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三十章 短暂安宁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章 短暂安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三十章短暂安宁

尝试修练,遭遇挫折后,温去病没有花时间继续尝试,时间正是目前最缺的东西,他匆匆收拾善后,离开并且打开了秘窟,把在外等候的人们都喊进来。

温去病的发现,像天上掉下来的大礼物,震动了整个卧虎寨,他从天梯上消失十几分钟后,就重新现身在众人眼前,还将鉴心迷阵解除,一道若有似无的门户,出现在所有人眼前,带来惊喜。

龙云儿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益发觉得糊涂了,鉴心大道的厉害,自己亲眼目睹的,先折了一个陈定远,后头连韩星魂都失陷在里面,出来的时候,已精疲力尽,要不是温去病刚好解阵,他出来恐怕要重伤。

韩星魂已入高阶,绝对算得上高手,连他都惨败于大道上,温去病什么武功也没有,又凭什么一路走到最终点,还开启秘藏?连这也做得到,还有甚么事是他不行的?

温去病打开了门扉后,韩星魂等人立即抢入,去确认与探索那个其实不大的秘窟,并且研究石壁上刻的易脉法。

脸色苍白的韩星魂,向温去病致歉,表示之前看温去病心神迷乱,担心他出事,这才出手阻止他闯阵,目的是救他出来,不小心出手过重,绝非故意,要请求谅解。

温去病丝毫不以为意,与之热情拥抱,也为之解说里头的情况,说明自己误打误撞,只是解开了第一道门锁,可后头的第二道关卡,和其后可能存在的更多屏障,就不是自己的能力所可解决了。

“我明白,贾兄已经帮了大忙,我们为了找寻这处秘藏,建寨于卧虎山,寻觅多时,好不容易才误打误撞确认了位置,还不得其门而入,贾兄帮我们开了这道门,已经是帮了大忙。”

韩星魂道:“尚帅昨晚联络过我们,最迟七日内,他就会带着擅长解阵的高人赶来,届时,后头的屏障就有法可解了。”

“哈哈,甚好,甚好。”

“不过,贾兄的伤……”

“咦?什么伤,我没受伤埃”

温去病明知故问,却让韩星魂摸不着头脑,他踹着人的那一脚,力道不轻,本来以为温去病不死也重伤,可他居然像没事人一样又出现,胸口也看不出半点伤,这委实诡异,总不成……是自己搞错了力道?

卧虎寨众人急急进入秘窟,温去病反***了出来,一副没事人样,更对秘窟似乎没有半点兴趣,不过,心里确实在盘算,必须在七天内有所行动,抢先这里的人一步。

摸着下巴,温去病的盘算忽然被打断。

“你又在打坏主意了,这回……该不会是想把谁给一锅端了吧?”

温去病略一回神,看到了龙云儿,她摇头道:“哥哥的本事真厉害,我几乎要以为你没什么事是做不到的……”

“这种谬赞我不需要。”温去病哂道:“还不如逢人就说,我没有什么事情是干不出来的,这话我爱听,尤其爱从别人口中听到。”

“哥哥真是怪人,处处都出人意表,不过……”龙云儿眼中闪过一丝畏惧,“我从没想过,原来你喜欢男人……平常你该有多压抑自己啊?你有这性向,难怪当年被我们家给……”

话没说完,就看见温去病一语不发地握紧了拳头,黑着脸道:“我要强调,这是误会,是该立刻忘掉的黑历史,还有,这与家的事,没有因果关系1

说到后头,都有几分咬牙切齿,龙云儿看他这脸色,也不敢再说下去,只是抿着嘴微笑。

“他们在洞里会发现什么?”

“不晓得,听天由命吧,一篇缺了字的***,就算是神功,能练出什么东西来,全凭个人机运了。”

温去病说得轻巧,如果自己不曾进去,那他们得到什么真是听天由命,可自己先一步进入,出来之前,早把那幅人体经脉图抹去,剩下那篇缺字的易脉诀,这下想要练出名堂来,真要超级好运了。

将整个盘算又想了想,温去病一派从容,在后头的几天,卧虎寨的众人为了秘藏而疯狂,但除了兴奋,却又没什么实质收获,毕竟一篇残缺不齐的***,看得到,吃不下,没几个人够胆真的去练。

将秘藏之门开给卧虎寨的大功臣温去病,这几天相当清闲,什么事也不干,就是在山前山后到处散步,每次被人问起破阵秘诀,他都非常严肃地回答:“只要道心坚定,一心如铁,不管什么阻碍,最终都只是浮云。”

那些有心请教的人,听了这回答,一个个张大了口,无言以对,只能腹谤遇到一个疯子,问也多余。

不过,看着龙云儿的状况,温去病也感到错愕,这几天里头,这个姑娘几乎没有闲过,白天在寨里忙进忙出,到处找需要帮忙的地方,急切地想要帮上忙,融入群体,要不是因为这寨里没有老人小孩,也没有马路,估计每天都要扶老携幼过个十七八次马路。

除此之外,她也向一干卧虎寨的头目,直接或间接提过,碎星团当初是吊民伐罪的义军,拯救过许多人,如今就算受到***,但人可亡,理念不可废,如果连理念都放弃了,碎星团就是真的毁灭了,而身为碎星团的继承者,大家应该继续让这个世局更好,不能以怨愤、报复为出发点,这只会让敌人越来越多。

这些话,有兴趣听的人不多,听得进去的人更少,大多数的人,直接把手一摆,制止她的话,表示她根本不能体会碎星者的心情,不能体会那种惨***害,至今仍无处容身的感受,更没资格来说些什么。

这些过程,温去病全部看在眼里,更看得出来,这女孩是真的想做点什么。

而到了晚上,她就在屋里,一次又一次地练着那套大力拳,她还特别向卧虎寨里***人请教,不但问了韩星魂,甚至连看她不顺眼的欧阳晚,都去诚心求了指点。

看在温去病的功劳份上,也是为了一赌龙云儿的潜力,卧虎寨众人都分别教了她一些招式,全都是简单易记,主要仗着大力扫人的招数,龙云儿也分辨不出好坏,就是坚持着自己锻炼,一招一式地练习。

旁人看不到她的练习,只有温去病看得清楚,这丫头笨拙地拉开架式,一下一下比划,挥拳与踢腿,看在自己眼里,到处都是破绽,不过她却练得很认真。

还记得,小时候在龙府,这丫头就对武事没什么兴趣,甚至可以说是畏惧,怕那些刀啊剑的,总是躲在她的小闺房,偶尔出来,也都穿得干干净净,秀秀气气,常常是一条白色的小裙子,拿着手帕,也不敢与人对视,总躲在柱子或是假山后头,羞怯地探出脸来……自己当时总想揉团泥巴扔去。

和她那个活力旺盛的刁蛮妹子不同,龙云儿文静内向,是那种受不住辛苦,很容易被吓哭的女孩,现在会这么认真练武,像找到人生意义一样,是全然不可想像的事,如果不是有很大的坚持,怎么都做不到。

看在温去病眼里,这实在让他啼笑皆非,龙云儿这么急切想要力量的心态,自己完全可以理解。

“夹心饼不好受碍…”温去病笑道:“在意的两方阵营,背道而驰,希望这两边都不受伤害,啧啧,才刚有点力量,就救世主上身了。”

“类似的话,男人们不是常说吗?只要力量强到可以压倒一切,就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

龙云儿使劲打出正拳,道:“我也相信同样的道理,只要把自己练得够强,就能阻止很多的遗憾发生,到时候,或许能多救一些人,又或者……”

把后半句话咽了下去,龙云儿其实想说,或许能在关键时刻,护着温去病逃出去。

这些天来,他咳嗽越来越厉害,手臂的扭曲怪样也越来越藏不住,显然正在恶化,自己已经从担心他对碎星团伸出魔爪,变成担心他奸谋败露,给人活活打死,又或是还来不及伸出魔爪,就先死掉了……

要是可以,真想劝他早点离开,到外头去治病,可这段时间相处,益发了解这个男人看似什么都不在乎,其实自尊心强到惊人,要他夹着尾巴逃跑,肯定听不进去……

“那个……其实这里的人,对我们都不错,不如,你放过他们吧?”龙云儿道:“你和他们不是也处得很好吗?就当是交个朋友,别拿他们换赏金了。”

自己也知道,说这种和稀泥的话,又蠢又没意义,但自己也想不出什么聪明的劝说,更不能不说,只得硬着头皮去撞钉子,果然,自己才说完,他就又冷笑了。

“对不错?的不错是用什么标准来判断?他们教的武功吗?”

温去病笑道:“这几天,屋里的监视是撤掉了,可我走在路上,盯着我的人却多了,至于他们教的招数,觉得是干什么用的?”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