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五十七章 双宫之震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五十七章 双宫之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狼翻郡内,灵鹫峰上,一座古老而高耸的寺院,巍峨矗立,梁柱都是乌木,顶上的琉璃瓦灿发着点点金芒,仿佛自成光源,照耀着周边,庄严神圣,邪魔不敢侵。

蓦地,一道钟声,划破宁静,由寺中发出的宏亮震响,远传四面八方,震击百里,寺院周围陡现金刚法相,东、南、西、北,四方齐光,化为一道道佛光涟漪,扫荡邪氛。

“……宝相金身的气息……”

一声叹息,传自寺院后方的山壁,百丈高的陡峭壁面,如同刀削,内中有无数岩洞,其中有许多都传出佛气,有高僧坐镇,在钟声回荡中,静修的僧人一个个结束禅定,感受着空间中的气息。

“确实是宝相金身……在东南……”

“方位与距离……是虎踞郡……”

“术式被重新启动,这么说,山陆陵还活着?”

“阿弥陀佛1

确认了这个事实,千佛壁上,一众高僧或叹息,或愤怒,或惋惜,为着当初的那个交易,心绪难平。

金刚寺作为佛门领袖,百族大战时,锐身赴难,贡献极大,碎星团崛起初期,他们曾大力支持,甚至达成一个交易。

“有宝相金身护体,山陆陵哪是这么容易死的?他既然在,碎星团就不会灭亡。”

“山陆陵无足轻重,碎星团也无能成事,他们气数已尽,再无关我金刚寺,所虑者……仍只是那个男人。”

“古歌雅虎吗?”

重提故人,即使高僧们禅定修为了得,仍压抑不下情绪波动,金刚寺曾经全力配合碎星团,结果在封神一役,损失尤其惨重,天阶力量几乎一空,众僧思之都是大恸。

不过,众僧心里也明白,对于碎星团,除了过往恩怨,还有一个问题,打从初始的那天起,就迟迟没有***。

“那个人曾说……佛门所得的传承残缺,只是小小一隅,并非全貌……”

“师兄错了。”

“错了?”

“确是错了,贾施主那日说的是,本方世界的佛门,所传精要残缺,只见一隅不见天,并非真解,他有无穷妙谛,能解我等千年不解之惑。”

“是啊,他有妙谛真解,我们也一直相信,但时至今日,我们仍不知何谓真解,仍不知修行之路误谬何处,为何……苦苦修行,却不得解脱?”

“那个人言而无信,换走了宝相金身,取得我们一路支持,最后却不了了之。”

七八个声音,回响于千佛壁间,有壮盛,有苍老,各自散发不同威慑,声音所过之处,传出更多僧人的无解叹息。

中断禅修,是为了讨论,为了那个十数年来困扰着金刚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而在众家提出讨论后,最终的结论也该出来了。

“边关兽族蠢动,战事将起,我等僧众守土有责,不能置身事外,目前当以此为先,山陆陵之事,且待南面消息传回,再做确认。”

一个苍老的声音,化为洪钟,响彻千佛壁中,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若真是山陆陵,战场上终归相见,碎星团欠下的业报,须得由他偿还1

宝相金身出于金刚寺,众僧对自家术式了若指掌,相隔虽远,仍有微弱感应,但这份感应并非他们所独有,另一个号称天下术式之宗的派门,同样感查到了那份波动。

云烟缭绕,昆仑群峰立于云海缥缈之间,底部时隐时现,恍若海上仙岛,靛蓝晴空,阳光普照,落在一座仙宫之上,仿佛青玉堆建,正门口匾额上大大三字“玉虚宫”。

门前长长玉阶,直通山下,长逾数千米,当初开凿山道,蜿蜒成阶时,着实是大工程,无比气派,但现在真正令这长阶气派起来的,却是长跪于数千米玉阶两旁的人们,匍匐叩首,诚心礼拜,大部分是年轻人,却也有中老壮年,全是希望拜入玉虚真宗门墙的人们,绵延成龙,蔚为奇观。

玉虚真宗,与金刚寺并为大地上的宗教领袖,但论排场,金刚寺就远不能与玉虚真宗相比,而此刻,一股仙光冲霄而起,源自玉虚宫正殿的八卦炉,在云顶拉出虹彩,七色变幻,瑰丽壮阔,引动底下连串惊呼。

“仙迹啊1

“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上仙出关?”

玉虚宫外的跪叩人群,讶然仰望满天仙光,跟着,十多道虹光、厉芒,由不同方向齐射玉虚宫。

“三十六教御回来了十多位?”

“果然是上仙出关1

宫外人群议论纷纷,连排列的队伍都有些失序,而在玉虚宫内,刚才射入的虹光、厉芒,分别凝化人形,十多个身穿各种道袍的男女,快步走向中央的八卦炉,看着那直冲天顶的仙虹,虹光中,一个仙风道骨的人影,往南方一摆袖后,消失于虹光中,留下一声低语。

“土鸡瓦狗……灾殃不绝……慎之……”

仙影一现即逝,围在周围的诸教御,拱手低首为礼,或称师尊,或称师叔,或称上仙,恭送这位宫内仅存的几位天阶之一。

送走了上仙,十多名教御换了表情,甚至可以说是杀气腾腾,他们知道自己是为什么回来,更因此动怒。

“那气息、那术式……是山陆陵?碎星团气数未尽碍…”

“上仙刚刚已示下,位置是南方,恐怕……是虎踞郡。”

“当初万里沙海我就觉得蹊跷,该死的一群***,坑害我们坑得够了,既然碎星团有余孽尚存,这次绝不与他们轻易干休1

“寰武绝式的无解之谜,还得从碎星者身上找***,还有,几位上仙被困异界,生死不知,解救之法也要从碎星者处探知。”

众家的意见,很快达成一致,但要进入执行层面,却还有一些意外障碍,关于要派什么人南下,确认目标行踪,并且追杀,这着实让教御们犯了难。

“山陆陵可不是庸手,哪怕实力未全复,普通人过去只会被反杀……”

人选斟酌实费思量,最重要的是,不能因为追捕这人,导致自家派系有什么损伤,更理想的是,如果能让***派系有损伤,那就完美了。

为了追求“完美”,一件简单的事情,变得异常复杂,在一阵令人精疲力尽的讨论后,最终***出来。

“行了,就派她吧!实力足堪信赖,手腕还算干练,由她来负责,应该可以成事。”

“她?会不会太生嫩了点?这可是大事。”

“不是正好给年轻人历练机会吗?再说,她自从被好事之徒推选成什么帝国十美,一直心怀不忿,想要证明实力,这正是给她的机会。”

讨论之后,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看似不够积极、未算严谨的决定,却也包含了颇复杂的心思在内。

炉中香烟袅袅,远远望之,对面人脸看来都有些模糊,更别说那些道不明的心情。

……失陷在异界的上仙、教御是必须迎回的,这是大义,不容质疑的大义!

然而……

……炉子有限,香位有限,多只香炉多只鬼。

……如果那些上仙、教御回来了……自己的位置又该搬哪里去呢?还有没有自己的位置剩下呢?

复杂的问题,困难过大道之谜,让教御们忧烦不已,而属于年轻人的烦恼,同样也在某处发生。

傲龙郡,又称天下第一郡,郡中有大湖,或以内海视之,一望无边,其曰“沧溟”,沧溟龙氏,千百年来傍沧溟而居,以体内龙的血脉为荣,特别是在血脉觉醒技术成熟后,一跃而成帝国最强大的武门。

时至今日,沧溟海之畔,满是各式豪宅、庄园,俱是龙氏的权贵,身分稍差一点的,都没资格临沧溟而居,不过,在那一***竞比豪奢的华屋、庄院中,有一个相当平实的特殊存在,相当碍眼。

虽然平实朴素,那也只是相对***龙家人而言,如果让普通人来看,这座爵府仍是宏伟气派,而这座爵府,今日更遭了难,一道娇小的红色身影,飙冲而至,与轻盈体态全然不符的大力,一脚踹翻两扇深锁的大门,直冲进入。

爵府内的护卫人员被惊动,纷纷赶来,却没能阻住,被她长驱直入,闯到内里的主书房,同样一脚,不但踢飞了两扇门,连墙壁都没能阻住盛怒的她。

闯入,是为了质问,但所得到的***,却不是想要听到的,不久之后,绿发的红衣少女穿壁而出,无视家中护卫的诧异目光,高速奔窜,无人能阻地冲出爵府。

少女的容颜极美,十六岁的年纪,正值青春,洋溢着阳光般的活力,身材凹凸有致,俏丽的绿色短发,眼角眉梢犹带几分娇憨,是那种站在人群中,最为抢眼的小***。

但此刻,她的泪水已在狂飙,顺着脸庞滑落下来。

更荒唐的是,应该要保护儿女的父亲,居然口口声声黎民苍生,一口一个大局,太令人作呕了!

……姊姊!灵儿一定要找到你,一定要救回你!不管从什么人的魔掌中……一定!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