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八十二章 横扫高阶的飞拳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八十二章 横扫高阶的飞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龙云儿向香雪请教,乍然听见“咒武”一词,惊奇之余,想了解这到底是什么的技巧,但话没出口,香雪就打出隔绝封印,封锁声音外传,然后低声问话。

“对了,我想问一下,当年咱们家的痴佬温,在你们府上被退婚,详细是什么情形?”

“咦?温哥哥,他没对你们说吗?”

“其实我们都很八卦,对于他为什么被退婚,超想知道的,不过他从来都不肯说,被我们逼急了,就变身学猩猩发狂,所以,我们不清楚……”

香雪摩拳擦掌,“趁着有相关人士在,当然要了解一下,我们……就把那个我问,不说,我抓开头盖骨,问脑子的过程省略,直接说结果吧。”

“……确定的酒真够烈?要不要再来一坛雅洁青莲冷静一下?”

龙云儿摇摇头,虽然有些好笑,但很清楚晓得对方真不是说笑,脑里回忆起当年旧事,正要开口,忽然听见一声闷响。

练功密室位于地底,隔壁就是温去病的工坊,里头经常发出闷雷似的轰响,第一次听到的时候,龙云儿被吓得不轻,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温在乎极为镇定,不以为意,香雪来了之后,也只说一句“常有的事”,时间久了,龙云儿也非常淡定了。

“……又炸了,不晓得是进展得不顺?还是进展得太顺了?”

担忧地往里头看了一眼,却不料,与之前的经验不同,闷响没有结束,却是连响不绝,一炸连着一炸,而且还越来越大声,隔着厚厚的石壁,爆炸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高阶末段……半步地阶……”

香雪皱着眉头,喃喃自语,最后神情一变,讶然道:“地阶出力1

声音一落,两人前方的那堵石墙,连同内中的防御结界网,应声炸碎,一道黑影从内中飞冲出来,高速朝两人这边撞来。

几天特训的反应,龙云儿发动金刚身,运起金刚力,就想去挡,香雪扔下一声“找死吗”,闪电出手,拉着她往旁一闪,那飞坠出来的黑影,又打穿一层石壁,不知飞到哪里去,直过了好半晌,才看到温去病从工坊中摇摇晃晃地走出,不住咳嗽。

龙云儿注视他的身影,第一时间注意到,他右手袖子不见,一条手臂整个消失,大吃一惊,连忙冲上前去。

“温哥哥,你的手……”

“没事,咳咳,失败是常有的事,但我又往成功靠近一步了。”

温去病脸被烟熏得发黑,却露出笑容,似乎非常开心,香雪晃着酒瓶,斜睨道:“那块陨石的效果?装在手掌心,吸气然后射出,那只是一股冲击波,你用什么方法控制住,升华成地阶出力的?”

“那牵涉到神经组件的制作,只有把传导效率提升上去,才能做到有效控制,目前还未算满意,差了少许,没有能真正驾驭这股失控的力道。”

温去病尴尬笑道:“一只手飞出去,不过应该没报销,等会儿修修装上就行了,只差一点,飙风晶钻就可以实用化。”

“……这不过是蛮力,不是实质的力量。”香雪道:“你以前不是最看不起这种事吗?怎么现在又……”

“以前是以前,现在我觉得……不管武力、蛮力,只要能***敌人,就是够力!整天放蛊下毒,连蛮力也不用,照样把事情办了,我觉得这挺好。”

温去病笑道:“别小看这个设计,只要制作得当,又打得准,高阶以下,没人挨得了一下。”

龙云儿在旁静听,大感诧异,寻常武者要练上高阶,要付出的心血绝非等闲,而能站上高阶,就已经是高手,星榜之中,九成都是高阶,堪称千里挑一的人物,怎么温去病随手作件道具,就敢说是横扫高阶,没人能当一击?真有如此神奇?

“你就作梦吧!就凭你这烂身体,怎么打中还是问题,高阶武者的移动速度、反应时间,是你一个废人随便举手就能打中的吗?”

香雪的言语,再次让龙云儿不解,这种存心挑剔找事的语调,表示女孩心里着实不悦,但……为何会不悦呢?

瞥向温去病,龙云儿琢磨话意,单单只有这股喷射力量,实质意义并不大,想要真正发挥用处,必需要***的配合,以他的才能,要作出辅助道具,并不困难,但他的辅助道具……

一想到此处,龙云儿脸色立变,温去病的道具,基本都是装在身上,或者说,全装身体里面,要再装什么东西,肯定也是与**融合,那……

“你发疯了不成?”

香雪把酒瓶一丢,落地砸碎,怒道:“乙太尸蛊虽然能保住**机能运作,但你的心、脑,都还是正常血肉,由太初真血维持,后头如果找到那几件关键物,就有希望重塑肉身,让你回归正常人,可你如果这么乱搞,拿乙太尸蛊当底牌,搞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改造,耗竭心脑元气,你就真的剩下没几年了1

相处时日还不长,龙云儿却从没见过香雪这样发怒,但她也顾不上这个,骇然望向温去玻

“温哥哥,你……你的身体……”

龙云儿道:“你不是说,现在虽然身体弱了点,但哪里坏了就修哪里,修不了就整个换掉,反而比之前简单……”

……因为他一直都是笑着说的,像说个与本身无关的笑话,自己虽然猜说他心情可能没有表面上看来那么好,因为他一向爱强撑,却也没有意识到,每次的改装、改换零件,都是对生命的挥霍,若这样下去……

“哪有这么简单的?”香雪一手插腰,怒道:“这家伙要是识相点,完成初拥,和我一起当吸血鬼,那倒是可以没事,偏偏他……”

“嘿!没人这么推销的好吗?”温去病苦笑道:“当初也一直抗拒,死都不愿意全妖化,变成真正的吸血鬼,不想干的事情让***,这有说服力吗?”

“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我现在是个超开心的吸血鬼,乐观向上,天天有酒喝,爱宰谁就宰谁,比你好多了,你……”

香雪越说越冒火,讲到后来都在卷袖子,随时会动手的样子,不过,挂在左面墙壁上的镜子,骤然闪光,是外头有事联络的讯号,通常是温在乎所发。

“……上头出什么事了?”

温去病皱眉仰望,通常自己在下头开工的时候,老管家不会来打扰,而会让他选择通知的,都不是小事,而且……也都不是好事!

“得上去看看了,不过在那之前……”温去病尴尬道:“哪位帮个忙,去替我把手捡回来可以吗?”

龙云儿脸上一白,急急忙忙冲出去,到隔壁的石室里去找手,看她背影消失,温去病笑了笑,低声道:“她修练的速度怎么样?”

“……还可以吧,几天时间从中阶头到中阶尾,大概比以前团里的修练速度快十倍,神魔之气果然是好用的东西。”

香雪瞪了温去病一眼,“这丫头片子的心不错,我劝告你啊,如果对人家没那个意思,就别把她摆在身边,让人家整天为你难过落泪,担惊受怕的。”

“这论点太奇怪,难道我有那意思,才要把人摆在身边,让我喜欢的人为我难过落泪,担惊受怕?”

温去病哂道:“我又不是******狂……再说,也想多了,我对她没有那种想法,就只是觉得她可以栽培、可以信任,才摆到这位置上的。”

“……能得到你信任,这本身就是个奇迹了……你表情为什么那么紧,手臂痛得很厉害吗?”

“小声点可以吗?我一直让她以为,这些随拆随装的东西,是可以关闭痛觉,不会有痛楚,尽管嘻嘻哈哈的……”

“是可以啊,你自己不干而已。”

“频繁开关触觉神经,会造成末稍钝化,后头想关关不上是还好,就怕想开也开不起,麻烦就很大了,所以宁愿痛些,也要保留未来性。”

“嘿,有道理啊,自我麻痹没什么未来性,我也不该整天靠这些酒瓶来过日子,不如从今天起,我戒酒了吧?”

“………那很多人的未来就要没有了。”

“你这偏心的痴佬温1

香雪捶打了温去病一下,不久后,龙云儿把那条飞射太远的手臂捡回来,神色如常,还能开玩笑说手臂完好,代表用料不错,打造的技术也好。然而,从她眼角残余的水痕,两人都看出来,她刚刚应该是掉过眼泪的……

“们两个先上去,看看是什么事,我先把这只手给装上,总不能露脸时成了独臂人……”

温去病如是说着,打发自己的护卫长与***先行离去,而两人一出去,就遇到忧心忡忡的温在乎。

“刚刚双联帮砸了我们的酒楼,还出言挑衅。”

“双联帮?”

龙云儿一怔,她对力夏达港的事物还不熟悉,但听说过这好像是港市内面上的最大帮派,帮众过万。

香雪却似毫不在意,笑问道:“哪家酒楼?”

温在乎没好气地道:“就是这趟回来毁掉的那家……”

在老人的印象里,这个护卫长一年到头不知在哪鬼混,只见书信不见人,一回来就天翻地覆,真不知家主为何非她不可?

香雪道:“我有责任吗?那一起去看看吧。”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