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三章 偷梁换柱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三章 偷梁换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二十三章偷梁换柱

龙云儿身上释放能量冲击,横扫全场时,附近有些气机反应,像炸开了一样,那都是碎星团中的好手,要跳出来压制。

温去病一下就算得清楚,一个五级高阶,一个介于高阶与中阶,还有三个中阶,这应该是当前碎星团的主战力,堪称优异,最让自己讶异的是,韩星魂居然拥有五级高阶的实力,当前碎星团以此人为首,应当无误。

不过,他们并没有成功出手,因为龙云儿这一轮爆发后,立刻就力竭晕去,软软倒在地上,那些好手也不用冲出来,倒是周围的喽们,急急上前,确认状况,将晕倒的龙云儿抬走。

韩星魂本来要出手***,可龙云儿晕倒,狂暴的气劲消失,他也就省了事,反而注意到身边的粗重喘息声,诧异地望向温去病,发现他的脸色比之前更白,汗水几乎打了整套衣衫,非常奇怪。

“贾兄弟,你这是……”

“没、没什么,场面太大,吓了一跳,汗出得有点多,有点……脚软。”

事实当然没有那么简单,要在短短时间内,用乙太尸蛊之间的感应,强行让龙云儿截断血脉交感,中断醒血程序,没让那股恐怖的威煞进一步宣泄,引起注意。

这是非常高难度的操作,事前没把握能否做到,即使作到也大损元气,加上下午的虚耗,温去病只觉得全身气血枯竭,胸闷欲死,仿佛只要多呼吸一口气,体内血液就会爆冲出来。

韩星魂道:“你表妹的血脉,很不简单,贾兄你可知……”

“当然知道,她都这么威猛,我肯定更**炸天。”温去病喘着气,涎着脸道:“韩大当家的,你什么时候安排一下,也替我醒血开脉,我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这、这事从长计议吧……”

韩星魂笑得尴尬,内中意思明确,就是希望温去病自己识相,别浪费生命与公众资源。

这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龙云儿被扛回屋里,躺平床上,温去病也回到屋里,轻拍着龙云儿的手臂,不言不语,陷入沉默……至少,对正在监视这间屋的人,就是如此。

醒来了吗?也该醒了……虽然仪式没完成,但吞下血与蛊的时候,血脉就已经被激活,那个透支生命的仪式,只是走个过场,就算没有仪式,的血脉也会苏醒。

透过装备,温去病开始用心语叫唤,没有外人能听见,而龙云儿很快有了反应。

血、蛊……那是什么?

不重要!当务之急是收拾惹出的麻烦,帮醒血通脉,是为了保安全兼掩人耳目,不是让搞得惊天动地……家里,从没让习武,有没有说过什么?

……没有,我的血脉有什么问题吗?龙氏一族觉醒的血脉,不都是龙的化身?在血脉觉醒的时候,我感应到了龙气,这应该没有错埃

龙云儿并没觉得魔气有什么问题,战斗力强大的血脉,基本都是魔兽、妖兽的传承,一丝魔气、妖氛都没有的血脉,基本上都是辅助型,或者是废柴,龙氏一族的子孙中,血脉觉醒后带着魔气、妖氛的,也不在少数,自己这样并没有什么特别。

有龙气不错,但不是龙兽,既然有魔气,估计也不是真龙、仙龙一类。

那是魔龙吗?

龙云儿记得,家族所传授的各种龙属知识中,有些战力特强的龙,性情凶戾残暴,不但食人,更以同族为食,这一类的龙,常常被冠以魔龙称号,如果是这类血脉觉醒,起初进展极快,但到后来,进入高阶,甚至地阶后,有很大可能失控,变得疯癫、残暴。

想到严重后果,龙云儿顿感不寒而栗,希望温去病能否定,偏偏他给了一个或许是吧的***。

事实上,温去病可不认为事情有那么简单,那道魔气、龙威,虽然只有丝毫渗出,基本还都被自己拦挡住,但爆发出来的力量,已经横扫全场,中阶武者未必***得下,照这力量反推回去,藏在这血脉之后的,可不只是魔龙,而是主神极的龙魔。

温去病自负博闻强记,但对于龙族秘辛,有过哪些强大的龙神、龙魔,也是一知半解,无从推测。

恐怕也只有这等级的存在,才需要特别被隐瞒起来,不为外人所知,甚至不为当事人所知,总算自己做事谨慎,虽然捅破秘密,却没造成不可收拾的后果,只是,现在就要开始收拾了……

别以为事情就这么混过去了,血脉觉醒,他们一时只注意到魔气,没查觉到龙威,如果发现了,打算怎么解释?

那……该怎么办?

龙云儿顿感着急,但一转念,登时镇定下来。

你一定有办法,我相信你有通盘计画了。

有是有,我可以教几式拳招,招法本身不重要,但的气血随之牵动,在中阶以前,看起来就像别的血脉,这些土蛋没法察觉的。

你……教我武功?你会武功?你不是不能修练吗?

嘿,我是***,和我会看***东西,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就算不能练,我集武功秘笈当睡前读物,幻想自爽一下,不行吗?

闻言,龙云儿虽然躺在那边装熟睡,却也不禁露出一丝微笑,想到温去病体残不能修练,却仍执着地罗一堆秘笈,强记死背,那画面着实令人莞尔,但想到他苦心孤诣,死也不放弃,执着抱持梦想的心情,又让人感到一丝凄然。

那……你自己都没练过的武功,拿来教人,稳妥吗?爹说学武须谨慎,忌讳一知半解……

不稳妥!但还有***的选择吗?

温去病的作风甚是强硬,话甫说完,利用心灵感应,直接就把几张图谱,输入龙云儿脑里,后者还在纳闷,传武功不是都要给秘笈什么的,这么直接输入脑里是怎回事?

才刚这样想,脑里就响起温去病的声音,时代进步太快,纸本书已经落伍了,现在传功没点特效,都不好意思上街对人说了,这种传影像图片的算慢了,拉风一点的,是直接把***的招意、感悟输入过来……将就一下吧。

讯息进入脑中,化成一幕幕连续的影像,在龙云儿脑海跃动,那是几式很简单的拳招,主要都是正拳直击、以力压人的路数,她兰心蕙质,基本看过几次就记下,而内息也被这些拳招试演牵动,在强化后的经脉中奔流不停……

温去病的手,在龙云儿肩上轻敲,不时更按放到她太阳穴、颈项上,感测她体内气机运作的状况,确认没有走入岔道。

血脉觉醒后,自动成为低阶,力量从第一级开始正式累积,但按部就班去巩固境界,是重中之重,后头的武道之路能走多远,就看这关键的第一步有没有踏稳,这时候的一步之差,往后可能砸多少灵药奇珍都补不回来。

这事想想容易,真干起来就要命,如果是个四级、五级的好手在此,真气导引,灌功疏脉,可以确保筑基效果,但自己半丝真气也无,这个对寻常武者只是耗力气的动作,自己来干就是玩命了。

指点在龙云儿的颈侧,温去病发动乙太尸蛊,藉由共振,引导龙云儿气血,虽然乙太尸蛊是绝世奇物,但要如此精准操作,难度就像用钓竿垂线,连穿多根针,所消耗的体力和集中力,不是普通的惊人。

脑里这样想着,温去病意识渐渐昏沉,最终脱力晕厥,趴倒在龙云儿肩头,而当天色大亮,龙云儿苏醒过来,只觉得体内气血澎湃,不住有力量涌出,精神健旺,是一种……此生从未有过的感觉。

但睁开眼睛,温去病已经不在,不晓得去了什么地方,门口敲响起来,几个山寨的喽进来,表示要***所有昨晚苏醒血脉的人,作一下醒血后的测试。

“测试?”

“是啊,血脉觉醒后,到底偏向哪方面的属性,只有测试后才知道,***姐昨晚一轮爆发,仪式进行不下去,有一部分人延到今晚才举行仪式,真是厉害。”

“是、是这样吗……”

龙云儿心中忐忑,不晓得温去病去哪?更担心只剩自己一个,会否一下就穿帮了?

p.s今天算弄明白了一些事,在特打招呼,碎星的主角,到最後也不是全最。如果有者朋友得,主角最後不是全最,有***人比主角更,就是虐主,如果得,***人拚了命留息或是留道具主角,忙***魔王,就是主角被人操控我只能,碎星不合您,您求的只是爽,而不是人物同感悲喜,打一始,您就了,我求的爽感,您相差太多,,找虐自埃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