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七十六章 斩腕一刀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七十六章 斩腕一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恶意并购,大鱼吃小鱼,这类事情温去病在商场上,倒也见得多了,不足为怪,比较要命的,是如何解决这问题。

直接答应,那是不可能的,自己可没有趴地上舔人脚底的嗜好,更不容许人家派一队武装进驻温府,吃自己的、喝自己的,还要自己倾囊教导,普天下哪有这种好事?

但……自己脚踩在朱家的地头上,这趟明面是封刀盟遣使,实际上,这就是丹嵬朱氏、封刀盟的联手而为,自己若是不给人家面子,吐半个不字,恐怕不光是眼前这些朱氏武者要动手,外头还会有几百人随时挥刀杀来。

温去病咳嗽两声,笑了笑,道:“能接受封刀盟的保护,温某求之不得,有贵盟的英豪驻府,定能震慑宵小,哪还有什么碎星余孽胆敢来犯?哈哈哈。”

朱鼎宇颇为意外,都知道温千刀是一号人物,机巧灵变,奸滑阴毒,己方的这个提案,他虽然不答应也得答应,但真没想到他会一口答应。

“不过呢,贵盟要保护我,总不会空口说白话吧?”

“温老板这是何意?”

“我是说……该不会,贵盟的人员中,反而有些想要我命的人?”

温去病拿着茶杯晃了晃,目光却往司徒小书飘,极不庄重地从胸口瞥到腰下,再往上瞥看到胸口,来回扫几次,最后露出一个非常轻蔑的微笑。

“你1

一直在旁边噘着嘴,强忍怒气,不肯往这边多看一眼的司徒小书,受到这目光的***,就像**引线上点了火,立刻怒不可抑。

“恶贼,你看些什么?再多看一眼,我立刻挖你的眼睛出来。”

小***怒言相向,手都按到刀柄上,随时都会拔出斩人,朱鼎宇一脸尴尬,连忙站起,拦挡在师妹身前,生怕她真一刀砍出,坏了大事。

“师妹,不得无礼,***特别交代过,必须完成这一趟的任务,想抗父命吗?”

“哎呀,朱少,贵盟到底是什么想法?又说要保护我,又说要斩我,总不成就是喊保护我的人斩了我?你们的护卫太危险了。”

温去病摇头道:“不如我们各自冷静几天,厘清状况,说不定,你们一走,玉虚真宗、金刚寺也会来和我谈谈保安,我可以挑个真正安全的。”

“温老板,你这未免就……”

朱鼎宇和温去病一说话,对身后的注意稍放松,司徒小书逮着空档,笔直冲了过来,对着温去病就是挥手一斩。

“师妹!不可1

事发突然,温去病最初以为是大意之下的意外,但看见朱鼎宇叫喊之余,眼中闪现的冷静,登时醒悟,这是要利用“意外”,趁机探自己的底了。

心念闪动,温去病预备发动机关,这里是温府,到处都是自己设计、暗藏的机关,要挡下这一斩不是问题,然而,一道人影却抢先飙出,挡在这一斩之前。

气劲交击,司徒小书露出讶色,不只惊讶于这一记手刀被挡下,更错愕于眼前这名跳出来的,是一名千里挑一的美人。

大大的眼睛,水漾晶灿,文静秀雅的气质,看来是好人家的子女,那一撮如鲜血般的红发,染污了碧玉,让整个人带着几分邪异的气质,却更添丽人艳色。

“沧溟龙氏?”

司徒小书声若寒冰,“龙家人几时堕落到替人贩子卖命了?识趣的就让开,凭挡不住我三刀。”

“护卫家主,是职责所在,秘书不能擅离。”

龙云儿平稳着回答,却感受到两道不认同的视线,从背后***辣地射过来,这一着没有事先报备,温家哥哥大概又发火了,但自己也很无奈,谁晓得会忽然被踹出来?

“三刀?哈。”

后方传来温去病的笑声,“听说封刀盟的大小姐,单人灭江左七寨,斩杀焦州三鬼,星榜二十八,武功高强,怎么连我家一个小小***都要三刀才摆平?朱少,这下我真怀疑,贵盟有力量保护我吗?”

朱鼎宇皱眉道:“温老板,请谨言慎行,我师妹刚才一刀,并未认真……不过,贵府这名***,这年纪就上中阶,也算不俗了。”

未满二十岁的中阶,在天才、菁英眼中,根本没啥了不起,朱鼎宇也不当回事,但以一般人来说,确实出类拔萃,而且……朱鼎宇觉得这名美人***,让自己有些看不透……

她举臂接刀时,爆发的气劲是中阶,但她动作却颇为生涩,好像刚习武未久,手腕上震荡出的能量波,似乎套了什么防具,有可能是高阶战器,她是以中阶力量,催动高阶战器?

朱鼎宇目光锐利,一眼看出龙云儿身上许多异常处,却也因此倍感困惑,龙云儿却听出温去病的言外话意,硬着头皮,向司徒小书拱手。

“司徒小姐,请赐招,护卫家主是我的职责,贵盟要接手,起码……”龙云儿正色道:“要证明自己的实力。”

“证明实力?”朱鼎宇像是听见什么极荒谬的话语,“居然有人质疑封刀盟的实力?”

不光是朱鼎宇,连站立在外头的数十名封刀盟武卫,听到这话都大笑出来,自百族战后,已经没人敢说这样的话了,即使不算“刀尊”司徒无视的存在,封刀盟的声势也如日方中,万邪辟易,现在竟有狂徒质疑?

“实力不在言词,而在乎胜负。”龙云儿平静道:“如果要我等心服口服,请司徒小姐或朱少赐招。”

学着记忆中江湖大豪的模样,龙云儿一派从容平静,心里却在狂打鼓,自己不过区区中阶,对面两人不但是高阶起跳,还都位列星榜,真要打起来,一招就能把自己斩杀,也不晓得为什么香雪让自己出来赶人?

毁天霹雳,是用不出也不可以用的,但既然有修练毁天霹雳的基础,刚刚教的那招,可以试试看。

虽然,自己心里真怕得很,可如果退开,事情就会推到温家哥哥的面前,那自己希望能帮得上忙的心愿,就非常可笑了……

龙云儿不再言语,拱手站立,谨守礼仪的同时,也表现出一股绝不让开的决心,看在对面两人眼中,益发觉得这女子果然不同。

朱鼎宇想就此打住,回归正题,司徒小书却瞪着龙云儿,她甚至是死死拦在自己面前,不让自己的视线穿去,更别说人过去。

……如果就这么放手,转身回去,不就等于放过温剥皮这恶贼?如此奸恶歹毒之人,不遭报应,也无人制裁,那还有天理吗?

“……为虎作伥,也不是好人,该当一起教训,但……是堂堂正正向我挑战,我踏足高阶之后,就没再单对单与未至高阶者交手过……”

司徒小书说着,身上散发出阵阵威煞,在龙云儿眼中,对方一下变得无比高大,充满压迫感,仿佛一只指头就能辗死自己,就连站在外头的刀客武卫,都在这股威煞中颤栗。

忽然,整个威煞消失,司徒小书平淡道:“封刀盟从不倚强凌弱,我用和相同的力量,接我三刀,只要接得下来,今日之事作罢。”

朱鼎宇愕然道:“师妹,***交代的事岂能这样就……”

“师兄,你看看这油滑奸贼,可有半分真心要应允的样子?”司徒小书冷笑道:“就算我不阻挠你办事,你要他屈服,总得先打到他趴下吧?”

朱鼎宇闻言沉默,小师妹不是单单只凭个人冲动,还冷静看出了情势,相较之下,反倒是自己表现差了。

“请小姐赐招1

龙云儿摆好架式,简单一拱手,真气缓缓流转全身,看似到处都是漏洞,但血脉之力已随之发动,一层淡淡的青光,若有似无,在龙云儿身上弥漫。

“……甲木之气?”

后方朱鼎宇看出端倪,皱起眉头,沧冥龙氏的血脉非常强悍,各种属性的龙血一应具全,火系、雷系的龙血,觉醒之后可不是一般的强,相较之下,木系比较偏门,觉醒出来的血脉,往往都是毒龙一类,招人忌惮。

进入中阶后,血脉觉醒能让部分肢体异变,毒龙血脉的具体表现,往往就是毒爪、毒牙之类,一下不小心,便会受伤中毒。

司徒小书年纪轻轻,却受封刀盟全力栽培,有着超越外表的丰富战斗经验,临阵场数甚至还高过师兄朱鼎宇,他看出来的顾虑,她心中同样有数,暗忖毒龙血脉,难怪为龙氏嫌忌,流落在外,替奸人卖命,早知如此,自己也不用降低力量,直接一刀就为世上除害……

骤然,龙云儿闪电出拳,轰向司徒小书面门,拳打得快,但刀光更快,瞬间暴起的刀光,直削向她的手腕,也是这一拳运劲的破绽。

只一刀,破招兼断腕!

封刀盟威震大地,素来凭的不是蛮力,而是后发制人与精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