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九十二章 钟鸣声声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九十二章 钟鸣声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九外道,是九个行事极端,不为正道所认可的团体组织,并非全部都是十恶不赦、罪大滔天,其中也颇有介乎正邪之间的存在,然而,星月湖就不是这种。

星月湖,起源于上古道门丹鼎一脉,却急走偏锋,以女子为炉顶,残命而“炼丹”,极盛之时,星月湖总舵的沿途山路上,女尸成山,怨气冲天。

上古后期,乱劫纷起,星月湖盛极而衰,却未断绝,传承至今,名列九外道之一,隐于市井,属下基本都是和皮肉生意相关的江湖帮会,龙云儿对此陌生,但在香雪而言,这些都是很熟的老对手了。

“星月湖在这附近地区是有地阶人物的,白发狂生聂啸月,基本还有点样子,但一直关,很难见到。”

香雪絮叨道:“聂老鬼底下三个徒弟,一个比一个不像人样,白日夜鬼、青影河枭、紫魅女魃……听绰号都讨厌,要是早几年,我听完名字就把他们都宰了1

相比这边的豪气,龙云儿底气不是那么足,这些听起来都像是道上的赫赫凶人,自己想要从他们手中救人,不晓得会不会是以卵击石?

“怕啥啊?和朱鼎宇、司徒小书都战成平手,计算平均值,怎说都是星榜中列,还挡过一击封刀盟主的诛仙斩,下次星榜更新,位列其上,还用得着怕这些跳梁小丑?”

香雪说得理所当然,龙云儿却不敢这样想,自己与封刀盟两名高手的对战,取巧成分太大,战术都是温去病拟定,还有地利或是外物可依靠,如果没了温去病筹谋,又没有法阵、神器能倚仗,自己能做到什么地步,心里真是没底……

“安啦,这里怎说也一堆人,那些家伙不会随便跳出来,顶多就是遇到他们底下的那些妖女,碎料而已。”

轻描淡写地说着,香雪开心地忽悠着小伙伴,看龙云儿如释重负的表情,当真乐开了花。

两人能够持刀来这边找人,关键点在于刀与原主人的感应,龙云儿对这点一直没有很理解,但温去病似乎在那柄短刀上,做了某种加工,让这根本不是宝兵的短刀,一下“通灵”,成了探测器。

片刻后,刀向所指,位于地下,龙云儿颇为苦恼,不晓得该怎么下去,总不成另外抓个人来问下楼入口?

故事里,那些潜入、擒人、逼问的桥段,倒是从小听熟,可实际要做,就不晓得该怎么干了,随便乱抓人问,万一打草惊蛇了,如何是好?

“……真是够了,闪开,让专业的来1

香雪把酒一倒,滴滴酒浆渗入地下,穿过地板,跟着,拉过龙云儿的手,低声念了一声。

“雾化1

周围没有任何人,也没人看到,两人瞬间被一团银雾笼罩,瞬息之间,身影散化、消失,直入地下。

雾化,是吸血鬼一族的异能,肉身雾化之后,就能逐水而动,透过地层中的水,直遁入地下,是吸血鬼逃躲攻击的超便捷异能。

不过,能把雾化应用到这层次,还带着人一起遁走,想做到这一步,基本就非真祖血脉不可。

吸血鬼更接近妖族,靠血脉天赋逞威,只要血脉强悍,神通自成,无须苦练,也完全没有得练,香雪虽然仍在虚弱状态,可光凭着真祖血脉,便足够辗压大部分的障碍了。

龙云儿对这种非人者的强悍异能,只有惊叹的份,正想着有香雪在旁,什么障碍都可以简单搞定,忽然身体一沉,像掉进了什么陷坑里,整个移动停顿下来,眼中景象一下清晰,这才发现……

……自己居然掉进一个监牢里!

一个精金打造的栅栏,四面构筑成监牢,自己和香雪就落在牢中,牢笼之外,是一个面如橘皮,穿着却颇华贵的丑妇,目瞪口呆地看着两名不速之客。

“……你们……是谁啊?”

丑婆愣了片刻,忽然爆出大笑。

“两个***,当这里是想来就来的地方吗?不管你们是哪边的人,这里一早就有针对术者的防备,一遭侵入,自动转移,你们这是自投罗网啊1

龙云儿抬头看看左右,牢笼坚固,上头还刻有莫名法咒,看来不是轻易能破,真不知道怎么会搞出这种乌龙?这下真成自投罗网了。

不知所措,侧眼望向香雪,这个同着男装的俊美小厮,立刻抱着龙云儿大腿,仓皇泪下。

“公、公子,怎么办?我……我们死定了吗?是你说一定没事,我才被你硬拉来的,现在……呜呜呜……我还小,我不想死碍…哇哇哇……”

抱着大腿,涕泪纵横的小厮,完美诠释了什么叫眼泪说来就来,也清楚展现一名演艺人员的专业素养,而同样也想找人依靠的龙云儿,只能无语问苍天。

“你……公子你要负责任碍…昨天我替你送信给隔壁老王家的刘寡妇,她约你今天在大明湖畔小杨树的乌鸦巢下,想和你一起不要不要的,你……你这没良心的可不能不认帐碍…”

………这又是从哪里追加的***设定?

龙云儿额上一滴冷汗滑下,看香雪在那边玩得越来越爽,真不知应否提醒她正事优先,毕竟那边司徒小书的状况,看来非常不妥……

眼下能依靠的,看来只有自己了……

龙云儿叹口气,运起金刚力,伸手握住栏杆,想要发劲摧牢,可手掌一贴上,就像碰着了烙铁,烧得掌心一阵一阵刺痛,冒出青烟。

丑婆子见状,更是大笑,“好天真的小俊哥,这囚神锁专克正道***,你既然来了,就别想出去,所有挣扎都只是自找痛楚。”

龙云儿掌心疼痛,脸上却微笑道:“这么肯定?只怕未必。”

掌心的痛似烙铁烫,这是不错,但随着血脉之力运转,栅栏中渗出的邪力,被自己一丝丝吸收,盖过本来的痛楚,化为欢喜畅快。

自己似乎能够吸收栅栏上的封禁力量,只要再多花点时间,破牢而出应该不是问题……

“哼!你们两个先待着,等老娘处理掉这小娘皮,再来泡制你们。”

丑婆子看了两人几眼,大笑道:“大的倒是俊,改头换面一下,送回总坛,或许是个好苗子;小的……欠了几分资质,把你泡制一番,后头卖到黑山当兔子。”

一直都还在哭哭啼啼的香雪,骤然停了动作,转头对着牢外人喊道:“喂,她妈的那是什么眼神啊?我这样的说没资质,还要卖***当兔子,懂不懂看人?有没有开院子的素质啊?”

汹汹气势,吼得丑婆子心内一惊,听出了不妥,“……是女孩?们……两个都是?”

生出警觉,丑婆子有了戒备,先是抄了兵器在手,跟着举掌一拍,监牢的四面栅栏,电光喷吐,龙云儿无法再握,松手退了两步,略带遗憾地看着香雪。

“们是谁?哪边的人马?”丑婆子喝道:“封刀盟?还是……温家的人?来我星月湖地盘,来得去不得1

香雪理也不理,对龙云儿道:“走运了,本来我打算,让再吃点亏,等输个几场,被人按脑袋在地上吃屎以后,再把这个告诉……”

“啊?还有这想法?”

龙云儿吓了一跳,暗自庆幸逃过一劫,就是不晓得会否反跌进另一个火坑?

臭婆子拿起了一盏油灯,望向牢中,预备要把灯掷出,先把这两名不速之客烧过一遍,再来处理,龙云儿看灯中火光有异,恐怕不是普通油灯那么简单,硬挨不妥,只能望向香雪,看她如何处理。

“哼!气起丹田,脉转阴阳,合离分流,汇于双腕……”

香雪指导着口诀,龙云儿依言提劲,丑婆子不知她们打算,也晓不妙,抢着把手中油灯掷了出去。

“全力撞击1

香雪喝了一句,双手掩耳,滚倒至一旁,瞬间,一股无形震波,伴随着一声声不知从哪传来的钟响,传撼击出。

钟声,仿佛来自万古之前,穿越层层时光传来,化为光之涟漪,往四面八方传响,所过之处,时间、空间像是停顿了。

被掷来的油灯,被光之涟漪扫过,在空中爆开,灯油与倾泄出来的青色邪火,溅到丑婆子身上,她眼中闪过极端恐惧的神情,跟着便“轰”的一声,整个人化为一团青色火柱。

烈焰焚身,丑婆子似乎承受非人的剧痛,火中扭曲的面孔,大张了口,要发出痛楚至极的哀号,却没有来得及出口。

光之涟漪扫过,万古钟声撼击,丑婆子矮胖、拥肿的身躯,像一件诡异的艺术创作,不自然地扭曲、凹折、突出,扫过她身体的光之涟漪,每一道都像是千万重捶,锤打着骨、肉,每一击都是粉碎。

只是第一波钟声冲击扫过,丑婆子整个人,已经扭曲得无法辨认是什么物体,左一滩、右一滩,血肉模糊地喷溅在后方墙上。

坚固的石墙出现无数裂痕,簌簌砂土不住从顶上落下,这一击不仅杀掉丑婆子,更将这座结界守护的密室也大破坏。

前后不足三秒,龙云儿汗出如浆,跪倒地上,连站也站不稳,像是刚掉进水里,全身透,双眼焦距半天对不准,耳中嗡嗡,不知过了多久,才看见香雪站在自己面前,似笑非笑。

“万古江山,声鸣则大道震,这钟……可不是那么好扛住的。”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