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八章 旁观者等同加害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八章 旁观者等同加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十八章

温去病站在人群之中,耳边轰然,像听见一个龙游九天的霹雳,一时愣住,甚至没察觉到龙云儿的手掌也同样僵硬。

土鸡瓦狗,可以碎星!

十年前,这句口号,曾如野火蔓延,烧遍大地,成为各种族心头共同的震撼,它的起源,是百族大战正酣时,帝**的几名大将,败阵溃逃时,遇到一支新组成不久,成员基本是盗匪、罪犯、农夫的队伍,说要来共赴国难,那些大将急着逃命,根本不理,甚至耻笑:土鸡瓦狗,何能上阵?有何作为?

当时,带领这支杂牌新军的人,一个怎么看都不像军人的读书人,全然没有初次上阵的紧张,淡然拱手。

“虽土鸡瓦狗……可以碎星1

跟着,他带着这支乱七八糟的队伍,徒步冲锋,先是挡住了追击的敌军,再将之击溃,再击溃后方的本阵,擒杀其大将,再然后……短短数年间,他战无不胜,败尽百族,灭神绝魔,平定了那场动摇大地的战争,让一手建立的碎星团,成为最璀璨的神话。

土鸡瓦狗,可以碎星,凭仗何来?无非……众志成城而已!

碎星团战威最盛的那段期间,这句口号,如同九天震雷,慑服八方,堪称人族的战旗,只要这句口号喊出来,就能激励士气,让人们奋勇上阵,以战为荣。

不过……随着新帝国成立,碎星团被整肃,这个口令也成为禁语,已经很久、很久,没人敢这样当众喊出来了,同样的,“碎星者替天行道,请行个方便”,这话也很久没人说了,说了……群众百姓立刻报官,那就不好了。

温去病冷笑起来,看到群众渐渐从震惊中清醒,窃语不断,都在讶异怎么这回碰上了碎星者?而龙云儿除了惊愕,看来还有感动,手着嘴,眼中一片湿润,温去病甚至都想问一句:“是怎样?终于找到组织了?”

那个语出惊人的山贼头领,在表明身分后,直接摘下蒙脸黑布,朗声道:“那边的几个人,从我们手中偷了一批紧要事物,我们一路追踪到此,惊扰到各位,甚为不安,在此致歉。”

说完,山贼头领弯腰行礼,跟着道:“我是碎星团第三大队麾下的韩星魂,和这些无家可归的弟兄一起,这附近的几座山头,都是我们的地盘……”

温去病越听越怪,如果是当年,那也就算了,如今碎星者全是被缉之身,这家伙蠢到当众报姓名,已经古怪,还扯什么地盘资料的,难道……是想要招人入伙?

才刚这么想,就听旁边龙云儿低声惊叹,“第三大队……那是迅雷神盗尚概勇的麾下了,可惜……不是叔叔的第一队。”

“干嘛一副向往的表情?该不会要说,从小的志愿就是加入叛逆组织,然后满门抄斩吧?真是有前途的行业……”温去病嘲弄道:“早点把这志愿说出来,人家就不用费那么多功夫,才送上拍卖会了。”

龙云儿不知所措,不晓得怎么开口,理智上也知道这样非常不该,但即使如此,自己牢握的手掌也放不开……这是自己一个深埋在心的愿望,自从万里沙海外的那天后,自己想要一见碎星者的心愿,就从来没有停止过,越来越强烈……

“……我们最近将要作一桩大买卖,重光碎星团,但欠缺人手,所以趁这机会,我们希望招募新的团员。”

韩星魂朗声道:“哪位愿意加入我碎星团,成为姊妹兄弟的?请站出来。”

龙云儿望向温去病,后者耸耸肩,一脸讥嘲,她咬了咬牙,一下往外站出,登时引发骚动。

韩星魂看了看龙云儿,微微皱眉,似是懊恼居然来了个臃肿肥婆,全无未来性可言,但随即也展颜道:“欢迎这位姊妹的加入,还有***人吗?”

或许是因为有人带头,接着又有两个人站出来,温去病看在眼里,着实感叹,碎星团往日的威名与形象实在太大,即便六年来官府打压剿灭,抹黑诬赖,可深植那一整代人的形象,不是这么容易能抹灭,在明知是送死的压力下,仍有人愿意响应号召,弃明投暗。

韩星魂又喊了两次,不再有人出来,这才叹了口气,道:“碎星团从不勉强拉夫,既然没人愿意,那么,接下来我们也招募雇工,只要愿意接受我们雇用,帮忙开矿作工,不用上阵,我们一概给予比市场多五成的薪资,有谁愿意?”

在这处客店歇脚的,很多都是担夫、脚夫之类的底层人士,脑子不清楚,只要有钱赚,什么粗工累工都愿意干,就算替山贼干活也可以,听这么一说,登时有十多人站了出来。

韩星魂看着这十多人,大部分都是身体粗壮,皮肤黝黑,一副苦力样,但里头还是有一个脸色苍白,面有病容的青年,看起来仿佛风吹会倒,摇摇晃晃,真不知来了干什么?

前前后后,两批大概十六七人,和客店里本来一百七八十人的数目相比,不过十分之一,韩星魂再喊两回,确定没人愿意加入后,让所有新加入的站一旁,叹了口气,“天意如此,韩某人事已经…我碎星团从不拉夫强征,但……替天行道,为所当为。”

场中,没几个人听得懂这些话,但包围住客店的碎星团员,却像等待许久,一听见这句,马上举起刀剑,往内砍杀,刚刚还平和有序的场面,一下就成了大***。

在这里的人,基本都是普通的苦力、店里伙计,虽然因为尚武风盛,学过几下把式,却又怎敌得过专门的战斗员?顷刻间,***尸体倒地,他们哀号、逃命,却被四面包围住,无处可逃。

有些人试图掏出身上钱财求饶,杀戮者左手接过财物,右手就挥下了屠刀,血染大地,还有些一面在杀人,一面就在尸体上掏摸搜索,找出金银后,满脸的喜悦……

龙云儿惊得呆了,这不是她预期会看到的画面,更与幼时的美好记忆重叠不到一起,当时,那支拯救人民于生死边缘的义军,怎么会……怎么能把屠刀挥向普通人呢?

下意识地,龙云儿想往前站,脚步还没迈出去,就被旁边伸来的手掌一把拦住,温去病窃笑道:“在不适当的时候站出来一次,现在又想站出来第二次?人生没有多少机会可以一直站错边的……”

“你为什么……好像在笑?”

“……哪有好像?我是在笑碍…”

“为什么……你还笑得出来?这种时候……你怎么还可以笑?”

“因为我想笑,而且笑了不会有人砍我。呢?在这时候贬低我,能让找到一点安慰?满足是好人的圣女心态?这样会让觉得高人一等?”

温去病手上用力,抓住因为这嘲讽,重新又想挣脱的龙云儿,低笑道:“不过这回就先算了,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钱呢,别乱来,我自己来处理吧。”

说完,温去病放开手,连退数步,跌倒在地,惊恐大叫道:“杀人了……杀人了……死、死好多人碍…”

大声嚷嚷,引来了注意,这边新加入的十几个人,多半都在心惊肉跳,听了这一叫,个个面如土色,生怕被***波及。

这边的骚动,引起了韩星魂的注意,他朝这边点点头,道:“各位不用惊慌,既然入了团,就是自家人,自家人所受的苦,就只有自家人明白,我团最盛的时候,救过多少人命?若无我碎星团力挽狂澜,今天的人间会是什么样子?”

很多人都不自觉地点了点头,这些愿意加入、受雇碎星团的,不管诱因是什么,多少都敬重碎星团的过往功绩,觉得他们遭到整肃,确实是兔死狗烹,受了冤枉。

“……但当我们***害、被冤枉的时候,那些为我们所救、受过我们恩惠的人在哪里?有多少人站出来替我们说句话?没有!我可以告诉大家,这样的人没有!我们逃到哪里,就被追捕到哪里,那些因为我们才保住的村庄,没庇护我们,只是急着报官……”

韩星魂道:“我们痛定思痛后,整理过往的失败,得到一条重要原则:旁观者等同加害,那些在战争中从不挺身而出,只等待我们救援的人,到了我们被肃清的时候,同样也不会伸出援手,这样的人……就是我们的敌人!碎星团落到今天这地步,这样的人有绝对责任!我们……绝不会放过1

一轮话抛出,把听到的人都震得不轻,龙云儿为之惘然,觉得这话像是对,又好像不妥,只是说不出哪里不妥。

当她瞥向温去病,只见温去病正在扫视那些杀戮者,有些面无表情,似乎没有被这话打动,可大部分的却非常激动,说得正确点,他们压根就没留神听话,纯粹专注在搜刮物品与杀人行动上,为着赚得满满而兴高采烈。

这些贪婪而狂热的眼神,让龙云儿觉得整颗心都冰凉了,却在此时听见温去病的窃笑。

“……猎人头啊,大家真是同行,巧了,我就是专门靠同行尸体发财的……”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