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九十六章 诸恶莫作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九十六章 诸恶莫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普通的高手,以威煞施压,通常都是一打便一***,广域型的施为,其中能够做到指向性,单纯针对某个目标施压的,那都是一等一的高人,通常也被人用来炫耀能力。

但在这天晚上,笼罩住整个力夏达港的那股威煞,却打破了所有人的常识,让人看见了神

这道威煞,中正平和,如同淡水,其实并没有传统意义上,满带各种杀意、煞气的特性,极为异常,普通人被其浸润,甚至没什么感觉,更不觉得这有什么杀伤力。

然而,凡是脑中存着杀念、恶念者,这道威煞便立即生出打击效果,念头越强烈,受到的打击越强,脑中意识消失,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抽搐。

短短数秒内,港市内所有人趴跪成了一片,还能维持站姿的寥寥无几,更不知有多少人成了螃蟹,喷着白沫,两眼翻白,晕死在地上,屎尿喷流。

这恐怖的打击威力,影响范围甚至是无视等级的,小从贩夫走卒的普通人,大至武者,结果全都同样,半步地阶的双联帮主,全无抵御之能,直接成了喷白沫的晕死者,后头***双联帮众,基本也都是这下常

近十年里,韩祖都是港市内数一数二的高手,他的糗态,让人们答惊,却不晓得真正值得正视的事,是发生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

港市周边,无论山区、海边,都有几道淡淡身影,朝着港市中心飙去,速度快到吓人,身上散出的气息更是强大,明明是人身,却像是什么猛兽,高速朝目标飙去。

“动作快点,如果让那小子有什么万一,血脉至亲,袁老鬼会把我们全活剥了”

“潜藏半天,收割的时候到了,可真是让人好等。”

“北面有地阶气息,也在朝目标处高速靠近,不是我们的人,是封刀盟还是九外道中人”

“管他是谁,有剑在手,来谁便斩谁”

几个声音,几乎都是女子,也全是天斗剑阁潜伏左近的地阶武者,得到袁健之的信号,急急赶去,途中有人忽然觉得不妥。

“北面疑似封刀盟的地阶,停止前进了,为何”

众人疑惑刚起,***很快便清楚,一股特异的威煞,犹如涨潮时的海水,迅速蔓延过来,速度之快,连地阶的她们也来不及闪避。

“这是”

“不好”

来不及说完话,几名天斗剑阁的精英地阶,轻则头痛欲裂,蹲跪在地,脸色苍白,重则两眼翻白,倒在地上喷白沫。

堂堂地阶,武者的巅峰存在,此时丑态百出,较诸港市中的普通人,一点也没有好到哪去。

而当她们之中,有人终于能抬起头来,习惯性地用眼睛来确认发生何事,却看见一道淡淡的白色身影,白发、白色短须,套着一件洗得发白的长衫,仿佛一尊万古巨神,顶天立地,笼罩住整座港市。

巨大的影像,头顶苍穹,脚镇九地,虽然不见面目,但独树一帜的特有气派,却早成标志,让人一看便能认得出来。

“是司徒无视”

这并不是普通的地阶撞上天阶

封刀盟始创者,九重天阶,天下第一人

封神之战后,这个名字在大地上,是如同神魔般的存在,哪怕只是他留下的一抹神念在此,也是不许任何人挑衅的。

天斗剑阁的数名高手,至此止步,即使心里没多少畏惧,眼前的现实也让他们不能再进,失去意识的同伴,未能恢复清醒,还保有意识的,也手酸脚软,站立不稳。

所有人战意尽失,即使心里仍有不甘,但看着罩住整座港市的那道巨神之影,只多瞥一眼都心惊肉跳,想不知难而退都不行。

“走吧想不到司徒老儿还有这后手”

为首的一名中年女剑客,无奈叹息,“这一回是我们栽了”

天斗剑阁的高手,还未踏入港市,就狼狈退走,这一点,港市内的人们无从知晓,光是成千上万人晕的晕、倒的倒,就已是一场灾难、浩劫,没人再有闲心去管别的事。

而在事发现场的中心,不管是什么星榜高手、青年菁英,都在威煞横扫之下,面无人色地蹲跪下去,龙云儿也站不直身体,就只有温去病一个,像什么也感觉不到,仍笑嘻嘻地站在司徒小书身后。

顶天而立的巨神之影,在清除周边所有威胁后,最终冉冉隐没,但在彻底消失前,司徒小书本身的生命气息,重新旺盛起来。

强大的内息运转,将体内创伤压下,不是治伤,仅是救急,虽说如此,天阶出手的镇伤急救,就不是普通层次能比,司徒小书的气息一下回复正常,没入体内的金针,全数倒射出去,双眼一睁,恢复了意识。

“唔,我”

轻轻吐出两字,司徒小书一阵晕眩,往后晕跌到温去病怀里,这画面引起一阵***,但所有人都晕得一塌糊涂,就是想要抢上来扶人的朱鼎宇,脚都软得站不起身。

幸好,温去病看来并不像想要趁机占便宜的色鬼,他的直接反应,甚至是想要松手后退,让小美人直接跌在地上,只是不知身上有什么问题,慢了一下,这才很无奈地被小美人跌进怀里。

刹那之间,郎才女貌,彼此出众的外表,看来确实像一对璧人,只不过,女方轻蹙着眉头,男方不知何故也表情抽搐,破坏了这美好的画面。

龙云儿急忙抢上来,扶起了司徒小书,她个性淡泊,虽然身在战局中,却是现场抱持杀念最小的一个,被威煞***,所受的影响也最少,能抢在朱鼎宇、袁健之前头站起。

步入高阶后,力量也强得多,龙云儿将一股力量输入,想让司徒小书好一点,不料力量才输入,马上就被反弹出来,只觉得司徒小书经脉中,内息奔腾如川流,虽然伤重,真气仍旺盛到吓人,龙云儿不知这是司徒无视神念的遗助,只是佩服司徒小书的修为。

“司徒小姐,还好吗”

“我我没事”

抚着额头,司徒小书竭力重整脑中破碎的记忆,当那些错乱的印象综合起来,她迅速恢复了理智。

从小被当继承人培养,司徒小书算得上将门虎女,镇定下来以后,她马上判断出自己该做什么。

“全、全部退回去”

司徒小书强行抑制住天旋地转的烦恶,一字一字道:“所有一切都是奸人阴谋,与温家无关,他他们救了我出来,别错怪好人。”

此言一出,大事基本底定,就算在场的双联帮众,还对此事有些莫名其妙,甚至有异议,可帮主韩祖还意识未复,司徒小书又这么说,就算不想善罢甘休,也不得不甘休。

司徒小书迅速率众退走,临行之前,她看了龙云儿、温去病一眼,较诸之前,眼神异常复杂,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仍是这么走了。

“喂,老温,你行啊,连封刀盟的小公主,你都能泡上手”

袁健之支撑起身体,苦笑道:“你该不会是要告诉我,今晚大家打生打死,忙活半天,就是在帮你泡妞吧泡妞泡到这么惊天动地,你也算是下足本了。”

“别闹了,我看起来像是想泡妞的吗刚刚我***杀了一个老相好,正心痛到想流泪咧。”

温去病同样在苦笑,只不过他所说的理由,没有任何人相信,但他边说边掉下泪来,倒让袁健之愕然。

“不是吧那妖妇真是你相好你还真下得去手”

“谁说不是呢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埃”

温去病勉力挤出微笑,笑到像是快要哭出来,似有撕心之痛,龙云儿本也担心他的心情,直到过去搀扶,发现他为何一直动作怪怪的理由,这才晓得自己该担心他的身体。

拍入司徒小书体内的金针,手法甚为隐密,除了近在尺尺的龙云儿,就没有旁人看见,而司徒小书逼出金针,过程只在一瞬,同样也没人看到,没有引起麻烦,不过,***射出的金针,没有乱射,却是站在正后方的温去病直接遭了殃。

几支金针迅捷无伦地射来,躲都没处躲,全数没入体内,有两根还钉在骨头上,痛到想飙泪,偏生还要硬撑,让封刀盟与双联帮退走,这才真是有苦难言。

龙云儿匆匆护着温去病上了马车,回归温府,袁健之则先行离去,虽然没说去向,但温去病心中有数,天斗剑阁的漂亮算盘被砸烂,现在恐怕乱成一团,袁健之势必会被喊去听交代,后头就看他会带什么消息来了

“温家哥哥,你的身体没事情吧那几根针”

“拔掉就是了,常有的事,早就习惯了。”温去病摇摇头,道:“等一下好好休息,我还有事要办,就不陪了。”

“你都受伤了,还要”龙云儿想要劝阻,但看对方的模样,知道劝也没用,转念一想,问道:“今晚的事你早知道小书小姐体内藏着这股力量怎么知道的”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