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七章 千米深谷下的缘分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七章 千米深谷下的缘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得不承认,火***手这个职业……没前途啊,运气居然是负数的。”

山崖之下,接好手臂的温去病,抬头仰望,见层层云雾深锁,距离上头起码过千米,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要不是因为自己**构造特殊,又有鸟尸为垫,早就摔成一滩肉泥了。

“这么高的距离,只靠五蛛索是上不去的,不过,人生总是有路走的,你说是吧?”

温去病回转过头,对着鸟尸上躺卧的一名昏迷黑衣人说话,尽管黑衣黑面,掩藏了身分,但至少纤腰丰臀的女子曲线,是不会认错的。

改扮藏形时,女子扮男装的不少,但装女人曲线的男人就基本没有,这个跟随鸟尸一起坠下的黑衣人,应该是女子没错,看那体态,还是个年轻的美人,不过自己并无意深究她为何会随鸟尸坠下,更无意去拉开她的头套看长相。

“……哼哼,盗猎有风险,生有肉冠的灰眼雕,是天生的高阶,雄性还是高阶中的佼佼者,是那么好猎杀的吗?”

温去病广识各类妖兽、魔兽,这不仅是身为大匠,必备的专业能力,也是自己在战争中一次次生死拼斗所积下来的记忆,灰眼金翅雕是风系的妖兽,虽然强悍,当初却不算罕见,自己早就交过多次手了。

想要猎杀灰眼雕,还不只一头,单单靠高阶以下,必有死伤,起码得出螅崭崭盏那槭瓶蠢矗饬街换已鄣褚丫傻粢恍┤嗣耍舨皇亲约夯鞅幸煌罚共恢卸嗌偃松ッ?p> “可惜了,成了盗猎者的帮凶,真是不爽呢……”

现今世上,魔兽罕见,妖兽的数量也日益稀缺,各门各派获取材料不易,炼制丹药、铸造器物的难度,以倍数翻增,价钱更不断翻上去,就连名门大派的菁英***,也常感吃不消。

为了节省开支,唯有亲力动手,到西北、西南边境去碰碰运气,猎杀妖兽,甚至是兽族,这回西北战事起,五郡不愿出兵,但这些年轻武者却很有兴趣趁着战乱,兽族无暇他顾,来西北拚一把机缘,搞得平阳城中出现人满为患,却兵源短缺的怪现象。

对这些来打猎的“爱国”武人,自己没有半分好感,若真要选边站,自己可不会站在他们那边……

“不过……封神战后,这些妖兽的数目锐减,更别说长这么大的……这是打哪冒出来的?”

温去病皱眉,思索着这些问题,一时难解。

摔落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幽暗的山谷,抬头只见一线天,不远处有条溪水流潺,里头隐隐有碎冰流动,可以想见溪水何等冰凉。

苍凉山水气稀少,有条小溪已经极为不易,这小溪还飘沉浮冰,甚是诡异,温去病怎么看都觉得内中情况诡异,或许山中发生某种异变,让整个地理状况改易,因为……封神之后,灰眼雕竟然会出现在这种地方,本身就是很怪的事。

“唔……”

一声嘤咛,发自身后,那个与雕尸一同坠下的黑衣女,苏醒过来,发出声音。

睁眼看到陌生男人,黑衣少女吃了一惊,先摸摸脸上头套,跟着摆出防御架势,却因此牵动内伤,咳嗽一声,嘴角溢血。

“别紧张,别害怕,别尖叫,我没揭你的头套,没有偷看,对你是什么人没兴趣,你可以尽量保持你的秘密,但如果你想杀人灭口,那我也只好鱼死网破。”

温去病不回身,背对着黑衣女子,一手却按放在腰间,拿稳了***,如果对方妄动,吃亏的决不会是自己。

“……你是什么人?”

声音娇嫩,肯定不会超过二十岁,温去病耸耸肩,“我也没问你是谁,萍水相逢,何必问姓名?”

黑衣女想要说话,左肩却是一疼,险些一口血喷出,自己受的内伤不轻,这确实不是可以乱来的时候,必须要立刻找地方,运功震伤……

“那个……如果你正考虑运功疗伤的话,我建议你放弃这个愚蠢的念头,紫度神掌一旦练成雷劲,就不是那么好处理的,练的***不对,想强压会没命。”

“你、你怎么知道……”

黑衣女大为诧异,这个男人不但看穿了自己所受的伤,更识破自己动的念头,甚至没转过头来看一眼,这究竟是个什么人?

“打个商量如何?”温去病转过身来,笑道:“你不多问,我替你拔掉入体的紫度雷劲,如何?”

“你姓武?”

黑衣少女脱口而出,这是想当然尔的推测。

虎录七神绝,由绝代奇人“文冠武冕”默默侯所创,是神都武家的盖世绝学,七套不同的神功,难易不一,威力强大,武家恃之立足帝国,成一方之霸。

紫度神掌,在七神绝中不算好练,练出雷劲之后,更是强横,入体侵脉不散,持续伤害,除非本身功力强横,或是能得武家人的独门伤药救治,否则,往往变成长年旧患,久伤难愈。

这是武家人凶名远扬的理由之一,现在这个男人说他能治,难道他是神都武家之人?

“说好不提问的,你急着犯规啊?”

温去病笑着摇头,手忽然一抬,一包药粉撒出去,黑衣少女大惊,纵身飞退,受伤势影响,动作稍慢,但一飞掠起来,速度便极快,及时跃离药粉扬洒范围。

然而,就在飞身跃起,改换姿势的瞬间,一根银针藉着粉尘掩护,先一步射入黑衣少女的肩头,她甫一落地,就觉得肩头酸麻,更往周身蔓延开去,她心中大骇,就想在自己被完全麻痹之前,先出手毙掉眼前歹人。

“喂,你想做什么?有话慢慢讲啊1

温去病手里拿着一个钢筒,笑着摇手,却把黑衣少女的每个细小动作都看在眼里。

黑衣少女扬臂扣爪,正要出手,忽然,肩头的酸麻面积由广回缩,迅速凝成一点,跟着,便从银针上喷出,将银针烧熔,但一阵电光乱闪后,肩头的酸麻消去小半,竟然真的拔走紫度雷劲。

烧熔的银针脱体坠地,黑衣少女动作一顿,惊疑不定地看着温去玻

“……你不是武家人,武家拔雷劲的手法,不是这样的。”

“不是问句了吗?果然聪明人懂得学习,这个不错。”温去病笑道:“打你的人,不到地阶,这方法有效且安全,就是慢了点,大概再六七次,就能尽拔你的紫度雷劲,准备好下一支了吗?”

“且慢1

黑衣少女伸手阻拦,“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武家是帝国顶峰名门,我身中紫度神掌,你替我拔雷劲,就不怕武家找你麻烦?”

“这里好像是狼翻郡,想在这地头上找我麻烦,也轮不到他姓武的吧?或者,你离开这里之后,会到处嚷嚷是我救你?你又不知道我是谁。”

温去病的回答,让黑衣少女无言,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是这样,怪不得这男人无惧开罪武家,自己本来还以为他胆识过人,是英雄人物……

不过,要说让此人继续治疗,自己终究不敢,毕竟不知此人根柢,他一举一动中又带着邪气……还不如撑到飞云绿洲,进入无明阁求助……

正想着,却见那个男人不知从哪摸出一把***,虽然不长,却寒光闪耀,确是利器,而他拿着***,走向两具雕尸。

“住手1

黑衣少女一下跳出来,落到温去病之前,后者哑然失笑。

“别那么紧张,我又不是不分你,坐着等吧。”

“谁要你分?”黑衣少女紧张到愤怒,厉声道:“你只要动们一下,我就对你不客气。”

温去病脚步停住,看着黑衣少女一会儿,微笑道:“看来,我搞错了,你不是内哄的盗猎者,是和那些盗猎者发生冲突,才被虎战豪打下来的。”

黑衣少女动作一顿,没有回答,就听温去病轻笑道:“人族杀妖兽,天公地道,你不配合猎宝分赃,却为了保护妖兽,而与人起冲突,这实在很怪异,要嘛,你其实不是人……”

“你胡言乱语,随时可能下一刻当不***,知道吗?”

“鼓掌鼓掌,就是要这反应,看来你不是兽族,那么……就只剩下一个理由,妖兽不可能被人驯养,但可能被人喂食,甚至交个朋友,但这需要长久时间的累积……”温去病道:“从这推测,你……是本地人。”

一长串话,让少女整颗心紧绷,但最后说出来的,却是那样一个普通到不行的推测,少女紧悬的心,一下落了地。

“……还以为你要说什么,能在这里的人,当然都是本地人……”

话说到一半顿住,黑衣少女忽然想到,对方会否只是刻意藏拙,没把那个必然的推断说出?因为,在这片土地上的“本地人”,一般人肯定都会想到自己家……

“这些灰眼雕是你喂养的?啧啧,真不容易啊,灰眼雕性情凶戾,***当食物常有,***给的食物就很难得。”

温去病又看看这黑衣少女,暗忖,这应该是个本性很好的女孩,连妖兽都感觉得到,换了香雪在这,就万万没这种本事,杀了当尸偶容易,想建立交情,就只有回家做梦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