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六十三章 可笑的过时圣母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六十三章 可笑的过时圣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过往每次出门,都有护卫人员陪同,五六个人是起码规模,而扣除那少得可怜的外出次数,大部分的时候,龙云儿都是待在自己家里,甚至不出闺房,被地痞流氓调戏之类的事,对她而言,只存在于话本故事里头。

曾经,她觉得,如果真发生了这样的事,自己应该会非常惊慌,满面通红,甚至吓出眼泪,手脚无力,依靠旁人的解救,也说不定……会出现某个英雄侠士,及时解救自己,那个英雄……会有着伟岸的身形,高大无双,却笑得如阳光般温柔……

这些都是女儿家的想像,说不出口的少女情怀,但当事情真的发生,龙云儿想不到,自己没怕也没哭,只是确认了身上的武器,打算回头痛揍那些调戏者一顿……

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这大半个月来的遭遇,逼得自己不能不变,昨日种种昨日死,今天开始,自己要不一样了……

不过,虽然下定决心,但实际状况却有些问题,当龙云儿回转过身,后头确实有几个地痞流氓样的人物,他们的实力……连血脉觉醒都没有,自己可以轻易对付,只是……

他们对于自己的反应,一脸错愕,因为他们那句话喊的人,压根不是自己,自己一整个表错情了。

但好像……也不能那么简单当没看到。

他们调戏的那个女孩,生着一头很好看的灿烂金发,肌肤柔腻白晰,五官精美细致到不可思议的程度,乍看之下,漂亮得不像人类,像是精雕细琢的娃娃,或是名画中走出来的人物。

龙云儿自己也是被排入帝国十美的绝色,可看到这女孩,一瞬间仍是有失神的惊叹,脑里只想到那种存在于神话中的仙灵,这是一个绝美的女孩……正确一点的说法,是小女孩……大概**岁的模样。

天真无瑕的童稚模样,绝美的容颜,给予人强烈的非现实感,要说有什么不协调之处,把仙子拉下神坛,那就是她身上浓烈的酒气,像刚从酒缸里爬出来。

“唔……”

小女孩的脚步,摇摇晃晃,双颊酡红,醉态可掬,龙云儿本以为她不小心被酒淋过,但这样看来,她是真的喝了很多酒,意识不清了。

“你们……”龙云儿怒瞪向一群地痞,“居然灌这么小的女孩子酒,到底是何居心?”

“关你什么事?识相的……咦?***,你好像也长得不错,不如就由你……”

地痞们摩拳擦掌,预备有所行动,龙云儿见了他们的嘴脸,真心动怒,起手一爪,扣在旁边的石墙上。

爪,一向都是沧溟龙家的著名武技,甚至可说是血脉天性,龙氏子孙修练爪功,事半功倍,而在九阴玉简当中,也有一门神爪,两相结合,上手特别快,配合已踏入中阶的力量,爪扣墙上,龙气催发,随意一扯,就是一大块石砖碎落。

“是、是血脉觉醒的武者……”

“哪……哪一阶?高阶、地阶?不会是天阶吧?”

“对不起,我们有眼不识高人1

一众地痞胡乱喊了几声后,屁滚尿流地逃跑了,龙云儿看他们的狼狈样,非常好笑,也稍微体会了一把“高手”的感觉。

赶跑了流氓,龙云儿看着那惹人怜爱的小女孩,想着该送她回家,与家人团聚,一个这年纪的女童,醉醺醺的在街上太不安全,但自己不熟道路,怎么带人走?总不成,就这么带回温府?

这么想着,龙云儿蹲下身来,柔声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你父母呢?”

“……香……香雪……”

娇娇嫩嫩的嗓音,出奇地好听,明明只是在说话,听来竟如歌唱般悦耳,只可惜,一开口,那浓烈的酒臭,就薰得龙云儿脑袋晕晕,美好感觉瞬间破灭。

“……爹娘……没有……全家早都死光啦……”

“啊?怎么会?”

龙云儿被这话震得不轻,愣了一下,看着香雪的眼睛,突然脑里一阵蒙胧,跟着,就整个失去意识。

而在温府之内,正在修习“神手大劈棺”的温去病,刚接到老管家的紧急通知,表情像是吞了一团骆驼屎。

“……带着人上街,不知怎么的就走没了?这是祖父牵孙女去幼儿园吗?如果不是,为什么一点正常的小事,都会出意外岔子?”

深得自己信赖的老管家,居然闹出这样的问题来,温去病觉得很搞笑,但力夏达港可不是一个适合乱窜的地方,这边奴隶商人众多,随便乱跑,给人抓去卖掉,这种事天天发生,更糟糕的是,这里各种势力犬牙交错,九外道在这边都有分支,一不小心卷入什么纠纷,骨头渣子都没了。

“结果还得我出去摆平……”

温去病带了几件装备、道具,从秘密练功房里出来,才要出门,就被告知有客到访。

“什么客人?不见不见,就说我今天发烧,又病倒了,明天退烧了再见人,反正整个帝国都知道我身体不好。”

充分发挥本身优势,温去病打发着底下仆从,却被告知这回打发不易。

“家主,来的那位是你朋友,由玺鸿先生陪着一起来的,说是要商量北方狼郡的战事……”

“呃!来得……太快了1

该来的事终归是来了,温去病无言,一时间出不了门,而在码头附近的一间酒馆里,龙云儿非常摸不着头脑地在想,自己为何会坐在这里?

刚刚明明是在巷子里,自己吓跑了一群地痞,和香雪说话,旁边还有不少行人,眼睁睁都看着,怎么一转眼,自己就坐在这酒楼里,对面是玩着头发的香雪,而旁边的店小二端上十几瓶酒。

“不是这种1香雪皱起可爱的眉毛,“我要雅洁清莲,别的没味道。”

“等一下,你小小年纪,喝什么酒?不能喝1

龙云儿回过神,抢在店小二把酒放下来之前,把东西退回去,抓起香雪的手,就要离开。

“我不走,我还没喝到酒……头晕晕的……”

“小孩子不能喝酒1

“没酒喝会很不舒服……”

“你还喝上瘾了?”

龙云儿瞠目结舌,不知这是什么世道,也很好奇这女孩家里是怎么教育的,但随即想起她全家都已亡故,心下恻然。

香雪挣扎着想去拿酒,但被龙云儿压着,她小小个头,力气不大,也显然身上没钱,因为虽然小女孩相貌漂亮到不像人,但她身上的衣服……非常糟糕,好像是随便拿了块窗帘布,挖洞穿头套在身上,上头都是污渍。

在这港市,有些随船而来的偷渡者,就是这扮相,龙云儿不知,店小二却一眼就瞧出来,再听龙云儿不肯付钱,哪还会把酒拿来?

“……没钱买单就不要叫酒,拿来了又拿回去,耍人玩啊?”店小二一脸怒气,瞪了龙云儿一眼,“怎么教小孩的?没家教1

龙云儿像挨了一记闷棍,想说自己和这女孩没有关系,话到嘴边,店小二早已转身走了。

“……狗……狗狗……”

模糊的呓语,发自女孩口中,龙云儿一下不明白,但听见几声犬吠,来自店外,才发现有一只黄毛小狗,被栓在店门口,正在连吠,而拴着那只小狗的布条……和香雪身上罩着的布袍一模一样,估计是她撕下来的,两者之间的关系不问可知。

“好,好,我带你去牵狗狗。”

龙云儿哄着女孩,心里还在搞不清楚,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又怎么会多了一只狗?而女孩好像醉到昏了,眼睛半睁半闭,意识蒙胧,说出的话没有一句清楚。

“……这是哪家的狗啊?挡着门口1

一声斥喝,来自门口,龙云儿抬头一见,就只看到一群人衣着光鲜,簇拥着一个姿态倨傲的中年胖子,似是什么富商,要进这酒楼,遇着狗吠,前头的家丁骂了一句,也不等酒楼里的主人出去处理,直接对着小狗就是几脚。

龙云儿一开始很觉歉意,小狗栓在酒楼门口,对着客人狂吠,妨碍人家做生意,怎么说都是自家理亏,但看那几名家丁出脚猛踹,记记都是往死里踢,大吃一惊,连忙赶过去。

“住手!你们怎么这样?”

抢到门口一看,小狗蜷缩着身体,正在***,那几名家丁没有停脚的意思,龙云儿顾不得失态,一把抢捞,把小狗护在怀里,反手挡开了一下脚踹,还将出脚的那名家丁推了出去。

“你干什么?哪路的?”

“你们至于吗?它只是对你们叫了两声,需要这样下脚吗?它虽是狗,也是条生命啊1

“唷!还来了个圣母范儿的,现在最惹人厌就是你这种的。”

“流浪狗你救,流浪汉救不救?你眼里狗重要过人吗?圣母1

面对龙云儿的愤怒,对面的家丁哈哈大笑,满口嘲讽,还另外来了两名武卫,给着龙云儿一定的压迫感,但态度却一样糟糕。

“什么命不命的?命与命是等值的吗?别说狗,我们平常踢人也是这么踢的,圣母,你也欠踢吗?”

“你们……”

龙云儿怒瞪着对方,有了动手一战的准备,但后头却又响起了声音。

“喂!不消费别妨碍我们做生意,这里低消三百文钱,没钱我告官了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