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三十三章 天府王家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三章 天府王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三十三章天府王家

那个被爆头的男人,血脉初醒,速度与力量都比常人要强,刚才要杀入竹寨时,他也挥刀砸箭,动作敏捷,可面对全无预兆的一击,他根本来不及反应,直接被打爆头颅,当场惨死。

龙云儿看着手里拿着一根黑管的温去病,整个都傻掉了,她见过温去病出手战斗,却从不知他手上有这么厉害的武器,举臂一击,直接就把一名血脉初通的武者击杀,这真……太不可思议。

“你干什么?你……”

旁边的一名碎星团员,见着同伴意外身亡,微愣了一下,很快弄清楚凶手之后,愤怒地挥刀冲来,龙云儿冲去想阻止,就看见温去病移了一下手中黑管,又是“砰”的一声。

这一回,龙云儿看得清楚,黑管子口紫芒一闪,一道电光就打出来,以螺旋状激转钻入,贯穿了那人的眉心,从后脑处变成一个大洞射出,失去生命的**似乎仍有意识,口唇微张,却发不出声音,就这么倒下丧命。

龙云儿瞪大眼睛,看着出手杀人的温去病,这时附近的最后一名碎星团员,看情况不妙,转头拔腿就跑,温去病把手中黑管一拉,陡然拉长一倍多,遥举着瞄向那人后心,“砰”的一声,那人虽已跑出数十步外,却仍难逃厄运,暴头身亡。

“……真是傻瓜,只顾着跑,却不找掩蔽……你跑一直线,我超好瞄准的知道吗?”

温去病击杀了三名碎星团员,却对竹寨里的幸存者视若无睹,一些伤重的老人、妇孺,挣扎着逃离现场,温去病没有灭口,但也没有去帮一把的打算。

“你……这是什么?”

“***。”

“***?哪家的长***会长这样?”龙云儿困惑皱眉,不理解这个连***头都没有的金属管,算是哪门子的***?

“不是知道的那种长***或短***,它……喜欢的话,叫做铳也可以,它是由一种异术所打造,在海外叫做炼金,不是单纯用火铸炼,主要是建构炼成阵,与帝国古时打造神兵的法门有异曲同工之妙……”

像换了个人一样,说起手中的***,温去病一扫病容颓态,说得神采飞扬,仿佛一个在炫耀喜爱事物的孩子,直到察觉龙云儿的目光,这才咳了两声,道:“太复杂的,解释了也不懂,反正……就这样。”

“你为什么要杀人?”

“为什么?喔,这个我要想想,可能是因为他们也在杀人,我看不爽,也可能是单纯我心情好,想杀几个人,或者我根本就是个随便找目标开***的***杀人狂1

温全不管是哪种,请记好,我没有义务和一个搞不清楚理想与现实的丫头,解释我为什么要杀人!想阻止他们,又不想和他们动手,我受够了你们拖拖拉拉,所以,我动手1

龙云儿没说什么“他们罪不致死”之类的话,很显然的,这里不需要法官,而他们当时也在杀人,即使照最原始的法规,杀人人杀,他们被杀掉也是无可埋怨,但……这么一来,自己两人又要怎么回去?

“担心后患吗?”温去病似笑非笑道:“两个办法,一是毁尸灭迹,一是杀人灭口,或者双管齐下也不错。”

听到灭口,龙云儿紧张起来,张臂挡在温去病身前,“看到你动手的,都是这里的无辜百姓,你不能杀他们,我不会让你动手的。”

温去病道:“人都跑光了,拦我有意义吗?再说,也不一定要杀他们,只要跟我们同来的都死光了,一样也是灭口。”

“你在说笑?”龙云儿吓了一跳,几十名血脉觉醒的低阶武者,还有两名中阶武者,要这些人全都死光,怎么可能做得到?

“……只要是人,就没有杀不死的。”温去病耸耸肩,“选个制高点,躲好一点,先杀掉两个头,趁着乱成一团的时候,逐个狙击,几十号人……也就几分钟的时间。”

龙云儿很想说这是吹牛,因为要以一人之力,杀光这几十号人,起码得要五级的高阶人物,温去病什么武功也没有,就靠着手里的奇怪兵器,便能做到高阶武者的同等杀伤力?这肯定是吹牛。

然而,看着这男人平静的态度,那些话仿佛再自然不过,又不太像在乱忽悠人了。

突然,龙云儿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这个男人……从刚刚开始,话多了,嘲讽少了,整个人充满一种……不冷静的感觉,和在拍卖场,几次喊价买下自己时的样子很像,总觉得……他好像正在生气,而且……很生气!

“温家哥哥,你……在生气吗?”

他为何要气?是气自己吗?还是……为了那几个死者而怒?好像……从他开始点醒自己,那些人打着“替碎星团复仇”的招牌,大逞私欲时,他的情绪就很不冷静,先出手杀人,又说可以杀掉数十人,看似高昂振奋起来,实际上……会不会他正在盛怒中?那些异常的多话,就是他的怒吼?

龙云儿偷觑着温去病,却见他神色一变,本来还有些轻浮的神情,一下变得严肃,讶然道:“怎么……出了意外?有伏兵?”

随着他目光看去,杀入竹寨身处的马队主力,正在杀伐声中飞快退出,一面往外退,一面传来战斗的声响,人数锐减至之前的一半,大多数连马也没来得及骑,徒步战斗,且战且退,似乎吃了大亏。

“怎么回事?”

龙云儿吃了一惊,想要迎上去,却被温去病拉住,往竹寨外头退。

“情况不对劲,就算里头有埋伏,普通人不可能把他们打这么惨,恐怕是找了帮手藏在里头,诱敌深入,瓮中捉鳖。”

“啊?那他们不是好危险?”

“我们安全就够了,先弄清楚状况,不要胡乱瞎拚。”

温去病扯着龙云儿往外退,一面走,一面看见碎星团员节节败退,不久,几道白色身影,硬生生撞开他们后方的防御线,冲入后退的人群中,放手就是一阵大杀。

双方距离拉近,看得越来越清楚,那是几名白衣儒者,步履轻快,身形都是中等,没胖没瘦,可动起手来,全是刚猛路数,直接举臂迎击刀剑,爆发强猛劲道,往往将敌人的刀剑震脱手,跟着一拳或一掌,把人***。

如果不是白袍儒者的形象太清晰,看他们的战斗风格,会让人以为是一群大力士,挥着大斧铁锤在战敌,那不算粗的手臂,坚逾精钢,爆发出来的力量,媲美一些苦练横练功夫的高手。

龙云儿对天下人事所知有限,却也认出这些人了,只要是人族,估计没有哪个人不认得他们。

“天府王家1

龙云儿一下瞪大眼睛,未曾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帝国***名门,王家的根基位于西南,玄龟血脉,天生的金刚不破之身,血脉觉醒至中阶后,肢体变异,形成肉甲,等同是“大力金刚臂”、“铜锤铁手”一类的硬功,硬碰硬占足便宜。

作为七大世家之一,王家不光是天赋血脉强横,更有传承千年的易学神功,与道门渊源深厚,实力不是一般的强,现在竟然现身在这种穷乡僻壤?

同为帝国***名门,换了是以前,龙云儿怎么都得去打个招呼,点个头,这样才不失礼数,现在却哪可能这样做?避之惟恐不及,低着头就想走,连温去病都不再调侃什么“不去救人吗”之类的,拉着她的手,就往外头走。

“走1

“去哪?”

回答温去病的声音,不是龙云儿,也不在附近,就看到二十多米外的竹寨门口,一名白袍青年缓步踏出,也不知何时到来,就这么站在大门口,丰神俊逸,满是书卷味,整个看起来,就像一幕融入天地的自然风景画。

但这幅画,却看得人委实心寒,因为这人的现身,直接堵住退路,摆明是来瓮中捉鳖的,孤身一人,没有同伴,显示出他的信心,而隔着二十多米距离,声音清晰得犹在耳边,这则证明了其信心并非空穴来风。

“天府王思平,为剿灭碎星余孽而来。”

俊秀的青年儒生拱拱手,礼数十足,道:“两位应该不是本地寨民吧?”

温去病哂道:“王家好大作派,我说你们认错人了,你们会相信吗?”

不晓得别人信不信,龙云儿自己就第一个不信,己方两人光是衣服,看起来就和本地寨民不同,说冒充什么的,正常人都不会相信,问题是……这个王思平好像很厉害,己方能够突围出去吗?

温去病二话不说,拉着龙云儿就往回冲,朝正在混战中的人群冲过去,王思平稳站在唯一退路上,并不追赶,但对这一双男女,确实感到奇怪。

“听好,现在想不动手也不行了,一会儿用的大力拳,见着人就轰,或许有机会开出生路来。”

温去病低声吩咐,龙云儿一怔,还没说话,已被温去病推出去,卷入滚滚战流之中,一名白袍少年见着她,不由分说,直接就是一掌拍来。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