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八十四章 会吃人的府第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八十四章 会吃人的府第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龙云儿之前数次遇过险关,觉得自己要死了,但习武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因为把握不到战斗节奏,大意轻敌,为敌所趁,一刀剖胸腹,真觉得自己要死了,一些之前在训练中没有的念头、感应,都在这瞬间生出。

几天的猛特训中,香雪努力**了一些攻守套路,龙云儿从中学习,对于敌人怎么攻来,怎样反应,都作了训练,弥补仓促练武的缺失,但此刻迫在眉睫,不假思索,竟全然忘了这几日练过的套路,最直接的反应,无视攻击,双臂举并,合轰敌人头颅。

刀落快,双臂轰耳更快,在这一刀落下之初,双拳、双臂已然轰中,刹那间的感应,龙云儿说不太清楚,只觉得,劲发仓促,自己双拳的力量,未够集中,没能打出大力金刚击的精义,却由双腕上有股震荡波释放。

随即……胸腹一痛,像被什么钝器划过一道……

钝器?

神魂甫定,龙云儿往下凝望,赫然只见,点滴鲜血往下洒落,但自己的伤处并没有很疼,再看得清楚些,胸腹虽被刀气划过,衣衫切裂,但已弱化的刀气,突破不了金刚身,徒留些痛楚,却连皮肉伤也没多少。

但为何……明明冲上第五级的一击,为何没能成伤?既然伤势不重,又为何血滴如雨?

抬头再看,康巢呆呆站立,握刀的手,缓缓松开,目光呆滞,半晌,他眼耳口鼻不住淌出鲜血,七孔流血,最终,刀落地,人后仰,殒命当常

周围掀起一片哄然之声,康巢的一刀之威,在场之人亲眼所见,不但充满智策机变,更透过战器,将一击之威强行催上第五级,拚着耗损严重,也打出本身的巅峰一击,堪为经典之作。

但这一击,最终却败死在对方手上,由于他先一步毙命,手上散了劲,余力更破不了坚固的金刚身,就此殒命。

龙云儿虽衣衫破损,有些失态,身上却不见半点伤痕、出血,自始至终,仅是一拍,而后贯耳一击,力量也看不出多强,却把康巢一招杀,这实力果真是高深莫测。

“怎……怎会……”

龙云儿一句讶然未出口,已经被香雪踩着脚给阻断,“闭嘴吧,说多错多,拉好的衣服,闭着嘴跟我走!还有……是不是练了金刚体,踩就不嫌痛啊?要我脚下加点料吗?”

“没、没有,真不敢。”

正因为意外杀人,心头有些不宁的龙云儿,被香雪的话给镇住,稍微有些哀怨,觉得自己像是遇到了恶婆婆的可怜小媳妇。

一边跟着离开,龙云儿不忘问道:“香雪姊姊,为什么我……”

“那家伙的企图,一早写满脸上,看了就知道是要仗兵器逞凶,就这没经验的看不出……”

香雪笑道:“而若非因为手上也有货,我们哪敢放这傻妞出去挨刀?”

龙云儿醒悟,以香雪这***湖的目光,未战已判知输赢,自己的筹码除了身上功夫,更还有一双护腕神器,哪怕残缺得不像样,神器仍有神器威能,还是一件左右胜负的大杀器,更让自己履险如夷。

“对了,既然身为碎星者,记着规矩。”香雪道:“那个一脸衰样的,既然打挂了他,就可以取走他的兵器当战利品。”

龙云儿错愕道:“我又不练刀,取他的兵器作什么?”

“傻瓜,不用,太一能用啊1

香雪一言点醒,龙云儿立刻转头往回跑,想去捡拾那把战器,却又被香雪给拉祝

“……但身为一名将成形的高手,干这种事情太掉身价了。”香雪摇头道:“目前是温家的门面,形象重要,这种不名誉的事情……留给老头子去干吧,他懂得怎么作的。”

“怎么能让在叔收烂摊子……”

龙云儿说着,却发现香雪一反平时啥事都不理的冷漠态度,拉着自己越走越快,像在赶着什么,“姊,有什么事吗?是……哪家的新鲜甜食出了?”

香雪整天酒不离手,却不怎么喜欢酒,反而喜欢甜食,龙云儿就看温府的人,多次奉命为她买来刚出炉的新鲜甜食,白糖糕、蜂蜜糖糕、栗子香糕,都是她的喜爱,龙云儿也想过找机会出去买来送她,看她高兴高兴。

“没,有谁在一个地方闹完事,这么快又来第二次?我觉得,这可能是调虎离山,声东击西1

“啊1

明白香雪的顾虑,龙云儿脚下加快,就往温府赶回去。

时间回溯,在龙云儿对战康巢之前,双联帮袭击温家多处商铺的消息传出,所惊动的不只是温家,正出门办事的司徒小书闻讯,也吃了一惊。

双联帮是封刀盟的附属帮派,封刀盟除了每月收取贡金,基本从没交办什么事,无非就是叮嘱“维持治安,勿违侠道”之类的规条,袭击温家一事,既非自己的命令,也不可能来自封刀盟,看来就是双联帮自把自为。

“……搞什么?这么干,置我封刀盟的仁道于何地?如果真要动手,为何不堂堂正正,上门挑战?袭击店铺、酒楼,伤及无辜,却让正主逍遥无事,这是我辈应为吗?”

司徒小书气结,问明路径,预备亲上双联帮问责,但行至附近,里头一队人马,劲装、背刀,快步赶出,杀气腾腾,一看就是出去开战,司徒小书心念一动,悄然跟了上去,走了一段路后,发现这行人果然是去寻温家晦气,而且,直奔温府。

原本司徒小书就是来制止这种***,尤其不得伤害无辜,但看他们是直奔温府而去,情况就又不同,眼见这这种景象,司徒小书改变心意,尾随在后。

一行二十余人,三名中阶,余者都是低阶刀客,不过所持用的兵器,全都是能提升本身力量,还是一支颇有战力的队伍,就这么杀入温府,战果可期,司徒小书迟疑起来,决定静观其变。

这行人也不是正面杀入,来到温府后,他们绕过围墙,从左侧翻墙进入,身手矫健俐落,司徒小书瞥看一眼,忽然有些担心,府内无辜若是受害,该当如何是好?

想到这个,司徒小书就觉得自己该跟进去,不让事情失控,然而,这个念头才刚生出,她就察觉一桩异事,那支队伍进去十多秒,里头一点声音也没有,现在正值午后时分,温府中仆役、护卫,人来人往,这支队伍虽然身手敏捷,却也没到隐形无踪的地步,怎么入内那么久,全没被人发现惊叫的?

时间匆匆又过几分钟,这支队伍如同泥牛入海,半点声息都没有,司徒小书守在府外,一下感应血腥之气,一下感应杀气,却一无所获。

……无法隐形匿踪,又不是杀人灭口,为什么几分钟了,里头一点动静都没有?

……就算进去以后,一伙人全部蹲着不动,总还是会被人看到,发出点声音吧?

……难道,这伙人进去,立刻被制伏、反杀,以至于没机会发出声音?但为何自己又感应不到任何血气?

时间分秒过去,司徒小书看着那很平常的围墙、宅院,心里生出莫名感受,觉得这所宅院像只蛰伏在此的怪物,将不怀好意的入侵者瞬间吞噬,没留下半点渣来。

前一次登门挑衅,没觉得温府有什么杀机,什么危险,可这时的诡异,司徒小书不得不承认自己走了眼,十几分钟过去后,受不了这份诡异感的她,脸上有了决绝之色,对着围墙,纵身一跃。

……………………………………………………………

围墙的另一侧,双手健全的温去病,负手踱步,看着地上那些犹自拼命挣扎,却渐渐肢体僵硬的人体,摇摇头。

“……日头炎炎,吃饱太闲啊,放着大门大路不走,偏要翻墙,这间屋里里外外,所有的布置,都是针对你们这些不走正路的鸟蛋啊1

地面上,灰白色的***黏胶,是这群刀客落地后,忽然冒出来的,一开始并不存在,全无预兆地出现,名符其实地一网打尽,半个也跑不了。

这片黏胶,黏性超强,沾上之后,连中阶也无法挣脱,如果用刀,倒是有机会割开,但所有人一开始滑倒,滚在黏胶上,连拔刀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牢牢黏住,而且,还四肢僵硬麻痹,舌头肿胀,发不出声音来。

“……下次换个有点新意的入侵法行吗?又不是三岁小孩,居然翻墙跳进来,前天晚上那批空降主屋的,比你们有诚意多了,虽然也全灭了啦……”

温去病俯视已失去意识的一群人,苦笑道:“温剥皮的命,哪有这么好要?如果让你们轻易得手,那就真对不起前面的牺牲者了。”

正说着,忽然见到一抹身影,如同苍鹰,飞掠过围墙,身法不俗,三米多高的围墙,竟然不用上墙头,直接就翻了过来,凌空打了个照面,看清正是司徒小书。

“唷,不速稀客啊1

“温贼1

司徒小书一看见温去病,又见他孤单一人,登时眼中发亮,动手拔刀,对着温去病一刀斩出。

“天诛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