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四十一章 万古江山钟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四十一章 万古江山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四十一章万古江山钟

男方握住女方的手,气氛一时间有些僵化,忽然,整个秘窟没由来地一下黯淡,更微微一晃,温去病皱起了眉头,往刚才传送现身的位置看了一眼。

……有人在试图钻过来?什么人?外头的传送阵应该已经毁掉,这样还能溯迹追来,那是对空间之道很有研究的人物了?但能触摸到空间之道,起码也是地阶,甚至……天阶?九幽深渊一战,百族封神后,天阶成为超稀有动物,都躲在自家乌龟洞里不敢出来,怕死怕得要死,自己倒不认为会这么好运,莫名其妙撞到一个天阶……

不过,别说地阶,哪怕只是高阶,也不是当前己方两人能抗衡,好在……仍有一点准备时间……

若是可以,用引导的方式,让蝴蝶破茧飞天,那是最好的结果,然而事急从权,直接把小狮子给踢下山坡,也是另一种训练模式……

“喂恋肉狂”

“什什么恋肉狂?”

有听没有懂,龙云儿顿时不知所措,温去病道:“难道不是吗?人家连句话都没和你说,看了人家满身肌肉,整个就是一只没毛的猩猩,就开始幻想脑补至今,不是恋肌肉狂,难道是追猩族?”

“你”

龙云儿气到几乎失去理智,一下挣脱温去病的手,想要用脚踹,却听他道:“如果真有心,就别只是哭和尖叫,做点事情啊,去证明的坚持不是妄想,除了对别人失望,应该有些别的事情可做吧?”

其实,龙云儿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但这些话确实让她涌出一股冲动,若是早一个月,自己只能蜷缩在角落,颤抖着等待救赎,可随着自己也有了“力量”,她现在想要站出来,主动做点事。

曾经,自己希望站在后头,支持扶助那些与自己理念相同的人,既然这样的人怎么都找不到,那……就由自己迈出这一步,去成为自己想支持的那种人。

“我会证明,山叔叔不是坏人,不是那种视人命如草芥的杀人狂,也同样会证明给你看,为民而战的碎星团,不只是传说,土鸡瓦狗的胜利……确实是存在的”

仿佛以身宣示,龙云儿说完话,就伸手去拿那对万古江山钟,刚才她伸手触碰时,没有什么特殊感觉,但现在下了决心要去拿起,手还没碰到,铜钟就生出一股无形气罩,手指一碰上,如遭电击。

龙云儿吃痛,却没有收回手指,而是顶着疼痛,将手指往前伸去,心里隐约感觉,这就是一道考验,如果连这道都没法过,以后也别谈什么想靠近山叔叔了。

“哎呀呀,果然是激个两句,就连母***也会上树氨温去病笑道:“当这是破铜烂铁吗?就算损伤成这样了,神器还是神器,不是宝兵能比的,随随便便就想拿起,当自己是谁啊?”

话不中听,却是在理,龙云儿自己也晓得,神器基本是地阶开始,天阶专属的灵物,都有灵性,也都会认主,绝不是这么随便伸手过去,就能拿取的。

……听过的许多传说故事里,为了获得神器的认同,不惜自残自捅,这才得到神器认同,成为兵主。效法先贤,自己确实应该展现诚意,豁出去试试,但这两个是钟,自捅似乎不太可能,是要拿起来往头上砸吗?

龙云儿想了一下,决定割破手腕滴血,试着打开江山钟的封禁,但她还没开口,温去病就笑道:“要割手,找不到刀吗?我可以借,老实说,这少了点创意,成功率不高……”

“我相信心意”

嘴上这么说,龙云儿其实也心中忐忑,接过温去病递来的刀,就要往***的手掌划饶万古江山钟,陡然一亮。

之前,龙云儿抚摸双钟,思人悼念,泪水滴落时,有不少就滴在钟上,点点泪水,沾湿了钟上的血渍,更缓缓融入其中,这时骤放光明,在这阵明光闪耀之下,钟体上黑红色的血怨之气,一点一点地消融,变得黯淡。

血怨之气一去,古旧破朽的铜钟,重新发出一缕一缕,如黄金般的粲然光芒,古钟未敲,却隐约有钟乐鸣动,一声声传响,震动人心,传送着神器的喜悦。

“这是……”龙云儿又惊又喜,“我获得神器认同了?”

“……搞啥?”温去病脸色大变,“明明都是认证,怎么换个***上来,就那么放水?滴几滴眼泪就过关,连血也不用洒?那以前……的人洒血是洒爽用的吗?烂钟,你的节操咧”

怒火中烧,温去病一脚踢在祭坛上,结果祭坛不动,自己脚痛,龙云儿也没去在意,只是诚心诚意地捧起了双钟,默默祝祷。

山叔叔,灵儿定会继承你的遗志,把碎星团的理想传下去,将来为你们洗雪冤屈,让天下人都晓得你们的冤屈……才刚祝祷到一半,耳边就响起温去病的声音。

“停停停不要急着在那边扮圣女,才刚拿到东西,就在那边对死人说话许愿。”

温去病道:“一看那样子,就知道在想什么了,随吧,要继承遗志什么的,要做的手续还很多,估计不会比继承遗产简单,当然麻烦也多,有个家伙正朝我们过来了……”

“什么?”

龙云儿错愕,但很快醒悟过来,传送阵已经毁掉,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过来,肯定不是普通人,而对方进来之后,更不可能简单客气寒暄,把东西分分就算了,不但会独占这里的所有器物,更会出手灭口,干掉己方两人。

“那……我们有路跑吗?”

“刚继承了第一武神的遗志和遗物,怎么生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跑?这不是应该勇往直前的时候?”

“理想与现实要兼顾啊我有理想,但总不成刚继承了点东西,就立志去挑战高阶了这是妄想吧?”

龙云儿认真说道,温去病却冷笑道:“果然是妄想,还高阶咧,这趟来的就算不是天阶,也是个地阶,还以为打个高阶就能解脱了?”

“地阶?”

龙云儿吓得几乎软脚,如果说高阶是不可能战胜的对象,那么地阶就是连战胜念头都不敢有的存在,这么夸张的敌人来了,如何能挡?

“这么容易就吓尿?的理想真是一文不值,百族大战时,碎星者经常要战天阶级的神魔,每次都是拿命去换的,听到地阶就软脚,嘿嘿……”

这声嘲弄,确实让龙云儿镇定下来,看着手上的万古江山钟,想知道温去病有什么办法?

“什么东西都可以透过分析来解决,究其所以,所谓的高手也可以分拆成几个部件,一份一份把部件拼起,就能把高手给组出来。”

“组出来?”

龙云儿觉得很奇怪,自己所知的高手,都是苦练出来,温去病却说得仿佛可以像拼装机械一样,逐步组出来,这种说法……闻所未闻。

“一个高手的养成,无非就是先天血脉资质好,得到上佳的***培养,自己肯学肯练,最后就是时间与经验的累积……”

温去病道:“的资质不清楚,血脉是绝顶神魔的直系……幸与不幸难说,但优秀程度千古罕见,剩下就是***与修练的累积……龙家的***,倒是一流的神功……”

“可……我不会碍…”

龙云儿当然晓得自家的神功极强,过去看到的机会也不少,可从没有理解与记下,现在忽然说到,既羞惭又懊恼。

“本家武技是基于血脉发展出来的,两者辅成,效果最好,现在既然没有,就只能从权,幸好……这里还留了一部***下来。”

温去病带着龙云儿回到第一阶,“这里本来是各类***秘笈的回收地,曾经摆满各种神功秘典,可惜现在就只剩下这个……不过,也算狗屎运啦,如果用绝品一品二品之类的来分,这部怎都算是一品,练成后稳立地阶,天阶有望,比你们龙家大部分的***都优秀……”

一掌放在祭坛上,温去病一拍,插在槽中的玉册,缓慢飘移出来,如同一轮明月,发着清辉银芒,在这月芒照射下,龙云儿骤觉体内气血翻动,不断地有气力涌出。

“我为什么……”

“是之前残留体内的一点……元丹,受月华吸引,开始活性化,这也算运气了,世上能发出高量月华的异物,极其稀有,我曾一度希望在这里能找到月光石月华结晶一类的,没想到九阴玉简就是蕴含月华的异物,这下大发。”

温去病道:“玉简是用天冥冰玉制造,吸收月华的效果最强,修练者贴近玉简,受月华滋润,修练速度可以提高个几倍,古人脑子不是盖的,而且这里还有最新的技术,能够多为做到一点。”

“哪一点?”

“这个”

温去病一指,祭坛被一阵阵强光笼罩,玉简随之呼应,跟着,一道月芒射入龙云儿脑中,数不清的各种讯息,有文字有图片有影像,还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直接在脑海中如跑马灯似的映过。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