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四十章 英灵殿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四十章 英灵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四十章英灵殿

强光闪动,龙云儿和温去病从传送中现身出来,脚踏实地,龙云儿松了一口气,却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妥,脚下有些震动,很轻微,几不可觉,自己无从判断,这会否错觉?

“……应该已是不同的空间,爆炸的震波居然传到这来?”

温去病玩握这规模来推算,应该是连最外层的爆裂法阵也炸了,虽然没有人魂献祭,发挥应有的威能,不过也够他们受的了,还是自作自受,过瘾碍…”

之前早已看出,韩星魂等人在山壁上刻印设阵,预备拿人命献祭,发动法阵强行炸毁鉴心大道,开启秘窟,只是有诸多顾忌,没付诸实现,刚刚自己发动传送阵时,就猜想到金牌来自敌人,可能被作手脚的可能,于是,也留下了礼物。

传送阵是第二层秘窟的枢纽,透过传送阵下令,能够引爆第二层秘窟,本来杀伤力也仅限于此,偏偏这群蠢人自以为是,在第一层秘窟外加了一个大大的爆裂阵,被来自内部的炸裂给引爆,两重爆炸叠在一起,惊天之威,就是隔了一层空间,都能隐约感到。

“外面爆炸了?”龙云儿诧异道:“怎么会炸的?爆炸威力有多大?”

“……工安意外,常有的事,炸了就炸了,黄雀这种东西,以为是想当就可以当的吗?”

温权开来的威力,大概……爆掉外头半座山没问题,再考虑到走山什么的,如果有人这时候在山下观光,那可真是够呛了。”

“……那……山寨里头的那些人……”

“都说了是工安意外,工事不是我修的,法阵不是我引爆的,怪我喔?”

温去病说着,周围的环境忽然大亮,龙云儿这才意识到,传送阵所传来的第三层空间,并不是第二层那样的黑暗空间,相反的,这里处处光亮,正前方更有三层的大晶璧。

壁体由通澈的水晶构成,看来仿佛一***湛蓝海水,每一阶的晶璧上,都矗立着一个祭坛似的物体,上头似乎放着某些东西,数量还不少,但整个晶璧都在闪闪发光,看不清楚。

“那上面……是什么?”

龙云儿眯着眼,虽然看不真切,却能感觉到,一股股能量波动从三座祭坛上传来,让自己生出震颤,那肯定不是凡物。

“……好家伙,第三层居然是这个……”温去病摸摸下巴,道:“英灵殿,好怀念……呃,不,应该说真没想到能亲眼目睹,哈哈哈,这些宝物终于落我手里啦1

“英灵殿?”

龙云儿吃了一惊,她没注意到温去病震撼之余的口误,只是惊讶于听到的那个名词。

以前有人说过,碎星团在大战方酣时,耗费无数资源架起封神台,还创出了一个名为“英灵殿”的特殊空间,美其名是安魂抚灵,其实却是回收物品的后着,凡是碎星者身上装配的兵器、异宝,都被打上印记,持有者一死,立刻回归英灵殿中,永受祭祀。

帝国对于碎星者的追杀,缴获物品的数量据说不如预期,很多人就推测东西可能落到这神秘空间里,为此追寻多年,但这个秘密之地,却在今日被两人闯进来。

怀着异样的心情,龙云儿没扶着温去病,自己就冲了出去,凭着新得的力气与俐落身手,毫不费力地便跃上了两米高的晶阶,看见第一阶的靛蓝色祭坛上,有着许多的空格,大小型态似乎是存放书册与卷轴,不知为何都放了空,只有少数几格填装有物。

在那仅有的几格物件里,其中有一格,插着一本书册,模样非常奇特,赫然是用一片片奇薄如纸的碧玉,装订成册,就插在那里,散着淡淡的银色光辉,犹如月映。

这显然是一件异宝,龙云儿却没有分毫兴趣,回头看了一眼温去病,他没有谆跟上来,只是抬头仰望上方,也不是在看晶璧,不知在看什么。

龙云儿感到好奇,但心里还有更急着确认的东西,她不管什么秘笈,只是朝着上一阶爬去。

第二阶晶璧,海蓝色的壁体,犹如明镜,龙云儿看着壁中的自己,还不只一个,不平整的壁体,凹凸曲折,映射出多重身影,数十道身影,有些像在做着不同的动作,形影一下模糊,一下清晰,惑人心魄。

龙云儿看着影像,有少许的失神,但心里的坚持,让她很快清醒过来,摇头甩开这些惑心陷阱,跑向第二阶晶壁上的祭坛。

第二阶的祭坛,足足有九个之多,或高或低,大多都是空槽,但仍有少部分插着兵器,或是发着奇光,或是散出不凡的威煞,每一件都是不凡之兵,当龙云儿从旁边跑过,这些兵器一件件发出异彩、低响,似是不甘寂寞,召唤她过来拔龋

龙云儿不清楚这些兵器的价值,却也晓得这是很大的机缘,只是自己真的无心于此,与其说对兵器有兴趣,不如说,想找到某件兵器……

最终,在九个祭坛最中间的那一个,龙云儿的目光被钉在那边,心也笔直沉了下去。

祭坛嘴边的一角,放着两个已破损的铜钟,大小近似头颅,造型古拙无华,上头铭刻古文“江山”、“万古”,四个古字盘旋若龙蛇,虽然残破,却仍充满气势,仿佛分分钟都会离钟飞出。

很有气势的古钟,却不知受过什么破坏,破损得不成样,钟体的金属黯淡无光,甚至发着黑红之色,像是被什么东西给诅咒了,灵气尽失,只余残损的躯壳,悼念往日曾有的荣光。

钟上,染着血痕,不只一道,黯淡的金属似曾饱吸鲜血,连同那些死者的最后怨念,全都累积在钟内,将两件正气之宝,染成邪物。

这应该是危险的东西,龙云儿却忍不住去碰触,想知道它和记忆中有多少差距,还没碰到,两行清泪已经滚了下来。

“……山叔叔……你真的……不在了吗?”

碎星团的传奇之一,山陆陵天生体型巨硕,挥舞着两个铁锅般的拳头,冲锋杀敌,找不到趁手的兵器,直至一场机缘,巧得一对天阶异宝“万古江山钟”,等级还低的他,最初无法使用,却由巧匠相助,将这一对古钟神器,化为一双拳套,自此横扫八方,纵横大地,不知击杀多少妖魔、高手!

似这类的神器,都以血炼之法,与持有者气血绑定,除非人死命消,魂灵破碎,否则难以强夺,即便是持有者身死,都能自动转移给具有相同血脉的后裔,这也是***世家的镇族神兵,得以世代相传的理由,想要让这等级的神器与主人分开,真心不是那么容易的。

人在兵在,兵损人殒,而现在……这对古钟却在此处,代表的就是,前一位兵主已然丧命的事实。

原本听到那个传闻后,就一直抱持着希望,希望他还在人间,与自己头顶同一片天,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哪怕这一世都见不到面,只要他还活着就好,现在……却连这样的小期盼都成为奢望。

“山叔叔……对、对不起……”

摸着万古江山钟,绿发的美人再一次泪崩,泪水滴滴落下,哭得两眼朦胧,喃喃地说着对不起,不知过了多久,这才听到耳边响起人声。

“如果是喜极而泣,那也还罢了,对着宝物,还哭得像死了全家,这真是世界奇观。”

吃力地爬上两阶晶璧,温去病气喘吁吁,喘息道:“自己爬得倒快,但请多替体力不好的人想想……我就不明白了,一个两米多高、肌肉多到不像人的野兽怪物,说俊没有我百分之一,说气质连我千分之一都不到,就这么心心念念挂着他,像什么绝世美男子一样,为他要生要死的,我说至于这么作贱自己吗?”

“不要拿你自己来侮辱山叔叔1

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母猫,泪眼中的龙云儿愤然怒叫,哪怕已经对碎星团理想破灭,山陆陵仍是她心中不倒的神牌,不容人半丝亵渎、轻侮。

“他们那些人……打家劫舍,杀害人命,背弃了碎星团的理想,如果山叔叔看到他们,不晓得会有多心痛!真正的碎星者,不该是这样子的……”

“说得好像很了解碎星团一样……别忘记,再怎么说,不是团员,没有经历过他们经历的东西,所知道的一切,都只是外界传闻的***,连实际面对面访谈都没有,说得明白点,认定的碎星团,全是自己拼凑想像出来的。”

温去病揶揄道:“别说旁的,就说那个肌肉块、怪力丑汉,和他有很熟吗?我记得和他不过就见一次面,你们有讲到话吗?那家伙是出了名的沉默寡言,你们如果连话都没讲到一句,我真怀疑那堆山叔叔大英雄、山叔叔善良、山叔叔有理想有抱负……这些是怎么脑补出来的?说不定他根本就是长了一堆肌肉的闷声***加恋童癖,摸头的时候就在做目标记号……”

再也忍受不住,龙云儿一巴掌就挥过去,想打断这些话,却被温去病一掌握住,笑得格外轻蔑。

“……我有可能给第二次打我脸的机会?”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