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八十七章 一刀在手.神魔无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香雪回忆起陈年旧事,也是感触良多,在碎星团崛起初期,不但身分低微,许多非碎星者,却在后来攀升上颠峰高度的人物,当时也才初起步,双方时有往来,关系甚至颇为友好,其中就包括司徒无视。

“刀尊”司徒无视,一刀在手,神魔妖佛,尽无视

这是后人对他的推崇与解释,但在最初的,他只是一名自幼瞎到老的盲刀客,十二年前,他都已经六十好几,古道热肠,坚持侠义,是个众所周知的老好人,率领着新成立的封刀盟,时时与碎星团联手作战。

“无珠刀”司徒无视,这称号本是那些看不起他的人,包藏恶意所取的讽刺言,他也不在乎,就这么嘻嘻哈哈地用下去

“那老头,当时最中意的就是你,说你忠勇无双,脸和身体像石头,心和血却比谁都热,是铁铮铮的好汉子,总要找你一起喝酒,,,”香雪笑道:“我记得他说,你是个好人,可惜他没有女儿,不然一定要你做他女婿我那时觉得超好笑的,他儿子都三十几了,你变身之后的那张石头脸,在他眼里到底是几岁啊想收个不到十岁的小鬼当女婿,年纪差太大了吧”

“宝相金身的术士武装,肌肉僵硬,脸上没什么表情,看起来是比较成熟点,也不只是他,很多人都当我是四十几岁的怪叔叔”

“更好笑的是,他没女儿,后来却有一堆干女儿,常常跑来想收你当干女婿,弄到你总?p> 香雪笑道:“还想说你都死了,他这念头也该绝了,结果居然把孙女都抓过来推,他到底是有多想收你当司徒家女婿氨

“嘿”

温去病笑了笑,“又如何再怎么有好感,我们完蛋的时候,他也没有站出来过,难道要感谢他没有补一脚,落井下石吗”

“倒也是,顶多以后不杀他全家,就算是顾全当年交情了。”香雪点点头,道:“那小丫头被你这样一整,锐气尽折,心灵缺损,打磨中的刀心被破,恐怕从此刀道止步,这样子好吗”

“极刚易折,她现在走的路子,勇猛精进,不留余地,把自己绷得太紧,虽然这岁数就能打入星榜前列,地阶在望,却难承打击,而且一败恐怕就是死,现在提前将她刀心摧破,她若能站起来,就能找到路上地阶。”

温去病道:“如果站不起来刀道止步总比没命好,她爷爷可从来就不认为武道争雄是人生的全部。”

“你还真是温柔咧,把人家打伤了还说为人家好,要是后头出了什么事,人家还不来找你负责氨

“她只是伤了,实力下跌,不是重伤到没有自卫能力,又跟着一票人,能出什么事”

温去病没好气道:“别管什么封刀盟了,真有闲情逸致,过来帮我搞定这套装甲,神经组件的传导部分,是压缩空气能转化地阶冲击波的关键,要靠乙太尸蛊来构筑,只做到一半,还不快来帮把手”

火焰、电光,此起彼落地闪动,大半天时间,温去病和香雪就在底下消磨时间,忙活到最后,又被紧急传讯给打断。

“天杀的就不能消停一下吗”

工作在关键时刻被叫停,温去病气到两眼通红,拿着铁锤,就想要冲到外头去。

“停一下很好啊,我体内酒精浓度快超过五成,手开始抖了,再干下去,说不定就要炸了。”

香雪往上方看一眼,道:“你说在叔会不会是叫我们上去吃饭的刚好我也有点饿了”

“那是***不是吃饭。”

温去病摇摇头,放下手里的锯刀和铁锤,与香雪一同上去,才出密室,就听见外头马声嘶鸣,人声鼎沸,已经入夜的天色,被***火光照得有如白昼。

“哇喔,痴佬温,你家被人团团包围了耶,上次有这种灭门架势,是什么时候的事”

“岂有此理一向只有我带队灭人家的门,哪容得别人来我这里玩灭门”

“别这么说嘛,有往有来,这才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氨

“真有报应,第一个就先灭了”

温去病没好气地说着,就看龙云儿匆匆赶来,报告了状况。

双联帮忽然大举前来,包围了温府,虽然温府院落占地广大,七进宅院带花园,但双联帮数千之众,规划周详,一出现就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

吃了早先的亏,这回双联帮每支分队都有术数专员,持着工具进行演算,要***温府的防***阵、机关,这已超乎寻常黑帮寻隙的规模,完全就是帝国要对武将抄家灭族时摆的架势。

“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充满激愤的叫声,喊得让温去病莫名其妙,自家的人有死伤,还没来得及采取报复行动,龙云儿宰了他们一个***,他们居然杀上门来,这真是嫌自己不够手狠心黑,被人看不起了

“还是那个黄毛丫头用这来报复”温去病皱眉道:“我看错了她的器量司徒老头怎么教孙女的一塌糊涂”

“呃,温哥哥,其实”

龙云儿紧张地把事情简短交代,温去并香雪一下都愣了。

司徒小书一行人,没能回到双联帮,而是在回帮的路上,遭遇袭击,司徒小书失踪,余者无一生还,事件直指温家,双联帮得知血案后,全帮愤然,立刻起精兵包围温府,要杀奸邪,报血仇,救公主

“靠,凭什么说是***的温家又不是世代武门,没有家传武学或标志兵器,难道每具尸体上都被泼了我家的酱油吗”

温去病恼火中略为思索,大致也猜到端倪,“该不会墙上或地上有留书,说什么温府坏蛋到此一游之类的这种东西也能当证据”

龙云儿道:“你也晓得,对方是帮派,底下那些帮众素质不高,都是讲帮规,不**律的,和他们能讲什么证据啊在叔一早开了防御法阵,阻着他们进攻,但那边攻得很猛”

“一群***蛋维持结界的耗材很贵啊事情结束以后,我要他们十倍赔偿给我”

“你先想办法过眼前这关吧。”

香雪道:“这里地下伏藏的一堆后手,发动起来,摆平这些杂碎不是问题,但这应该不是你要的吧”

“先出去看看状况。”温去病看了龙云儿一眼,“准备一下,等会儿就是上场了。”

温府之外,数千双联帮众,连同来自朱门的术数人员,摆出正规军阵的架势,十面攻袭,双联帮主韩祖,与朱鼎宇站在一起,对于胶着的战况,异常恼火。

阵师,属于术者的高端分支,养成不易,小帮小派根本养不起大量的阵师,这些阵师是市长朱涛急调军中人手,赶过来支持的,初到时姿态不是一般高,个个眼高于顶,看不起人,觉得攻打一个奴隶贩子的私宅,也要他们到场,简直大材小用。

但情形还不到几分钟,就出了问题,这些阵师交头接耳,开始出现紧张神色,偶然泄出的几句言词,就是这个看似普通的豪华宅院,法阵结界设得不是普通繁复,完全就是一座堡垒的规模,型态还具有古风,似是一些大战时失传的惊世古阵。

更有甚者,一些见闻较广、资格较老的本地阵师,还从中辨识出了异国风情,牵涉到一些流传于海外,却基本不见于帝国的技术,其中机巧之处,发前人所未见,令他们瞠目结舌,不知如何解起。

“这阵不知何人所布要是我再小个几岁,真想拜入门下,学习学习。”

类似这样的耳语,传入韩祖耳中,令他为之气结,挥着手中马鞭,很想鞭几个人,大骂***,丢人现眼,但这些借调来的专业人才开罪不起,只能隐忍。

忽然,整座温府一震,无形震波从中释放,所有攻袭之中的队伍,被震波一扫,纷纷失足滑倒,摔成一片,只有中阶以上的人物能站稳,还没等他们有所反应,紧闭的温府大门便打开来,一个脸色苍白的俊秀青年,就站在大门口,正是温去玻

正主现身,整个场面不只是骚动,一下沸腾了,朱鼎宇抢在***人之前,率先反应,飞身飙出,闪电冲向目标,心急如焚下,他顾不得陷阱的可能,要抢着擒拿温去病,掌握局面。

眼看将要得手,前方陡然一花,一个人影抢站在温去病身前,却是那日与司徒小书交战的龙氏女子,士别三日,她身上的气息完全不同,朱鼎宇感受到威胁,还想先拚个一刀,将人逼开,对方却先动手了。

不是拳,不是掌,不是朱鼎宇正提防的金刚寺***,却是一爪直探面门,来势巧妙,虽然只有第四级力量,杀伤力已不容小觑。

朱鼎宇这才忆起,对方不但是金刚寺传承,也是出身沧溟龙氏,龙氏的爪功驰名天下,六朝云龙爪更是罕逢敌手的绝学,变幻莫测。

高阶压中阶,动兵器未免有失颜面,但空手既是对方强项,急欲擒人的朱鼎宇不敢托大,手紧握,名刀出鞘,刀芒乍现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