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六十六章 掉漆的传奇炼金术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杀人兼放火,事情搞得够大,一行人回到温府时,老管家早已在密道口相迎,听闻了伤害情况,他像是松了一口气,喃喃道:“还好……这样就控制住,真是撞了大运……”

这个反应,龙云儿真心无言以对,过百人的伤亡,还一副中了大奖的庆幸,上回她的失控,到底搞出了怎样的弥天大祸啊?而且,这样的失控,之前只有一回吗?

从老管家口中,龙云儿得知,香雪在温府的职责,就是那个一年到头不见踪影的护卫长,从温家站稳脚跟后,她就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执行不为人知的机密任务,不定期传消息回来,偶尔倦了,才回到温家当醉猫。

“……这丫头啊,整天醉,最初我看不得她这样,谁知道她不醉反而要出大事。”

温在乎摇摇头,道:“她平常不难相处,就是犯病的时候……家主说了,她这病是种绝症,能压制,不能根治,一旦发病,世上唯一能压制的……就只有雅洁清莲。”

“那种……黑黑的、冒泡的液体?”

众人回来时,温府内早准备好了一口大缸,里头盛满了雅洁清莲,黑黑的不见底,不住往上冒泡,温去病二话不说,直接把香雪倒入缸中,没顶于黑液里。

龙云儿好奇心起,沾了一滴黑液,冰冰凉凉,没有腐蚀感,也没有药气,放入口中,甜甜的非常好味道,却也非酒、非茶,自己这辈子从没尝过这种饮品。

“这是家主从那些碎星者手中得到的配方,具体效果……不太清楚。”

温在乎摇头道:“温家有一支不见天日,由那丫头直接统辖的护卫队,是家里真正的底子,除了执行各种任务,另一大主要功能,就是专门负责替那丫头收拾善后……”

停了停,老人用略带遗憾的目光,看了龙云儿一眼,“家主选择了你,家里重要的事情,你都该有个底,虽然……还不能理解家主是怎么想的,可……你就好好干吧。”

龙云儿点了点头,但并没有一步跨上前去。

前头的那个小院里,温去病正与香雪独处,龙云儿相信,这两名同样劫后余生的战友,应该有很多话要讲,不是自己可以傻傻参和进去的。

而就在院落之内,温去病坐在一张长椅上,手里拿了个桃子,边啃边吃,全然不在意十米外的大缸,不久,黑液翻涌,一下炸开,大缸碎裂,一道身影如箭射出,直直射向温去玻

温去病看也不看,一手举起早就拿好的长***,对着来势,就是一***,但***口电光喷吐,打穿了那道黑影,影化无形消失,赫然只是虚相。

同时,一道身影在温去病身后出现,一爪攻他头顶,来势太快,已不及回手开***,温去病不慌不忙,直接扣动板机,***口、***管末端,同时一道电芒,分朝前、后射出。

黑影的一爪未抓实,电光已迫至面门,她唯有撤手,一爪把电光打灭,爪子与电光对碰的一瞬,除了些微发麻,更还有一种拉扯力道,她心知有异,就见刚刚往前打空的那道电光,像是被拉弹弓一样,更猛更快地回射过来,瞬间命中。

“哼1

冷冷一哼,女孩的眼瞳变色,化为金瞳,一双犬齿微微突出,力量更是暴增,瞬间就将袭体电光吞没,全无影响。

“这是什么鬼东西?”

“这支是我最近完成的新作,叫古惑的***,表面上只能前开,实际上除了后开,还能散开,专门用来暗算那些喜欢暗算的敌人,以防你像上次一样,抓破了我头还耻笑我没新花样1

“放屁!你不是都回复战体,还一喝败下两个地阶,威风无敌了吗?还用什么鬼***?”金发的女孩一手插腰,怒道:“变出战体来,堂堂正正和我打过1

“这种话……等你也能真正痊愈,驾驭太初真血后再说吧,不然一样只能变身十五分钟的战力,打起来有什么意义?”

温去病扛***肩上,道:“你就为了这个回来?你应该没空闲离开才对。”

“对,所以我偷溜了,那边监视得太紧,水陆码头都有人把守,想回来还得偷渡,一路躲在船舱的酒桶里,上了岸就偷衣服,桶里的酒,头两天就被喝光,真是不顶喝……”

香雪道:“抱歉啦,又给你惹了点麻烦,看看总共花了多少钱,能够算得出来的,报个数过来,我会一次付的。”

温去病了解友人有这财力,她的生意,赚得不会比自己少,但……

“……那些算不出来的呢?”

“谁在乎?”香雪挥了挥手,“这世界天天都在死人,你是要和我讨论生命的重量吗?”

如果是对别人,或许还可以调侃两句,但温去病知道,自万里沙海劫后余生的那天起,友人的精神就碎了。

于她而言,大地上所有的人族,全是该死的东西,那天之后,她前半生所有的坚持,全数毁灭,之所以没立刻放手大干,只是因为一点自我矛盾,不想输给体内的本能**,但只要有机会,她下起手来,绝不会有任何遗憾……

“行啦,我还特别守了和你的约定,那些会狗屁生命平等的,我遇到了都有留手,这样你还不满……顶多我后头再把自己弄得更醉一点了。”

“这么多酒,不伤身吗?”

“去!你当我是什么?人类吗?我可没那么弱校”香雪哂道:“酒是穿肠物,只要是毒,就对我没伤害,金山毒霸是叫假的吗?”

温去病微笑不语,虽只是惊鸿一瞥,但焚烧中的火场,已略为可见她百变多端的施毒手段,大火焚后更将不留痕迹,较诸昔日,更上何止一层楼。

“……有酒吗?”

“还没有,不过,我有更好的。”

温去病微笑道:“我找到英灵殿了。”

友人既然重归,必已听闻山陆陵重现一事,多余解释已无必要,直接抛出重点,才能有效震她一震。

“真的?”

香雪一震,面上笑容消失,再不是那种什么都无所谓的表情,急道:“那封神台也……我们就可以继……呃,太一……”

提到那久未启齿之名,香雪皱起眉头,不自觉地紧握小拳,还越握越紧,五官挤皱在一起。

温去病很能理解这感受,与太一长期打交道的人,回忆起来都是这表情,不过这还不是最糟的,大地上,长期与自家团里那个人打交道的,回忆起来,脸会缩到仿佛***十日。

“透过封神台,我们可以像以前那样,与太一交易,获取资源,但是有个问题……”

“除了太一的黑心肝,还有什么东西会出问题?”

“封神台……样子和以前不同,和我们最后一次看到的样子不同。”

“……又如何?”

“封神台,是封神计划的核心,切隔空间,从此神魔封断,仙妖永隔,若照当初的计划,封神台应该是永恒存在,永久***空间的分隔。”

温肉次在英灵殿中,我检查过封神台的情况,晶体似有变质,我不确定这代表什么,但不是原本预计内的情况。”

“预计外?”香雪笑得非常古怪,“封神台不是你一手打造的?”

“是,时空类的物件,制作起来都是高难度,如果不是我这传奇炼金师,你换任何一个别人来,能建起这封神台到一半,我就跟你姓1

“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造的东西果然都会坏。”香雪大笑道:“以前在团里,老尚就说,你这狗屁炼金师,造的东西都不耐用,上阵顶不了几回,后来说你负责建造封神台的时候,他还觉得这回死定了。”

“……又拿装备又要嫌,太不厚道了。”温去病道:“再说只是晶体变质,又没发现进一步的状况,更不是损毁了,说我造的东西不耐用,过了吧?”

“但它现在就是变质了啊!没有永久,连十年质保都不到1

香雪非常愉悦地打脸,眼神忽然一闪,像是想到了什么,道:不多说了,把进英灵殿的方法给我吧,我自己去找太一交易,应该还有些以前剩下的点数能用。”

“嗯,那座标……”

话到嘴边,温去病心中一动,多少年的老战友了,彼此都太过熟悉,刚才香雪一闪而逝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妥。

……她……上了封神台后,会换什么?或者,做些什么?当初,她对与太一的交易极度狂热,可物换星移,现在她会否有什么别的打算?封神台的作用,可不仅仅是入侵神魔协议,与太一交易而已……

“我离开时,在英灵殿中留下时空座标,但由传送阵离开时,被龙虬髯、武通天阻扰,时空流给打乱,重新定位要花三个月时间。”

“哦。”

香雪眯了一下眼,似乎对这话感到怀疑,但到最后,她耸了耸肩,“好吧,六年都过了,也不差这三个月,趁这段时间,多搜集点东西,到时候一下冲高金叶数吧。”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