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四十六章 云奔雨骤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四十六章 云奔雨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四十六章云奔雨骤

整个山壁的大爆炸,悬棺壁崩塌,***山壁如被剥离,整片整片滑砸下来,这样的天灾伤害,没有任何血肉之躯能抵挡,不但爆炸处尽毁,大量砸落下来的山体,如同来自上天的大砍刀,削砍过沿途所经的一切。

什么山峰、岩石,在这股力量之下,都只有应声而摧的份,更别说普通的建筑物,卧虎寨的那些木楼、茅屋,就这么被铲平、毁灭,整个过程瞬息间完成,寨内那些血脉初醒的喽,就算意识到灾变发生,也根本来不及跑,就这么在里头遭了劫。

能够在这种灾难下保命逃生的,只有在山脚下的那群人,距离够远,修为够强,一见苗头不对,立刻转头便逃,又打出层层防护,阻挡与击碎落石,这才全身而退,保得无事。

然而,就算没受到什么损伤,这些人却大感面上无光,因为他们每一个都出身不凡,代表大地上的***名门,一旦代表家门出来,做什么都动见观瞻,这回为了确认碎星余孽,群聚而来,本来摆出威压的架势,可还没逞威,就从别人家门口落荒而逃,如此糗态,这些素来要面子的名门之士,如何能够接受?

“……居然爆炸了?还连底下整个山寨一起毁灭,这是意外吗?”

王思平远眺那一片浩劫山景,喃喃自语,旁边一名瘦长身材,比他年纪稍长的青年,接过话道:“说是意外,也未免太过巧合,早不炸、晚不炸,偏偏我们前脚到,他们就炸了,哪有这样的巧法?”

“袁兄所言不错,但如果不是意外,为何挑在这时?我们才到他们门口,就算他们明知不敌,要玉石俱焚,只要再晚一刻动手,不就可以把我们也牵涉在内了?”

王思平注视着好友,虽然同为名门子弟,袁健之的情况与自己大不相同,自己不过是王家的菁英***,备受期待,却不被授权管理家业,袁健之不但是江北袁家这一代培养的几名***人之一,实力更已入星榜,名声远扬,这回若非适逢其会,等闲还请不到他来。

这趟他一来,身旁还跟着两名四十多岁的袁家好手,都是高阶,论辈份还长袁健之一辈,却都跟随于他,这待遇就比自己高得多……

“说得不错,如果这一爆落在我们头上,全军覆没不至于,但也别想全身而退……那一下爆炸,威力惊人,毁岳摧峰,不是寻常***,能够干出那下爆炸的,不会是普通人,可若真是碎星余孽,一心寻死,又为何不和我们同归于尽?”

袁健之手拿折扇,边摇边说,一副浊世佳公子的翩然姿态,不只身旁的自家人,就连王家人也不自觉地靠过来聆听。

“往这方向想,那重点就在……是什么造成了那场爆炸?当年的碎星者悍不畏死,就算注定没命,也会拼命咬掉你喉咙,如果真是碎星余孽,见了我们自知难敌,会这样急着***?”

袁健之引导着众人的思路,却不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众人一想,觉得果然不错,纷纷点头,觉得这不是当初碎星者的作风。

“……那依你之见,在那里的不是碎星余孽?急着炸山,是为了杀人灭口?还是毁尸灭迹?”

声若洪钟,震得在场人们耳内生疼,特别是声音中含带的一股威煞,虽非刻意,却让众人打起了寒颤,心下清楚,有高手到了。

循声望去,一队人马匆匆而来,为首一人,五十来岁,身形伟岸,足有一米八几的身高,穿着一件朴素的灰色布袍,虽是绿发,头顶却秃了一圈,光光的脑门,脸上留着大胡子,须眉皆赤,一双眼睛更是烈火般的红色,走在队伍最前头,抢眼之至。

无杂色的绿发,是纯血龙族的证明,但也会受所修练的***影响,而生出变化,导致须眉异色。龙家高手如云,血脉源流杂异,其中不乏火系传承,眼前这位就是当中的代表人物。

“残虐炎龙”龙虬髯。

当前龙家的重要人物,不但踏入地阶,打过百族大战,更月榜有望,“绯红残虐炎龙”血脉觉醒,长年为家族在外奔走,执行任务,性烈如火,据说每次龙家出现叛逆,都由这位辣手判官亲手处决,龙氏子孙闻名就凉半截。

之前龙家人前来此地,领头者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龙家小辈,不怎么受重视,但山壁崩砸下来,龙虬髯露面,王、袁两家这才确认,龙家有大人物到场,而且,连玉虚真宗都有两名高阶的仙道士,跟着一同到来。

大人物到场不是什么问题,但王、袁两家都得到情报,龙家之所以有人在附近,是为了收拾许都城出的一点麻烦,麻烦是什么还不清楚,可连龙虬髯这等要人都被惊动驾临,那个“麻烦”显然比情报中说的要严重……

“龙世伯1

“龙家伯伯1

袁健之、王思平与龙虬髯差了一辈,之前仅有一面之缘,说不上交情,但帝国七大世家同气连枝,仍照规格见了礼。

龙虬髯不是拘泥礼数之人,不耐烦地挥挥手,道:“如果不是碎星的杂碎,又是哪些鼠辈在那里假鬼假怪?又为什么要灭口灭迹?”

“这个……世伯您不是应该最清楚的吗?”袁健之折扇遮口,笑道:“够胆冒充碎星团的,满大地都是,但能够冒充到这种规模,公然结寨招人,掠劫地方,还不见武家干预的,就不是那么多了。”

神都武家,执掌虎踞郡,是与王家、袁家比肩的***豪门,此地正是虎踞郡辖下,王思平将讯息放出后,最先赶来的应该就是武家人,但该来的人迟迟不现身,这就已经是一种讯息。

够资格让神都武家视而不见的力量,为数实在不多,再考虑到鬼祟作风,***已是呼之欲出……

“……密侦司?”

龙虬髯皱起赤色浓眉,随口说出的声音,在旁人耳中有如怒喝,身旁的人脸色都不好看,密侦司为了追杀碎星者,被授予重权,早几年搞风搞雨,各种手段用尽,惹出不少事来,各大世家、门派不满已久,如今随着碎星者尽灭,密侦司的存在也越来越碍眼……

“龙兄,久违了,多年不见,你风采更胜往昔啊1

一个爽朗之声,迅速由远而近,又是一队人马到来,只是这支人马虽寥寥数十,却装备精良,执矛佩刀,粗硕的手臂上虎纹浮现,清一色是中阶,与在场***几路人马的实力参差大不相同。

这已经不是“人马”,而是“劲旅”了,这路人马一现,在场其余人顿感压力,甚至感觉到一丝恶意,尤其是……领着这支队伍前来的那个大汉。

“虎将”武通天!

神都武家的第四号人物,月榜在列,手握重权,在全帝国都属于跺脚地震的大人物,他现身于此,又带着自家亲卫,要说是闻讯后匆匆赶来,谁也不会信。

王思平、袁健之都不再说话,龙、武两人长他们一辈,又都是老牌地阶人物,在这两名“长辈”面前,他们的份量轻了,除非家族利益遭到侵踏,否则哪有他们抢话的份?

龙虬髯微眯起眼,瞪向武通天,与其说双方是老朋友,其实更接近几十年的老对手,应该最早赶来的武家人,却最迟现身,还带着亲卫兵力而来,摆明是来控制场面的,不过,比起这些“玩具”,那边阵营里有几个更讨厌的气息。

“通天小子!武家自堕身分,与鼠辈搞成一窝,神都越来越长脸啦1

“龙兄莫笑,虎也好,鼠也罢,能发挥其用,便是王道。”

武通天朝龙虬髯拱了拱手,虽是同辈,但他不过四十多岁,矮了半截,必须抱持以礼,更何况,此事武家本就没必要强出头。

“各位,这里的事,武家只是配合帝国办事,细节不知,但立场绝对与各位相同,不会侵害世家的团体利益。”

先表明立场后,武通天后退一步,“详细的状况,自然有鼠王来和各位解释,我武家也正等着这个解释。”

武通天让开,站出来的人,是一个身穿黑色斗篷,面目藏在头套下的人物,虽然这种诡异的装扮让人发笑,但身上隐约传透出来的威煞,却让人动容。

“……地阶?”

王思平面露讶色,地阶在任何势力都是足以进入权力中心的大人物,密侦司资源虽多,也没有几个地阶,加上武通天的“鼠王”一说,这位该是密侦司的几名头领人物之一。

“各位,碎星余孽是假,但……碎星秘藏是真,虽然秘藏属于帝国全体,但各世家本就是构成帝国的重要支柱……”

语音含糊,似乎不想让人认出身分,但也是一开始就表明分赃,想藉此摆平此事,只是他话说到一半,忽然顿住,龙虬髯、虎通天也瞬息动容,望向周遭。

“……龙的气息?没有具体方位,伏藏于周边空间的某处夹缝,而且,这个气息……”武通天望向龙虬髯,“是龙族的哪条祸龙觉醒……或解放了吗?”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