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七十二章 当头一刀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七十二章 当头一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自现身以来,司徒小书给予人的最大印象,就是她行事如出刀,极有分寸,看似一刀豪迈、霸绝,却总为人留下余地,换了是***有这种身分、这种实力的人,这两刀早就杀人立威了。

但这个极有分寸的少女,却在维护了自家门派脸面后,忽然针对温去病,先是扬刀问了一声,跟着,没等回答,那一抹灿烂的刀虹,又破空划来。

“恶贼,你伤天害理,世所难容,今日我奉天命斩你,受我一刀1

一刀崩天而落,刀未至,凛冽刀气已切断温去病额发,周围众***惊失色,却没几个人反应过来,救之不及,只想说这一刀会否只是试探,点到为止?就连张文远、陶敏才,都没法肯定。

唯有温去病自己,一眼看穿这怠?p> 刀锋断发、临身,司徒小书一直紧盯着目标的双眼,父亲的教诲,斩人时必须注意对方的眼神,每一个细微的神情变化,都是动作的预告。

而这个坏人的眼中,没见到濒死的恐惧,反倒是一派从容,嘴角甚至绽放一丝笑意,像是掌握一切的成竹在胸。

刹时,温去病全身被一阵青光笼罩,一块玉坠自他身上脱落,碎裂开来,同时温去病化光射出窗外,穿空而走。

护命之宝,很多大人物都有,如温去病这样的,自然身上不会少,司徒小书出手的一刀,另含玄妙,能破坏这类救命之宝,只是没想到,那坏人如此狡猾,身上的护命宝居然不只一件,让他有机会化光而逃。

这念头一闪而过,司徒小书惊觉,周围的人一脸惊恐,似乎温去病逃脱,让他们更为恐惧,司徒小书错愕不解,忽然,那块碎裂的玉坠,绽出强光……

赤壁大街上,人来人往,蓦地,红袖院后楼的一处,骤放强光,灿烂的光线,照得人没***视,跟着,一声巨爆,从那边炸开,半边楼阁,应声而摧。

忽然发生的爆炸,惊动了大街上的所有人,陷入一片喧闹之中,特别是停等在红袖院前面的马车、仆从,惊惶失措,不晓得是什么状况,也不知如何是好。

温家的马车,一直停在那边,车夫清洗完车上所沾到的血后,就在座上等待,忽然,车厢中传来敲击,是平素约定好的暗号,他二话不说,策马便行,离开赤壁大街后,车内才传来家主的声音。

“今晚……没什么特别状况吧?”

“……应该就没有,死了一批人,弄脏了车子,炸了一栋楼,家主您又传送到车里……就像平常一样啊,没什么特别的。”

“唔,好像还真没什么特别的,那就不废话,打道回府吧。”

马车驶远,把这一切的喧扰都扔在后头,静静地消失在夜色中,回归温府,而几个时辰后,随着天明,络绎不绝的***人马,几乎踏破了温府的门槛。

“老温!你太不仗义了,明明大家一起组团去玩,就没带你这么专坑队友的1

铺着草席的茶室内,身上裹着药布的陶敏才,接过温去病递来的茶杯,道:“昨晚那一炸,红袖院损伤严重,在场的人都被波及,没有护命之宝的,全都伤得不轻,更还别说……”

入府到访的人不少,但基本都被挡在门外,最后允许放进来的,也就只有作为昨晚受害者代表的陶敏才,由于彼此都挨了一刀,感同身受,温去病决定接见老友。

“停1温去病挥手打断,喝了一口茶,道:“没有护命之宝?你们之中,还有这种人吗?最多就是用的货次些,哪可能身上没有?大家……可是门当户对,物以类聚埃”

话中含意有两层,那一群阔少,个个有钱,家族集体配发护身物,不可能没有护身物,同时,这么一大群人,品行相若,招人记恨的事情没少干,如果没有护身装备,谁敢大摇大摆走街上?

护卫、贴身软甲、最后的护身宝,几件安全保障缺一不可,护身宝的功能不一,有些是贴身护罩,有些是化光遁走,或是***效果。

不同的护身宝放一起,术式有可能相互干扰,造成发动延迟或瘫痪,所以通常护身宝只带一件,不过,也有人不怕死又肯砸钱,硬是带了多件在身上……

“真没见你这样的,一件护障,一件化光遁逃也就算了,还带了爆炸的效果,你说你人都逃了,走掉还炸一下,这是为啥啊?”

“万一我走不掉呢?我整天和碎星者对着干,那些家伙都不要命的,我死都死了,还不让我玩个玉石俱焚,亲自报仇?”

温去病笑道:“我的敌人都是亡命之徒,这种招数,不是我独创,他们也都是这么干的,如果走不掉,就同归于尽,你和他们讲仁慈?”

陶敏才苦笑道:“说实在的,你们都不考虑波及旁人?”

“请把那个你字拿掉,然后注意一下,我是***还击,不是主动伤人,要我调降护身武力等级,请洽碎星余孽,那些奸贼昨天烧了我的酒楼,累我又大破财,他们怎不顾及旁人?”

说到酒楼被烧,人员死伤,温去病重重捶了一下墙壁,咳嗽起来,显得极为恼怒。

陶敏才理解他的心情,安慰了两句,温家与碎星余孽长期斗争,这类事早不是第一次了,却压根没想到受了温去病的误导,碎星余孽是真,酒楼被烧也是真,就是整件事情不太真……

“大家也不是头一回一起喝酒,找我出来玩,却没带够护身宝,我们之中有这样的傻瓜吗?”

温去病哂道:“别的不说,就问一句,我这么干,犯法了吗?帝国有哪条法令,禁止不能用自爆来当最后手段的?”

“呃……这当然没有……”

陶敏才苦笑,帝国当然不可能有这种法令,如果有,恐怕连那些名门世家都要因此获罪。

说到底,生死关头,为了活命,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而当生路被断,万念俱灰,要连同归于尽都禁止,这种法令根本不可能存在,官府没法为此找温去病麻烦,甚至要找他求偿都没法源……

“这样吧,你替我传个话给红袖院,赔偿免谈,他们整间院子值多少?开个行情价,我直接收购。”

温去病豪气道:“他们现在院子坏了,不要紧,我照原价收,人员有伤有病的,一律……补偿。”

“……然后老温你就又趁低收购了?”

陶敏才摇头,温去病的条件看似豪阔,但赤壁大街上的歌楼、妓馆,原本就是有价无市,持有者没人舍得卖出,即使温去病用原价收购,仍是占了大大便宜,那边怎可能答应?

“算啦,你痴佬温的名声,力夏达港哪个不知?老鸨根本没指望你,一早就跑去市长那边,找封刀盟讨要赔偿啦。”

“……我非痴汉,请别随便给人取那种容易误会的绰号。”温去病道:“封刀盟还是比较要脸面的,如果哭哭啼啼,以死相争,要到赔偿的机会不小,谁让他们放了个有刀没脑的小姐出来,才问一声就拔刀砍……我是那种可以随便砍的吗?”

温去病倒不怕对方再来砍第二刀,自己怎么说也是领正牌,替***做事的商人,碎星团全是逆犯,司徒小书激于义愤,想砍杀自己,其目的合乎情理,却于法不容,一次犹可,再来一次,封刀盟就会有麻烦了。

当然,什么法律也都是看人办的,以封刀盟今日势大,又是正道砥柱,纵然有什么小小犯纪,官府也多半睁只眼、闭只眼,换了是普通人,光是“对碎星余孽心存怜悯”,就是一条下狱罪名。

“那位司徒小姐……也是昨日才秘密到此的。”陶敏之道:“朱家以贵宾之礼相迎,朱鼎宇一路作陪,到了港市,朱涛摆宴款待,好像是有个什么事……应该,不是专程来砍你的。”

温三敢?别以为人漂亮,就可以乱来了,真当帝国是无法之地吗?”

语气严峻,心下多少有些自嘲,若这国家真有法度,自己等人就不会落得这等收场,今日更不会由自己这等人在横行了……

“咳,别废话了,敏之,今天上门的人很多,我把***人都挡了,唯独放你进来,你知道是为了什么?”

“当然晓得,不就是因为***人来讨钱,我是来送钱的吗?”

陶敏之笑了笑,从怀中取出一纸文书,一个小金印,“这是我家商船的调度许可,时限半年,在这期间可任你调度一次,损坏了照价赔偿……要趁机做什么大生意,事先可打声招呼埃”

“想跟单同赚一手?行啊,发财不会忘记老朋友的。”温去病奇道:“不过……你该不会就只拿这些东西过来吧?”

“如果我说是,会不会没法活着走出这门口?”

陶敏才一笑,又取出一个锦盒,“学而被他父亲禁足,出不来,委托我把这东西带来给你。”

p.s更正通知,修正人名:

春香改香雪

尚概勇改尚勇

特此公告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