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七十一章 三王斩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七十一章 三王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听说另有妙处,朱沐恩的首个反应,就是遇上大忽悠,因为之前海外客商进献东西时,舌灿莲花,说得妙用无穷,表情就与现在的这家伙一样。

“我书读得少,你不要骗我碍…”

“哪的话?骗谁也不会骗朋友啊,我这人很义气的,其实人家都喊我温义气呢。”

温去病靠近朱沐恩,低声道:“朱少你用的那是蓝光盘,放出的影像全是蓝色,而我送你的这个,是全光盘,放出来的时候,各色俱全,如同真人,保证高清。”

“什、什么?”朱沐恩眼睛瞪得老大,“那……那不就等同真……”

他想说这样的影像等同真人在前,除了大小尺寸有差,其余就一模一样。从单色一步跨到全彩,视觉上的震撼,就像从原始一下跨入文明,瞬间将他震呆。

“朱少千万别大声。”温去病低声道:“这种独一无二的好东西,不是人人都有的,你先独享,过段时间再公开,挑个好时机,做好准备,这才大大威风埃”

“你……温老板果然是个义气人。”

被重礼搔得心痒难耐,朱沐恩恨不得立刻回去,感受高清、全彩的震撼,看向温去病的眼神,带上一分谢意,“我交了温老板这个朋友,往后大家多亲近亲近。”

温去病低声道:“朱少果然够朋友,那先前的一点小误会……”

朱沐恩心情大好,已不把什么恩怨放心上,一步跨前,很不习惯地拱了拱手,道:“大家都是本地同乡,一点误会,不要放在心上,以后……大家交个朋友,温老板的朋友,就是我朋友。”

这话不算道歉,可确实是服软了,同为豪门出身的众阔少,知道这话的不易,众人趁势顺阶下台,纷纷拱起手,堆满笑脸,上前见礼。

他们自己也清楚,换了平时,能有个与朱家攀上线的机会,肯定求之不得,现在得了机会,哪有人会傻到为了一点意气,非要见个输赢?就朱沐恩来说,结交相同阶级的人物,也是有益无害,双方可谓一拍即合。

几分钟前剑拔弩张的情势,一下变得欢庆热闹,陶敏才对温去病竖起了大拇指,示意了得,原本他以为,温去病说让朱沐恩道歉,只是吹嘘,这里怎说也是姓朱的地头,这些顶层贵族眼高于顶,别说道歉,就连示弱都千难万难,没想到温去病当真说到做到。

温去病耸了耸肩,并不言语,只是使个眼色,让陶敏才别忘记承诺,后者拍了两下胸口,表示一切包在身上。

这边一片喧闹,一票人交互拱手见礼,场面倒像是生日贺寿,两旁的各家侍卫、仆从,面面相觑,忽然,长廊尽头的包厢门打开,这里的吵闹杂音,终于惊动了内里的人。

为首的一个红袍胖子,虎背熊腰,虽然肥胖,却也非常魁梧,一走出来,两旁的护卫连忙单膝跪下,赫然就是港市之长,朱涛。

作为本市之长,众人早就看他样子看得眼熟,一见到他,都是大吃一惊,想不到朱沐恩居然是和他老子一起出来,纷纷弯腰见礼,身分最低的温去病自不例外,不过,比起市长,他更在意朱涛身后跟着出来的两个人。

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体格挺壮,标准的朱氏遗传,气宇轩昂,穿着红色长袍,腰间却佩刀,这并不是传统朱氏的穿着风格。

丹嵬朱氏,有根据自家血脉,相应开发的武技,朱氏子孙使用的兵器并非刀剑,这人能与朱涛同席,身分不低,却又佩刀,只可能是朱氏新生代中,被选出与外派交流的菁英,再从年纪推断……

“啸日战鹰”朱鼎宇,星榜七十六,自幼就是朱家力捧的种子,成年后机缘巧合,拜入封刀盟,修练上乘刀术,进入星榜,备受期待。

温去病心下忖思,目光跟着越过朱鼎宇,看见他身后的那一个……

人缓步踏出,却在瞬息间失去踪影,所绽放出来的,只余一道刀光,惊艳破空。

廊上挤了不少人,可这道刀光一出,眨眼间飙过十多米距离,直斩向刚才威风了一把的张文远。

粲然刀光临头,张文远急出一身冷汗,几乎被吓呆,总算平日练武没有白下功夫,危急中,奋起全力,拔刀挥斩。

对方的刀瞬息飙至,速度远胜张文远,却在落刀时,短暂停顿,张文远这才得以抽刀挡架,以攻代守,一出手就是最自负的三王斩。

三王斩是封刀盟有名的绝技,张文远练了一年多,也还只是入门,但这一击攸关生死,击发出的力量胜于平时,隐约有王道之气加身,三刀的力量攀上第四级。

能斩出这一刀,张文远非常自豪,但顶上那简短停顿的一刀,挥落下来,只是第***力量,使的却是同样一式三王斩。

三刀拚三刀,在交会的一瞬,落下来的斩击,陡然生变,刀影归一,速度、力量大幅提升,势如破竹,强行将张文远的三王斩断开,刀光断灭。

“铛”的一声响,张文远手中长刀碎断,踉跄后跌,虽然紧握住剩余的刀柄,却虎口破裂,鲜血迸流,连嘴角都溢出血来。

三王斩被破,内息牵动成伤,但最让张文远震撼的,还是攻破自己的这一刀,当初***授业时说过,三王斩是力强者胜的绝学,以力破力,可对方却以低过自己的力量,同使一式三王斩,破了自己的招,这……如何解释?

“……你的三王斩,使得不对。”

刀光敛去,停现出来的,是一名十四、五岁的美貌少女,身穿武士劲装,腰间佩有双刀,一长一短,英姿飒爽,出色的外貌,极为抢眼。

“三王斩讲究力强者胜,这是不错的,但所谓的力,不是蛮力,封刀盟从来就不是推崇纯力量的门派,你再这么练下去,脱离中阶起码要四十岁之后。”

高阶不是那么好上,六成多的武者,这辈子中阶止步,四十岁就能脱离中阶,在大多数人身上都是夸奖,但从这少女口中说出,却仿佛成了极大耻辱,张文远怔怔听着,完全失了神。

“……还有……”

少女侧着头,想了一想,美貌的容颜,略显几分娇憨,一众阔少几曾看过这样的***,都为之失神,想着要怎样上去攀谈,哪知少女忽然一闪,就从原地消失,化为一道刀光。

刀光所向,却是直接飙向陶敏才,这位贸易大商家的独子,一派儒生打扮,连兵器也没有,见这一刀当头斩来,躲已不及,唯有举臂硬挡。

双臂交叉举起,与刀一撞,骤然灿发一片黄澄澄的亮光,陶敏才全身笼罩在黄光之中,像是化成一尊铜像,气劲凝固,赫然是第四级力量。

“铜像功1

“金刚寺传承?”

一众阔少惊呼出声,他们平素玩在一起,彼此熟稔,知道陶敏才会武,却不晓得他师从何派,想不到他居然拜入金刚寺,更不声不响地练上第四级,成了众人之中最强的一个,藏得够深,下的苦功也让人咋舌。

但这份“最强”,在面对真正的强人之前,却还是不足,刀气破顶而下,将铜像气罩剖开,气罩迸裂,陶敏才踉跄连退,四五步后,因为撞着人而停步,陶敏才脸色发白,额上乍现一道血线。

旁人看得明白,这已是生死之间走过一遭了,那少女的一刀,同样是以***力量破四级,金刚寺的硬功,高度凝练,理论上可以扛住更高半级的力量,却被她以第***力量,强行打破,只要刀劲稍重一分,陶敏才立刻就砍成两半,之所以有命在,全是手下留情。

“我爷爷说,金刚寺的佛门传承,自然是了不起的,内中神功无数,冠绝当代,绝不可以小看。”

少女神色肃然,没有因为一刀破铜像功,有半分轻侮,“但武学之道,千变万化,若真以为金刚寺的传承,能稳克本盟刀术,那就太过天真,即使本盟居合之术,对上天斗剑阁的师兄姐,能少少占点便宜,也不敢妄言什么稳赢,江湖传言,岂能为信?”

一番话,不骄不馁,正气凛然,众人这才知晓,她是因为陶敏才的嘲弄之言,说封刀盟不能遭遇金刚寺,这才出手,先指正张文远刀法,更击破铜像功,证明封刀盟的刀术,绝不逊色金刚寺传承。

换句话说,她的身分……应该是封刀盟中人……

张文远愣了半晌,忽然像是明白什么,站直身体,端正表情,抱拳欠身,道:“谢师姊指正,文远日后刀术能有所成,全仗小书师姊今日点拨。”

小书?

虽然没有道姓,众人脑中却轰然一声,知道了她是什么人。

无珠刀尊的孙女,封刀盟的天之骄女,帝国十大美人之一,挤身星榜前三十的新人高手,司徒小书!

众人心神震荡,未及言语,却见司徒小书扬起刀来,指向一直悄站在旁的奴隶商人。

“……你,就是温剥皮?”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