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四章 九阴残篇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四章 九阴残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二十四章九阴残篇

“哇哈哈哈,真想不到,韩大当家真乃信人,说了会照顾大家,就真的留了便宜给小弟,恩同再造,真是生我者毒虫,再造我者韩兄埃”

“呵呵,不敢当,但毒虫是什么意思……”

尴尬地笑着,韩星魂与温去病一下拥抱,乍看真的像是交情很好。

稍早时候,韩星魂让人把温去病请来,说是有事请教,将他请了过来,温去病一看到是大清早来请,龙云儿又未醒,便知昨晚的事,让这些碎星者起了疑,这将是又一次的试探,便不动声色,嘻嘻哈哈地出了门。

在韩星魂的房中,桌上摊着几块残布,上头有字,不知是从什么地方拓印下来,每片布看来都颇为脏污,有些上头还有血迹,温去病看了一眼,确认这是运气走脉的***,文字古雅,含意深邃,虽然字句不多,却看得出是上乘武学。

“贾兄,这是我们偶然获得的一部***,可惜只是残篇,还在研究。”韩星魂道:“昨晚听贾兄说,擅长解码分析,现在这东西,你能否分析些讯息来?”

“嘿嘿,我是擅长解码,不是擅长拼图啊,况且这几块布拼起来,也仍旧不完整吧……”

温去病将这六七块残布,左放右调,试图找出顺序,看似忙碌,心里一早便确认,这些拓布就是司徒不空***偶得,又被碎星团追回的九阴残篇。

“这些遣词用字……又是紫府,又是玉阙、金关,很偏道门的风格,以前我看过一本玉虚真宗的外门秘笈,就和这个很像。”

随口分析,说的确是实话,玉虚真宗是当世道门领袖,自己又肯砸钱,他们家的秘笈自己看了不只一本两本,九阴残篇出自无上道藏,内容如果与道门用语无关,那才是见了鬼。

“……短简残篇,无头无尾,很难处理啊,这些……不知有没有更多资料?”

温去病问了一句,韩星魂没开口,旁边一名头目道:“这些残篇,是一群盗墓贼从附近带出去的,原本可能在这里的某个墓藏当中,我们已经找到了入口,只是一时间还进不去,有些难关还未克服……”

“是吗?后头***看看,或许帮得上手……”温肉些布或许可以排个先后顺序,但缺漏太多,有顺序也不能修练……唔,像这句,八脉汇一窍,玄功九阴藏,紫府转……转什么?这个字像干的上半部,应该是乾坤……下头这张……劈玉阙,酿金丹……又缺字了……”

几下功夫,温去病已经把这些布片厘清了顺序,照前后排好,还动笔补了些字,韩星魂等人看了几遍,觉得如在迷雾中指出一道方向,意境大为不同,登时又惊又喜。

“贾兄,果然大才1韩星魂大赞道:“我们排了几日,还不如你这一下的结果,你确实有本事。”

“呵呵。”

得了赞赏,温去病一下抬头,原本苍白的脸色,竟然变得殷红如滴血,“顺序我大概排出来了,但缺漏太多,如果就这么跳着修练,非常危险,然后就……会像这样。”

话说完,温去病口鼻喷血,人也软倒下去,旁边顿时骚动,两个山寨头目冲上前来扶住他,真气输透灌入,却立刻脸色大变,松开手来,望向韩星魂。

“韩头,他……他这……”

“怎么回事?”

韩星魂一搭,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仍给吓了一跳,温去病体内气机大乱特乱,本来就已经若断若续的经脉,在这***的震荡中,似乎随时都会彻底断开,根本不能承接半点外力,难怪那两名中阶好手不敢乱来。

“没……没事,我只是……气息有点不顺……休息一下,就会好多……”

温去病抹了抹脸上的血,挤出笑脸,“刚才太心急了,一面看,一面试试修练,一练……就变成这样了。”

“你身体都这样了,还敢偷练?”韩星魂惊愕道:“贾兄,你随时会把自己搞没命的。”

“哈哈,与其这么废柴到死,不如一拚,横竖也不过就是个死,早死晚死都得死。”温去病哈哈一笑,“这心情你们应可体会,不然,大家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贾兄虽然是新加入,可确实有我碎星者的精神,是我们的兄弟姊妹。”韩星魂道:“但这样修练太危险了,既然贾兄愿意赌一把,稍后我们便去那墓藏入口,看看能否有些发现。”

这话是彼此都最想听的共识,但外头却有人急急忙忙冲来,推开门就喊道:“韩头,那、那边打起来了1

意外的状况,人人都吃了一惊,急急冲了出去,就只有气血激荡的温去病,还瘫坐在桌旁,闭上双眼,把这些布上的内容重新组合,寻找不同的排序可能。

温去病扶着头,没有再多看一眼那些布片,这是敌人的老巢,哪怕所有人都跑了出去,也不表示这边就没人监视,步步为营才是正理。

引发骚动的源头,是进行血脉测试的地方。随着觉醒的血脉不同,人体得到增幅的方面也各自不一,有的是力量,有的是速度,有的是反应,还有一些诡奇难测的异能,照说,只要知道是什么血脉,查一查书,自然知道详细状况,但昨晚碎星团报出的那些血脉名,基本都是喊爽的,到底觉醒了什么血脉,连他们也不晓得。

第一、第二级内的低阶觉醒,血脉显露不清,也不是那么好查,碎星团只能在山寨中间的广场上,画了十几个小法阵,让昨晚的醒血者在阵中测试,看看到底是哪些方面获得增幅。

这些人当中,最受到关注的,无疑就是一手搞砸了昨晚开窍仪式的龙云儿,她到底继承了什么血脉?早成了山寨中人人议论的话题。

进入法阵里头,龙云儿心中忐忑,自己觉醒的血脉,肯定是龙族,而且还是魔龙一类,如果被认出,是个人都会想到龙家血脉,虽然温去病作过保证,***已被遮掩,但会否真有效,他人又不在,想想真是好担心……

负责协助测试的,是一个身形高佻,皮肤黝黑的女郎,二十多岁,穿着黑色软甲,身上有一种剽悍的气息,是自己所缺少的,看起来……非常羡慕呢。

“我叫欧阳晚,是负责为做测试的人。”

不晓得为什么,这位黑女郎的眼神,看来很凶恶,似乎……对自己很没有好感,很可怕碍…

“昨晚闹出这么大动静,很有本事嘛1欧阳晚冷笑道:“现在跟着我的动作,照作1

穿着皮甲的女郎,身手敏捷地摆了几个架式,龙云儿看左右的人做过,虽然考验的动作相同,但不同血脉的人做起,就会显得差异,或是速度敏捷,或是力道变大,打得尘沙滚滚,效果各异。

龙云儿用心记忆,但黑甲女郎动作奇速,几下就将架式摆过一遍,道:“记清楚了吗?”

“呃,我……还有点……”

“那就开始吧1

一句扔来,不由分说,欧阳晚纵身而起,竟然是直接对着龙云儿攻来,旁边的人都被她这动作吓一跳,龙云么袅耍幌旅环从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