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九十八章 妻儿何辜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九十八章 妻儿何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稚儿何辜?我妻儿不涉江湖,素来良善,温贼,你……你竟下此毒手1

愤怒的吼叫,双眼通红的双联帮主有若疯魔,虽然没有刻意鼓劲,但泄出的气劲,震得温去病腑脏创伤,嘴角溢血,半步地阶的武力,硬到连改造的**也扛不下。

但即使受伤,温去病的眼神仍满溢着笑,那种不怀好意的笑,似在嘲弄对方的天真心态,既入江湖,又为邪道之身,平时伤天害理,却妄想不知内情的妻儿能够平安,普天下……哪有这等便宜事?哪能如此天真了?

“温贼,受死1

韩祖极怒发劲,想一掌将温去病粉身碎骨,掌劲将吐未吐,忽然听见一声轻轻细细的女音叫唤。

“……爹……我痛……”

“雪儿1

突来的叫唤,似在绝望中打出一道曙光,韩祖抬头仰望,小女孩的尸骸仍吊在半空,晃来荡去,刚才入耳的那一声,仿佛只是梦幻……

一度生出的希望又破灭,韩祖心丧欲死,只觉得妻儿死尽,孤零零一个活在世上,就算杀了温去病又如何?自己的妻儿再活不回来……悲愤颓丧围绕于心,韩祖恨不得一掌拍在自己天灵,了此残生。

蓦地,韩祖神智一醒,察觉到自己的不妥,自己……不是饱经历练,不是善于隐藏真面目吗?为何今晚情绪波动如此之大,亲人伤逝,就悲愤得全照感情行事,大失方寸?自己……平时有这么容易伤心吗?

……不好!

韩祖一下醒悟,自己已然着了道,这里定然还另外潜伏一名善使精神攻击,影响人心的强敌,温去病在明,吸引自己注意,那人在暗,攻心暗算。

来自黑暗中的冷箭,才是真正要命的杀着,心魔劫这一类的***有多歹毒、厉害,同为九外道出身的韩祖,再了解不过,但还好,温去病已落在自己手上,自己身上还暗藏许多护命宝,现在又已清醒,主动权重握在手上……

心念急转间,韩祖看见温去病笑起来,起手一掌,就往自己身上劈来,掌劲微弱到可笑,就是站着不动,让他硬劈十几下,也破不开自己的护身罡气,但不知为何,自己确实感受到一股……危险。

距离太近,无从闪躲,轻飘飘的一掌劈中,韩祖不痛不伤,却感到一道奇异震动,扫过自己全身,这道震波所过之处,肉身不伤,可装配在身上的所有器物,全都出现裂痕,甚至粉碎,包括自己藏得最深的护命宝。

韩祖的眼睛瞪大,全然没想到会有这种状况。

天下***,千门万派,基本都是作用于人体,以攻击随身器物为主的***,几乎没有,唯一为人所知的那个,则是在百族大战期间,随着碎星团而活跃。

“迅雷神盗”尚概勇的成名绝技.神手大劈棺!

六年来,这个曾让无数神魔妖邪头痛到不行的绝学,已失传湮灭,许多人惋惜,却更有千倍的人松了口气,而今,这套绝学重现世上,还落到一个专门追杀碎星者的人手里……

韩祖觉得讽刺,却忽然意识到,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任何防护存在了,没有“多一次机会”,不能濒死自动逃脱,若在此时遇上致命危机,真的会送掉性命。

值得庆幸的是,器械已废,又太过弱小的敌人,没有能力威胁到自己,半步地阶的修为,绝不是那么……

距离全身器物被破不足两秒,这个念头还停在脑里,韩祖看见温去病举起了左掌,掌心亮起了耀眼的光芒,惊人的风压,高速汇集于掌中,蕴藏、压缩的钜额能量,让韩祖惊得魂飞魄散。

……同地阶级出力!

……怎么可能?

念头闪动,很快就不用再想了,这一掌,托着下巴往上打出,韩祖的头颅爆碎开来,漫天血肉块,红的白的,撒出百余米外。

曾经叱吒港市十数年的一代豪强,就这么碎脑身亡,无头的尸身晃了晃,坠倒地上。

“……真难杀,如果不是拿到了飙风晶钻,要把他瞬息杀掉,不留痕迹,还真是麻烦。”

甩了甩麻木的手,温去病看着手腕,思索要如何减轻这武器对**的负担,香雪从旗杆顶上飘跃下来,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叹了口长气。

“我最讨厌杀人了,杀妖杀魔,尸体总有些部位能用,至不济也能给太一换金叶,但杀人……你看看这尸体有个屁价值?交给太一论斤换,太一都不会收吧?”

香雪瞪了一眼温去病,道:“以前我最讨厌就是和老尚组队,亏得要死,那家伙动不动就放神手大劈棺,被他干掉的敌人,都不会掉宝的,有时候还倒赔上我的东西……现在你也来这一套了?”

“这家伙地位高,要杀他就必须一次杀到死,不能让他有反扑机会,若不用神手大劈棺,他启动护身宝,我们拦截不住,今晚的行动就成搬石头砸脚了。”

温去病叹道:“别用那种眼神瞪我,我也超心痛啊,打怪却不能捡宝,打了也白打,我又不是天生欠打,要是有得选,以为我愿意用神手大劈棺?”

“……是和太一那***换的吧?可恶,后头我也要换1

香雪恨恨地踢了尸体一脚,温去病往上看了一眼,道:“把那三个放下来吧,他们只是服了假死药,不是不死药,时间长了,真会断气的。”

“就你多事,布个圈套,还又要放假死药,又要搞颈椎保护,照我说,直接就杀了吊在这,尸体还要残缺,露肝吊脏的,那家伙看了更失去理智,搞不好我连最后那一下幽声迷神都不用放了。”

踢了温去病小腿一脚,香雪道:“现在做好人早就没市场啦,你费这手脚,人家会感谢你吗?将来不还得找你报仇?还不如现在杀干净了省事1

“这个……”温去病笑道:“下手必尽,杀人总是灭门,干干净净,斩草除根,这么多年下来,仇家有比较少吗?”

“当然,我……”

香雪一语出口,半途顿住,皱眉想了一想,道:“草尼马的,我杀得那么干净,有时连路过的也灭口了,怎么越到后来,找我报仇的人反而越多了?越想把事情搞得干净,冒出来的手尾就越多,这世界……你说怎么那么麻烦啊?”

“不想以后有麻烦,现在就不能怕麻烦碍…”

“这话我也常对自己说,所以我灭口才都灭全家,还要灭四邻左右啊1

香雪两手插腰,俏丽的模样,像一个不解人事的天真孩子,没人会把她的狂言当真,只有温去病知晓,这些奶声奶气的童言之下,藏着怎样的腥风血雨……

“算了算了,看你那一副臭脸……还是老规矩吧,各干各的事,我不骂你心慈手软,你别嗦我做事有洁癖。”

不耐烦地挥挥手,香雪道:“这家伙就是白日夜鬼,星月湖的这枚棋子,藏得够深埃”

温去病点点头,“半步地阶,直追乃师聂啸月之后,拔掉这枚棋子,星月湖够痛了……”

韩祖堂堂一帮之主,不但是半步地阶之身,平时出入前呼后拥,护卫众多,身上还有高等的护命宝,就算地阶武者强行杀来,想要把他干掉,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回,先是逮着他落单的时候,没有旁人碍事,又趁他被司徒无视的威压所伤,实力减损,再绑来他家人,乱其心志,诸多干扰下,神手大劈棺毁掉护身物,再以飙风晶钻一击杀之,整个刺杀过程,结合天时地利人和,堪称颠峰之作,不声不响地把这个绝难刺杀的大人物给干掉!

“自从温家在港市站稳脚后,我们就没再这么费功夫过了,不过我是想宰这家伙想很久了……”

香雪道:“也是运气,要不是挨了你一***,我们绝对没法发现他的把柄,把找出他的真面目来。”

温去病开发出的***弹,都不仅仅是有攻击力那么简单,用得最顺手的雷光***,除了击发雷电,命中后还有无味气息残留,不会引起当事人注意,却能维持数日,便于追踪。

在醉月馆内,温去病一***打中依附司徒小书梢构恚笳咚淙惶右荩砸晕癫恢⒐聿痪酰床幌蒙砩狭粝缕呐轮皇且阑旮教澹⑷哉椿卦恚谇咨淼嚼词保捅晃氯ゲ∫谎廴铣觯季址薄?p> “不过……气息有点不对,他是白日夜鬼,但不是先前被我以气息锁定住的那个人。”

温去病皱起眉头,司徒小书失踪时,双联帮等一众人杀上温家,自己利用法阵搜查暗中窥探者,找出了那个人,起手轰去的一***,看似不可能打中,其实却锁定了气息,哪怕是地阶武者,同样逃不过那一***所释出的气息追踪。

两股气息一对照,就能肯定,韩祖是星月湖的白日夜鬼,却不是最初窥探温府的那个人,不是死曜七邪。

真正掀波鼓浪的阴谋家,还潜伏在暗中……

“……没办法,只能后头再找机会了,这回,先做到这里,也够让他们呛了。”

温去病道:“把尸体毁掉,人质送回去,今晚还有好多事要做。”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