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二章 那个人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章 那个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战友的话,带着图穷匕见的意味,温去病相信,如果留守帝国,发展实力的人不是自己,他们估计早就这么干了。

毕竟,深植实力,厚积薄发,这本就不是碎星团的风格,以战养战,越打越强,这才是碎星者习惯的路线。

然而,以战养战不是那么容易的,之前,是靠那个人在,神机妙算,远交近攻,只要是他指出的路,险道都会自然走成坦途,可如今那个人不在了,想再这么干,后果很可能就是以卵击石,全军覆没,并且在那之前,拉着千万民众一起下地狱

“你们要的,是无意义的发泄或者是真正的复仇”

温去病冷冷道:“如果只是想随便发泄一通,见人就杀,那不用等了,我们现在就一起上街大***去,杀到哪算哪,这是你最喜欢的风格吧但这样干,李家会有什么损失吗他们甚至不用出动主力,光是鼓动那些死不完的杂鱼,就足够让我们饮恨,当我们都死了,还能报仇吗你们要的就是这个像三岁小鬼一样撒泼使坏,浪费掉好不容易得回的生命”

“那你有什么主意”香雪道:“不要只会叫我们等,我们都不是有耐心的人,这里是朗朗乾坤,清平盛世,我们在外头活得人不人、鬼不鬼,每看着这里安居乐业一天,都像在火板上烤,别要求我们耐心等”

温去病理解这心情、这感受,很多时候,自己也有着同样的痛与恨。

战争时,自己屡屡被告知,也反覆这么告诉手下人,现在的拚死奋战,是为了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只要熬过了这一段,后头大家就能生活在一个太平盛世,那将是一段人族史上从不曾出现过的美好光景。

现在,战争结束了,太平盛世建立了,无数人在这朗朗乾坤之下,无忧无虑地过活,可当初拚死拚活,建立这一切的人,却没能享有这一切,必须躲躲藏藏,隐姓埋名,像阴沟老鼠一样苟活

当初说好的美好光景呢

没有我们,你们能过得这么舒坦

你们活得这么开心畅快,我们却不得见天日,多少同志已经含怨而死,尸骨不存

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报偿,这公平吗这世上还有公道吗

每每想着这些,自己的拳头常无意识地握紧,一阵阵椎心之痛,相对来说,香雪变得那么贱视人命,整天一副“世上人人可杀”的样,背后所存在的,是对整个世界的怨恨与诅咒,这心态自己是理解的。

日日夜夜,恨火煎熬,难怪他们不能等

“好吧,说清楚也好,你且答我一句。”温***星团一夜覆灭,凶手是谁是李家,但只是李家吗”

被这么一问,香雪的表情变了。

“你是说那个人”

“也不可能有别人吧”

温去病道:“李家翻脸的那晚,设的陷阱、伏击的人选,全都具有针对性,一上来就将我们重创这不是普通一名军师能作到的。”

无论是***的针对性,还有杀局的布置,都抓准了两人的个性、思维模式,这样的状况,不光是出现在两人这边,还出现在几乎所有碎星者干部遭遇的杀局中,在背后操盘的那个人,必对所有碎星者了若指掌。

即使是掌管情报部门,素来以谋略自矜的韦士笔,也不敢说自己能做到这一步,环顾整个碎星团,恐怕也就只有身为团长的那个人。

在碎星团的主干部中,极少会使用“团长”这个称谓,一般都是称为“那个人”,除了因为没人相信“贾伯斯”是真名,更因为所有人都对这位团长有一份敬畏,觉得他压根就与自己不似同一物种,全团畏惧地称他“那个人”。

香雪素来天不怕、地不怕,无惧生死,可提到他,面上终于也闪过不安,“那个人与李家共谋,不,应该是指使了李家,李家本就是他刻意扶植,预备在战后建立新世界的骨干,他让李家对我们下手,兔死狗烹。”

“其实我们不该意外,因为那个人从以前就专坑队友,封神战前,除了我们,***的友方基本已经全被他坑光了”

温去病苦笑道:“是我们太自我感觉良好了,没想过他清光盟友后,接着就是对直属部队下手,还做得那么干净彻底。”

也因此,当自己在那天夜晚遭遇伏杀,身受重创时,自己的直接反应,不是质问这些人为何要逼杀自己,而是仰***吼质问。

团长你真的一个不留一个也不留下当时的怒吼,仿佛又在耳边回响,温去病痛楚地闭了闭眼,道:“所以,我再问一次,我们复仇的对象是哪个是随便杀些不相干的杂鱼,你就能泄愤还是要针对李家还是李家背后的那个他如果是他,你血洗天下,就能逼得出他来”

香雪冷哼一声,并不言语,心里非常清楚,自己那些毒辣手段,对付普通的正派、邪道可以,要对付那个超乎正邪之上,思维一早偏离人类的家伙,就算把满世界的人杀光,他也不会有分毫动遥

“你有什么办法”香雪道:“官方说法,他被严刑拷打至死,现在外头的人也都认为他死了,在那天之后,他从未露面过,我不断追查,也查不出他有任何的存在迹象”

温去病道:“信他死了的不少,不信的更多,连我们都没死,那个人天底下有谁能杀得死他但如果他还在,我们的这些作为,不可能瞒得过他,他也没理由不来斩草除根,这点我一直没想通。”

“所以,我们该先找出他来”

“难道不该你不认为,他欠我们一个交代”温去病冷笑道:“说要给我们新未来的是他,要让我们一个不留的也是他,如果不向他讨要这个交代,我们这么拼命活下来,又有什么意义”

“要找出那人,可不容易,外头现在有很多人,都还想透过我们找出他,却不晓得我们也在找他。”香雪摇头道:“真找出他来你能拿他怎样那家伙你赢得了”

温去病嘲弄道:“这不是你刚刚自己说的复仇只看对象,不看实力或者你终于承认,你想要的复仇,只是欺凌弱小,却对真正的仇敌视而不见”

香雪沉默了下来,低头想了想,道:“你的话,有一定道理,我承认它对,但我们的坚持,可也没那么容易被说服。”

温去病道:“至少大家心情是一样的,我这六年从没停止过找他,用过正邪两道的各种路子,目前所得的结论他恐怕已经不在帝国,可能和你一样去了海外,又或者,是大地上***非人者的栖处。”

香雪皱起眉头,这两个范围,都不好找人,现有的情报管道,均不覆盖,以那个人的能耐,想这么去找人,基本没有希望

温肉事指望探子是不行的,我想只能我们亲自走一趟。”

香雪道:“哪可能这里离了你就不成,非人者的栖息处,基本都是荒山野岭,幅员之辽阔,还超越帝国全土,你一个人去,怎么找”

“这是主要的难题,但我也不想被你说是毫无进展,这两年青卫和玺鸿渐渐成长,加上在叔,独当一面问题不大,加上我修练易脉法后,身体状况提升,自卫武力也高了,估计不用多久,就能”

“还是省省吧,你那破身体,能唬别人,还想忽悠我吗除非你有本事把心与脑都换掉,否则再这么战斗下去,能顶一年,你就算长寿了”

香雪挥了挥手,没让温去病再说下去,“大家就是想知道你的想法,没打算逼你干活,别把力气用错地方,我们没有人受得了这见鬼的盛世,但也没有谁想看你不在这世界先上封神台去吧。”

登晶阶,上了封神台,香雪熟门熟路,立刻透过祭坛,发动法阵,引发光柱冲天,空间变幻,各种异象纷呈,却自始至终,没向封神台本体多看几眼,仿佛对它全无兴趣。

反常的现象,如同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宣告,温去病心中暗叹,却也没有说什么,就听见那个如同巨雷似的声音,由星河深处响起。

“天地洪荒,阴阳妙法”

祭坛上豪光更胜,太一的声音悠远传来。

“估值开始,请选择要交易或是兑换之物”

既然来了,自然不会是空手,温去病仓促间准备不出什么,都是昨晚干掉韩祖,捞到的战利品,尽管韩祖的随身物,都被神手大劈棺破坏,但温去病本就是匠师,损坏的物件只要没毁得太彻底,他自然能修复,哪怕没能完全修好,修个六七成,在太一这边捞点回收价,也是好的。

“正气丹三粒,一百八十金叶;藏形分影幡,九百金叶;寒蛛毒戒,六十金叶;锁子金丝背心,三百二十金叶七件物品总值,两千零七十金叶,目前帐户总值,三千四百七十金叶”

一轮兑换,与温去病心中估值相符,却听见香雪那边传来一声巨响。

“开启任务模式”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