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八十五章 正邪黑白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八十五章 正邪黑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已不复记忆,上次有人挥刀砍向自己,自己心惊肉跳,是什么时候的事?被追砍的次数太多,自己基本上已经无感,尤其是来到自己的地头上,如果还会被砍中,那才真是见了鬼……

脚下一顿,整个人往下沉没,这座宅院里处处机关,步步陷阱,自己会站在一旁边,对着他们废话,脚下一早就踏在安全区,心念一闪,直接就沉没地下,让这一刀砍了个空。

沉没地下,并不只是为了单纯的躲避,更顺手把之前制作的一个半成品拉来,当重新上浮,自己的前半身已着装完成。

那是一套尚未完成的盔甲,面罩遮掩头脸,铁甲覆盖全身,但因为工序繁复,力场障壁没来得及完成,只粗略完成了前半身,给人从背后攻击,必死无疑,但……眼下对方应是没这机会了。

乍然浮沉,重新出现时,早已不是原来的位置,套上半身铁甲的温去病,现身在司徒小书后方十米处的假山旁,对着那一刀挥空的女子,扬起了右臂。

挥了空刀的司徒小书,情知自己坠入陷阱,不慌不乱,强行半空转身,对着后方就先是一刀,在那个方向,有很强的气机感应,她无须目视,对着感应方位一刀斩出,跟着,才看见那里站着一名铁甲怪人,还有……惊人的能量吞吐。

温去病一举手,周围大气被疯狂吸扯,由手肘末端气孔灌入,一路在臂骨内压缩又压缩,最后在掌心嵌藏的飙风晶钻内,达到缩数万为一的效果,之后,释放出去。

……地阶级出力!

司徒小书双眼瞪大,没想过温府内果然暗藏地阶级战力,这一击,力量大约是第七级初段,可力量驾驭、压缩,确实有地阶级的水平,比寻常借助宝兵打出的越级力量强,虽然和真正的地阶武者比起,还是有差距,但在眼前……

无暇思索,司徒小书双手握刀,强行发劲,一刀斩下时,身后出现三道光影,隐约现出人影,朦朦胧胧,却如传说神王,加持神力,令这一刀分为三斩,威力倍增。

三王斩!

三王加持,刀劲、刀威激增,刀意玄妙,司徒小书的力量拔升至高阶顶峰,半步地阶的程度,在封刀盟中,她的三王斩同境界罕敌,因为她是少数得到乾坤刀完整传承的人。

这一斩,将迎面而来的一掌斩开,但两劲交激的反震力道,也让这位小***虎口破裂,握捏不住,短刀脱手,插落地上,没入土中。

温去病看出这柄短刀的重量不寻常,也看出这个小***的三王斩,刀威远胜同辈,若非仓促间蓄劲不足,两方互拚,绝不至于兵器被打脱手,而短刀飞出,她还有一把威力更大的长刀,蓄劲待发,封刀盟最强的乾坤刀,即将绽放锋芒,可惜……

双臂同举,温去病两掌同时暴气,两道大气冲击,闪轰而至,手已按到长刀柄上的司徒小书,满眼的无可置信。

寻常高手,全力施为时,单掌一击与双掌一击,威力几无差别,还可能因为力量分布没控制好,反而弱化,但这人双掌出劲相同,同样强劲,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未尽全力,真正的实力还在显露之上!

司徒小书双目似张似闭,进入一种玄妙状态,温去病见状,确认乾坤刀将挥,脚下一踏,启动法阵,一张白浊黏膜,如同大网,就在司徒小书身后打开。

事出突然,司徒小书的精气神,全随着刀意运转,要发出神意一刀,忽然身后出现黏网,不及闪避就整个被沾住,麻痹特性透衣传入,她鼓发刀劲护身、驱毒,第***高阶力量爆发,远非双联帮的刺客可比,数秒内就能挣脱。

但……就在黏网被切斩得支离破碎,几无箝制之能的一瞬,两道冲击风劲飙至,重重击打在司徒小书身上,两道狂暴之力,疯狂肆虐,在全身剧痛,骨疼欲碎之时,这位以实力打败众多高手,抢进星榜前列的天才美少女,发出不甘的怒啸,跟着,被远远轰飞出去。

过于强力的冲击,甚至让小***失去意识,时间没有很长,自幼苦修出的坚忍,让她迅速苏醒过来,一睁眼,只见自己身在上趟来过的大厅里,整个人被一张具有黏性的大网给裹住,双手双脚尤其捆得牢牢,麻痹药性渗入,四肢都失去了知觉。

在身前,不见什么穿戴盔甲的地阶高手,只有那个脸色苍白,一面笑一面抖动肩膀,笑得极度猥琐的奴隶贩子。

“哎呀呀,司徒小姐醒啦,才不过短短几天不见,居然学会了入室盗窃,人真是一种容易堕落的生物啊1

“什、什么盗窃……”

“不是吗?我温家家藏万贯,引起各路宵小觊觎,想来偷鸡摸狗的从没少过,你们不就是想偷几个钱,跑进来当小偷的吗?”

“谁,,,谁是小偷?”司徒小书怒道:“我进来是为了斩你除恶,替天行道,可不是……”

“斩我?凭啥?我奉公守法,按时交税,是帝国一等良民,说我是恶人,行啊,只管和我一起见官。”

温去病笑道:“大堂之上,我有什么罪,尽管指控,只要有凭有据,我伏法受诛,一点意见也没有,如果说不出……难道封刀盟专门私设公堂,口口声声代天刑罚,有天命,无王法吗?”

一段话,呛得司徒小书怒从心起,这人明明是大坏蛋、大恶人,却偏偏满口律法、证据,大义凛然,仿佛公理正义全站他那边,把这些全给玷遍了。

……为什么,应该要保护人民的律法,总是那么无力?总被这样的坏人给利用、侮辱?

“封刀盟枉称侠义,却袭击我家产业,我家的伙计、员工何辜?被你们又打又杀的,这是什么侠道?”

温去病冷笑道:“砸完店铺杀了人,这还不算,封刀盟的大小姐,领着底下的人马,冲进我家玩大***,干着非法的恶行,口口声声说是扶正除恶,封刀盟所谓的侠义精神,就是打家劫舍,杀人放火吗?”

“我……要杀你,我一个人就足够,何须带人?”司徒小书怒道:“他们不是我的人,我只是跟着他们进来,你……”

“哈哈哈,杀人时候气势汹汹,失手被抓就抵赖推诿,外头那些家伙全是双联帮的人,双联帮是什么人?这里谁不知道双联帮向来打封刀盟旗号横着走?与他们没关系,为何不制止他们,而是跟他们一起跳进来?”

温去病笑道:“大小姐该不会说你们是打酱油时候刚好遇上吧?这话出去找人问问,看看有没有人肯信1

司徒小书楞着,怔怔说不出话来,仔细想想自己的行为,确实百口莫辩,换了自己站在指控方,也不会相信有那么可笑的巧合,这横看竖看,就是自己领着一群下属,冲进温家意有所图。

……但自己真的没有……

张口欲言,无话可说,司徒小书完全傻掉,不晓得有何人还会相信自己的清白,却不知这样的人就在眼前。

温去病压根就不信这黄毛丫头会干出翻墙袭杀这种事,真要偷偷摸摸,为何不学***人那样蒙面?如果要讲气势,一开始就该走正门,这丫头显然是卷入意外事件中,至于这件事背后有没有***人操控,那就要再观察了……

但知道是一回事,放过是另一回事,碎星团覆灭之后,封刀盟中也有不少“正义之士”,一路踩过来,自己对这些人没有半分好感,更何况,这女孩连着两回见到自己便又杀又砍,要说自己半点不生气,那也是不可能的……

“怎么样?无话可说了吗?”温去病冷笑道:“封刀盟横行霸道,欺压良善,什么星榜菁英,不过是个有胆做,没胆认的孬种,一会儿我就把挂在门口,让封刀盟大大长脸,再商量怎么赔偿我的损失。”

“你!卑鄙,***1

无力反抗,司徒小书对自己的失手被擒,满心不忿,眼中怒得要喷出火来,“你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倚仗陷阱和手下,有种你……”

“有种怎样?和单挑啊?请看看我聪明的俊脸,像是那种***吗?这里是我家,陷阱多碍着了吗?全力夏达港都知道我身体不好,没有战力,只能靠装备,硬要抓我出来单挑,这是谁在霸凌谁啊?”

温去病哂道:“明知我武功不如,还逼我出来打,恃强凌弱就是你们的堂堂正正?就是有种?真要比有种,直接先把入室盗窃的罪认了1

一轮耻笑,堵得司徒小书异常闹心,最委屈的是,对方所言条条占理,一心守正道、明忠奸的自己,却被他说得哑口无言,怎看自己都是坏人,这世界……

哪还有黑白?

千言万语,最后只化成一句不甘……

“我……如果能完全发挥,一定不会输给你的……好不甘心……”

听着小***的低语,温去病脸上多了几许认真,“呵,我们的敌人,绝大部分临终前,都是说这一句。”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