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五章 一级败三级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五章 一级败三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二十五章一级败***

欧阳晚的测试动作,看在山寨里***头目眼中,是百分百的不正常,普通测试的范围,无非是让新人作些测试动作,注意其气血流向,还有力量、速度、反应的变化,以确认属性,不是趁机进行实战,否则那就不是测试,而是***。

就算真要玩起实战,那也不是这个打法,欧阳晚是刚踏入中阶的***好手,由她和新人实战,这摆明是欺负人,特别是当她指爪异变,力量推上第***时,这已经不只是欺负,是想取命了。

昨天,因为龙云儿暴冲的意外,山寨里伤了几个头目,还有一个被震飞的术师,伤得尤其严重,山寨里好多人都一肚子气,欧阳晚率先发难,本想教训这个新人一番,但怎么打都打不下去,动了真火,催发上第***力量,肢体异变,一爪就攻向龙云儿左眼。

山寨里的高阶不在场,余者见状想要阻止,又哪里来得及?眼见这一爪扣向新人,旁观者惊呼出声。

龙云儿听到声声惊叫,讶然睁眼,见到利爪穿脑而来,爪未至,尖端的寒气已透入颅中,龙云儿浑身紧绷,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但也在这一瞬,好像有什么根源于血脉的天性苏醒了。

温去病所传的几式拳招,龙云儿只是熟记,根本没练过,这辈子也没打出拳过,可刹那间的气血涌动,那些拳招在脑中融会为一个最纯粹的意念,全身力量汇集在左拳之上,本能地轰举出手。

这一拳,到底有多少威力,在出拳时自己全无意识,也没有深想,一切纯粹是本能,当脑里重新能思考,她这才注意到,一道血线扬撒长空,欧阳晚已经如件垃圾般,被击飞出去了。

龙云儿愣在当场,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拳头,作梦都想不到,简单一拳居然有如斯大力,而看到这一幕的人,也全都给惊呆。

“我……没有看错吧?一个初醒血的新人,一拳败中阶?”

“一级败了***的?这种事……我不是做梦吧?”

“初醒血就败了高自己一阶的,这……这得是什么血脉传承啊?”

“你们看到没有?刚才那肥婆的背后,好像有什么幻影……我看到牛角。”

惊呼声此起彼落,也惊醒了一度失去意识的欧阳晚,她羞愤难当,还没等坠地,凌空转身,重新又扑向敌人,这一回,战意激发,真正逼出十成战力,誓杀那个女人。

龙云儿一见便晓得自己接不下,但也不晓得为什么,打从那一拳挥出,自己的精神里,好像有什么变化发生了,自己看着高速飞掠来的敌人,恐惧依旧,但在惊恐中,隐约有一丝兴奋开始萌芽,似乎在期待与敌交锋的那一刻。

“住手1

一声暴喝,内中蕴含惊人威煞,传入所有人耳中,人人头晕脑胀,初醒血者除了龙云儿,其余全部脚软瘫掉,就连中阶的欧阳晚都身上乏力,攻到一半的凌厉爪势,被过来介入的山寨头目给抓祝

释放威压,是进入高阶之后才有的能力,韩星魂一上来就放威压,效果比点穴更有用,制伏了欧阳晚,但原本一早就该倒趴地上的龙云儿,只是蹲跪下去,手按着额头,抗拒着晕眩,让韩星魂非常讶异。

“的血脉,果真不寻常。”韩星魂扶起了龙云儿,“虽然低阶的力量,不足以显示明确血脉,但感觉起来,这是上古牛魔的血脉,刚才的那一拳,很像牛魔大力拳……以前团里有弟兄得过这传承,那路数就与差不多,走的路子以力降人,体型……呃,那个比较壮硕。”

龙云儿暗自好笑,自己伪装的这个外型,还意外起到隐蔽作用?或者,当初温去病设定伪装方向时,就把这考虑在里头?要是没有这太过引人注意的外表,说不定就会被发现***。

“我是牛魔血脉?听起来,好像是吃力气的路子,我还以为……”龙云儿尴尬道:“女孩子的路数,应该是都比较轻快敏捷的,像那位欧阳姑娘一样……”

龙云儿希望能多了解一些,自己虽然不可能是什么牛魔血脉,可那一拳的力量不假,自己也确实是力量型的,必须做点了解。

“血脉天成,并不因男女而改变,一力降十会,通常是男性的路子,但也不是没有女性继承到力量型血脉,只不过,如果没有下功夫去苦练,力量型女性的路很难走远。”

韩星魂道:“兽魔类血脉,将来怎么说也是个高阶,的未来我非常看好,希望日后……”

话说着,一队人马在这时候进了山寨,都是山寨中的兵丁,扛着酱米油盐、蔬菜、肉类,还有诸般生活用品。看到他们回来,山寨里的***人欢声雷动,迎接了上去,包括韩星魂,而龙云儿听说自家表哥受内伤,也无心看什么别的,急急忙忙赶了回去。

“……一拳打飞了中阶?真行,惹事的本领一流,知不知道人家如果认真爆发力量,完全可以瞬杀的?”

听完龙云儿的描述,已经回到屋里的温去病不住摇头,暗叹自己果然不是策士的料,所规划的事情,实行起来总是意外横生。

“我晓得,她最后一次要攻击过来时,我就感觉到了,如果她攻来,我一定会被杀……”

龙云儿仰头思索,似乎在回味那一刻,“可是,那时候,我很兴奋,不知道为什么就兴奋起来,好像……真的拚过那一记,就会发生什么。”

“……除了横死当场,我没看出什么会发生的。”

温去病照例没有好话,但心中的震撼却难以言语,龙云儿说的那种情况,自己并不陌生,那不是血脉异能,而是一种人格特质,基本上有这种特质的武者,很容易变成斗神、战狂一类的存在,踏足武道巅峰……然后不得好死。

……龙氏一族在过往历史中,出过不少这样的斗神,更凭此立足当世豪门顶峰,龙云儿始终流着***武门之血,生死关头,居然迫出了这样的反应,不过,这也可能是传承自她的龙魔之血……

“想不到,我还挺强的……”

出身***武门,就算过去不通武事,龙云儿也知道越级战胜代表什么,自己竟然拥有这样的资质与潜力,并非一无是处,龙云儿暗自欢喜,不自禁地露出笑容,觉得前路露出曙光。

“从今日开始,我要认真修练,把力量提升上去,我要……护卫碎星团的意志,替山叔叔守护这里。”

一直以来,自己的希望是替山陆陵洗雪冤屈,但自从知道他可能未死,这个心愿就发生变化,希望能代他守护碎星团最后的这点传承,让他有个可以归来的地方,只是,碎星团当前面临的第一个危机,似乎就是里头有温去病这个危险分子在……

“哇哈哈,果然一朝得志,语无伦次,母***被人夸了几下,就开始上树了,有趣有趣。”

温去病倒了杯茶水喝下,看着杯子,笑道:“想不到***的生平志向,是落草为寇,打家劫舍的没本钱买卖,过大块吃肉、大秤分金的惬意生活,好啊好啊,真是祖上积了德埃”

“你乱说什么啊?谁要打家劫舍?”龙云儿抗辩道:“我只是想守护这块地方,守护这些人,让他们……”

“让他们有吃有喝,有尊严地生存下去?”温去病冷笑道:“但这里没几亩农地,仅有的几块,我早上看过了,才开垦完,刚播下种,收割了也不够这么多人吃,掩人耳目的意义还多过自给自足,那说,这里的人怎么生存?”

“他们……花钱去买日用品回来……”龙云儿认真道:“我亲眼看见,你也该看看,采买队伍今天回来,大包小包的,生活日用品一下足了。”

“说点有脑话可以吗?采买队伍?亲眼看他们掏钱买?他们的钱从哪来?卖幸运饼干还是手工艺?这里连名字都叫山寨,想自欺欺人,滚远一点吧,这不是给纯真丫头玩少女梦的地方。”

温去病笑道:“今天运回来的东西,我大老远就可以嗅到上头的血腥味,里头只要有一件事花钱买来,我就跟姓1

龙云儿一呆,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与现实可能有差距,这些人是碎星团成员,他们曾有崇高理想、伟大功绩,这都不错,但如今星殒人落地,他们仍需要吃饭,为了填饱肚子,他们直接用自身武力,打家劫舍,完全可以想像,而且他们之前在客店杀人放火时,已经这么干过了……

“为什么呆掉了?就因为的英雄堕落成了强盗,就改变感觉了?这变节也变得太快,的理想好廉价啊1

温去病揶揄着,看龙云儿想说些什么,又开不了口的样子,笑道:“带点怀疑没错,随便受人挑拨可不行,为了亲眼见证的英雄生活,下回大家去采买的时候,我们也申请跟着一起去,一起帮帮手,建设和谐***,如何?”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