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六十五章 出来混必要讲信用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六十五章 出来混必要讲信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女孩的轻笑声,音质悦耳,但却充满着对人性、对生命的蔑视与恶意,即使旁观者,也为之心寒,更别说那些与之正面相对,被定位为敌的人。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矮~~~~”

恐惧到极点的嚎叫,发自中年富商之口,他也算见过世面,如果那名武卫是被毒死,还不至于让他吓成这样,但武卫毒发后,竟是受到操控,一刀砍飞自身脑袋,那颗人头落地时,还满眼的错愕、惊恐、不能置信,那复杂的眼神,便把他给吓到屁滚尿流。

“喂,别叫啊,堂堂男子汉,你这时候的表现,应该是硬挺着看我,然后说,给我一个痛快吧1

有如鬼魅,香雪出现在栽倒地上的富商身边,笑道:“养狗是要付出的,你的狗被我宰光啦,作为饲主,你不替他们报仇吗?”

“报……报……报报报报……我不敢……我没有要……饶、饶命……”

“没有要……饶命?就是不要我饶命对吧?有种!这是我今天听到最有男人味的话!我爱死你了。”

香雪笑容满溢,“那就果断地去死吧1

“不、不是……”

中年富商慌恐跪下,对着女孩用力磕头,脑袋都碰出血来,“请饶了我,我、我知错了,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还有十几口,最小的孩子刚出生,如果我死了……”

“交给我吧!我会负起责任的。”

“呃……”

听见了非常认真、义无反顾的承诺,富商错愕,这听来像是好友、义士的承诺托孤,虽然自己压根就没想要死……

困惑地抬起眼,金发小妖女的眼神,无比坚定,全无戏谑之意,“报上你家地址,成员有谁,老老小小,我包你家今日灭门,你就不用有什么牵挂了。”

“你、你若杀我,我背后的……”

“嘘1

香雪一掌捂住富商的嘴,另一手比了“禁声”的手势,“别说,我不在乎你后头有什么人1

“那个……”

在后头抱着***小狗的龙云儿,看对方谈笑杀人,全无怜悯,想要劝阻,但才刚出口,就看中年富商由被小手按住的嘴巴开始,全身血肉蚀烂,一块一块、一滴一滴掉落,不到几秒,就只剩下一架白骨,两颗眼珠从眶中滚脱,掉在地上,无言瞪视苍天。

一场杀戮看似结束,但站起来的香雪,直直走向酒楼,门口这时早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们,见这金发小妖女要通过,谁也不敢靠近,连忙让得远远,龙云儿不知她有何打算,连忙抱着小狗就跟着追去。

脚甫踏进酒楼,就听见里头又传来疯狂的惨叫,还有女孩甜甜的笑语。

“刚刚你说谁没家教?是我吧?你该不会以为……我有可能把你漏了吧?”

森冷的话,龙云儿想起了之前那名店小二,才刚穿过挡在门口的人群,就看见香雪大步走出来,没有要喝酒的打算,而她身后又是一堆骨头渣子。

“你……”

“狗狗给我。”

香雪从龙云儿手中接过小狗,抱在怀里,附近的人已明白这是女煞神一个,连滚带爬地躲避,香雪也没多理,迳自抱了狗就往外走去。

抱狗时,龙云儿被她碰沾了一下,周身一寒,好像自己也随时会化为脓血,却引来香雪一下侧目。

“紧张什么?要死早死了,还用等现在?”

这个解释……龙云儿不知该如何解读,听起来,好像不是该高兴的意思。

走出酒楼,最早要低消的那名店小二,倒在地上,手抓喉咙,早已气绝,过度胀大的气管,堵着气管,直接将他闷噎至死。

龙云儿还记得,香雪说过毒不致死,要等着他回话,怎么会弄到又是一条人命?

“看什么?我让他别随便答,谁让他答那么慢的?自己迟到,现在死了,怪我喔?”

香雪斜睨着龙云儿,眼神算不上友好,龙云儿往前踏近两步,想说趁着对方的一点善意,规劝几句,脚才离开大门阶梯,就听见后方“轰”的一声,店里燃起许多火头。

一堆全身紫焰喷吐的人们,在剧痛中哀嚎、挣扎,还有店内的老鼠、蟑螂,都被紫焰吞染,痛得到处乱跑,几秒时间,就化为骨肉焦渣,沾着地面,燃起熊熊大火。

前后只是数秒时间,整栋酒楼就被烈焰吞噬,火势一发不可收拾,更迅速往旁边延伸开去,无数人的惊恐尖叫、大喊、奔逃,瞬间交错响起,龙云儿整个呆愣住,觉得这一切都不像真的。

“发什么呆?你又没中毒,狗狗的身上有抗体,你抱着它那么久,这些毒入不了你身,赚到了。”

香雪的话,龙云儿一惊,这才明白自己之所以无恙,不是她留了手,是自己无心善举得了好报,但……一个小女孩,为什么这么辣手?为什么这么……践踏人命?

“你挺烦的,束缚搞那么多,不累吗?哪有这么多为什么?就我想干,然后我有能力干,不就这么简单?”

上下打量龙云儿两眼,香雪道:“你身上为什么有尸蛊和尸龙的气息?他怎会放你出来到处跑?”

一句话,戳破龙云儿最大的两个秘密,一惊非同小可,不知到底碰上了什么人物?

香雪没等回答,迳自走到那两颗犹自沾血的眼珠旁,背对龙云儿,不知道做了什么,一颗眼珠竟然冲天飞起,破空而去,另一颗则在地上慢慢滚动,看情形,是在追着破空飞去的另一颗眼。

诡异的情况,龙云儿脱口问道:“这……什么情形?”

“他没教你吗?简单的血脉追溯埃”

香雪一脸理所当然地道:“他尸骨化尽,没血没肉了,残余的肉身找不到依附,就会往找最近的血脉亲属……应该不远吧。”

这个解释,让龙云儿遍体生寒,虽然难以置信,但听起来,她该不会想……

“你……要做什么?”

“出来跑江湖的要讲信用,说了今天让他***,就要让他今天***光,给他走得安心,了无牵挂。”

香雪耸了耸肩,“以前不懂事,没节制,后来明白了,所以我一天只灭一门,这是现在工作量的上限,绝不影响个人生活品质,就算还有***该死的,也只有明天再讲了。”

龙云儿一股冷血猛往脑门冲,简直不敢相信听到的东西,这女孩居然把灭人满门之类的话,说得那么淡然,甚至比早先那批死者更草菅人命!

刚才连串事情发生太快,自己还没回过神,一切便连接发生,自己只余大张嘴巴的份,但现在,事情就将在自己眼前上演,这是自己可以阻止的事……

“你……”

“唔1

香雪神色一动,察觉到了什么,但劲风自左侧而来,一个蒙头盖脸的黑衣人,自大火中扑出,剑指刺向她眉心,势如破竹地插穿,却只是幻影。

跟着,香雪出现在黑衣人身后,神情森冷,笑容不见,一爪扣向黑衣人后脑,眼看就要穿颅,一桶冰凉的黑色液体,从天淋下,浇了香雪一头一身,她猛打了个哆嗦,怒道:“这什么鬼?这……雅洁清莲?”

嚷完,小小的身体一下软倒,晕厥过去,黑衣人从袖中抽出一个大布袋,直接把人套了,加上绳子。

龙云儿本来还惊疑不定,一看到这个从袖子里抽出大布袋的动作,马上惊喜认出,除了温去病,还有谁这么花样百出?

“哥哥……”

龙云儿留了心眼,没喊出姓氏,考虑到温去病藏头盖脸,明显不愿暴露身分,而且,才刚替身体换完组件的他,于理应该休养,却跑来这里,还冒险亲自出手,这可不合他个性,除非……香雪与他的关系不一般。

蓦地,龙云儿一下剧震,脑里闪过了一种可能,震惊到说不出话来,虽然外表与传说不像,可若比照温去病的状况,撇开外表不谈,那么香雪的能力与手段,很像传闻中的那个女人……

“她、她是……”

温去病没答话扛起布袋就跑,这并不是适合出声的时候,给什么人听见,后头都有麻烦,但看到龙云儿直接跟着自己跑,他还是不得不出了声,用沙哑的声音道:“把狗带上。”

龙云儿被点醒,连忙重新抱起那只因为香雪被擒,掉落在地上的小狗,继续跟着温去病而去,身后大火冲天,隐约可以见到,一群黑衣人不知从哪跑出来,到处善后……

从这里到温家大宅,还有一段路,温去病没打算这么一路跑回去,在隔壁巷子就有一辆表面普通,却遮得严严实实的马车,他带着龙云儿一上车,车门一闭,马车就迅速开动,朝温府而去。

车窗玻璃特殊,里头看得到外面,外头看不进来,龙云儿松了口气,看着对面温去病摘去了黑布头套,同样也如释重负的表情。

“我接到消息,就立刻赶来了,幸好,及时赶到。”

“及时?”

龙云儿一怔,死了那么多人,烧了酒楼与旁边好几间房,伤亡起码近百人,这样能叫及时?难道除了香雪,***人都不是命?

“那间酒楼和整条街上房舍、店铺,全是温府产业。”

看穿了龙云儿的想法,温去病道:“上回她酒醒失控,死的人数以千计,几个街区化为焦土,在那之后,我就并购了这附近的土地物业,便于善后……”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