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五十九章 不思上进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五十九章 不思上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五十九章不思上进

“袁健之绰号神剑飞猿,位列星榜,在袁家新生代中备受看好,是将来有望争夺下代家主的热门人眩”

温在乎皱眉道:“这么一个人物,怎地不思上进,却迷起这些花样来?”

“不思上进?”

温去病哂道:“寻花问柳,吟咏风月,这些人称风流雅事,怎么喜欢音律,仰慕偶像,这就成了不思上进?”

“偶、偶像?”

“是啊,在叔你观念传统,在你眼里,所有优伶都是下等,既无情无义,又低三下四,是不入流的人物,但在海外异国,他们没这些观念,就算是唱歌、弹曲的,都可以透过努力,成为高高在上的人物,被称为大家、偶像,甚至被当神拜咧。”

温去病说着,看老管家一副“天下岂能如此荒唐”的表情,哑然失笑。

“江北袁家,好清谈、玄学,内中多狂士,放浪不羁,越是别人眼中不应做、不敢做,甚至不屑做的事,他们越是干得开心,标新立异,才是袁式风流,你想要结交世家子弟,需得投其所好。”

温去病笑道:“朱氏爱财,司马家尚音律,袁家多狂士,你不针对这些去下手,难道要专门送人家不爱的东西,然后等着吃闭门羹吗?”

这是自家发展的大方向,无关乎个人喜好,温在乎端正表情,点头称是,道:“另外,有接到消息,侍卫长发讯说要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吧,又不是什么重要大人物,难不成还要铺红毯、派乐队游街欢迎不成?那烟火要不要?顺道把要灭迹的那几具尸体一起炸上去?”

充满揶揄的回应,老管家明白了家主的态度,但忽然,温去病端正表情,非常慎重地开口,如临大敌。

“有一件事情不能忘记!从城市周边开始,凡是我们能控制的酒肆、酒庄,货源供应量一定要充足,尤其是雅洁清莲!哪个没准备,我就斩哪一个1

斩钉截铁地交代完,温去病开动机关,进入密室,在过去,这间密室只有温去病本人、温在乎能够进入,连权限极高的侍卫长都没能获得授权,还为此闹过几回。

但这回,温在乎没有跟上,因为那间密室里已经有人了。

数日前,身负重伤的家主,满身是血,躲在一辆盖满稻草的牛车上,被偷偷送回府上,当时在他身边,伪装成农妇的,还有一名女子,

温在乎熟知家主性情,他是一个戒心非常重的人,决不会轻易把背后、弱点暴露在人前,他被送回府的时候,神智还清醒,换句话说,这女子就是他所选定,陪他一起共患难的人。

这个认定,份量可不轻,整个势力里,除了侍卫长与多年忠仆的自己,还没有第三个,这回家主直接将个陌生女人带回温府,还藏在密室,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该直接将她当成女主人来看了,特别是,看到那一头毫无杂色的绿发。

……龙家的女人?

家主当初与沧溟龙家的恩怨,温家上上下下都有所耳闻,但真正知道完整状况的,也就只有自己这个老东西,这回他什么人不好招惹,偏偏带了一个姓龙的女子回来,自己真是越想越担忧……希望,后头不会惹出甚么事情来。

而老管家的担忧,在密室中忙碌的龙云儿,是看得出来的。初来乍到,对于这个全然陌生的地方,她有着许多的不安,却更清楚自己到来的方式,也让这里的人心情忐忑。

那日从传送阵中转移出来,甫结束术式,魁梧的巨汉就倒在传送阵中,早一刻,龙云儿还以为他的猛拳若击出,轻易就能***两名高手,心中不忍,却被一声大喝震得眼前发黑,再清醒,已经与他一起倒在新的传送阵中。

坚实如岩的巨躯,激烈的溢血,青黑色的血液,仿佛剧毒,腐蚀着地面土石,冒出轻烟,散出刺鼻的腐臭气味,很难想像,这么毒的液体,竟在人身骨肉中流动。

跟着,巍峨的身躯开始崩解,散成一块一块的血肉,掉落在地上,崩落的骨肉碎屑之量大,足可以再拼出几具普通人尸骸来,龙云儿这才明白,当初在万里沙海,用以确认山陆陵死亡的那些残尸,究竟从何而来……

不知这能否算是正常变身,龙云儿错愕看着血肉崩解,直至温去病从里头露出,完全昏迷过去,还不断大口呕血,她才知晓事情严重,帮着进行抢救。

走过那个战争年代,女子多多少少都学会一些救急、治伤的手法,龙云儿在这方面也有信心,但一轮尝试后,温去病呕血未停,还好像更严重了,总算最后人清醒过来,指点她如何处理,这才先止住呕血。

传送阵所在,那个全然漆黑的地穴里,赫然藏有车辆,龙云儿依言把人放上车,用稻草盖住,推着滑轮车走了一段后,出了地穴,外头不远处就有农家,掏钱聘请,把这一车干草载至温府。

那一路上,龙云儿摸不准温去病伤势轻重,因为尽管他脸色苍白,神情萎靡,却还记得提醒那户老农,带些腊鸭、腊肠与新鲜农产,放在干草上一起运走。

“……横竖都是偷渡,又不是免费,不顺手捎上几件东西回去,那不是亏本了?我怎么说也是堂堂走私大王,干这种蚀本的事,以后怎么见人啊?”

看着这男人重伤,龙云儿急得快飙泪,可他还一副没事人样的,尽在纠结一些没用的事,只想跺脚,不过,他既然能坚持这些小事,应该还不会有什么大事吧?

这样想,慌乱的心情多少能好一点,就这么把人运进温府,由老管家接过手,龙云儿一看就肯定老管家的地位不同,从头到尾,就他一个人接应家主,忙里忙外,没有唤来第二人帮手,这显示……他是被温去病所信任,且唯一授权能参与过来的人物。

那么,这样的一个人物会怎么看待自己,就非常重要了……

“在叔他……看我的眼神,好像不太欢迎。”

龙云儿委婉地表达,事实上,那天温在乎的眼神,根本就像在看一个不怀好意的女奸细、女骗子,只差一点就动手了。

“那很奇怪吗?沧溟龙家好大名头,你见过几个人看到龙家人后欢天喜地的?”

“这个……”

龙云儿感到羞赧,沧溟龙家的优点很多,但其中绝不包括亲民、和善这些方面。

七大世家中,龙家的领地、势力之强,就连帝室李家都不是稳压得下,家族中血脉强者众多,傲视群伦,出来行走时,也不可免地摆着高人一等的架子,与他人的摩擦自然也多,加上龙家人作风一贯强势,不理旁人感受,会遭人忌惮、嫌恶,实在没什么好奇怪。

“行了,让你在这里准备,不是来闲聊的,有些话要和你说清楚。”

温去病开始拆着身上的绷带,浓浓的药味散出,底下血肉不自然地蠕动,有些黏住了绷带,强撕解开,相当疼痛,他不禁皱了皱眉头。

“我身边需要一个帮着打理杂务的人,在叔不行,他年纪大了,靠着药物尽力鼓催,勉强上了高阶,已是极限,后头有很多工作,都超乎他的能力,这很遗憾,但是事实。”

龙云儿凝神细听,知道这些话的分量。要这个男人坦诚表态,绝不容易,他总是习惯用冷嘲热讽,来包装真实心意与善意,不到万不得已、不是对着真正重要的人,他不会用这种近乎摊牌谈判的口吻,说出自身的真意,因此,自己必须要认真听……

“你不是我理想的人选,可能的话,我不希望这个人是你,你不合适,你也不应该成为这个人1

毫不客气地说出事实,没有吓退龙云儿,她知道这番话一点不错,自己什么也不懂,武功不行,见识不足,完全要从头学起,不能立刻上手,确实不适任,但是……

“我会努力做到好的!不会的,我可以学,我一定会认真学。”

“有个观念你要知道,这里不是学校,不是旅行,什么目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沿途风景巴拉巴拉,碎星团是军队,结果代表一切,最终目的没有完成,谁管你过程中流的是血是泪还是屎!所以,你一定要做到,没有失败的余地。”

温去病道:“我不希望这个人是你,但很遗憾,你知道的东西太多,如果你不能成为这个人,那……我也不可能让你活着离开,这点,你应该心里有数。”

如果是***女人,可能就被这些话给吓退,但龙云儿却像春风过耳,听完绽放笑靥,认真地道:“我会努力学的,绝不会让你失望,如果我不是那块料,你怎么处置我都行,我只需要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还有……”

龙云儿重重说道:“我向祖宗发誓,也向你发誓,我绝对不会背叛你的1

素来温婉的女子,把话说得斩钉截铁,温去病感受到那份心意,心里感觉复杂,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担忧。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