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九十章 两肋插刀的朋友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九十章 两肋插刀的朋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句话的份量,关键点就看出自谁的口,朱鼎宇虽然一直逼温去病出来,可即便温去病真的出来,给出承诺,朱鼎宇也不可能轻信,少不得,得要率众搜索温家内外,封查一些东西,作为此行收获。

毕竟,朱鼎宇也很清楚,那种拙劣的墙上留言,根本没有可信度,只能认定对方针对温家,或许温家会知道点什么,但要说温家杀害双联帮门徒,又擒走司徒小书,这种事情朱鼎宇自己都不信,无非是以此为由,完成早先所受的任务罢了。

但袁健之的意外杀出,朱鼎宇不得不重新判断情势,摸不准会否金刚寺、天斗剑阁联手与自己为难

这可能性极小,可在此多事之秋,司徒小书下落不明,自己手头筹码不够,硬不下去,实在不适合多做纠缠,趁着袁健之开口承诺,虽然知道江北袁家的糟糕信用,又听出袁健之的承诺中,有些文字圈套,却不得不见好就收。

“袁少,你也是成名人物,我敬你为人,就信你承诺,三日后,等你的交代,请”

朱鼎宇一拱手,带着双联帮退走,有帮众向帮主韩祖提问,如此简单就退走被韩祖瞪了一眼,什么话都不饷慈绯彼阃俗摺?p> “滑头,敬我为人、信我承诺,不是爱说反话,就是脑子有脖

看双联帮走得快,袁健之哂道:“全帝国人都知道,我江北袁家唯求率性,兴之所至,信用承诺什么的,全是浮云,这你也说信我还真不信了。”

“行啦,都知道你一家人信用烂,说话当屎使。”

温去病从后方走出,跨过已不存在的门口,“人家替你留点颜面,不当面说***是渣,你还非得逼得人家骂你***无信,这才过瘾真够***的。”

“夫***者,人所难测,不同于常也。”袁健之丝毫不怒,潇洒笑道:“我袁家子孙,卓然不群,岂会拘泥芸芸众生之见,以***为耻能超脱于俗,正是我所欲也。”

“越说你还越得瑟了,一段时间不见,你耻度破表氨

“你的衰度也破表啊,我匆匆南下,是为了你说新的录音石和签名像到货,哪知路上就听说你惹大事,一赶进力夏达港,还听到你干大案,把封刀盟的小公主先那个后杀了”

袁健之收起宝剑,落下地来,语重心长地对温去病道:“你死就算了,我的录音石和签名像如果没了,那就是天大的事逼不得已,只能替你出个头,让你有交货的时间,但后头的事情自己解决。”

“这么冷漠”温去病笑道:“我还以为你我一见如故,连着几晚促膝相谈,有兄弟之情咧”

“一边去”袁健之挥手道:“那几晚我们促膝相谈的话题,全是香雪大家,和你个人哪有一毛子关系交完货以后,老温你可以直接去死,我保证袖手,多干涉一点我就是心理***。”

“这就不用再四处张扬了。”

双方讲讲说说,跨过已毁的正门,往内堂走去,温府的仆从、家丁都活动起来,在以往来到温府的贵客中,袁健之走动得不算常,可每次到来,都会停留数日,又不摆什么架子,温府家丁对于这位身分尊贵的袁公子都很熟悉。

龙云儿站在一旁,不晓得该不该跟在温去病身边,很久之前,自己曾与这位袁家少爷有一面之缘,于情于理,当时双方都是一大堆人,他不该有印象,但贸然出现于他眼前,恐怕

“哦***。”

怕什么就来什么,袁健之忽然站定在龙云儿面前,目光炯炯,上下打量,目光绝对无礼,虽然袁家人从就不强调礼数

“袁公子请了。”

龙云儿不无胆怯,但相信温去病不会让自己处于危险,更相信香雪的技术,便表现如常,毫不心虚地迎上对方目光。

在袁健之身后,龙云儿看见温去病的微笑,还有带着鼓励的目光,心中喜悦,连刚才激战一场的疲累,都一扫而空。

“说是沧溟龙氏的人,我信;说是金刚寺的传承嘿,我不信,至少,不会是正式传承的那种。”

袁健之的话入耳,龙云儿委实佩服这位袁少的眼力,司徒小书的星榜排名与战绩,都比袁健之更前列,却没有袁健之的这份判断,看来武功果然不是一切。

“算啦,我也不是来过问这个的虽然是个有潜力的***,但我眼中只有香雪大家一个,***无论什么美人,在我眼里就是个屁。”

袁健之说着,一行人走到大厅,已来过不只一次的袁健之,真心没把自己当外人,张口就要茶、要点心,点心明言要牡丹糕、金桔果脯、桂香花饼、金芒奶酥,茶的温度与泡法都有讲究,点完就直接在椅上翘起二郎腿。

龙云儿暗自好笑,难怪这人会和温去病结交为友,交情看来还不错,他就是那种可以高雅、可以痞,痞起来还有几分没下限味道的人,虽说江北袁家放浪形骸,但能这么放得开的人,恐怕也没几个,若早十年,这应该也是一个适合入碎星团的料

倒是有点奇怪,袁健之一来,香雪就没影了,是为了避免身分穿帮,所以藏起来躲这位狂热粉丝吗武道高手都要修练专心,这么一位星榜强人,居然会迷恋偶像,想想也够异常了

“老温,别说做朋友的不帮你。”

用完点心,袁健之道:“两天期限,你到底打算怎么办交不出人,拔条毛给封刀盟抵数吗”

龙云儿讶异道:“两天不是三天吗”

温去病笑道:“不了解袁少的风格,他压根没打算说话算话,所以要留一天的余裕逃跑躲债,省得三天一到,想逃时刚好被债主堵在门口。”

“胡说八道,本少想要跑,天下有谁能阻”袁健之自信道:“不过,赖帐时间多点准备,总是好的,老温你可以说说打算,要是真没头绪,我今晚就要跑这年头没人和人贩子讲道义的。”

“我可以把这理解成一种职业歧视吗”

温去病摇摇头,笑了笑,“本来有点麻烦的,这回运气不错,我可以定位封刀盟的那位公主,刚刚已经在进行,现在差不多有结果了,问题只在于战力埃”

袁健之收起笑容,露出审慎之色,“你是说,有本事动司徒小书,还有胆子干下这种事可能有地阶战力”

“或者说,有也不奇怪吧。”温去病笑道:“地阶武者不是大白菜,却也不是稀有动物,除了七家八门,九外道中也存在不少”

“出现地阶的话,你温家是扛不下的,而你也不可能通知封刀盟,那边人多口杂,这次的事情说不定就有内鬼啧,家大人多,内鬼就多”

袁健之沉吟半晌,道:“说不得,只得为朋友两肋插刀了,算上我的份吧,虽然做不到战胜地阶,但真撞到了,拖延点时间还是可以的。”

龙云儿大感意外,袁健之看似想要置身事外,遇事居然主动请缨,这份友情可真是不容易,然而,温去病却扬扬眉。

“你有那么好心”

“如果只为录音石和签名画,当然没有,但你我相交,难道最后就只存在这些俗物吗”

袁健之叹了口气,道:“听说你拿最新的全影音装置,送给朱涛的傻儿子,效果乐胜录音石百倍,有这么好的东西却藏着不说,你还算是朋友吗”

“得,还以为是雪中送炭,居然是趁火打劫来着了,这年头的友谊真是屁钱不值。”

温去病笑道:“反正是我自己手做,送出国回输充海外进口的,你想要,我再做一份给你就是,材料费你自出,但对方可能有地阶,最坏的情况还不只一个,你为了一套影音设备,把命赌掉,值得吗”

“那得看是为了谁,单单一套影音设备,我不动心,可这影音设备放的是香雪大家,那惜命畏缩非男儿,我愿拚了”

袁健之笑道:“之前你让我到许都附近等候,收到你信号就来援手,我等了几日也不得你信号,搞半天你居然扔下我,自己跑回家来,我匆匆追来,路上接到消息,我派有几位师叔伯,恰巧也在港市附近公干,其中便有地阶人物,所以届时”

龙云儿闻言吃了一惊,原来当初温去病前往许都,参加拍卖会,除了自家人马之外,一早就伏藏了别的帮手,难怪有恃无恐,如果不是因为后来事关碎星秘宝,他想独吞,恐怕直接就喊来袁健之,全身而退了。

温去病却是笑了笑,当初的布局,现在已经不重要,反倒是天斗剑阁的地阶人物,居然来到力夏达港,在附近活动,这绝非偶然,天斗剑阁想做什么是冲着自己来的吗继封刀盟之后,天斗剑阁也动了

不过,这件事,本来可以隐而不说,袁健之却提前道破,让自己有了准备,不着痕迹地维护自己这个朋友,果然没有白交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