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二章 冰心谪仙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二章 冰心谪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平阳城作为一郡首府,就如***五郡一样,是精兵、良将之所聚,最精锐的高手,全数集中在首府,哪怕因为提防兽族进攻,过半精英调赴最前线,守护云岗关,城防有损,但也不是别人能随便过来撒野的。

然而,***在平阳城中的这些武人,可不是普通人。没有过人实力与自负,绝不敢在这节骨眼上,跑来这边参战,除此之外,许多武者身分尊贵,都是世家子弟,甚至王亲国戚,随便伤到这些人,不等战争爆发,就要出大问题。

顾虑多多,平阳城内的治安队、郡公府的卫队,自然绑手绑脚。投鼠忌器之下,这股愤怒的人流,***,逼近郡公府,甚至冲撞郡公府的大门,一名健壮的汉子,举掌便拍向大门。

在一众人群里,这汉子算不上特别高大,也不显眼,但当群众与正门的卫兵发生推挤,卫兵们拔刀出窍,他却从人群中排众而出,轻描淡写一掌击出。

一掌击发,无霸烈之威,却有风雷之势,电流释放,前方的卫兵稍微触及,便即栽倒,如同割草,本来正在推挤、碰撞的混乱场面,刹时间,倒了一票人,令这汉子的身影挺拔出众。

“第、第***力量?”

“紫度神掌?虎录七神绝?”

“我认得,这位是……武家的大少爷,武战豪1

人的名,树的影,这个名字喊将出来,分量可不一般,武战豪不但是本代武家人的精英,更位列星榜十三,战绩彪炳,是那种平地掀巨浪,于理不该出现在此地的人。

就看武战豪一掌放倒数十名卫兵,紫度神掌势道未尽,他左掌一抡,又是一记紫度神掌,血脉之力激发,一声虎啸震动四方,这气势攀到极点的一掌,轰在两扇大铁门上。

紫度神掌,是虎录七神绝中的雷绝,掌威如同雷击,这一掌之威,两扇寻常铁门,纵使厚重,又如何当得?巨响声中,铁门扭曲变形,如风中薄纸,武战豪一声大笑,再补一掌,眼看大门就要应声而开。

蓦地,几声铮然乐音,划破全场喧闹,如同云间清音,涤尘静心,闻者如同被仙霖洒下,烦躁尽去,所有攻击动作登时顿住,愣在当常

武战豪心神一震,也感到灵台失守,这一掌的威力随着战意瓦解,迅速减退,轰在门上的,已不足五成。

雷掌轰门,就在轰中的那一瞬,武战豪骤觉门后一股异劲生出,承接自己的雷掌,让自己这一掌如同打在空处,最具杀伤力的雷劲,源源不断地泄出,登时心头一惊。

“双极轮?”

一下惊愕,紫度神掌的雄浑劲道,已经从门的那一侧轰来,伴随碎门之威,将武战豪轰得***数步,险些就从台阶上一路退回人群中。

星榜十三名的高手,一招之内便失利后退,这结果既让人震惊,却又不是太意外,堂堂郡公府,不可能没有地阶坐镇,星榜高手虽强,却还没到能在地阶面前,如入无人之境,武战豪被击退,是早晚会发生的事……

然而,当看到那个击退入侵者,跨步出来的娇美身影,所有人都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那是一个十五六岁,白衣白裙,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人间烟火味的美貌少女,蓝发、蓝眸,仿佛从冰雪中踏出,每一步踩在地上,都带着一丝寒意,让看的人在惊艳之余,也感到一阵沁心凉。

“退.下1

少女一手抱着碧玉琵琶,一手挥扬,皓腕上套着银环,环上缀着五颗铃铛,随她扬手的动作,叮叮当当,甚是悦耳动听。

在她身后,大批执戈、持刀的卫兵涌出,杀气腾腾,全都是上过阵、见过血的军人,阵仗一摆开,威压自生,底下众人战意已消,见这架式,登时馁了,但更吸引他们注意的,还是这名不似身在凡间的冰雪少女。

“……司马冰心,星榜二十六,帝国十大美人之一……”人群中,香雪啐了一口,“幸好我不在那名单里,这也美人,那也美人,太掉价了。”

温去病笑道:“和你比起来,普通的美人是有些名不符实,不过,司马家这是真***急了?司马冰心是他们好不容易送入玉虚真宗的种子,这回居然招了回来……不怕多年努力一朝废?”

简短的交谈,没有引起身边人的注意,而在郡公府的门口,司马冰心率军步出,立在台阶上,先是淡然扫过下方所有人一眼,跟着,落在武战豪身上。

“武世兄,你大老远跑平阳来,就是为了侵门踏户,来踏平我家的吗?”

语气冷漠,却不知为何,话声暗合某种音律,一声一声,犹如乐曲演奏,听在耳中,就是好听,附近群雄不由自主地面带微笑,提不起厌恶之心。

司马家的血脉根源,是狼族一系,但不知为何,流传到近代,所有司马家直系血脉,都好音律,也擅长拨弦弄管,司马冰心尤其是这一代的佼佼者,天赋异禀,拜入玉虚真宗门下时,与神器发生共鸣,惊动上仙,轰传帝国。

“原来是冰心小妹……你自真宗归来了?”武战豪疑道:“一节道韵,妙用至斯,你带了什么神器在身?”

武战豪的目光,没有停留在碧玉琵琶上,而是扫视着司马冰心,他的话也让群雄恍然,无怪司马冰心一出手,先镇住在场群豪,又击退星榜排名高出她十多位的武战豪,原来是倚仗器物之威。

不过,世上的神器寥寥,玉虚真宗家底虽厚,要说会随便授予地阶以下的***神器,那是谁也不信,武战豪这一说,多少有些脸上贴金的味道……

司马冰心道:“武世兄真是爱说笑,这里是平阳,我是司马家的人,就算我父亲、叔伯不在,难道我没有神器,就压不下你?”

武战豪摇头道:“若是你几位师兄在此,武某不敢逞强,但只凭你……不是武某自视过高,就算你持宝兵来战,也不是我的对手……长你十多岁,总不会是白活的。”

“那世兄今天是要仗着修为,在我平阳城中横行了?”

“不敢!司马家有那么多高手、强人在,哪到我一个小辈横行?”

武战豪不提平辈,言语中自有一股傲气,“但我们长途跋涉赶来这里,为国效力,为人族杀敌,是天下大义!司马家想强纳我等入麾下,以权谋私,万万不能1

说到了主题,群豪又鼓噪起来,纷纷叫嚷,一度平息的场面,又重新乱起来。

司马冰心秀眉微蹙,冷笑道:“什么大义帽子,乱七八糟的?既然是来参战协防,就该听从调派,汇集群力,与敌人一战才是,你们一个个自逞勇力,不愿加入团队,共同行动,反而聚众滋事,你们是来这里搞笑的?还是来这里***的?”

“***这个罪名从何说起?司马家血口喷人,须知天理昭昭,不是你一家人蛮横霸道,可以只手遮天1

一名天府王家的年轻高手,如此喊着,周围类似的声音不少,众口纷呼,让场面乱上加乱。

身在人群中的温去病摇摇头,打个手势,让香雪、龙云儿跟着走,离开人群。

龙云儿讶然道:“就这么走了?但……事情没解决啊?”

温去病道:“不会解决的,这些人吃准司马家大敌当前,不敢强势,在这里瞎闹,起码还能闹上几天,我们没时间在这里看戏。”

龙云儿道:“我看不太懂,两边……好像说得都对,司马家虽然是地主,却也无权强征所有人入军,这是帝国的大忌,但……既然是过来协防,一个个单干总不好……唉,我都不知道才是对的。”

“……慢慢想吧,这东西不是别人能告诉你的,只有靠自己想,想通了,你就会看出哪些家伙是荒唐的,天理与公义,可都不是随便喊喊就代表有的,常常什么喊得越大,就缺得越凶。”

温去病道:“奇怪,司马家没人了?找这么个小丫头回来主持大局?这不合理。”

龙云儿低声道:“可能……是冰心妹妹自己回来的,她看似冷漠,其实性子很激烈的,非常心系家人,司马家有难,她不可能不回来。”

一句话压低声音说出,却让温去并香雪见了鬼一样回瞪她,温去病扬眉道:“你……认识那小丫头?”

龙云儿点头,“以前她到沧溟作客,我和她一起学乐,她资质好,学得快,我就不行了……”

“行行行,别说了,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温去病道:“本来想要多待个一两天,看看情况的,现在不行了,趁着这边正乱,我们立刻出平阳城,从旁边山区绕过去,我记得有条小路,可以绕开云岗关,进入绿洲。”

三人火速出发,预备翻山越岭,穿过西北第一关,然而,才刚东出平阳,就看到天上一道烟花炸放。

龙云儿讶然道:“好眼熟,这和我们温府常放的烟花很像呢,怎么西北也有做这烟花的师傅吗?”

“有,就是我,这烟花是我亲自做的。”温去病皱眉,仰望天空,“怪了,我给在叔的求援烟花,怎么会在这里放的?”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