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六十一章 其实我是炼金术师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六十一章 其实我是炼金术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后,龙云儿对自己的表现,感到非常失望,明明下定决心要派得上用场,结果却上演了那样的丑态,又一次在他面前晕倒过去。

几天的时间,自己曾经有心理准备,如果他向自己分享秘密,自己要有接受黑暗的预备,甚至,最坏的情形,搞不好会***杀人,作为堕入黑暗的投名状,这个可能性……自己还没做好抉择,但哪知还没到那一步,光是小小血腥,就让自己丑态毕露。

不过,透过这次的事件,自己也确实窥见了碎星团的奥秘,当初能够连连战胜神魔,确实……他们脚下踏的,是截然不同的一个世界,其中的一个重要支柱,就是“技术力”,其中的代表结晶,就是“第一武神”山陆陵。

“……山陆陵,是拼组出来的东西,他其实……并不存在,存在那里的是个空壳,是人们各种意念的投射。”

温去病的解释,龙云儿一度完全无法理解,但透过后头的详细剖析,她才稍稍明白过来。

千古难逢的特殊血脉,与太初真血结合,令血肉激变,这只是第一步,而后,施行祭血术式,将无穷愿力,透过阴阳术法结成契式,融入那巨大的身躯中,每次身躯一变组完成,以佛门“宝相金身”为基础的术式就同时发动,化无穷无边大力,所向无敌。

所谓“人们各种意念的投射”,一方面是指山陆陵素来沉默无言,他的具体形象,由人们的想像、议论所编织;一方面则是指,人们对于这个“第一武神”形象,所倾注的意念,崇拜、敬畏、恐惧、憎恶,都汇流入阴阳术式,成为这具无敌巨躯的力量。

因此,那个巨硕无朋的身躯,其实可以理解为一具“装甲”,穿戴在温去病的身上,只要他穿戴上去,那个无敌的武神就会出现,而这一切,则是以侵蚀内部核心,也就是损及温去病自身为前提。

这些机密,当初在碎星团中,知情的也只有寥寥数人,毕竟,如果让人知晓自己的长官,是个未满十岁,穿戴着奇怪“装甲”的小鬼,那些穷凶极恶的人犯,恐怕会立刻翻脸,阵前叛变。

即使是龙云儿,了解这些机密后,都觉得超没有现实感,但若非如此,一个九岁小鬼,靠着变身,一瞬间拥有高阶战力,这种事情哪有可能做到?

“……倚仗太初真血变身,自身血脉与意志是关键,但我死过翻生后,整个经脉、筋肉尽毁,是靠乙太尸蛊强行建构,承受不住金身术式,所以六年来,山陆陵没再出现过,第一武神死了。”

“那这一回,你……”

“乙太尸蛊有一个特性,在满月之下,会大幅活性化,吸收月华之后,各项能力都相应提升,不过还没强到能够负荷术式的程度,但这回……九阴玉简中积存的月华,比寻常满月还浓上千百倍,乙太尸蛊吸纳之后,强化的幅度也超越正常,撑住术式反噬。”

温去病道:“再加上九阴易脉法,完成了体内真气循环,负荷力超越之前,如果再逢月圆之夜,饱吸月华,应该……”

“可以让山陆陵重现出来吗?”

龙云儿忍不住心内激动,一下问得急了,温去病白了她一眼,道:“别像个追星族一样可以吗?每次干这种事,都是有生命危险的,如果可以,我曾希望一世也不用再变成那样……”

“对、对不起……”

“……在满月之夜,可以重新发动术式,变身十五分钟的时间,但还是有相当风险,而且在那之前,要做一些改造……有些装备需要强化,没有现成的,得花时间研发,现在先将就修修,替换零件。”

温去病的口吻,像是龙云儿记忆中,那些专注于造器、铸器的大匠,可他所做出来的道具、装备,却是正常状态下无法想像的东西。

不知是第几次,龙云儿终于能从装满营养液的坛子中,稳稳拎出白骨,交给温去病,虽然晕眩感没了,可非现实感却很重,因为……照说就不该有哪个人,能这样动手术来替换身上骨骼的。

“……你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至于吗?这只是炼金术的小应用,如果炼成阵开到极致,不必动外科手术,直接就能替换骨骼材质。”

温去病说着,皱眉道:“但我玩得大了点,骨头的内含物太多,单纯炼成搞不出这些细致地方,只能自己手工,然后外科植入。”

又是一连串听不懂的话,但温去病用实际行动,让龙云儿理解,他开启能量锋刃,一下挥过,将骨头断为两截,从断面中可见,骨骼空心,更不只一层,里里外外四层,颜色不同,材质各异。

“里里外外,高强度陶瓷,可液化合金,火鼠浣纱,冰龙筋膜……这些材质交织组出来的骨头,不但耐冲击,抗水火,对抗扭力、剪力都有出色表现,就算是普通人,也能凭这施展玉虚真宗的双极轮。”

温去病比划解释,这支看似简单的骨骼,其实是多重技术与材料的完美组合,如果体内的主要骨骼,都换成这样的材料,即使是不能习武的普通人,也能扛住中阶武者的攻击。

“骨骼一换,**的抗击力就逼近妖兽、魔兽,扛住中阶武者毫不稀奇,这仅仅是从守方面而言,我正在研发的指骨、腕骨,可发射电浆,冷不防射出去,就是高阶也要吃屎……这是……喂,你为什么好像快哭出来了?”

望向龙云儿,温去病皱眉道:“把你那眼神收一收,我不需要人同情,别让我都开始觉得自己可怜碍…”

“抱歉……”

龙云儿急忙抹去眼泪,尽力挤出一个笑脸来,心里疼到不行,温家哥哥为了全体人族出生入死,现在却被人族追杀,连身体都被搞到不像人样……

温去病看了龙云儿的眼神,知道她不是真正想明白,摇头道:“你弄错了,这种事情……你以为我是现在才***着干的?错了,在碎星团的时候,我就替很多人这样干过,只是材质没这么好,我甚至可以说,这就是人族战胜妖魔的基矗”

“啊?”

“你有没有想过,这世界为什么那么不公平?同样是生物,人族的**说是天生道体,最容易修行,但兽类、妖族肉身之坚,远胜我们,魔族不用念咒、不用结印,术式自成,甚至出生就会用,这些是什么道理?为什么他们能,我们却不能?”

温去病说着,悠然神往,转头道:“我们所说的撷敌之长,用于己身,是指学习,但为什么就不能做得彻底些?如果我们把妖族、魔族的各种优点,直接就拿来用,就能和敌人站在对等面位上战斗,不会一开始就处在弱势……为什么我们不能这样呢?”

龙云儿张大了口,好半晌才从震惊中清醒,心情有了很大的转变,对眼前这男子的感觉,更是又发生了变化。

最初,觉得他是个刻薄的商人,后来,明白他是热血的英雄,现在……又发现他一部分的本质是学者,重逢至今,温家哥哥不断在给自己惊喜……

“哥哥,你是个了不起的人,云儿非常荣幸能够跟随你。”

龙云儿向温去病深深一礼,表达了心内的敬重,跟着俏皮一笑,“下一回,我会有准备的,还好你只换骨头,如果还有些血肉内脏什么的,我可能真的扛不住了。”

“……那些,在你昏睡的时候,我自己换了。”

温去病的话,让龙云儿呆若木鸡,像被一桶冷水从顶浇下,觉得脚底下的这个黑洞,比预想得更深,温去病看着她的表情,摇头道:“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吧?代用脏器我还在研发,现在想用也没得用。”

听到是玩笑,龙云儿着实松了口气,温去病道:“下次要争气点,我用你是来减我的负担,结果你晕给我看,我要自己一个人把手术做完,这又不能***,痛到爆说……”

摇了摇头,温去病也不愿苛责,自己的要求,确实超过正常女性的负荷,更别说仅仅一个月前,她还只是待在深闺中绣花缝鞋,大门不出的千金,现在一下要她拿起屠刀,切来砍去……她之前恐怕连鸡都没杀过吧?

“在底下闷了几天,很无聊吧?出去逛逛吧。”温去病道:“力夏达港可能是帝国境内,最具异国风情的城市,让在叔带你出去走走。”

一面说,温去病拿起坛子,从自己头上浇下,潭中的液体浇到血肉上,被切割开来的血肉,快速蠕动,各处伤口飞快愈合,在蠕动中,隐约可以见到乙太尸蛊的活动,着实怵目惊心。

龙云儿心里阵阵发寒,但已尝试去接受、理解,大着胆子道:“有乙太尸蛊,就是不死之身了?”

“哪有这么好的事?”温肉坛营养液,能***乙太尸蛊活动,愈合血肉,但要经过提炼,像这样的一坛,不但贵到吓死人,还足足要累积大半年,如果在这之间出了事……嘿嘿,行了,你先出去吧。”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