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九章 入得秘藏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九章 入得秘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二十九章入得秘藏

碎星秘藏事关重大,如果贾俊彦是带着大家解阵,同勘秘密,那也还罢了,可他一声招呼不打,直接闯阵,还乱七八糟地快闯阵成功,即将一个人闯进秘藏去,这边就再也坐不住了。

说到底,双方的信任基础,承受不住这样的利益考验,韩星魂权衡利害,立刻飞身而起,动手阻拦。

要阻拦,也不能随便出手,韩星魂众人可不认为自己入了阵,还能出来,只能从阵外出手,仗着功力,挥出长索,要把阵中的温去病给扯出来。

这么干,等同是扯破脸,完全是不信任行为,但现在谁也管不到这个,长索挥入阵中,一下卷着温去病,韩星魂奋起一身五级力量,隔绝干扰,使劲一扯,将温去病扯得飞起,离开天梯。

成功阻断了破阵,韩星魂如释重负,却又觉得可惜,还要想想怎么解释,不让人才寒心,一下分神,温去病已经被拉扯过来。

换了是别人,这么快速靠近,韩星魂必然忌惮,可温去病身无武功,一整个废人,就算这样飞靠过来,韩星魂也不当回事,然而,一股莫名的惧意,却让他瞬间通体发寒,冷汗涔涔。

“贾兄,你……”

抬眼一看,韩星魂惊得魂不附体,曾以为会看到温去病拿***刺来,可看到的却是温去病双臂大张,腰部高速耸动,嘴唇突出,无比“热情”地扑抱过来。

“我男.人.我男.人.我男人矮~~~”“***1

韩星魂知道那股寒意从何而来了,比看到什么强敌拿刀拿剑都恐惧,反射动作,直接飞起一脚,踹在温去病的胸口,不顾一切地将他踹飞出去。

温去病飞坠而出,在绳索拉扯牵引下,来不及放开手的韩星魂也跟着拉扯,一同坠入迷阵之中。

整个变局来得太突然,卧虎寨众人前一刻还在庆幸没让贾俊彦闯阵成功,后一刻就看到两人同坠阵中,下巴都吓到合不上来。

鉴心大道存在着某些秩序,虽然同坠阵中,但温去病摔回之前的第九阶,他动作没变,一面挺腰一面前冲,转眼就跨过最后一阶天梯,消失在尽头光雾中。

韩星魂却被移到第六阶,脚甫踏阶,神智一乱,骤觉一阵天旋地转,抬眼一看,周围全是一些面目狰狞的妖魔鬼怪,还有许多满身是血,曾惨死在自己手上的仇家,咬牙切齿,手执兵器,怒涌攻上。

身陷杀局之中,韩星魂确实有惧意,上回就是这个阵仗,让自己足足养了半个月,要是有得选择,怎么都不想再陷到这里头来,然而……

韩星魂叹了口气,握紧拳头,“原来……和现实相比,幻境中的恶梦轻松多了啊1

激烈的战斗,在这处幻境中爆发,而在另一边,温去病成功穿过了光雾,踏到了另一端,一通过鉴心大道的考验,设的自我催眠也随之解除,清醒过来,一想到刚才发生的事,险些呕吐起来。

温去病一阵恶寒,跟着就吐了好几口血,这都是因为韩星魂踢中胸口的那一脚,这一下可着实不轻,胸骨立刻碎裂,脏器创伤,险些就没命了。

以人身催动太初真血,会折损所剩无多的寿元,但现在不做,恐怕真没多久的命了,温去病咬牙坐在地上,催动体内的两件神物,太初真血、乙太尸蛊一下活化。

这与龙云儿的情况不同,龙云儿体内被输入的仅是微量,又没有得到培养***,再过不了多久,就会自然代谢掉,而自己体内……基本快被这两件神物填满了,一发动起来,整个身体像是被丢入火堆中,血滚如沸,这痛楚真不是普通的难受。

然而,在这焚身痛楚中,伤损处的血肉蠕动,体内粉碎的骨骼重新接续,血肉也愈合回复,几分钟后,他吸了几口气,缓缓站起来。

“……愈合速度比预期中快,那个易脉法确实有用,可惜东西不完整,几个关键处有缺漏,无法补完。”

上回帮着拚整九阴残篇,得出了部分口诀,整理之后偷偷试了几回,断裂、坏死的经脉虽然没有重生,但尝试运气时,确实可以绕行过小部分坏死经脉,循环走得比以前远些。

此法确实可行,不枉自己路远迢迢、甘冒奇险跑这来,当初没有做错判断,而现在就是最重要的时候。

穿过光雾后的这里,似是一个深藏于山腹中的洞穴,一片黑暗,更还不断有阴森气息传来,仿佛那些古棺就在旁边,但温去病却晓得没那么简单。

“虽然温度低,阴寒气重,可是地上干爽,没有在山腹中应有的潮湿,这可不正常……”

温去病边走边确认,判断这里应该是某个重合空间,在百族封神之前,空间法则调用还不是太困难,自己曾经开启过的那个碎星秘藏,就是利用空间接合处所开辟,这样的设计,可以在小地方开出超大空间来,也可以确保,除非经由正式的阵式传送,否则蛮冲硬撞,挤破了头也进不来。

地上有人走过的痕迹,足迹很乱,还散了一些探勘工具,从状况来看,都是几个月内的事,估计是那群盗墓贼,不知用了什么手法,意外进了这边,留下了痕迹。

温去病走出十余米,发现路到了尽头,前方被一面厚实的石壁阻断,无有去路,石壁之中,似乎有另一个法阵运作,想要开启石壁,得要打开这道法阵,闯过另一道屏障。

以自己当前的状况,要干这么大的工程,并不理智,还是拉人来填坑比较妥当,但在那之前,自己入宝山可不能空手回……

仰抬起头,映入眼中的,石壁上有一片刻字,上头的字句非常眼熟,赫然就是之前被拓印出去的九阴易脉法,不过……

“干……怪不得拓了残篇出去,原来初版就不齐……”

抬头所见,顶上石壁刻字,缺漏颇多,剩余的内容,比之自己先前所阅,多不了多少,至于先后顺序,比之自己整理两三回后所排列的,也分毫不差,没甚么意义。

“怪了,如果是因为历时太久,字迹磨损,那也还罢了,碎星团覆灭不过六年,算上当初从无到崛起的时间,也就十几年,这秘窟的历史不该比那更早,这么点时间,又怎么会搞到石刻磨损的?”

温去病皱眉思索,想出来的唯一理由,就是当初刻字之人,便没有把秘笈刻全,这种做事缺半截的做法,让人想不通其中用意。

“或者……还留了什么线索,一时间没勘透?”

对于各种秘藏、遗迹的探险,这几年来可以说是累积出了心得,早成专家,温去病绕着石壁走了几圈,什么也没发现,可以着手的地方,就只剩下石壁里藏的那道法阵,也就是通往后方的钥匙孔。

稍一接触,温去病已知这道法阵繁复,远非外头的鉴心大道可比,而且,自己身上所带的那个罗盘,也立生感应,不住疯转,温度笔直升高,显示法阵的另一侧,有放射物质不住往这边渗透。

“地方没找错,只是一个人打不开……本来该是这样的,但很可惜,这六年之间,各种技术是在不断进步的。”

温去病捧着罗盘,掌心运力,罗盘陡然发出金光,迅速透明化,温去病反手一拍,将罗盘拍入石壁之中,如泥牛入水,很快就融了进去,透明化的罗盘疯狂转动,指针不住绕圈,很快就隐没不见。

罗盘本身,除了侦测放射性物质,更是一件计算工具,能做繁复与精密的计算。所谓的阵法,都可以用大量的计算来拆解,将这块罗盘拍入石壁,就是贴附在法阵之上,分析法阵的构成,虽然只是一个罗盘,可只要搁上几天,就等于扔了几个术师在这里连干几天活。

自己没法一直停留在这,但可以留个后手,将这工具贴放在法阵上,等个几天,不着痕迹地取出,就可以直接***法阵进去……

这道后手才刚布下,石壁陡然一亮,一个图形缓缓浮现出来,那是一个**的男子,头下脚上,脑门顶地,一只手从后方绕颈,抓住膝盖,姿势非常古怪,但身体上光线流转,赫然是真气运转路线。

温去病已经读过易脉法的残缺功诀,一看见这张图,马上就认出是九阴易脉法的行功图,功诀中所缺漏的部分,完全补齐。

“哈,果然老天还是心疼好人的,这些年来杀人放火,果然没有白干埃”

温去病摸摸下巴,盯着这幕经脉图,虽然没过多久,这张图就消失不见,却已足够让他记住,并且,立刻开始照图运气,搬运周天,然后……

“呜1

又是一口鲜血呛喷出来,腑脏受创,温去病嘴角却露出笑意,伸手抹了抹血迹。

“……不错,可惜,不是月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