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章 疯子或倒楣蛋的运送任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山腹中的秘密石室,圆桌之旁,几道似曾相识的诡暗身影,重新聚合于斯,进行着讨论。

“这次我们的行动,基本成功。”

亢金龙满具威严的声音,回响于石室之内,这一回在座的,仍是四人,先前没出现的三人,这回还是缺席了。

距离上次聚会未久,这么快又碰面,不合死曜组织的惯例,但他们有必要重新确认一下此次成绩与方向,而亢金龙一开始,就替整个行动定调了。

奎木狼仍一派阴沉,之前他被推派为此次行动的监视者,但在温府之外,被温去病锁定气息后,为了安全起见,就从第一线退下,没待在赤壁大街,避免露了形迹。

原本是想,暂且退居第二线,遥观一夜,隔日就由赶来的柳土鹰接手,谅一夜时间,正焦头烂额的温家、封刀盟,翻不起什么风浪。

不曾想,温家的反应果决狠辣,几个时辰内就摸上赤壁大街,大破星月湖的据点,将驻点人员干掉,司徒小书也被救出。

奎木狼怒火中烧,预备要出手阻挠,却不料遇着司徒无视的神念***,自负修为的他,踢到了大铁板,要不是护身装备厉害,满载杀念的脑袋,恐怕不会只口吐白沫就能了事

闹出这等洋相,尽管奎木狼不会逢人嚷嚷,***同伴也不难料想,这明明应该是一次失败的行动,亢金龙一开始就定调为“基本成功”,在座另外三人的表情,登时各自精采。

“呵呵呵,说得不错,试探目的基本达成,这确实是成功。”

矮胖如木桶的参水猿,笑眯眯地说着话,伴随他的声音,周围就是一***嗡嗡声响。

“这也能算是成功硬生生被人把脸都打肿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真正邪魔本色,这怎么不算成功了”

“这里几个人是没事,星月湖可被坑惨了,请问谁去解释”

“白日夜鬼修练离魂控身之术,将近大成,是星月湖重重培养的人才,这回听说他也赔上了,聂老鬼气得差点炸关,随时会找上门来,这算哪门子成功”

“如果这里没有星月湖高层存在,事情可不知怎么收拾旁门邪道还死要面子,真不愧是死曜组织”

连串碎语,交相错落,让人心烦不耐,参水猿恍若未闻,笑道:“过程虽然有些波折,但基本上,行动成功,这点肯定没人有异议,呵呵。”

语气肯定,似乎非常坚信这想法,百分百支持亢金龙,但参杂在那连串杂音里,任谁都感觉这话言不由衷,甚至充满讽刺。

柳土鹰挥了挥纤纤五指,道:“至少目前看来,我方没有损失,利用司徒小书,影响司徒老头的计画虽未成功,可刺探温家、碎星团的基本计画,却得到惊喜,基本成功是没错的。”

在场的都是明眼人,温家这趟为了震慑宵小,高调行事,连家主温去病都首次在人前出手,所展露出来的实力,正被各方势力详加审视。

对真正的大势力来说,温家多一个高阶,甚至多几个高阶,都还没到值得小心的程度,反倒是经此一事,温家分别与封刀盟、天斗剑阁都搭上线,隐隐约约,这两大势力还欠了点人情,从原本各方觊觎的危局,一下变成微妙平衡,这些转变,全系于温去病的几着落子,扭转乾坤于反掌间,事后思之,令人惊叹。

“先前确实小瞧了这位温家主,只知道他是一个能做事的人,没想到还是一个策士的料,实力深藏,连藏不住了,都还能用来发挥最大的价值”

柳土逾手本事,与其说他不愧能荡灭那么多碎星余孽,不如说你们难道不觉得,他身上有点那个人的影子”

“不只是影子”

奎木狼阴沉道:“我没能亲眼看到,但神念感应,他用了一种奇妙的兵器,一击杀掉女魃。”

参水猿笑道:“那温剥皮手段是厉害的,可从没听说他会武,各种报告倒是都说他天生体弱,不能修练他用什么兵器战器宝兵一个没修练的普通人能用”

柳土鹰娇笑道:“矮鬼你在装啥奎木狼都那么说了,他用的东西,肯定不是战器或宝兵,而是不属于现有兵器体系,曾在大战初期出现过的那种奇兵。”

参水猿的笑容一下止住,愕道:“你是说”

“就是曾在碎星团初崛起时出现过,几次大破妖军后,就从此无踪无息的奇妙兵器”

柳土鹰道:“那些奇兵,与武者修为无关,就算力量低微,也能发挥极大的杀伤力,与战器、宝兵增幅力量的法门截然不同,非常奇妙,但那几仗过后,碎星团就再不曾使用,一直到团灭,成了一个没人知晓的谜团。”

奎木狼冷冷道:“我擒杀过几个碎星余孽,严加拷问,他们对那些奇兵一无所知,说前辈们讲述,那些奇兵是上面发下,事后,损坏的回炉,没坏的也被收走,下落不明”

一直在旁沉默的亢金龙,冒出一句,“李家肃清碎星团后,对囚犯拷打逼问,所得出的口供也是如此。”

碎星团的主要干部,在帝都被擒杀后,未死者囚于大狱,日夕拷打,逼问情报,但所得出的口供,俱是绝密,无人知晓,亢金龙能一语道出,如果不是能力过人,就是身分惊人

不过,关于这点,***三邪也没表现出过多的震惊,自从麒麟失踪,死曜组织的活动,基本就以亢金龙为首,要是没有出类拔萃的通天之能,原也坐不稳这个位置

参水猿道:“也就是说,与这些奇兵有直接相关的,就是那个人了,能持用类似兵器的,就是与那个人有关但”

柳土鹰摇头道:“也不能排除,从哪处碎星遗藏中获得,这个可能性同样存在,姓温的靠捕杀碎星者发家,也是一路拷问过来的,手上不知拿了多少遗产,里头藏了奇兵线索,不足为怪。”

参水猿道:“那么,我们怎么确认是哪种可能呢”

柳土鹰道:“只有进一步试探了姓温的小子是狠角色啊,反应动作快得吓人,我们才设局,他立刻破局,差点连奎木狼都被找出来,几个时辰内就上门反杀要设局试探这种人”

“终究是个小辈,手上的筹码与资源太少,暂时还只是我们手中的玩物,不足为惧。”

亢金龙道:“直接强势上门,擒人逼问,拷打搜魂,这是最简单的作法,但估计我们当中,没人愿意干吧”

石室内,一片沉默,没人愿意出声,虽然人人都自负本身实力,与所能调动的力量,灭杀温家不过反掌之劳,但谁也不愿让旁人占了便宜,更不愿为此露了形迹,增加了暴露身分的可能。

“那就还是依照往例,借刀行事。”

亢金龙沉着道:“姓温的和天斗剑阁达成协议,要往西北执行军务,温家人正四处活动,想花钱买安全”

参水猿怪笑道:“那我们怎么做让他们心想不成,把人扔到西北战场上,让那些兽族替我们试探”

“不,我们要助其一臂之力。”亢金龙道:“恰好,说到借刀,西北那边有一把很适合的锈刀”

一语方落,三邪各有反应,或是拍掌,或是身躯一震,被这话给点醒。

“是了,武苍霓,那家伙还在氨

“曾为碎星者的她,现在是最仇视碎星者的人,所以才能逃过清洗”

“在那种地方,能算逃过但是让她见到姓温的小子,这确实有趣。”

“这会是一个有趣的计画,但完成它,需要众人的联合使力。”

亢金龙道:“让军部下达命令,派姓温的小子去月煌城,这件事一个时辰之内要完成。”

话声中,带有些许恶意,这是对温府的回应,温去病短短几个时辰内,就破局反杀上门,为了还以颜色,死曜将会证明,这边的回应只会更快

没超过三个时辰,就在隔日天亮拂晓时,一道命令传送至温府:二十五天内,将指定物资送至西北月煌城。

伴随这命令一起送来的,还有一只铁盒,在东西甫送到时,温府众人面面相觑,觉得事情有些怪异,却没人意识到这指令所蕴藏的危险,直至温去病结束工作,从密室走出来。

“月煌城”

温去病扬了扬眉,神情古怪,“那个地方还有人活得下不,那鬼地方建城了”

“家主知道那个地方”

温玺鸿小心问着,西北边境幅员广大,人烟稀少,对大多数的帝国百姓而言,西北简直就是异世界,温玺鸿自负博闻,也是首次听到月煌城这个地名,更不知有何特别。

“当然,以前我还算了,不是重点,那地方很偏啊,而且如果战争爆发,那里应该”

温去病沉吟半晌,忽然,表情变了,急问道:“那地方建城了谁是城主哪个倒楣蛋或疯子守在那里我总觉得那会是个很大的坑”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