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八十九章 笼鸟槛猿皆未死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八十九章 笼鸟槛猿皆未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朱鼎宇、龙云儿交锋的同时,温去病在内院中也没闲着,整个温府的防御法阵,是他亲手布置,几十个晚上不眠不休,编网一般织出来,不仅连通府内每一处,还偷偷向外延伸,几个街区都被穿贯其中,建构出名符其实的大网。

龙云儿一人,独力抗衡宝兵神击,过半因素是倚靠温去病操控法阵的绝妙手段,每一分能量运转,都恰到好处,把龙云<醯阶畹停芰坷枚褥磷罡撸龅玫秸庖徊降恼笫Γ酃芯怀恕?p> 然而,温去病却没有全神用在能量调运上,有七成的心神,都花在法阵的延伸与探索上。

存着这样的预想,打从战斗一开始,温去病就躲入府内,退居幕后,开动法阵的探索功能,钜细靡遗地搜索着附近每一处,不光有形可见的角落,甚至连空间夹缝,都透过各种震波,一处一处搜出。

搜索的进展不顺利,温去病不怀疑自己的判断,这只证明对方藏得更深,但自己仍有信心,因为有一个最佳时机将到来……

最后,龙云儿与朱鼎宇对拚,万古江山钟硬拚三尊诛仙斩,气浪往外爆开时,不只是大地震动,整个空间都被摇撼,当这些不同的震荡波,扫向上下六方,全神贯注在法阵上的温去病,蓦地双眼一睁。

手腕一抖,贴着大腿拄放地上的长***,瞬执在手,温去病看也不看,对着西北位就是一***!

***口电光放射,疾若星火,瞬间跨过数百米距离,打向藏在那里的人。

一个灰色的身影,周身套在灰色斗篷中,贴着墙而站,没有一丝气息泄漏,整个身影与墙同化,看不出形迹,只有在两强最后一击对撞的刹那,震波透过,泄漏出存在,更散出一股冷锐如刀剑的气息。

温去病从府内遥发的一击,引起了他的注意,察觉到这一击的针对性,却不以为意,因为这一击的射程,不过寥寥六百米,而他所在的位置,相距温府两里,中间又有诸多阻挡物,根本连衣角都沾不到,就自动消灭了。

“哼1

尽管不可能打中,但这一***的针对性,仍是让他有所察觉,晓得温去病躲在府中不应敌,是在做些什么。

“一早预料到我的出现?好精明的小子……司徒小丫头看来不能留了。”

冷哼一声,灰色的身影从原处消失,无影无踪,但他却没能想到,藏于温府内的对手,所拥有的不只是精明,更还有着“资历”。

“……看见了吗?”

温去病问着香雪,真祖之体的她,有一堆自己所不行的异能,自己只能找出藏匿者的位置,她却可以直接“照见”。

“一身灰袍的鬼祟家伙,不露面孔,但……”香雪放下了圈在两眼上的十指,“有熟悉的气息。”

“……全军覆没掉的老对手?”

温去病冷笑说话,他同样感应到那股熟悉气息,自己那不可能打中的一***,别具奥妙。

号称串联九外道的死曜七邪,是碎星团的老对手,温去病虽然自负,也不得不承认七邪中人,诡秘莫测,能力强悍,还工于心计,非常难缠。

但对于碎星团来说,苦战的对象都是妖魔,死曜七邪并不是一个很有感的对手,绝大多数时间,碎星者们压根就没放他们在心上,因为,有“那个人”在。

打从知道有“死曜七邪”这群人之后,那个人就把手一挥,让大家别分心,这群戴面具的心理病患,由他独自分案处理,而后,他有时做事,会多做一些没人看得懂的小布置,过些时候,他就淡淡告知坑完死曜一把,造成对方若干损失等等。

有时他记得,在大家吃战斗口粮时,冒出来一句死曜损伤如何如何了;有时他压根就忘了,提也不提,还是负责情报的韦士笔,从最新情报中汇整出某种可能,询问于他,他才一拍脑袋表示忘记告知。

最后,封神之战时,他轻描淡写冒出一句,死曜七邪全军覆没,不过可能有幸存者,即使没有,也早晚会有后继者,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那次宣告,所有人都惊得呆了,一个贯串九外道的强大组织,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被他搞掉,众人全然无感,不知道死曜七邪最近有什么行动,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布了甚么局,就这么忽然被告知,对方全军覆没了……

巨大的错愕感,吓呆了当时在场的四大武神与其余干部,不过,早已承受过无数次类似经验的大家,或许是因为呆了,反而异常淡定,听完之后,所有人很有默契地低头,大口扒饭,没再大惊小怪。

时间,一晃眼就六年多了……

“好怀念碍…笼鸟槛猿皆未死……”温去病感叹道:“我们百劫犹生,他们也辛苦挺过来,这世道……大家都不容易碍…”

香雪踢了旁边战友一脚,“那些都是敌人来着!你和他们讲什么往日情怀啊!门口都塌了,法阵也坏了,人家就快杀进来了,还不想办法?”

“哪只眼睛看到我没想?”温去病笑道:“放心吧,时间是一直算着的,刚刚扫描探知,健之小子已经到了,有他在,事情稳了。”

这边正说着,外头的情况也非常诡异,两强对击之后,一时间,双方诡异对峙,双联帮众都看得出,温府正门爆碎,两旁好大一圈围墙成粉,连带内里的庭院,假山崩碎,地面破裂翻起,一片残破,守***阵显然已经损坏,正是攻击良机。

但刚才那一拚,刀威镇天地的三尊诛仙斩,被那如妖如魔的恐怖巨猿给挡住,光是爆发出来的余劲,就搞到双联帮伤亡惨重,除了帮主韩祖,甚至没几个人站稳得住,这让***人如何敢再上前?

就连半步地阶的韩祖,也是惊疑不定,摸不准那气势惊人的巨猿,到底有多少实力,虽然自忖能稳赢,却不想出头,先看着朱鼎宇。

朱鼎宇更加惴惴不安,听闻佛门之中,有一斗战怒佛,堪为佛中战神,就是巨猿法相,刚才那女子背后现巨猿身影,战意滔天,又说是金刚……如果这些全串在一起,难道真是金刚寺无上传承?金刚寺为了笼络温家,连神器也拿出来?

眼前,法阵似乎破损严重,正门也被爆掉,但自己的王牌封刀令已经用掉,那女子的神器却还能发动,万一金刚寺还有什么后手,自己鲁莽冒进,说不定还会闹个灰头土脸……

正自踌躇,一阵气机波动,由远而近,又是一名高手的靠近,他完全没有隐藏气息的打算,还刻意释放出威压,刀剑相对,朱鼎宇眉头深皱,感应到那股针对的气息。

“……天斗剑阁?”

“哈哈哈哈,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一路游山玩水过来,到了还有戏可看,对我这么盛情招待,这世界真是到处充满戏剧碍…”

踏着长剑,一名俊美青年飙空而来,姿态飘逸若仙,散发出的威煞,让倒趴在地上的双联帮众,一个个口吐白沫,直接晕死过去。

御剑飞行之术,在天斗剑阁中,是地阶的专属技能,但并不是只有地阶能用,高阶***如果得到一柄宝兵,人剑通灵,就可以提前使用这技巧,不过一柄能与人通灵的宝兵并不容易,通常只出自***世家,藉血缘传承,所以,来的这人也只会是世家子弟。

朱鼎宇更认得他是谁。

星榜二十二“神剑飞猿”袁健之!

这个人,与自己一样,在新一代的江湖菁英中,备受各方瞩目,因为同时身具两方面的背景,既是天斗剑阁的高手,也是江北袁家的代表人物,一举一动,都等同是两大势力的意志表现,动见观瞻。

“朱兄,我刚从事发地点过来,看不出歹徒路数,只看见小儿涂鸦一样的血渍,什么封刀***,为奴温氏……这些随便写写的东西,也能当证据?”

袁健之语气平和,但脚踏飞剑,居高临下,俯视着朱鼎宇,嘴角挂着讥嘲微笑,任谁都感受到他的恶意。

对手是星榜二十二,自己排名才七十六,足足差了半张榜单,星榜的排名全靠战绩,朱鼎宇可不认为逞强有好结果,虽然己方还有个半步地阶,可抬他出来,自己就面上无光了……

然而,也不可能就这么退缩,己方怎说也是强势方,必须有所作为……

“天斗剑阁是想要替温家出头,和金刚寺抢食吗?”朱鼎宇道:“要替这群人贩子做架梁,可以,但事情不能没有个了结,我师妹的安危,是否天斗剑阁一肩担起?”

“哈,既然封刀盟担不起自己的人,我来担又何妨?”袁健之笑道:“项上人头作保,三日之内,交还你家的人给你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