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三十八章 山字令牌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八章 山字令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三十八章山字令牌

石门开启,璀璨光华绽放,温去病暗藏石门内多日的后手,关键时刻生效,解去秘窟的第二道封禁,更生出一股吸力,把温去并龙云儿都往里扯去。

意外的变化,龙云儿未及提防,被猛力一拉,险些就把手上的菊花针推射出去,总算用力拿住,被石门内的异劲一吸,身不由主地逆飞出去,坠入门内。

温去病嘴角浮现得意的笑容,因为石门吸力甫现,就开始关门,自己的后手布置时间未足,根本就不足正式开门,只能很短地拉一条缝,有四成可能,没等人通过,就被铡辗成两段,若非没得选择,自己也不想这样冒险去赌。

但可以肯定,自己通过后,这些家伙就只有干瞪眼的份,石门会立刻关闭,而他们……

蓦地,温去病双目圆瞪,看见韩星魂掏出了一件事物,飞掷过来,那是一面闪着金芒的令牌,上头缠绕着奇怪的气息,一掷出来,就与洞中深处的某些事物相呼应,整个石门……甚至小半座山峰,瞬息为之一震,然后,石门的闭合就停了下来。

……碎星团的令牌,而且是干部以上才会有的高级货,甚至是四大武神才持有的等级,为何会……

温去病大为震惊,想不到对方还有这后手,自己无疑是算得浅了,不过,这个意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带着笑,温去病消失在黑暗中,和龙云儿一起不见,而韩星魂等人却面色不善,就这么愣在石门口,没法立刻追上,因为,停住的石门,只有一道十五公分左右的缝,要怎么从这道缝里钻过去,显然不那么容易。

“阿头,不能用令牌开门吗?这缝……”

欧阳晚看了那道门缝,摇了摇头,望向韩星魂,却见他也苦笑,“碎星团的令牌,本身并没有开门的功能,只是有可能停住法阵,或是对法阵下一些简单的操作命令,否则我早已用它进去了。”

“那我们……”

“怕啥?活人能让尿憋死吗?我们或许没开门的本事,但门都开了,只差这一步,不信找不到办法。”

韩星魂沉着脸道:“先飞报尚帅,有了这座秘藏入手,本来的收拢碎星残部计画,可以提前结束了,还有,李谦那伙人追丢的苍空碧玉,在我们手里,让它们自己看着办1

语气生出变化,与之前那个亲和的山寨头领,有着不同,也让周围的干部都振奋起来,这次的任务,终于到收割与结束的时候了!

外头人们的兴奋,与已经被吸到里头去的人无关,龙云儿和温去病神智清醒,却不由自主地被强猛吸劲拉着,在黑暗中飘荡,足足飘了几分钟,不知道飞出多远,这才落下地来。

一落地,温去病就倒在龙云儿身上,龙云儿一声痛呼,心中讶然于血肉之躯怎能烫到这种地步?连忙道:“怎么会这么烫的?你受伤了?可是……他们好像没伤到你碍…还是……还是因为我?”

“少……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弄坏我借的作品,后头……要赔得大了1

没有承认自己真正最感歉然的事,却纠结于物件的赔偿,龙云儿真是搞不懂这个男人的思路,或许,这就是他的尊严与体贴?让他不愿意把冒生命危险的责任,用来施恩,这是一个有着绝顶自傲、自尊的男人……

“事情紧急,如果让他们进来,你和我都会死1龙云儿竭力镇定道:“温家哥哥,有什么我……是我能做的?”

温去病看了这位大***一眼,她巧妙地避免了“帮你”、“为你”之类的用词,果然蕙质兰心,懂得体贴着自己,现在确实也不是自己端架子、使脾气的时候……

“扶我起来1

“好1

龙云儿稍微放心,如果他在这种时候,仍摆出一副拒绝人接近的样子,双方浪费时间,就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有没有火摺?”

扶起人之后,龙云儿想弄个光源,好歹照亮周边景物,却被温去病阻止,“别乱来,碎星团的布置习惯,这边很可能有针对光源的陷阱,随便点亮,马上会成为目标……咳咳,我们……要先找最有价值的宝……”

“别管什么宝藏了,你的身体最重要,你……到底是什么问题?”

心里焦急,龙云儿根本无心去想什么宝藏,就怕下一刻,这个男人就在自己面前死去,那自己就算得了什么秘宝,又有什么意义?

“没大碍,就是……我偷练易脉诀,还没有到可实用的地步,勉强发动,身体背负的严重了点……”

看龙云儿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温去病虽然不愿解释,也不得不多说一些,先解了她的疑虑。

“我小时身体不好,底子欠佳,后来……受了重伤,筋肉基本都快烂光了,是靠着乙太……神丹植入,才维持住性命,但这种东西,原本不是给人用的……”

温去病避开了“尸蛊”一词,不想让龙云儿察觉,这东西是死者或无生命体专用,进而发现自己的状态,根本就是一具会走路的尸体……

“勉强维持了生命,断开的经脉,勉强用神丹接续,建构无形气脉,维持生命的基本运作,但如果催发过度,后遗症会要命,所以,我一直在找寻方法,让断脉重生,或是,相互接续……”

温去病道:“九阴玉简中的易脉法,不是为了处理这状态而创,但接续经脉的效果无人能及,如果我能修成,就能用残损经脉,交互连结,建立一个小却完整的周天循环……虽然治标不治本,但怎么都能多活几年……”

龙云儿心头剧震,本以为这个男人的经脉问题,是一种类似伤病残疾,身体虚弱而已,却不料竟恶劣到这种程度,听起来,像是分分钟都可能没命……

“那……你身体现在这么烫,会不会……”

“是危险了点,不过这**虽然弱,也有一些好处,它不太容易康复,可易于修复……反正发烧什么的,就是头昏昏、难受,但不至于危及性命……好吧,一时不会。”

尽可能把真话说得委婉些,实际的情况是,自己只有散热问题,没有发烧的问题,只要没热到烧起来,一具能走动的尸体,又怎惧发烧?

“那……毁天霹雳……为什么我会……”迟疑片刻,龙云儿终究问出了口,“为什么温家哥哥会……”

“哼!也猜得到吧?碎星团是一个战斗团体,就算名义上没有传人,仍可能透过切磋或指点,传个三招两式给人,让***得以流传……”

温去病似笑非笑道:“我前前后后抓了去拷打的,供出来的东西可不少,如果想学,别说毁天霹雳、迅雷战步,就算是最惊人的寰武绝式,我都能拼个几招出来,难道我要去外头到处宣扬吗?”

这不是龙云儿想要听的***,但却是最合理的***,龙云儿难掩失望,而温去病直接摘下一颗戒指,就往前头扔去。

戒指上发出一股波动,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扫过,所过之处,忽然一些暗红色的光线,浮现出来,好像本来就存在那边,只是因为震波的关系,显现露形。

波动涟漪传了出去,在十多米外,看到一块牌子落了地,正是韩星魂先前掷出,被强劲吸力同扯入的令牌,而更远处,大概二十米外,依稀是一座奇妙的圆阵,地上刻画满了符文,密密麻麻,中央却是一个奇怪的三角板,整体看来像是一个日晷……

“……好家伙1

看清了状况,温去病不禁脱口叫出,“这是第三道关卡,直接用空间传送阵当关卡,除非有能力发动,和知道要传到哪里去,否则在这上头耗再久也没用,秘窟的功能也就只能到此为止。”

顾不得身体还虚弱,温去病强撑着站起,就往前走去,龙云儿连忙搀扶,但在将碰到那些暗红光线前,温去病提出警示,让她谨慎小心,用各种扭曲墒疲鹑ヅ龃サ侥切┌岛旃庀摺?p> 通过了光线阻拦,往前走几步后,拾起了那块金牌,黄灿灿的,分量十足,确实是真金打造,上头更凸刻着一个圆圈,圈中印着一个“山”字,笔画充满劲道,仿佛字形化为山,直镇在令牌上。

“这……这个是……”

“嗯,是碎星团干部级的令牌,甚至可能就是山陆陵的那一块。”温去病笑道:“怎样?动摇了吗?要不……拿着这令牌,现在弃暗投明还来得及,因为和我走下去,外头在乎的那群人,最终一定没有好下常”

“……温家哥哥能不能……”

“不能1

温去病冷笑道:“因为这世界不是总有机会给多选择,他们不死,就是我们完蛋,想要两边保全,最后常常是一起失去……”

说这话的时候,温去病的面孔些微抽动,似乎想起一些不愉快的经验,还是摇摇头,道:“自己的选择又是如何?和他们一起打家劫舍,贯彻守护碎星的理想?或者,以为自己真有可能,感化他们改作善人,大家饿着肚子,就与一起玩圣女游戏?这就是的理想?”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