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五章 全然无用的绝对力量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五章 全然无用的绝对力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碎星物书友q群:173258214

作者微博:

大家多多支持,起步段,每一份支持,都非常重要。

对于龙云儿被拍卖一事,温去病有好几个猜想,光是有可能的幕后黑手,就有好几个,而唯一的验证机会,就是这群黑斗篷客,如果他们在战斗中***用了真功夫,就等于露了狐狸尾巴,哪怕他们能刻意掩藏,自己也不是瞎子或***。

现在,***倒是出来了,不能说没有料到,但的确是几个选项里头,自己最不希望看到的一个,因为这秘密暴露,对方绝对会灭自己的口,没得商量,而自己也没剩下多少自卫力量了。

“走1

又一次拉着龙云儿斜行开跑,先往右,再往左,从混战圈中脱离,越跑越远,而身后却传来一声愤怒至极的吼叫。

“哪里走?你一定要死1

那名黑斗篷首领虎吼一声,全力发劲,不顾敌我,全面开震,拚着经脉受创,爆发的第***力量,紫星河流转,将附近所有人震开或震杀,出现瞬息的空隙,让他冲出,追攻两个目标。

整场战斗,他特意观察,早发现了温去病的诡异动作,想逃又不快跑,左右斜行,拖慢速度,偏偏所有死士对他视而不见,这……想必就是关键!

“别以为世上就你一个聪明,你那点小聪明,在绝对的力量之前,全然无用1

黑斗篷首领高速冲出,同样左三步、右三步,要甩开那些死士的纠缠,可这想当然尔的策略,却在执行时出了大问题,他几下斜行,速度放慢,那些被他一度甩脱的疯狂死士,没有因此看他不见,反而因为他的减速,重新追上了他,不要性命地攻杀。

一样的动作,为何人家能脱困,自己却被拦住?岂有此理?

黑斗篷首领气到发晕,却见温去病不再斜行,不再放慢速度,而是没命地往前狂奔。

“……你1

“哎呀,耍小聪明的很快就要逃掉了,而有绝对力量的,就继续在那边干苦力活吧,不要介意啊,我知道你尽力了。”

“休要得意!我定……”

气到差点咬碎牙齿,黑斗篷首领预备不顾一切,拿出真功夫来扫场,但手下鲲鹏武者挥刀斩来,威势惊人,不得不分神去招架。

一咬牙,他腰间弹出紫铜色的长剑,剑形古朴,却隐隐有皇气,一剑斩出,对面的两柄邪兵相形见绌,立遭压制,跟着,颜色一下变得炽红,仿佛铁入炉中,烧到最旺时候的颜色。

有这现象的,不只是与他相抵的那两把,还有几把分别持在他人手上、掉在地上的,全都不约而同地变色,亮度疯狂提高,高到了一个让人觉得危险,想要尖叫的程度。

他看着这些亮到刺眼的兵器,再看看温去病仿佛夹着尾巴,疯狂逃命的背影,恍惚之中,他像是明白了什么。

……在绝对的智能之前,绝对的力量,其实真没有那么绝对……

……这个世界,果然还是给聪明人玩的。

……唉!

“轰隆1

一声震耳欲聋的惊天爆响,伴随着狂暴的能量释放,强光、高热、火焰,瞬息吞没了附近六、七十米,甚至连拍卖会场都没能幸免,半栋建筑物被毁,数里之内的门窗玻璃全碎,一堆人出现听觉障碍。

至于在爆炸的中心点,只余一片焦黑,有焦尸残孩有扭曲变形的兵器,唯独就是没有活人,那些妖兵作为爆炸的起点,融化蒸发得干干净净,什么也不留,就算有人猜到事情脉络,想找证据,也绝不是那么容易……杀人灭火,毁尸灭迹,专业人物自然有专业手段。

事发之后,许都城内乱成一片,本地黑帮固然乱,高家更发下一连串的指令,想把情势控制起来,更甘犯众怒,封断许都对外交通,城门紧闭,静待调查。

这看似一个很正常的动作,可直到实行下去,高家才知道难度。因为拍卖会的缘故,这些受邀来参加的宾客,全都不是善男信女,不是会乖乖听命的平民百姓,他们如果不是江湖人物,就是背后大有来头的商贾,每一家都代表着若干势力,更从来就不是奉公守法之辈。

高家关闭城门,搜索犯人,这是可以的,但整件事扑朔迷离,流言四起,有人认为这全是高家一手操纵,先打垮了城内的政敌,彻底掌握许都,然后想坑杀汇聚这里的各路商贾,夺其金钱,然后毁尸灭迹,不了了之,有位一掷万金的神秘人物,就是这么遭了毒手。

流言过半是谎言,如果高家能好好解释,其实不是没人信的,但问题在于,高家自己也一头雾水,弄不清楚发生什么事,而他们清楚的部分,自家与另一边的暗盘交易,偏偏又不能说出口,于是,众疑难释,在拍卖会结束后的十多小时,许都已经成为一个***桶,内部压力不住攀升,随时都会炸开。

然而,身为始作俑者,温去病一早便不在城内了。

事发之后,城门戒备森严,想要出城并不容易,但对于早就打算强行劫货,大干一场的温去病,不事先预留好撤退管道,那才是奇事,在离开拍卖会场后,温去病就带着龙云儿,趁搜查未开始之前出城,甚至连城门都没走。

不到一小时,两人就被安置在城外的一间旅社,这自然不是什么高级旅社,是那种车夫、苦力、行脚商人打尖过夜,停脚驻留处,大部分的房间都是通铺,人员往来复杂,但这样混乱的地方,通常也是最好***的所在。

“到处都是汗臭味与小便味,够脏的……浮萍居收我那么多钱,给我安排在这种地方,最好这里是真的够安全……”

温去病看了一眼,窗户外都是人影晃动,人声吵杂,说这种地方会藏逃犯,估计没人肯信,来追踪搜索的人也不会信,所以,确实是个思想盲点,至于外头的那些人,如果会乱说乱传……浮萍居也不敢收自己那么多的“撤退费”。

温去病摇摇头,现在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与浮萍居签订的契约,是他们负责把自己撤出城外,如今契约已了,自己若要安全回去,就先要处理掉身边这个大累赘……

龙云儿坐在床上,锁链未除,大半个身体被阴影遮蔽,但雪嫩的肌肤,胸前鼓胀胀的隆起,即使只在黑暗中若隐若现,仍充满着***力。

一路被带到这里,龙云儿心情紧张,没有半点得救的如释重负,缩在床上角落,不时偷瞥着买下自己的“主人”,虽然反覆告诉自己冷静,却不自禁地想着他连说过好几次的“要洞房”,心儿狂跳……

“喂,别以为坐着不吭声,我就当没事了,如果我没记错,花了我一万金币,而且……刚刚被我买下了。”

温去病笑着摸了摸下巴,道:“这始终是个奴隶合法的国度,猜猜,我接下来会做什么?”

龙云儿不知道该怎么说,当温去病狞笑着一步步走来,甚至坐上了床,她紧张得甚至无法呼吸,对这个男人接下来的动作,充满恐惧。

“铛1

一声轻响,缠在手腕上的锁链,被一刀削断,龙云儿的双手一下恢复自由,跟着,床上的被子盖到身上,半裸许久的身体,终于得到了遮掩,虽然被子有点脏,却是自己最需要的东西。

龙云儿抓紧被子,将身体紧紧盖住,这才听见温去病冷笑道:“不用那么紧张,也不用像是得了伤寒或疟疾,想的事……嘿嘿,没这么容易便宜的。”

话有听没有懂,龙云儿困惑抬头,却看见温去病早就离了床上,坐到桌旁,背对着自己,目光盯着手腕,不知道在做什么?

在刚才的战斗中,他的手掌似乎受了伤,整个逃亡过程,他的手臂都呈现不自然扭曲,严不严重不好说,但手腕与上臂都快拧成麻花,一般人的手哪可能这样?

“温、温家哥哥,你……没事吧?”

“……不怎么样,拟态的双极轮,拿来对抗高阶,自己仆街了,不过那种情况下,如果不用双极轮制造机会,再发雷光***,直接就挂了,现在……要废一段时间了。”

从侧面看去,温去病赫然正在把麻花般的手臂一圈圈转回来,然后就着准备好的木板,两边夹紧,用布条缠起,像在治疗骨折一样。

诡异的动作,龙云儿一下看傻了,直到看他单手夹板不是很顺,这才反应过来,跳下床想来帮,却因身上一凉,察觉到自己上身仅着肚兜,连忙扯了床上被子披身,这才快步跑过来。

“我……”

“不必!我受够你们家了,需要用人的时候,就客客气气,订亲、送礼样样来,觉得没价值了,就把人一脚踢出门去,幸好最近退婚流风行,不然我不是好没面子?”

温去病冷笑着转过身来,“我不会让有跟在身边服侍我的荣幸,一会儿就会踢出门,不会让继续带衰我,但也别以为这样是撞大运,如果有命回家去见那假仁假义的爹,说不定我有机会在奴隶场上,见第二次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