎都被追出来。”

“你……他是因为这件事,才去当诱饵的?”

“不是去,是被派去,别说得好像他天生就爱冲锋当肉盾一样。”温去病冷笑道:“等那一趟跑完回来,他脑里就只剩下一个念头……”

龙云儿屏住气息,紧张问道:“是什么?”

“……要你管1

温去病不客气地回答,又看了一眼周遭,道:“天色晚了,今晚得在这边过夜了,你就睡这里吧,说不定晚上会有人来,作些什么不讲理智的事……”

简单扔下这一句,温去病转身离去,将岩洞这边的状况,扔给龙云儿去看顾,也留给她足够的思考时间。

不可否认,眼前这幕光景,确实让自己回想到当年,不自觉地心情激荡,想起当时最后的那个念头……

……既然这口锅都背了,处分也挨了,如果不把事情做完,可真是太愧人愧己了。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