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三十九章 不想看你死在这里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九章 不想看你死在这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三十九章不想看你死在这里

“够了1

一声断喝,声音仍秀秀气气,却蕴含着美人的怒意,哪怕脾气再好,终究有个限度,当情势紧急,内外交攻,那条敏感的线仍被踩来踩去,她的理性几乎快克制不祝

“我知道你喜欢羞辱我,一有机会就拿我开涮,我命是你救的,我们家当初赶你出门,是对你不起,你想要在我身上讨些什么回来,那也都是应该的,我没什么怨言,但是……但是……别在这时候,好吗?”

龙云儿紧握双拳,眼中泛泪,急得快要跳脚,说的每一句话,都伴随着尖叫的冲动,很想就这么大跳大叫,发泄心里的压力,却偏偏还要维持住理性。

“我知道自己很笨,好不容易遇到了理想的组织,想替他们洗冤,告诉整个世界,他们不是坏人,是被误会和的,结果……结果我和他们一起去打劫杀人,这不是我的理想……我从没想过这种事1

眼泪一滴一滴掉下来,开了一个口的心弦,如同溃堤,龙云儿想要收拾,一时间却如何能够?

温去病看着美人儿的哭泣,沉默半晌,道:“说,我总是对冷嘲热讽,是为了拿来报复,报复你们家的退婚……是这么想的?”

龙云儿很想回“难道不是吗?”,但话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

这个男人曾经无比狼狈地被自己家轰出门去,订了亲的新娘另嫁他人,有足够的理由深恨自家满门,换了是***人,怎样狠辣复仇,都是应有之理,可他除了嘴上苛了些,就从没做过任何报复,还一再为己涉险,为己一掷万金,还满不在乎地赶自己回家……

他做的这些事,非但不是报复,还可以认定是“以德报怨”,即使是那些口口声声说着“深爱、挚爱”的男人,都未必做得出来,可他却义无反顾地这么干了,施恩却不居功、不忘报,如果冷静来看,这个男人……其实就和当初救了自己全家的山叔叔是一类人,只是一个在光下,一个……立身影中……

“求……求你了……”

“什么?”

“等这里的事情结束,等我们脱险,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1

手抹着眼泪,绿发的美人儿啜泣道:“我可以拿这一辈子来补偿你,你怎么做我都接受,可现在……现在请你珍惜自己,我不想看你死在这里……不要总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我……我很担心你……想你好好的……”

站在那里,龙云儿像个小女孩一样哭着,哭得手足无措,温去病表情木然,眼神却闪着悸动,用平缓的声音道:“我不要什么补偿,有人欠我东西,我自己会讨得他痛不欲生,但补偿……以为姓温的,是随便可以施舍打发的吗?”

冰冷的语气,带着肃杀的味道,但对上那个哭得忘我的女孩,这个宣告显然没什么意义。

两人的后方,隐隐传来声音,有人从那边正靠近过来,温去病皱了皱眉,“来得好快碍…”

这里距离石门口,不晓得有多远,但显然是不够安全,韩星魂他们已经追赶过来了……

“走!立刻离开这里。”

用扭曲而发烫的手臂,温去病拉着龙云儿,就朝前头的法阵走去,龙云儿急急止住哭泣,镇定心神,却发现传来声音的那个方向,有些不同的气息。

“那边……往这里的途中,好像有些……”

“所谓的碎星遗藏,本来就是碎星团的仓库,装些什么很不一定,那边的气息……恐怕有些利器收藏,便宜他们了,运气好,地阶的宝兵都有可能入手。”

温去病沉着脸,道:“我们现在这样,没能力去和他们抢东西,只能尽快抢入第三层,既然有深一层,难道还怕里头的东西烂过外头吗?把眼泪擦了,别耽误正事。”

看温去病终于专注起来,不再嘲讽与毒言,龙云儿心安了一半,与他一同来到传送阵,在他的指示下,争分夺秒地操作起来。

一碰到器械,温去病动手飞快,更解释道:“传送阵的发动,需要解码与授权,本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但刚好他们送了块令牌给我,授权就不是问题,剩下的只是空间座标……这刚好也不是问题,问题是……”

“还有什么问题?”

事关逃生,龙云儿担忧地问了一句,温去病没有回答,脑里却想起一段久远前的回忆。

瀑布底下,玄冰寒潭边,自己吐气扬声,劲贯全身,任周围的八个人挥舞棍棒,不住砸打在自己的身上,他们每一下砸打,都劲道十足,像是对上了杀父仇人,毫不容情,用的也不是普通木棍,最初的几日,用的是熟铜棍,从昨天开始都换成了狼牙棒……

无休止的密集砸击,虽然比昨日又多撑了半刻钟,但最终仍是不支晕去,直到被丢入寒潭中,整个人被冻成一块巨冰,捞出来解冻,神智渐渐清醒,这时,青衫飘扬的他,才来到自己面前。

……还差了一点,不过时间不太够了,猛特训的份量加倍,直到你突破为止,每天除了早上,下午和晚上也都这么来一次吧,照计算,可以把你晋升中阶的机率提高三倍。

老、老师,非得要这么做吗?我……我……我快挺不住了……

有什么问题吗?痛裁自身,累积**的痛楚,明见本心,这是最有效的突破方法,而且心灵随之强大,将来踏足高阶、地阶,甚至天阶,所筑的基础也最稳,到了天阶,比拚基本都是神魂之间,**不是关键,所以也别怕留暗伤。

但我已经痛到流泪了啊,重棍也就算了,用上狼牙棒,太犯规了吧?你们真的想让我活着晋升吗?就没有……更智能一点,不那么原始野蛮的方式?

流几滴泪算什么痛苦?等到你和隔壁阿勇一样,开始失禁或吐白沫,距离突破就近了,一个男人这么没出息,太难看了……不过,你的话有点意思。

青衫飘扬,手拿笔记本的他,一派温雅,与那些儒门高士相近,却又更带着“知识”、“智能”的气息,尤其是侧头思考的时候。

……其实,突破的关键是明见本心,贴近真我,肉身累积痛楚什么的,不过是个途径、是个过程,如果……透过引导,让人有认知世界的大冲击和顿悟、决断,效果应是一样,但这理论只能用于中低阶,高了无用,而且……

他拿着笔,开始飞快写写,作着计算,最后道:虽然**不用痛,但心境上的引导与顿悟,难度远比把人痛打一顿要高,必须有洞察人心的眼光,还有……把人活活说死的贱嘴与毒舌,猛放精神攻击……嗯,我可以先试试看。

当时的讨论,在不久之后,酿成了一场灾难,虽然因此倒楣甚至伤残的人很多,但确实累积了数据,自己本以为,可以在这女孩身上施用,至少死马当活马医,可……还是太天真了,这女孩理性快崩溃,却仍没有会突破的样子……

将金牌放在日晷传送阵的中央,传送阵上亮起一道道光线,温去病一掌拍出,设定好座标,传送阵立刻发动,在身影消失之前,温去病伸手探向阵中金牌,要将之取出,可金牌上却顿生一股力量,化为气罩,阻止他的摘龋

怀疑得到验证,温去病一掌拍在传送阵上,跟着,他与龙云儿的身影整个消失,在强光中被传送出去。

几乎这边才刚不见,另一头的脚步声就急急响起,韩星魂等人全力冲刺,赶了过来,恰好看到温去病两人的消失。

陈定远一步窜上了传送台,检视几眼后,道:“是碎星团的传送阵,我在别处看过……奇怪,这传送阵能通往深层,但需要座标,研究座标位置需时,他们怎么一下就找到了?”

“此事确实怪异。”韩星魂皱眉道:“那个男人……我原本以为是岭南温家的人,但现在……我怎么觉得他越看越像碎星余孽?”

“不管如何,他用了这块令牌开阵,所有这一类的令牌,尚帅都做过更动,能记录讯息,现在我们也得知座标了。”欧阳晚看了一下来路,“事不宜迟,我们立刻赶过去,把外面的兵器交给***弟兄去收。”

“且慢,和碎星团有关的事,最好慎重。”韩星魂道:“当年古歌雅虎贾伯斯被称为天下第一阴损之人,多少自负谋略之士,都在他手下败亡,碎星团很多人也继承了他的风格,对着他们,鲁莽行动和***没分别。”

正说着,外头有干部快步跑来,气喘吁吁地报告,山寨之外出现了人马,天府王家、龙家、袁家都有人到,甚至连玉虚真宗都来了人。

“……来得好快,世家大族的力量,真是不容小觑。”韩星魂道:“情况不同了,尚帅将要到来,我们没必要与这些世家大族有冲突,派个人向他们表明身分,争取点处理时间,把这处秘窟的东西,连同传送阵一起搬走,后头就是大功一……咦?”

说话中,那块金牌忽然大放光明,奇异的光芒,启动了传送阵,更透过传送阵飞快延伸出去,将整个秘窟都照得透亮。

事发突然,韩星魂目中充满惊恐,还来不及叫出那个“不”字,强光已经将他们掩没,跟着,一下震摇整座山峰的巨爆,轰然炸响,来到山寨底下的几路人马,目瞪口呆地看着卧虎寨连同整片悬棺壁,一同垮塌下去,化为一场灾难!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