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七十三章 整容的圣地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七十三章 整容的圣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对金英文书,并不在意,却接过锦盒,小心打开,看了一眼,脸现喜色。

陶敏才没有过去探看,路上他早已看过,不用现在做小人样,盒中所装的,是一块黑黝黝的金属,似铁非铁,却闪烁着一些晶状杂质,也辨认不出到底是什么。

“痴佬温,这到底是什么?”陶敏才道:“我记得,你已经前后几次,想向学而买下此物……我也问过,他说是祖上所传,五十几年前,祖父立功,蒙郡王所赐的珍物……”

说到这里,陶敏才看到温去病诡异一笑,其中因由,他倒也能理解,五十多年前的帝国,财政窘迫,王侯贵族为了排场,仍常出手打赏,但赏下来的东西,往往滥竽充数,随便捡些不入流的东西,就说是宝物,胡乱赐给手下。

普通打赏下人,也还罢了,偏偏有些贵族倒施逆行,拿烂石子赐给有功之臣,却拿金玉珠宝赏给亲信、姬妾,弄得底下怨声载道,甚至因此爆发叛乱。

赵家本来也将这无法辨识的石头,当成一块***,只因为那是祖传之物,这才不轻易售出,但陶敏才认为,温去病素来慧眼识宝,能让他感兴趣的东西,不可能是***。

“……陨石。”

温去病笑道:“来自青冥天外的石头,常常含带一些地面所稀有的物质,可能是***,也可能是宝贝,看手气而定。”

“那这块陨石……是宝是废?”

“不知道1

温去病笑道:“我又不是匠师,哪能分辨这个?不过,这东西有市场,帝国有些匠师愿意为这出高价,我只要知道这点就够了。”

“你倒是会做生意……”

“陨石类的天外物品,只是有市场,但未必有什么真的价值,所以,我不是很急,有空便顺口一提,赵家肯卖就卖,不肯卖也于我无损。”

温去病道:“如果真是那么重要,我志在必得,哪还会是这态度?一早就买***上门去,灭门夺物啦。”

“倒也是……”

所问到的***,全都合情合理,陶敏才略带遗憾,拱手起身,就这么告辞,要离开茶室时,门忽然打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

陶敏才是温府常客,识得温在乎,更对温府大部分仆佣的面孔有印象,却不认得这个女人,再一看,更是为之惊艳,站在当常

这名女子,容貌秀美,就是皮肤黑了点,有些雀斑,但仍难掩美色,剪裁合身的连身裙装,配上貂皮小袄,娇秀可人,陶敏才一眼就看出,只要好好保养些时日,把皮肤养白,稍丰腴一点,让脸部线条圆润,那肯定就是一名***的大美人。

……温家几时有了这样一名绝色***?

陶敏才有些许失神,自我察觉到后,陶敏才略感羞愧,跟着便注意到,这名美人有着一头绿发,只是前额的那一块,赤红如血,破坏了那一抹平静的玉色。

虽然减了美感,陶敏才却觉得正常,没有杂色的绿发,是纯血龙家人的象征,贵不可言,这种人如何会在温府出现?反倒是杂血的龙氏旁系,帝国境内所在多有,不只限于傲龙郡,各处都有。

“……这位是……”

陶敏才望向温去病,后者看也不看,道:“秘书,自己报个名字。”

“是。”绿发丽人欠身道:“敝姓龙,名秘书,是随侍家主的***人员。”

“哦,秘书……好奇怪的名字……”

陶敏才皱了皱眉,又觉得自己这么说,等若在批评女儿家的闺名,大是无礼,连忙摇摇头,拱手告辞。

贵客远去,龙云儿蹲下身来,收拾客人刚才用过的茶杯,又为温去病斟上一杯新茶,还再替他披了件衣袍。

“家主,昨夜受惊,请保重贵体。”

“……家常便饭的事,受什么惊?”温去病望向龙云儿,皱眉道:“龙秘书,这什么鸟名字?亏想得出来。”

“……也不是我取的,香雪小姐说这样,就这样了。”

回想到这位碎星团毒霸的手段,龙云儿佩服得五体投地,昨天香雪一番施为,从简单的化妆改扮,到一掌拍额,施加极其复杂,外表却全然看不出端倪的心灵屏障,明明只是几处小改动,可,却几乎连自己也不认得了。

正确一点的说法,倒也不是面目全非,而是透过一些小细节的变化,造成形象的改易,看起来就像是长得颇像的不同人,藉此掩饰***,内中所包含的心理陷阱,龙云儿委实佩服。

这样的巧妙手段,再加上可靠的身分伪造,自己后头可以光明正大走在街上,不用担心被人认出来了……

“香雪小姐好像比在叔更有能力呢。”龙云儿道:“在叔没把握帮我找到一个稳当的身分代换,香雪小姐却说她会搞定,不知道是怎么做呢?”

“那不重要,既然已经认识她了,就记得一个道理,她说要做的事情,尽可能不要去阻拦,拦了也没用,至于是什么方法……难道人家还有责任告诉吗?”

温去病板着脸交代,心里却在苦笑,老战友习惯的作风,怎么想都只有一个,温在乎之前的作法,是找寻一个适当的龙家身分,让龙云儿替补,这事可遇不可求,可换了葆丽妲,那就是连串催眠、***、抹杀,一路辗过去……

蛮干的风格,不是自己所欣赏,一个不小心,后果也很麻烦,但反正自己说了也没人听,就姑且由得她去吧……

“……还有,香雪小姐在海外……”龙云儿迟疑问道:“那个歌姬真的也是香雪小姐吗?”

傲龙郡位于帝国东北,海外事物几乎不会传到那去,龙云儿是来到力夏达港后,才听到这位异国歌姬的大名,知道昨天下午,自己被人潮冲散,就是因为这位歌姬的录音石新货到港,人人抢购之故。

只是,骤听到那名神之歌姬的名字,自己着实愣了一下,那与自己身边的金发小女孩同名,虽然据说那名歌姬也是金发,但……一个少女、一个女童,两者有十岁的年纪差,怎么……

“万里沙海……可以当成是一个不错的整形圣地……”

温去病皱着眉,似乎不太想回忆,“那天之后,我和她都变了样子,我……成功减重,她就……变得年轻了点。”

龙云儿一阵错愕,咀嚼话里的意思,道:“但温家哥哥你的减重……这本来就是你的真面目,只是卸去了伪装,可是香雪小姐……”

“她的实际年龄,应该也就二十几岁,以吸血鬼的真祖一脉来说,就是个小鬼,现在这样子,就是她的真面目。”

“那……之前在碎星团里,她的样子也是伪装?”

“不……也是真面目,是那时候的真面目。”

温去病遣词用字极为小心,事关老战友的个人秘密,非关于己,他本不应对人说,因此说得格外小心。

龙云儿却听得一头雾水,“金山毒霸”葆丽妲,当初不只是碎星团之花,更艳绝大地,无数人为之倾倒,琼桃宴上一舞倾城,尤为佳话,怎么真面目居然是个小鬼?

而且,真面目就真面目,怎会搞得那么复杂,还有此时真面目、彼时真面目的分别?

“对喔,差点忘了……”温去病放下茶杯,正色道:“当着她的面,绝不要提吸血鬼三字,她不喜欢听,但也不要特别表现出避讳的样子,如果她察觉到这点,很大可能会气到杀人。”

“不、不会吧?”龙云儿惊道:“昨天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开口闭口就是我这吸血鬼,或是我们吸血鬼一族……看不出有反感或是要避讳的样子埃”

“……从前有一个皇帝……”

温去病看了一眼龙云儿,满眼恨铁不成钢的神情,“他成皇后,总说自己是布衣出身,说自己以前当过和尚,英雄不怕出身低,但只要有大臣提起这些事,就立刻斩头或斩全家头……懂吗?有些事,她说可以,别人说……就要命。”

龙云儿点了点头,稍微明白了,但通常这类情形的出现,都是自卑心伤,转为超强自尊,难道……吸血鬼的血脉,对她来说,是一件不愿回首的心伤?

但明明痛楚,还要总挂在嘴上,简直是无时不刻,拿刀子自残,这……又何必呢?

“狡兔三窟,她和我各自寻找立足点,我往外铺开通路,她直接立足海外,一开始她也没说清楚,我以为她是去搞地下组织,没想到她站上舞台,搞得那么声势浩大……”

温去病笑了笑,道:“知道她为什么是歌姬,不是舞姬吗?”

龙云儿摇摇头,百族大战时,一舞倾城的佳话,葆丽妲的舞名动四方,香雪却只是唱歌,难道是为了怕被人认出舞姿?

“唱歌比较好混……她与现在的我一样,变身形态一次只能十五分钟,过了就崩解。”

温去病笑道:“只是唱歌的话,唱一唱时间快到,还可以躲回幕后继续唱,反正声音差不多,跳舞的话,问题就大了……她之前有托我谋求解法,不过,我还没想出来……对了,那家伙还在宿醉没醒?”

龙云儿点点头,温去病道:“行,我做点事情,去注意一下她,晚点应该有客人……”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