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四章 毁天再现,霹雳重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三十四章毁天再现,霹雳重震!

龙云儿对拳脚什么的,只知皮毛,这几天里练了些拳招,会比划几式,却从没与人对练过,一看到那掌打来,心头微慌,总算还记得自己会武,一拳打出。

在温去病看来,那个王家的少年功力低微,那一掌虽有威力,破绽却多,完全可以避开这一掌,直接一拳轰胸,把人解决,但龙云儿什么也不懂,一拳只是傻傻地与他对撼,浪费战机。

不过,很多时候,力量是足可弥补经验、招法之缺的,龙云儿虽只是血脉初醒,又还没得到正确引导,但源自血脉的力量,已经非常惊人,远超越这层次,上趟轰飞了中阶武者,这次更不在话下。

“喀啦”一声,拳掌交击的双方,都露出错愕眼神,王家的八卦掌号称攻守兼备,蕴力变化无穷,可与龙云儿暴冲的直拳一撞,像被攻城槌撞着,臂骨一下脱臼,中间骨折,尾段从肘部插穿而出,森森一截白骨,染着鲜血。

那名王家少年,看着自己的手臂,震惊之余,一时没感觉到痛,愣在当场,跟着,才痛嚎着踉跄后跌,被后头的一名碎星团员补刀,血染白袍,重伤倒地。

龙云儿惊得呆了,估不到练了几天,自己的拳竟有如斯威力,看来……自己真有点强?

一拳伤人,更累得人家重伤,龙云儿感到歉疚,下意识地寻找温去病,却见他不知所踪,心里一慌,就听到一声怒喝。

“好反贼!伤我外甥,吃我一掌1

一名三十多岁的白衣儒者,看见那少年重伤倒地,愤怒来救,他双臂一挥,气劲横扫,玄龟气甲有若实质,把周围的碎星团员都给砸开,甚至还有连人带马一起砸开的。

如斯声势,无人可挡,龙云儿估计那起码是第***的力量,自己力敌不过,但……除了硬碰硬直接上,自己也不会***的战法。

“反贼受死1

白衣儒者怒挥臂砸来,龙云儿心中忐忑,运劲一挡,同时补上一拳,两边一撞,觉得好像什么大石头砸下,险些就把自己砸沉到地下,总算拳头补得及时,将他轰开,这才得以连退数步,大口喘气。

龙云儿紧张得心头狂跳,白衣儒者却是惊得呆了,刚才双方撼击瞬间,他就确认对方血脉初醒,修为不过是一级,但轰击涌来的力量,却可敌中阶,让自己手臂隐隐发麻,这是哪门子的天生神力?再看那拥肿身形,似乎是个力气奇大的肥农妇……

吃惊只是一瞬,白衣儒者自信压得下这只有怪力的胖农妇,举掌拍下,这回已迫出了真劲,龙云儿没机会闪,硬扛了一记,半身骨痛如碎,天旋地转,眼看再撑不住第二掌,忽然,“飕”的一声,白衣儒者胸前紫芒窜闪,目中大骇,就这么倒了下去。

“飕”的声音很小,夹杂在一片混战中,更是模糊不清,如果不是因为见过温去病杀人,龙云儿甚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白衣儒者的伤不致命,但周身麻痹,倒地后立刻遭到***,命悬一线,附近的王家人见状来救,轰开想捡便宜的碎星团员,易如反掌,但当攻向龙云儿时,低阶的拿她没办法,中阶的一招杀不到她,要出第二招时,不知躲在何处的温去病暗***伤人,一发就让中阶武者失去战力。

过程很简单,但这么反覆几回后,地上倒了四个王家人,大多伤势不重,却失去战力,非常危险,他们本来人就少,全凭着个人武力,强压碎星团员,现在倒了四个,登时落入劣势,反被围杀。

事情闹到这一步上,本来站在大寨口截断后路,镇定如山的王思平,也再难静观下去,离开了岗位,赶来这边***场面,就算有些许匪贼逃掉,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高阶武者下场,力量未发,光是威压气息,就震得全场头晕脑胀,王思平一出手,却不是针对在场任何人,而是抄起途中的一个石磨,直接便将磨盘击出,轰向不远处的一间竹楼。

贯劲飞出的磨盘,轻易把竹楼打穿,气劲暴射,整栋竹楼都在这一砸下应声而摧,但在垮塌之前,一到人影从窗口纵身跃出,正是温去玻

他躲在暗处狙击,连伤多名王家好手,虽然藏得很好,但连续出手数次,怎瞒得过冷眼旁观多时的王思平?恼恨他暗箭伤人,王思平一出手就先将他逼出。

温去病从窗口跃出,没趁机逃远,却是落向混战中的长街,龙云儿见状,也顾不得身上伤痛,抢着过去接应,只是王思平也同时掠起,白衣飘扬,一掌就往温去病身上拍下。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男人的危险性都是最高,必须先将他擒下,这是王思平的判断,这一掌虽然不是全力,却笼罩住那个男人四面八方,如同挂网,阻断退路,无处可逃。

王家易学,掌中八卦.八面藏龙!

温去病落入掌势笼罩中,手上也没有兵器,旁人没有在乎,龙云儿一颗心却提到了嗓子眼,唯一的念头就是想救下他,但那个王思平好像很厉害,远高过中阶的厉害,自己有什么资格和人家动手了?

那些拳招什么的,对付中阶武者都相形见绌,有什么资格来对改人物?而最后可能派上用场的,似乎就只有那一式温去病谆谆告诫过,不得轻用的战技。

没有过多考虑,龙云儿猛吸一口气,搬运内息,催发内劲,一拳就朝王思平的后心打去,想迫他收手,由于不愿意真的伤人,还先喊了一声:“我打你背后了1

不过,这声才刚出口,龙云儿就知道自己做了蠢事,这套战技一发劲,就连结体内腑脏经络,似乎每一个窍穴都被榨取出力量来,完全是一发难收的路子,必须要全神全力去驾驭,自己一开口泄气,力量立刻出现不稳的征兆,当下只能硬着头皮,屏开所有杂念,也不管伤不伤到人,一拳轰出去!

王思平出掌擒人,一早察觉有人从背后来攻,全然不当回事,倒是那农妇还喊了一声,行径光明磊落,大为出他意外,令他生出好感,有了放生的想法。

然而,就在那一拳轰向背心的瞬间,他忽然有了警兆,心中大惑不解,对方只有初阶,就算再怎么天生神力,能力战中阶,也不可能威胁得到自己,但这丝警兆来得是那么强烈,他不得不弃下温去病,回身先接下那一拳。

彻掌回身,白衣青年袖袍翻扬,六卦象展动,掌中八卦再现玄招,六连贯,阳火之气充盈天地,化为刚猛正气的一掌。

干为天!

掌中八卦六十四式里,最为阳刚正道的一掌,如乾阳烈日,当头盖下,龙云儿的一拳,还在中途便溃不成军。

拳势受阻,龙云儿胸口气闷,说不出的难受,她隐约觉得,自己不是无还手之力,虽然这阳气炽烈的一掌,真的很厉害,但自己血脉深处,正在怒吼,仿佛有着满满的不甘愿,想从血脉深处爆发出来,只是因为自己拙劣的运劲,把这本应一发不回的刚拳,弄得支离破碎,发挥不出应有的百分之一威力……

这个念头在脑中闪过,龙云儿本做好准备,要远远被轰飞出去,忽然,身后传来一股力量,一只手扶在后心,那感觉很熟悉,自己仿佛看到温去病的嘲讽冷笑。

不过……龙云儿并无法看到,一丝遗憾与不舍,正从温去病的眼中闪逝,几乎也在同一瞬间,他右手运指如飞,在龙云儿后心、肩头,连拍带戳十多记,迅捷而复杂的手法,像是在弹奏一曲飞快旋律的乐章。

随着乐章演奏,龙云儿身上的气息瞬间狂暴化,受到压制的一拳,冲破层层阻碍,暴冲而出,在这一拳打出的瞬间,龙云儿血脉贯通,只觉得说不出的昂扬畅快。

在王思平眼中,情况就不同了,已入高阶的他,不只看见拳势,更清楚看见这一拳的发劲点,从腰、肩、肘、腕、指,每一处关节都生成推进气旋,旋气发劲,让这一拳不是挥击,超越撞击,完完全全是射击出来,摧毁一切阻碍事物,直到无可阻挡的尽头!

如此霸绝、一往无前的拳头,曾存在于碎星的传说中……

“且住!这是毁天……”

话声未完,这一击打穿了势道已老的八卦掌,如同洪水奔流的大力,被强行集中在一点,将心绪大乱的王思平击飞出去。

“走1

温去病似乎早知道会是这结果,一把拉住几乎晕去的龙云儿,翻手一***,把一名碎星团员射落下马,拉着龙云儿上马,绝尘而去。

在场的王家人,看到自家公子被离奇打飞出去,全都惊呆了,那一拳他们没有直接感受,不明白其中的厉害,但王思平叫出的那两个字,却让他们有了一些联想,想到了一个已不存在的绝学。

极霸战道.毁天霹雳!

百族大战期间,天府王家的骄傲种子,将玄武气甲练至十八重天,更悟通易学三经,将苍天**练至第九层,曾被誉为“天阶以下横练无匹”的王无忌,与“第一武神”山陆陵决战赤水河畔,就是被这霸道无双的霹雳绝响,一拳爆头!

那一战之后,王家的老太爷下了秘令:凡天府王氏子孙,永不与练有毁天霹雳之人敌对!

随着碎星团崩灭,这本成了一句空言,而今……

毁天再现,霹雳重震!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