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五十一章 一击碎魂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五十一章 一击碎魂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卧虎山下,几大世家的人马停驻,目光闪烁,注视着眼前事态发展,无论是知情人或是还不知情的,都能看出事情的不寻常。

龙虬髯为了处理族中事物,赶赴许都,身上竟带着灭杀绝强叛徒用的克制之物,此行目的绝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素来对世家大派态度恭顺的密侦司,主动索讨灭龙之物,这也是一奇,龙虬髯这素来护短、刚愎自用的烈性人物,居然没翻脸动手,还在短短数秒思考后,果断将东西交给密侦司……这些,没有一件是正常的。

许都的事情不简单,涉及到龙家深藏之秘,甚至关乎龙家存亡根本,否则密侦司不会说出“千古罪人”这话,而龙虬髯这个神经粗过水管的烈汉,更不会这么轻易被唬祝

“……千古罪人吗?密侦司这趟真是改形象了,或者……是贼喊捉贼呢?”

袁健之轻摇折扇,笑着与王思平交谈,点出密侦司行动的怪异处。

若非从头到尾,把一切都监控在眼下,甚至伸手主导,密侦司如何能讨取灭龙物,代为行事?碎星团灭绝后,密侦司的工作重心,渐渐转移到六大世家与江湖帮派上,这回……说不定就是密侦司的手伸进龙家,惹出大事来。

若真是如此,龙家岂肯善罢甘休?而在这事背后,当今帝室有否参与其中?这事会否变成一场狂涛波澜的开端?***五大世家,虽然事不关己,却不是没有推波助澜、掀风起浪的机会……

话不用明说,轻轻点出,王思平已明其意,露出深思的神情,道:“那我们现在应该……”

“呵,贤弟你是为何而来?”

袁健之折扇掩口,低声一笑,王思平登时醒悟,这么大伙人之所以在这,为的就是碎星秘藏,虽然山崖爆炸,毁尸灭迹,但若真有碎星秘藏,相信还是可以找到蛛丝马迹……

“但山炸成这样,估计要找大堆人手来开挖了,征调民夫什么的,这荒山野岭可不易……”

王思平甚为苦恼,袁健之却笑道:“武家的地头,要找也不用我们烦心,更何况,密侦司插这一脚进来,说不定……需要的人手,他们都准备齐了。”

“你是指……”

“呵呵,静观其变吧。”

两名世家公子一派悠然,当晚辈自然有当晚辈的好处,而那名密侦司的头领,自从接过灭龙之物后,就站定不动,仿佛神驰物外,整个人化成一座木雕。

奇特的情况,普通人不懂,却瞒不过行家,袁健之笑道:“寄魂附体,降身操控……真是密侦司爱用的手段,永远躲在安全的地方,干着龌龊的事,连手也不用弄脏……”

王思平点点头,确实厌恶这种阴险的作风,却不料袁健之道:“……改天真该找时间,学学这方面的技巧,能走在河边不湿鞋,何必非往水里踩?”

“袁兄,你……”

“哈哈哈,见笑了,前段时间误交损友,受他影响,思虑习惯偷懒起来……不打紧,下回喝酒,我自罚三盅来赔罪。”

“……我记得每次喝酒,好像都是我买单的。”王思平一本正经道:“你罚酒,我买单,这到底是罚谁啊?”

“哈哈哈,世家子弟,小事不要太计较1

袁健之笑了两声,忽然一声惨嚎,震动全场,那名密侦司的头领,一直隐藏在黑斗篷中的神秘人,双手捧着脑袋,发出痛苦的哀嚎,整个身形迅速矮小,只剩先前的一半。

“侏、侏儒?”

“原来是个侏儒?刻意变形成常人样貌,藏得真是够深啊1

“他的状况有些不妥……”

这是任谁都看得出来的事,武通天、两名玉虚真宗的道人,都第一时间抢上前去,想要帮忙,但却都慢了一步。

“呜哇1

一声惨嚎,密侦司头领的脑袋爆炸,不知被什么巨力撼击,竟然给打爆脑袋,无头尸身软倒下来,彻底毙命。

突来的意外,也让在场众人都吓到,在这里的都是明眼人,看得出他正在施用附体寄魂之术,也看得出他是遭到反噬,碎魂、爆脑而亡,但……

“……好惊人,他在这里还能说话、动作,转移出去降灵的,应该只是分魂,就算被毁,对本体的伤害也有限……”袁健之摇头道:“怎会……”

“且慢1王思平惊道:“所以,是有人出手,毁灭分魂的一击,穿越空间,直透本体,将他杀灭?这……这有可能吗?天阶?”

“不是1袁健之摇头,“没有天阶的气息,再说,现在天阶哪是这么容易出来的?”

话虽如此,他也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只能望向龙家、武家的代表,看看这些年纪大,掌握资源也多的“长辈”,有什么见解。

“这……这他妈的搞啥?”

龙虬髯短暂一愣后,勃然大怒,动手去搜无头尸身上的东西,也不忌惮毒物风险,一番搜索后,愤然停手,虽不言语,可所有人都晓得,那份灭龙之物已经不在了。

“东西拿了,人却爆头了,密侦司这是搞什么名堂?”

龙虬髯怒气勃发,手起一掌,就把那具无头尸打爆,粉身碎骨。杀龙箭的损失,也还罢了,碎星秘藏什么的,龙家也不是非要不可,但事情闹成这样,到底怎么算?冥界尸龙的降世被阻止了吗?若否,关系人目前在何处?怎么善后?

连串问题,弄得龙虬髯异常恼火,碎尸泄愤,恨不得杀上密侦司的总部,讨个交代。

“龙兄稍安勿躁。”武通天沉声道:“对面如果有一击碎魂,波及真身的力量,这人……或者这存在,显然高于你我之上……”

说到一半,武通天住了口,不能肯定密侦司这人,会否因为遭遇到龙家的禁忌存在,因而被抹煞,看样子,只怕连龙虬髯自己都心里没底。

不过,这景象确实勾起了自己的一些回忆,当初……在碎星团,确实有人本事逆天,打得出这样的一击,千里碎魂、爆头……

一片惊疑不定中,英灵殿内,也正上演着奇特的一幕。

龙云儿的意识,其实不是完全失去。被送入鉴心**修练后,时间一下被拉很长,她认真修练,体验实战,把脑中九阴玉简的***,一点一点刻印到身体上,本来进行得很顺,在鉴心幻境中一下就过了大半个月,等同在外界练上几个月,进境奇速。

但那群不请自来的敌人,惊动到了她,让理想的修练中断,而他们与温去病交谈的话,更使她心神剧震,在幻境中一下意念失守,就为灵魂深处的龙魔之影所控制。

整个过程中,龙云儿就是一名单纯的旁观者,看着受龙魔操控的身体,爆发自己难以想像的杀伤力,逐一杀灭敌人,有感叹、有焦急,却全然取不回**的操控权,直到中了那一箭……

杀龙箭贯体,直破神魂,换了是普通的龙家人,这一下已经死得彻底,但龙云儿的意识,受龙魔压制,杀龙箭射来时,龙魔的分魂如同屏障,在前头挡了一下,被杀龙箭打穿,自身魂识没受到太大伤害,反倒从被压制的状态挣脱出来。

后头,魂灵虽然自由了,**却被尚帅压制,疯狂吸纳能量,处于极度痛楚中,也痛到意识不清,最后,恶人被一拳击杀,脱得险境,**的痛楚渐轻,意识慢慢回复,睁开眼睛,却看一幕难以置信的景象。

“山、山叔叔……”

伟岸如山的巨大躯体,威猛无双的霸气拳头,却笑得非常温和,还伸手摸自己的头,这些动作……就与反覆出现在自己梦里的那天,一模一样,仿佛回到了那一天……

然而,战斗最后阶段的那些画面,在脑中涌现,温去病怎样开***、怎样出手,又怎样被敌人一刀入脑,栽倒身亡,然后……那个巨汉是怎样起身,一拳把敌人给打爆……

前尘往事与当前,多个画面重叠起来,龙云儿瞪大眼睛,娇躯颤抖,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手一紧,牢牢抓住那只粗臂,刚想要说点什么,就因为精神衰弱,一下晕去。

待得再醒来,自己躺在封神台的晶阶上,打着赤膊的温去病,站在一座祭坛前,不知在忙活什么,曾发生的一切,完全就像场梦……直到她看见,一地的血肉碎屑,还有那几具曾**控活动的死尸,这才错愕地起身。

“温……温家哥哥。”

怯生生地走近,龙云儿小心道:“刚才的事……”

“什么事?是说你运气太好的事吗?如果再早一天,我易脉法未功成,体内未建构妥周天循环,就不能鼓动太初真血,不能催发乙太尸蛊,无法战斗,这回恐怕真要完蛋了。”

温去病转头看了大美人一眼,道:“就算不被敌人干掉,也可能被你干掉,你身上居然背负了那么麻烦的东西,险些让我阴沟里翻船了。”

对于自己的血脉觉醒,龙云儿确实也震惊,但她现在只想确认另一件事,急问道:“你真是……我是说,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是……”

“呃,那个碍…人是不能只看外表的,不是个子大,就年纪也大……”

似乎很为难,温去病侧头想了想,这才很不情愿地开口。

“……山陆陵首次出现战场,威名传扬的那天……我九岁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