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六十七章 老战友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六十七章 老战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作者语:

最近身体不佳,存稿用光。眼下开始用正常速度更文,改为一天一更。

撇开了封神台的相关讨论,香雪问清温去病许都之行的始末,皱眉道:“冥界尸龙是地府霸主之一,还掌握轮回通道,是辣手狠角色,你把的显身留在旁边,等若虎口夺食,不怕有危险?”

温去病笑道:“碎星者的存在,神魔不容,本身就是最大的危险,难道还怕容不下一个小小显身?”

“只是这样?”

香雪跳上温去病膝头,她身材矮小,只能这样跳上去,才撩拨得到他的头发,“没有***个人理由?”

“现在的我们,没什么个人问题,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温三得了冥界尸龙的力量,在短期内成重要战力的可能性很高,留在身边栽培,有何不妥?”

“你的培养下足了本啊,九阴玉简整份传出去,连万古江山钟都送给她?”

“……这事还真冤枉!说着我都还来气。”温去病苦笑道:“那口好色的烂钟,一看到女孩子哭,就争着认主了,真不是我给的,要早知道它是这德行,当年就不花时间改造,直接融了它拿去浇大便。”

“看来还真是个有福气的女子……也是你喜欢的那一型。”香雪道:“什么生命平等、生命宝贵之类的话说不停,这类人你一向喜欢。”

“宅心仁厚没什么不好,当初我就说过,我们整天打打杀杀,拆骨煎皮,已经够累了,不想回来休息的时候,身边还一个满口杀伐决断,胜者为王的。”

口气里带有一丝严峻,温去病目光变得慎重,不能肯定友人的质疑,会否变质成什么***的想法,甚至……危险的念头。

“啧啧啧,看你这眼神,太伤老战友的心了。”香雪摇摇头,小秀鼻皱了起来,一把搂过温去病的脖子,哀怨道:“当初在万里沙海,人家差点连心都掏给你了……”

俏皮的说话,却是当时的实际状况,乙太尸蛊输入新死的人体,会有什么效果根本无从保证,说不定一滴进去,整具**直接灰飞烟灭,连太初真血、宝相金身都承受不祝

为了提高成功率,她确实做了准备,情况一不对,就以心相换,赌上自己的性命……幸好,事情没有走到那一步。

“……是啊,还真感谢咧,就差一个吻,直接把初拥给完成,我就是个快乐的吸血鬼了。”

温去病嘲弄地说话,虽然刻意压抑,声音中仍流露着不满,六年来,两人一直小心回避这个话题。

诚然,救命之恩是大恩,但彼此都清楚,温去病没有求过这样的救命,没有求过这样子存活下来,活得……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算什么东西……

但自己也没资格抱怨,因为友人的付出同样巨大,那一天,为了有效引导,她接受了抗拒多年的太初真血,彻底抛弃人类之身,并且承受术式反噬,心性变化,极端偏激,忍不下、等不了、不能受半分气,一失控就成名符其实的毁灭机械……

有一段时间,她的精神状态近乎癫狂,只能藏身棺中,埋于地底,冬眠静心,后来,自己尝试各种奇药,发现以前团里流传的“雅洁清莲”,能短暂抑制她的狂乱心性,总算让状况好些,再配合酒精,让意识处于微醺、愉悦的状态,终于可以放出来活动。

只不过,不得不整天醉醺醺地做人,那个滋味……比起自己这个不知道在活什么东西的,也不会好过到哪去。

“好啦,别气了,生命中总是充满无奈,你过得不痛快,我不也是为了配合你,整天醉着过日子吗?脑子昏昏,脾气就好一点,没那么多看不惯、忍不下的事。”

香雪跳下温去病膝头,笑道:“你和太一换什么了吗?封神台上有些旧东西,你应该拿去换了吧?也不用告诉我啦,我有自己想换的东西,到时候我要换……对!神手大劈棺,就换那个,当初那家伙骗了我不少酒,最后才说已经把功夫换金叶,没法教我……浑帐***蛋1

愤慨的神情,又握起来的小拳头,看在温去病眼里,忍不住放声大笑,是那种完全放松的大笑,几乎连自己都忘记,有多久没在人前这样笑过。

……能让自己放心这么表露情感的人,寥寥无几。

……以前在碎星团的时候,自己与她就是一路相伴,生死扶持的好战友,一起并肩作战的次数,比团里任何人都多,哪怕到了现在,故旧凋零,还是只有自己与她相互依靠……

声音远远传了出去,院落外的龙云儿听了,都不禁替他高兴,过得片刻,院落的门打开,温去病一个人走了出来。

“走吧,别都愣在这里。”

“那香雪她……”

“正在喝酒,要等她醉醺醺出来,还要点时间。”温去病道:“在叔,行程表上该干什么?”

“家主你是出名大懒虫,不是必须要你干的事,你通通不自己干,行程表上哪有什么事?”

温在乎道:“不过,如果家主想找些事做,那……是有些最好不要推的应酬,可以出席。”

“最好不要推?有这么严重的正经事,怎么没告诉我?万一开罪没必要开罪的人,惹上不必要的麻烦,那会很麻烦碍…”

温去病皱起眉头,认真的质问,连龙云儿都觉得老管家会否判断失误了,但温在乎翻了翻白眼,道:“上次我这样劝你的时候,你说不要烦你,真要是因为这样惹上什么人,你就烧他全家,谁敢让你麻烦,你一定会让他麻烦到想死。”

龙云儿的目光移回温去病身上,后者眼神飘了一阵,似在困惑自己几时说过这些话,随即恍然,讪讪道:“我只是说,别在我搞研究的时候来烦我嘛……”

“但家主你脑门上又没写字,老奴我怎知你是纯粹发呆?还是正在严肃思考呢?”

老管家的话,又一次问得温去病哑然,最后道:“行了,那就去吧,偶尔也要应酬一下,维持个人形象,不然要是被当了草食男,我走私大王的名声就臭了。”

说着,温去病正要离去,想了想,对龙云儿道:“盯紧里头那家伙,我担心有事。”

龙云儿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里头的“那家伙”,如果就是自己所理解的那个人,自己哪来的本事去盯紧她?

“你不是……治好她的疯病了?”

“疯病?这么解释也行,但她的病没得医,雅洁清莲的冷静效果只能短暂维持,效果过了之后,就要靠酒了。”

温去病低声道:“她有个缺点,如果放了什么话,当天一定会去实现,不计代价……”

“啊1

龙云儿想起不久前在火场中,香雪最后要去完成的事,不由得背后发毛,但对方是威名赫赫的一代毒霸,她决心要干的事,自己有什么能耐阻止?

“别担心,她这状态所能发挥的力量,与同阶,而且,她耐心超烂,今天的承诺今天没做完,明天就不做了,所以,撑过今天就行。”

温去病笑道:“不是说了要帮我吗?这就是成为我心腹的第一件任务,今天之内,盯好她!这颗百酒丹拿着,适当时候,可以派上用场,偷偷下药。”

“对……对金山……对她下药?”

龙云儿都快晕过去了,心想怎么可能,对方使毒手段神出入化,自己对她下药,那不是找死?

“看着办。”

温去病没多做解释,匆匆而去,龙云儿看着手中的药丸,心里七上八下,全没察觉身后轻盈如猫的脚步,跟着,当龙云儿为那阵酒气给惊醒,金发女孩已经拎着酒瓶,斜眼看着她手中的药丸。

“……百酒丹喔?这个杀千刀的,就这么把扔给我了?”

……其实是把扔给我。

龙云儿心里这么说着,却不敢分毫显露表面,只是点了点头,想说拖得一时是一时,道:“他说……让我请前……呃1

话到嘴边,龙云儿不知该如何称谓,说“前辈”好像喊得老了;说“姊姊”,对方那童稚模样,怎么也喊不出口;若说“妹妹”……自己还***臭未干时,对方就以美艳魔女的形象,横扫大地了。

“称谓不重要啦,要是够胆,学***人那样喊我小妖女、***都可以。”

香雪挥了挥手,道:“先改改样子吧,这样子……不行啦。”

“怎、怎么不行了?”

“温在乎老东西以为自己会办事,其实屁也不懂,他以为替染个发,稍改样貌,就能瞒天过海,让人猜不到与龙家有关……狗屁不通,一身的龙气尸臭,我十里外就能闻到,瞒得了谁?”

香雪上下打量龙云儿一眼,啐了一口,“跟着我过来,等会儿出门,要先把的样子整整,搞个一劳永逸的法子。”

当年在碎星团,“金山毒霸”葆丽妲不只是善使毒,尸术无敌,幻术也同样是专长,易容什么的于她只是小技,有她出手,自己以后可以安稳上街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